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文学 Literature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文苑动态

楚雄彝州文学的拓荒者芮增瑞八十寿辰座谈会感想

作者:余继聪 发布时间:2008-10-26 原出处:彝族人网 点赞+(
彝族人-网是创建最早,影响力和规模最大的彝族文化网站。网站的目标,是构建彝族文化核心数据库。

  做高中语文教师十五年,写文章十九年,从来没有像昨天这样强烈感觉到要注意语言的得体问题。经常给学生讲语言的得体问题,自己也一直在写文章,真的,我对语言运用要得体的问题,从来就没这么感觉强烈。RGK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RGK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昨天滇中小城楚雄阳光明丽,稻谷黄的阳光铺撒满房子、道路、山坡、树木,铺撒在整个世界表面,一层一层的温暖就慢慢浸润着世界;秋高气爽,惠风和畅,楚雄文坛群贤毕至,少长咸集楚雄西山漂白凹梨圆,为楚雄文坛的拓荒者芮增瑞老师祝寿,举行芮老文学创作六十年座谈会。RGK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RGK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中共楚雄州委宣传部杨正权等领导,州文联主席张林敏、州文联党组书记、州作协主席周文义等领导是很英明的,百忙中很重视组织主办这个盛会。我很为他们这么重视一个作家、一个编辑、一个退休十八年的老人的寿辰而感动。RGK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RGK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到会的数十人,都曾经得到过芮老的关注、指点和教诲,纷纷自称芮老的学生、弟子,称是芮老培养出来的,称文学创作路上一直有芮老的鼓励和指点;得以发言的人,都表达了对芮老人品的高度景仰。RGK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RGK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三十年来,楚雄的作家队伍从无到有,现在已经形成了一只阵容整齐、实力雄厚的巨大队伍,我长期活动在网络文学世界,许多活动在网络上的外省作家向我说起过楚雄是一个文学阵容强大的地方,在《诗刊》等国家级文学刊物上,欣赏了楚雄作家的许多作品,写得很好,很喜欢,很敬佩楚雄作家群。RGK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RGK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觉得,楚雄作家阵营,不比昆明作家群和昭通作家群差,甚至可以说,在一些方面远远比他们两群强,至少在我自己立足和熟悉的散文阵营里,楚雄作家在全国都很有影响,比如黄晓萍老师,马旷源老师,比如卡罗(张富有)、米切若张,曾经多次在《人民文学》《散文选刊》《民族文学》《散文》发表作品,在全国很有名气。RGK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RGK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丰硕文学成就的取得,绝对与芮老的心血分不开。三十年来,芮老为培养起这一只楚雄的文学队伍,呕心沥血,荒废了自己的文学创作天赋,甘心藏起自己强烈的文学创作梦,俯首甘为孺子牛,甘心为楚雄的文学青年作嫁衣裳,用“挖老坂田的精神”,应是在楚雄这样一个文学荒漠开垦出了一大片广袤无垠的文学丰收田。RGK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RGK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他在昆明师范学院读书期间,在解放前后已经写出了不少的精美文学作品,展示了非凡的文学才华,但是1978年他从右派的帽子下复出以来,三十年来,不管是在州文联副主席、主席,《金沙江文艺》主编的位子上那十多年,还是1990年退休后这十八年,一直有一种像鲁迅说得俯首甘为孺子牛的精神,培养出了马旷源、黄晓萍、熊望平等中年作家,米切若张、孙庆明、李学智、饶云华、张学康、毕增堂、余继聪、段海珍、秦迩姝等作家中青年作家,而且连杨雯、杨荣昌等更年轻的八零后作家的成长,也得到过芮老热心帮助和殷切鼓励、教诲。