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文学 Literature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文学评论

诗性流淌的真善美

作者:彭愫英 发布时间:2011-05-05 原出处:彝族人网 点赞+(
彝族人-网是创建最早,影响力和规模最大的彝族文化网站。网站的目标,是构建彝族文化核心数据库。

        读完海讯的散文诗集《海天密语》,我的头脑里突然冒出了徐志摩的诗句:“我爱这大海的颠簸”。A9K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最早接触海讯的散文诗,是普驰达岭教授搭的桥。他将海讯的博客地址发给我,叮嘱我读读海讯的散文诗,尤其海讯的哲理诗值得一读时,我不由好奇了,能够让著名学者诗人普驰达岭郑重推荐的海讯散文诗,必然有其分量。出于这样的心理,我读完了海讯发在博客上的散文诗,被其蕴藏的哲理吸引,于是将其博客推荐给我的学生们,读读海讯的散文诗!A9K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诗,贵在真善美,海讯散文诗感动我的,正是诗性流淌的真善美!
从大凉山走来的海讯,其散文诗也如山里汉子一样质朴和率真,但这质朴和率真,经过他的诗性浇灌和打磨,就变成宝石般绚烂了起来。一草一木一石,在他诗性的审美里,有时如流云般轻盈,有时如大山般厚重,充满哲理,启迪人心灵,让人品咂生活,感悟生命。每每读海讯的散文诗,我不由感慨,是怎样的修行,才使得一个人的心胸如天空般宽广如大海般深邃,面对这个物欲横流和人心浮躁的世界,心静到淡然无物,听懂山川河流的语言,行云流水的文字背后自然就有了一份深沉的思虑以及一种人格力量的感召。
 
《海天密语》一书的开篇之作《地球之痛》,作家以土地不断被占用、河流断流、臭氧层遭到破环、一种鱼断种、森林被伐等事实,以排比递进的方式,指出生态不断遭到破坏,地球满目疮痍。诗句简短有力,情感炽热,让读者的思绪不由得随着作家走。天之骄子鹰的眼泪,不仅击穿作家的心,也击穿了读者的心。“在这个物欲横流,贪心膨胀,世态炎凉,谎言泛滥的世界里,绿色一次次地窒息在人们脚下,文明的脉搏越来越微弱,地球实在是不堪重负。我心欲碎。我始终身陷在流言蜚语和横眉冷眼中。这时,我还是用故土山梁的那点翠绿才保持了我的本色,只有用故土陡岩的那副脊梁才不在世俗的压力下低头弯腰,也只有用故土诚实、善良的那些乡亲们泥土味十足的话语才一直取暖到今天,乃至未来……”善良的作家,社会责任和道义让他鼓与呼,而故土赋予的正直,保持本真的情怀流淌在诗性里,就像号角,对人心的召唤与觉醒是强有力的。
 
骨子里根植着对故园的热爱,彝人海讯对绿色家园的忧思是沉痛的。透过他的诗句,我听到了树的告白,荒野的控诉,真切感受到诗人的疼痛,共鸣在他的心音里。“安宁的人们,幸福的人们,不要迷恋于路旁的花朵,不要沉醉于一夜的月光,更不要沾沾自喜与现实表面的辉煌”(《写在天空上的诗》),诗人善意的忠告,让我情不自禁想起了自己的老家,50多年前,澜沧江两岸绿色青青,而今却是光秃秃的黄土高坡翻版,当年漫山开遍的杜鹃花和鸟鸣啁啾,埋在记忆里,随着雨朵的飘离而模糊。绿色家园的建设和环保的意义任重道远,海讯的隐忧从灵魂深处而来,对家园的爱浓烈、深沉而又真挚。
 
诗从肺腑出。《海天密语》里一章章让人动容的诗歌,一句句让人阅读时不由自主打上重点线或者择录在笔记里的哲理句,是作家审美和智慧的结晶,是作家心灵的坦然表白和情感的自然流露,也是作家思想时时爆起的火花。用心写就的诗句,必然叩响读者的心灵。有谁能拒绝得了这样的诗句在心灵荡起的涟漪:“懂得天空语言的那重山,必将遭到雷电的袭击;知道大海秘密的那座岛屿,必将承受风浪的谣言。 真理不是在多数人的手里。它像太阳,就这一个,足以使一大片黑暗恐慌。”(《真理》)“天空是心灵的婴儿,苦难是真情的伴侣;美貌是黑夜的花朵,日子是生命的骨架。”(《段章》)“灵魂结上蛛网,言行就会有污垢;梁柱若无蛀虫,面上怎有洞眼?”(《实质》)“两颗心若能贴成翅膀,天空就不会再遥远。”(《理解》)“野草说,我在翠绿的时候,荒芜就站在背后;阳光说,我在灿烂的时候,黑暗就站在背后;青春说,我在得意的时候,衰老就站在背后……”(《背后》)。
 
