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Culture and Art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艺 > 彝人音乐

彝族音乐组合:小毕摩乐队

作者:阿细先基 发布时间:2019-10-25 原出处:阿细先基
yizuren.com,始建于2001年。

未标题-11.jpg

小毕摩乐队简介

ꀑꐱꃅꆈꌠꑵꉙꌧꇐꄜꁊꌠ·ꆀꃅꀗꌺ·ꋋꋉꊼꇅꉉꄜ

ꆀꃅꀗꌺꉪꇬ,ꑘꀕꑵꉙꆹꌌꊨꏦꆈꌠꊿꋅꋋꁯꌧꇐꁰꁱꌋꆀꐥꐨꐥꄸꑞꑌꀋꃷꎵꃅꍔꆙꄜꁊꋧꃅꇣꄧꃅꇰꉆ。ꋋꆹꀃꑍꋋꄮꐧꋦꀊꆨꌋꆀꐯꀋꌡ,ꆀꃅꆈꌠꊿꋅꋋꁯꐩꋊꎵꑳꀕꑠꁯ。ꊿꋅꍸꇐꇇꊂꌋꆀꌧꇐꁰꁱꈀꐥꌠꃅꄝꄡꑍꄡꈤꑟꉂꇬꎷꌠ,ꆀꃅꀗꌺꆹꊨꏦꉌꃀꉪꐨꌌꑘꀕꑵꉙꇬꇱꄉꄜꃄꇖꅔꊂꇯꏢꉨꇬꎷ,ꆀꃅꀗꌺꉪꐨꋋꆹꐋꀋꌡꅍꀋꐥ,ꄚꆀꃅꀉꂿꋋꂷꀋꉂꇁꀋꉆꐛꅹ,ꑵꉙꐋꀋꌡꎴꀉꄂꑵꂿꉂꇬꎷ……

乐队宣言:极力追逐,自由生长,享受音乐的每一刻。

队名来源:“毕摩”是彝族语音译,“毕”为“念经”之意,“摩”为“学识渊博者”,主要职能有作毕、司祭、行医、占卜等活动;其文化职能是整理、规范、传授彝族文字,撰写和传抄包括宗教、哲学、伦理、历史、天文、医药、农药、工艺、礼俗、文字等典籍。毕摩在彝族人的生育、婚丧、疾病、节日、出猎、播种等生活中起主要作用,毕摩既掌管神权,又把握文化,既司通神鬼,又指导着人事。在彝族人民的心目中,毕摩是整个彝族社会中的知识分子,是彝族文化的维护者和传播者。而小毕摩就是毕摩的学徒,乐队取名为“小毕摩”是乐队成员立志以一种谦卑的姿态,深入学习彝族传统文化,并将此以音乐的方式进行传播和发扬。

风格介绍:乐队来自大山深处,成立于2018年8月1日,风格包括并不仅限于彝族元素摇滚。随心所欲的创作和随心所欲的表演,构成了小毕摩独特的乐队风格。

成员介绍:

曲木约嘎:主唱、节奏吉他,来自会理,全职音乐制作人,彝族。

阿于木牛:副唱、BASS,来自喜德,从小随父学习毕摩经文,导演,彝族。

阿比日呷:主音吉他,来自昭觉,职业吉他手,彝族。

吉古音灵:鼓手,来自盐源,全职音乐人,鼓教学师,彝族。

演出经历:

2018大箐乡彝族火把音乐节

凉山彝历新年“彝歌飞扬”文艺晚会

喜德县彝历新年文艺晚会

“凉山州司法局文艺活动”演出

凉山阿惹妞文化旅游有限公司多场专场惠民演出等。

未标题-12.jpg

代表作品:

《沙库》、《木克》、《无妄之灾》、《阿嫫我爱您》、《尼木巴呷》、《间波》、《我老了》等已创作了百余首音乐作品……

小毕摩乐队组建历史短,演出次数虽不多,但通过紧锣密鼓的长时间的磨合及高密度高强度的排练,最终以独特的风格、精确的水准、以及震撼极强的现场,获得了观众以及资深音乐人的认可和好评,今天的小毕摩一直在不断地努力创新和学习,将在做好民族摇滚乐的道路上,不断进步,给您惊喜。

未标题-13.jpg

小毕摩乐队这首彝语单曲《沙库》,有着Grunge Rock(邋遢摇滚)那种劲儿,整首歌曲在电音吉他与架子鼓等现代乐器营造的狂躁、颓废、躁郁烦闷有些脏的声场,与演唱者爆裂嘶吼的唱腔交织在一起,呈现了一种反叛与抗争的力量。它兴许是悲沧,兴许是在绝望里呐喊,让人听着隐隐有一种废墟里的蛮力生长的感觉,至于长出的是什么,它的前世是什么似乎也已成为一种不太重要的回忆。目之所及,鲜有人用彝语创作这样的歌曲,所以它可以说是新鲜的。它自然还是在抒情,抒发对传统、对爱、对族群的某种难以割舍的回望以及热情。但确实是它的表现力与其他流行歌曲不太一样,它更像是在拿着一把冲锋枪在扫射,声场的杀伤力更为简单直接。