RGK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RGK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芮老名增瑞,增瑞,他真的是为楚雄文坛增添瑞气,创造瑞气,创造吉祥之气,准确地说,楚雄在三十年间,形成了阵容强大的作家群,形成楚雄文坛,是芮老努力经营,呕心沥血创造的成果。如今,楚雄作家群已经形成气候,在全国很有影响,不管省上如何无视楚雄,如何只顾片面地宣传昆明作家群和昭通作家群,也无法抹杀楚雄作家群在全国作家群中突出的位置,无法抹杀全国文学界朋友对楚雄作家的肯定。楚雄和四川凉山州,是全国仅有的两格彝族自治州,能成长起自己阵容强大的作家队伍确实不容易,确实值得欣慰,这一切与芮老几十年甘为人梯,俯首甘为孺子牛的精神和高风亮节是分不开的。芮老师每每发现有文学修养的青年,就很欣慰,亲自工工整整写信或者打电话去给予勉励,还亲自为之认真反复地修改稿件,黄晓萍、马旷源、熊望平、米切若张、孙庆明、李学智、毕增堂的成长,都得到了这样的帮助和鼓励。培养出芮增瑞老师的是他的恩师、西南联大高材生、著名彝族作家李乔。芮老师心中数十年来一直有一个隐秘的愿望,那就是他要为楚雄彝族自治州培养起一支实力雄厚的作家队伍,为彝族培养起一批自己的优秀作家,在他花了数十年宝贵时间和无数精力培养起的这些作家中,许多也是确实是成就已经不小的彝族作家,比如调任《云南日报》副刊部副主任的李成生,楚雄州文联副主席、两届中国少数民族文学骏马奖得主米切若张,小说写得很好的女作家段海珍、秦迩姝,小说散文写得很好、获得今年评出的梁斌小说奖一等奖的李学智,都是彝族作家。RGK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RGK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芮老八十寿辰,身体基本健康,可喜可贺,他的寿辰,楚雄文坛的后辈们应该聚集一堂,祝福他,他文学创作六十年,著作丰厚,应该研讨、座谈。芮老退休后,才终于获得从新拾起自己的文学梦的时间,十八年来,他编校出版了《鸡足山志》,著作了《彝族当代文学》,还有他的散文小说集,从新展示他的璀璨文学才华。RGK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RGK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席间,我心情激动,热血沸腾,很为中共楚雄州委宣传部、楚雄州文联、楚雄州作家协会组织和主办了这一次盛会而感动。中共楚雄州委常委、宣传部部长杨正权百忙中亲自到会祝贺芮老,楚雄州政协专职副主席马旷源、楚雄州文联主席张林敏、楚雄州文联党组书     记周文义都从各人成长的角度讲了芮老对他们的帮助和影响,表达了对芮老的文学成就和人品的景仰。RGK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但是座谈会期间,我听着其他部分作家的发言,却听得心惊胆战、提心吊胆,我真为发言的人捏着一把汗,也为芮老担心,担心芮老能否承受得住有的人很不得体的发言。RGK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RGK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几位老同志很认真,之前早就准备好了讲稿,所以虽然抖脚抖手,不过讲得很得体,讲得很动感情,很感人,表达了作为老朋友或者晚辈对芮老的敬佩。但是几位中青年、青年作家,由于发言随意,用于常有不得体的情况,破坏了整个喜庆气氛。有的人可能没感觉出来,但是我感觉出来了。RGK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RGK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楚雄的作家们能借此机会相见,很不容易,平时大家都是孤军奋战,缺乏交流,有一种强烈孤独感,闭门造车感,许多疑惑,找不到人交流。此时,盛友云集,高朋满座,大家心情都很好。对于楚雄文坛来说,这是个很幸福的喜庆节日。RGK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RGK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但是,有一位作家却说,芮老八十高寿,不简单啊,我们能不能活到八十岁,根本不知道,我祝福芮老健康长寿……发乎真情,表达了一腔真情,但是这位作家的发言,听得我心惊胆战,提心吊胆,为他难受,怎么讲出这样的话呢,也担心着芮老,能否经受得住这好心好意的、不恰当不得体的语言造成的伤害。但是,芮老是豁达大度的,还是很慈祥很高兴地看着他,听他讲完话,显出对他的感谢之意。我真担心这位作家,或者再有什么作家说出这么不得体的、叫人心惊胆战的话,但是还是有好几位或多或少地讲到了。