海讯散文诗的真善美,不仅体现在故园乡情的真挚情感流露里,还体现在民族情结和大爱情怀交融里,使得富有个性的诗句,具有了鲜明的爱国主义精神。时代呼唤作家,作家的忠贞具象在对祖国对民族的热爱里,浓藏在诗性的返璞归真和人文精神的讴歌里(《我为我有一个名字叫中国而骄傲》《玉树我想对你说》)。作家海讯是自信的,豪气冲天的他在自序里毫不避讳地说“我是海天的眼”,他的自信、坦率、勇气,正如他的爱,掷地有声。曾在“远望一号”远洋航天科学测量船上当过兵的海讯,对大海的解读和理解,最深最宽不过水兵对祖国炽烈的爱情。大海的深度不足以形容水兵对祖国的爱,天空的高度不足以形容水兵对祖国的爱,试看祖国在水兵心里的重量,“天都动摇了,星星和月亮忽起忽落。太平洋上的狂风巨浪却丝毫不能把我动摇,因为我的心里始终都装着我的祖国”(《祖国的重量》)。
 
生生不息的彝人精神,使得我读《鹰语萌动》这部分内容为之动容。鹰是彝族原生图腾之一,是彝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彝人精神的象征。作为彝人,海讯的精神世界自然缺不了神鹰的身影,《海天密语》一书多处提到鹰,也是彝人海讯情怀的自然流泻。大凉山儿子海讯,诗性地再现彝人的生活和内心世界,客观而又真实地反映了彝人生存环境。“擦尔瓦,彝山的肩背上,它展示着尔比和风俗”(《擦尔瓦》),诗句是如此地亲切,在我的心湖上泛起涟漪。我对彝家的情愫缘于多次到彝山采风,大山深处的彝家木板房,篱笆墙延伸阿嫫的歌声,毕摩摇响的串铃、阿达的猎枪和阿普的背篓,苦荞花开时阿咪子裙裾,森林深处骑马而去的背影,支格阿龙的太阳和蒲莫例依的月亮,构成了我对彝家丰富的记忆。 “今天,摸一下人类的骨头,我们的指头会注入彝山特有的强悍和粗犷”(《悲怆彝山》)。诗情如水,读散文诗集《海天密语》,其实也是在读彝人海讯,这是一位有血性的彝族汉子,他的性格有石头的坚忍也有索玛花的深情。
 
豪气冲天的作家也有其细腻婉转的一面,《相思长河》一辑里,作家的万种柔情,越发使得其诗歌流露的人性美可爱了起来,“心是一个杯子,把天装进去,只盖底。而将一粒,小小的相思,投进去,痛苦便溢了出来”(《心》)。作家在“注”里坦言,这组充满青春气息的爱情散句,是其年轻时创作的,是其爱与被爱的一个印证。
 
读海讯的散文诗,不得不提他的诗歌语言。貌似平淡不加修饰如水流淌的语句,其实用词讲究,字义表达精确且灵活,言有尽而意无穷,诗歌的意境和哲思,拟人化以及喻代、象征等手法运用,使得海讯的散文诗具有独特的魅力,如:“她有一身被羞涩掩藏的热烈,我有一腔被沉默遮盖的喧闹。密林用苍翠欲滴的语言,催促我们的每一次心跳相撞,她却总是直给我一个燃烧的背影。    我说:‘我俩像抵御风暴的松没有花吗?’她笑了,并把发烫的理解伸给我说:‘爱的日子,多让心儿住在冬夜颤抖的星星里,我们的名字不会生锈,泸山的周末不会腐烂!’”(《周末,我约她去泸山》)
 
歌德说过这样的话,艺术家“既能洞察到事物的深处,又能洞察到自己心情的深处”,海讯就是这样既能洞察到事物的深处,又能洞察到自己心情的深处的作家,他的散文诗的美学价值,可以从中国散文诗坛“南海讯北灵焚”的奇观可见一斑。海讯的人生价值,正如他说的:“我活着,我已经死了,在世俗的眼睛里;我死后,我将重新诞生,在价值的天平上。”
彝族人-网是创建最早,影响力和规模最大的彝族文化网站。网站的目标,是构建彝族文化核心数据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