《沙库》一开篇的吉他独奏有鲜明的彝族音乐特质,而它接下来反复用这样一段与主唱者的唱段呼应,你一句我一句,来来往往几个回合。这个设计有点类似彝族“克智”论辩的对决模式。接下来才进入念白式的过渡段,然后才是副歌“去年那时/城市别处/打拼奋斗/命途谁定//今年此时/城市别处/打拼奋斗/生命无序”,最后反复几遍“沙库”这样一个干净利落的两个音节的词汇结束,它同时也是整首歌曲的主题。“沙库”两个音节在彝语中有命运、运命、运气、福报等等意味。挣钱有“挣钱沙库”、缘分有“缘分沙库”、办事自有“成事沙库”,做各种事情都会有其命数在其中,它可能不是你个人努力便能左右的,好运的可能是祖上积德,自我清白;厄运连连的也许就是祖上造孽,自我也时常倒行逆施,遭此报应。如此种种,人世间的事情,生活中的机缘可能自有它的规律在运行着。

美丽的姑娘、勇敢的少年们都去了城市,我们总不知道他们何时会归来,是不是还会归来,是不是还可以归来。生活所迫,天南海北、四处奔波、不分昼夜拼了命地挣钱讨个温饱,可曾都已如愿以偿地腰缠万贯,或者幸福圆满?!还是说,我们依旧徒劳无功,一无所获,恍恍惚惚走丢了自己,传统、语言、文化都已被岁月抹除得干干净净?!年复一年,日复一日,远方不知在何处,倒是离家已然很久很远。每逢佳节亲不在,不知流散在何处。凄冷、孤苦种种悲怆弥漫在歌曲营造的声场王国里,让人无法逃脱,既有刺耳的难受在驱逐着我们,也有悲悯的呼唤、召唤在往回拉扯着我们。“生命无常随岁月流逝/爱恨情仇于日月消散”,这个时代这一代的彝族男男女女,在集体离开家园之后,或者往复穿梭在城乡之间极力完成着现代性改造之时,他们身上还留不留得住祖祖辈辈传承下来的那些优良传统,以及优秀文化和我们的信仰?!信仰衰落的人群,或者丧失了的群体,往往表现出一种百无禁忌,毫无底线的状态,那样一种生存环境是我们真正想要的吗?!与此种种,都不得不让人发人深省。

《ꎭꈓ》—ꆀꃅꀗꌺꋉꑵꉙ

ꀉꐔꎔꇁꃨꌠ

ꋍꑍꌕꃢꋌꌠ

ꀉꐔꎔꇁꃨꌠ

ꉷꃅꇓꈓꏹꁧꃲ

ꆗꌺꃈꇁꈄꌠ

ꋍꑍꌔꉻꏂꌠ

ꆗꌺꃈꇁꈄꌠ

ꉷꃅꇓꈓꏹꁧꃲ

ꀒ ꉘ ……

ꈍꄮꆏꀱꈎꏅꇁ

ꀒ ꉘ ……

ꈍꄮꆏꀱꄔꊒꇁ


ꀉꐔꎔꇁꃨꌠ

ꋍꑍꌕꃥꆦꌠ

ꀉꐔꎔꇁꃨꌠ

ꉷꃅꇓꈓꏹꁧꃲ

ꆗꌺꃈꇁꈄꌠ

ꋍꑍꌕꃆꉉꌠ

ꆗꌺꃈꇁꈄꌠ

ꉷꃅꇓꈓꏹꁧꃲ

ꀒ ꉘ ……

ꈍꄮꆏꀱꈎꏅꇁ

ꀒ ꉐ ……

ꈍꄮꆏꀱꄔꊒꇁ

ꀒ ꉘ ……

ꈍꄮꆏꀱꈎꏅꇁ

ꀒ ꉐ ……

ꈍꄮꆏꀱꄔꊒꇁ

ꐥꐨꐥꄸꃅꈎꃅꆪꐊꄉꈢꋒꁧꇁꀐꂼ

ꀊꃂ!

ꉂꏣꉂꑟꃅꑍꃅꉖꐊꄉꈢꋒꁧꇁꀐꂼ

ꀊꇷꀋ!

ꀒ ꉘ ……

ꈍꄮꆏꀱꈎꏅꇁ

ꀒ ꉐ ……

ꈍꄮꆏꀱꄔꊒꇁ

ꀋꉊꄻꈎ

ꉷꃈꇓꈓ

ꎆꎹꋚꈹ

ꐰꇑꎭꈓ

ꀋꃅꎼꈎ

ꉷꃈꇓꈓ

ꎆꎹꋚꈹ

ꐰꇑꎭꈓ(ꀋꒀ! ꀊꑵ! ꎆꎔꉷꃈꀋꅐꄷꇬ, ꀉꂿꅽꌺꋌꀋꑇꀐꂼ)

ꎭꈓ

ꎭꈓ

ꎭꈓ

ꎭꈓ

yizuren.com,始建于2001年。
编辑:邱文华 发布: 邱文华 标签: 彝族 音乐组合 小毕摩乐队
收藏(0 推荐(
本站仅限会员评论。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内容。 您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