RGK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RGK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他们的这些说法,叫我难受,为好心好意组织、主办的人难受,为破坏了座谈会喜庆吉祥气氛难受。他们自己讲了恨不得体的话,有的还讲得很长很久很激动,唾沫横飞。我心惊胆战,提心吊胆,希望他赶紧打住,不要再讲了,但是他却不知道,在芮老的年龄和长寿问题上大讲特讲。RGK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RGK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一下子就听出来,这样的讲话,会给人一种错觉,那就是芮老太长寿了,太高寿了,很多人难以活到这个年纪,就隐含着一个意思,就是“芮老怎么还不去世”。他们讲话时绝对没有这个意思,都盼望楚雄文学的泰斗、旗帜、拓荒者健康高寿,不过这些话语有歧义,很不得体。RGK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RGK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座谈会上,有一位自称芮老的学生的老人,竟然发生更严重的口误,说“纪念大会”,此话真是差点把我吓破了胆,吓死了,只有过去了的事情,故去了的人,才能叫“纪念”,此公竟然不知道。RGK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RGK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就想,芮老真惨,要经受这些他亲自培养出来的晚辈作家好心好意、但是由于说话不得体、口误造成的他们自己根本不知道的伤害。RGK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RGK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著名学者、作家梁实秋,北京大学原副校长、被誉为“国宝”的学界泰斗、著名散文家季羡林,都在他们的文章中说过,国人喜欢问人家年龄,倘若是问小孩,那倒没什么,问题是有人篇喜欢问女士和老人年龄,女士是不喜欢被人家问年龄的,若果在西方,胡乱问人家女士年龄是很不礼貌很没有教养的;如果是问老人,就有问人家那么大年龄怎么还不死的嫌疑。RGK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RGK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们不要太关注女士小姐和老人们的年龄,这会让他们为流逝的韶华、青春的不再而伤怀;我们更不要在老人们面前大讲特讲他们的年龄,这会让他们为来日的不多而伤怀沮丧。我觉得,跟女士和老人讲或者大讲特讲他们的年龄是很残忍的,即使不是有意,是无意,甚至是好心好意地讲,也是很残忍的。RGK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RGK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就想,将来我自己老了,一定不办什么寿宴、座谈会,那时衰老不堪,心脏不堪这样的折磨了。我不想经受这样的折磨。RGK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RGK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余生也晚,一九九零年才考取云南师范大学,云南师范大学的前身就是昆明师范学院,昆明师范学院的前身就是著名彝族作家李乔就读的西南联大师范学院。芮老师是一九四七年考取昆明师范学院。从这个角度讲,我和芮老师是云南师范大学的校友,我是他的小师弟。一九九零,西南联大几乎被大多数国人遗忘了,但是在云南师范大学,原西南联大的旧校址,我被西南联大旧人朱自清、闻一多、沈从文、汪曾琪的诗文感染,禁不住提起笔开始走上文学创作路。RGK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RGK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从昆明给家乡楚雄的《金沙江文艺》投寄过文稿,没有得以发表,当时芮老师已经退休。但是,我毕业后,经芮老师在楚雄师范学校教书时的老同事、老朋友,我们永安乡赵家湾老乡樊学宽老师的推荐,受樊老师嘱托,芮老师从那时就开始辅导我写文章,教诲我做人。樊老师与芮老师的关系很好,他在富民镇荷花村小学教书的时候,曾经照顾过芮老师的弟弟,芮老师把他的弟弟托付给樊老师带到荷花村小学读书,他弟弟与樊老师一起吃住。文革中樊老师也错划为右派,文革后恢复工作,在楚雄二中教授政治,曾经在一九八九年教过我高三。芮老师在1978年调入楚雄二中工作,曾经教过我的大师姐李怡老师。