站内搜索

文学 Literature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小说/纪实文学/剧本

阿普的眼泪(小小说)

作者:李绍德 发布时间:2015-08-25 原出处:彝族人网 点赞+(
彝族人-网是创建最早,影响力和规模最大的彝族文化网站。网站的目标,是构建彝族文化核心数据库。
  阿普的老伴突然病了,脸色蜡黄,样子十分难看。身边除了体弱多病的阿普外,再没有其他的人可以使唤了。阿普知道,老伴这回得的病不会是一般的病,有可能挺不过去。几十年来,老伴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个样子出现过,一般的病如感冒什么的,总是用“止痛片”等药物打发了事,而且每每一吃药就很管用,而眼下已经喂了好几片“止痛片”没有一丝好转的迹象。怎么办?这些该死的娃娃们,为什么不在身边?
  
  老两口家住罗婺故土上的彝家山寨,膝下有四个子女,都有家室。子女们平时忙于自己的家务,一年四季除了春节很少过来看看。平日里就由老倆口辛勤操持着家务,本该是颐养天年的岁数,可就是指望不上。这不,遇到了突发事情,还得老倆口相依为命,相互照应,别无他法。
  
  阿普看着躺在地上的老伴,实在难受,心里象刀绞了似的,咬咬牙,恨不得长上翅膀,将子女们全部抓回来,狠狠地教训一下,并让他们看看重病中呻吟妈妈的残状。于是,柱着拐杖,一瘸一拐地向堂屋里移去,他知道电话就放在堂屋内的桌子上,他向它扑去……
  
  电话那头的老大家,听说母亲病重,也很担心,特别是听到有可能住院的消息时,就像触了电似的,不是僵在听筒里,就是说有要紧事,让父亲先拨给其他弟妹看看。
 
  阿普又颤抖着的手拨通老二姑娘家的电话,总是希望姑娘尽快回来招呼母亲,听到母亲生病,姑娘显得很着急,要说是住院,支支吾吾起来,爸,我家又没有工作,凭两口子做点生意,还要供孩子读书,这几天孩子正在考试,我要接送孩子,孩子他爸又要跑生意,还是给弟妹们联系一下,他们是正式工……
  
  明白了儿女们的态度后,阿普禁不住内心的激流跌宕,泪花挡住了视线。悔不该平日里过多地溺爱孩子们!
 
  当年含辛茹苦抚养孩子的往事一幕幕浮现在眼前:由于孩子多,阿普两口子没日没夜地在生产队挣工分,常常是衣不遮体,食不果腹,为了供他们读书,背柴卖、挖药材、捡破烂,除了偷、抢外,什么事情都干过,好不容易把他们拉扯大,供出头,成家立业,现在翅膀硬了,个个推三故四。阿普越想越伤心……
  
  看到老伴呻吟不止,十分痛苦,阿普揩干眼泪,无助慢珊地向院门外走去,他不信没有办法抢救与自己相依为命多年的老伴。
彝族人-网是创建最早,影响力和规模最大的彝族文化网站。网站的目标,是构建彝族文化核心数据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