李怡西南师大毕业后,在民族中学工作,与我在校团委共事两年,她从楚雄州民族中学调出去后,曾经担任中共楚雄州委宣传部副部长、精神文明办主任、对外宣传板主任,现在已经担任中共武定县委书记,但是多年以后,她还念念不忘、很感激芮老师那时曾经帮助她修改文稿,推荐她的文章去《金沙江文艺》发表。当时她还是楚雄二中学生,芮老师是二中的语文教师、副校长。RGK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RGK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今天已经在国家级刊物发表过部分文章,比如中国作家协会主办的《民族文学》发表过5次,人民文学出版社主办的《中华散文》发表过8次,《散文选刊》7次,作品入选人民文学出版社选编出版的“21世纪年度散文选”《2004散文》《2005散文》《2006散文》,中国青年出版社《青年文摘读者评选精华本――每一次感动都值得回味》,文化艺术出版社《2006年中国散文随笔精选(专家年选)》,长江文艺出版社《2003年中国散文诗精选》《2005年中国精短美文100篇》《2006年中国精短美文100篇》  《2007年中国精短美文100篇》等三十多个权威散文选本,这一切与芮老师十几年来对我的殷切期望、诚恳教诲分不开。RGK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RGK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还记得我初次在国家级刊物、全国唯一的国家级散文期刊、人民文学出版社主办的《中华散文》2002年11期发表的文章《因为有爱》,就是芮老师亲自认真地帮我修改过几遍的,他同事还帮我修改了《燕子项链》,发表于青海省作家协会主办的《青海湖》2002年第12期。RGK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RGK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十几年中,芮老师亲自为我修改过无数文稿,还曾经把我的文章复印后送去给原州级老领导作家马荣春等同志看,让领导们了解我的创作成绩。RGK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RGK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芮老师教导我,要写好文章,先要认真地、大量地阅读中外文学名著,厚积薄发,文章写出来后,先不要忙着向外投稿,先放一放,放上一段时间,反复思考,发现问题,再作认真修改,反复修改后,再投稿。可惜,这样的金玉良言,我当时很不理解,一位是对我的苛刻要求,于是许多文章写出后,就急切投稿,很多文章投出一段时间后,我自己发现有问题,但要修改,已经来不及了,等到发表出来,自己看着都觉得害羞,后悔不该不听芮老师的教诲,比如发表在《青海湖》2003年第3期的《悲悯》,发表于《滇池》2007年第7期并获得2007年度“滇池文学奖”入围作品奖的《乡村准备》,发表于《中华散文》2005年第2期的《我的只剩半个的村庄》,由于投稿急切,发表文章心切,等到投出一段时间,发觉有问题,打电话给杂志社,但是人家说已经发排,已经无法修改了。我很懊丧和后悔。等到拿到样刊,看着文中的缺憾处,越看越害羞,越看越难受。RGK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RGK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芮老师还教导我,一定要认真对待教育工作,一定要做好本职工作,不要只顾自己写作,多教出几个文章写得很的学生,让自己的学生多写出几篇好文章,是一个教师最大的幸福,最大的光荣。说得是教书,因为他曾经在镇南师范学校(在南华县)、楚雄师范学校、楚雄二中教书多年,但是他也是表达自己作为一个编辑应该好好培养作家、为作者作嫁衣裳的做人观点。RGK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RGK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座谈会上,我心里小鹿一般咚咚跳,盼望着轮到我发言,但是我一介布衣,人微言轻,从下午两点半一直等到四点半,中共楚雄州委宣传部部长杨正权和楚雄州文联主席张林敏作总结时,还是没有轮到我发言。但是,如果我发言,我只想说:“祝福芮老师健康开心,好人天天平安!”此话平凡,但是恰当得体。
RGK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彝族人-网是创建最早,影响力和规模最大的彝族文化网站。网站的目标,是构建彝族文化核心数据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