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文化 National Culture

当前位置: 首页 > 传统文化 > 彝族传说与口承文学

祥云县:美丽的金旦彝村有个美丽的传说

作者:李世祖 李世功 发布时间:2019-03-28 原出处:彝族人网

  彝族是祥云六个世居民族之一,与东山、米甸、普淜等彝族山区一样,金旦村也是祥云较早有人类居住的地区之一。而说到“金旦”这个村名,你也许会想怎么叫这样一个“怪咕咕”的名字呢?这还的确是源于一个美丽的神话故事。
jc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jc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1.jpgjc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入选中国传统村落名录的金旦大村jc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jc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深夜逃走jc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jc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相传,金旦先民原居住在下庄镇水盆村“金鸡庙”一带,现在水盆村还保留着“金旦坟”这个地名。12岁丧父,身边还有一位50多岁老母亲和年幼弟弟的李尚祥从小天资聪慧、眼疾手快,木匠活、泥水活样样精通。父亲生前是彝族头人家的一名武士,尚祥从小跟着父亲练就了一身好功夫,尤其擅长拉弓射弩。一天,一群大雁从村头飞过,尚祥来了个一箭穿心,“吧嗒”一响,活生生把3只大雁射落在自家院子里。可是,好景不长,自从父亲去世后,他们家的生活就每况愈下,日子过得一天不如一天。元末明初,由于封建贵族对平民的残酷剥削与压迫,阶级矛盾与民族矛盾日益激化,加之自然灾害连年不断,下庄、水盆一带土匪横行、民不聊生。弟弟尚云11岁那年秋天,母亲“发摆子”,为了给母亲治病,哥哥尚祥没日没夜下地干活、上山打猎,还是不能养家糊口,母亲心疼得流干了眼泪,全家人挣扎在生死线上。“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一天,长年给头人家放羊的弟弟尚云在山上碰上豺狗,羊群被惊散,叼走1只、咬死两只。第二天早上,头人的家丁就找上门来,限定他们家在7天内赔偿被叼走和咬死一共3只羊的损失,否则就要把弟弟尚云卖给土匪抵债。时间一天一天地过去,不要说7天,就是7年他们家也无法还清头人家的3只羊呀!这可如何是好?眼看时限就要快到了,一天夜里,哥哥尚祥决定破釜沉舟,带上母亲和弟弟偷偷从水盆村“金鸡庙”山后出发,一路往东,翻过“老青山”,躲进了无边无际、遮天蔽日的原始森林……jc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jc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2.jpgjc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李姓宗祠jc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jc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梦见竹林jc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jc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他们白天赶路、打猎、摘野果,晚上就生起熊熊大火,烤肉充饥,驱赶老虎、豹子、巨蟒、狗熊等野兽的袭击。太阳从东边升起又从西边落下去,日复一日,不知走了多少天,山越来越陡、箐越来越深,一家三口就是没有找到一块适合他们栖身的地方。三娘母都非常焦急,但是他们已经山穷水尽、走投无路,回去就只有死路一条,只能听从老天爷的安排了!就在一家人陷入了绝望境地的一天夜里,本来每天都是先让母亲和弟弟入睡,由他来守夜防备野兽的袭击,但是这天老大尚祥实在太疲惫了,靠在火塘旁边,耷拉着头打起了瞌睡,过了一会儿,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他睡得好香好香,脸上泛起了一抹淡淡的微笑!原来,尚祥做了个梦,梦境里,他和母亲、弟弟被两名仙女带到了一座“团罗罗”的小山头上,那里有成片成片的山竹,还有一颗又大又高的柿子树,树上结满了柿子,黄澄澄的。他实在太饿了,迫不及待地伸手去摘柿子。就在这时,一只竹鸡突然从林子里窜出,“啯”地惊叫了一声飞走了。尚祥被竹鸡的叫声惊醒,他这才明白过来,这只是一个黄粱美梦,火塘旁边,母亲正在为他和早已熟睡的弟弟守夜呢!jc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jc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3.jpgjc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周姓宗祠jc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jc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峰回路转jc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jc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第二天早上,羞涩的太阳渐渐露出她潮红的脸蛋,初秋的早晨,婆娑的阳光悄悄钻入了高大的乔木林,整个森林变得光影稀疏、色彩斑驳。山风吹来,大大小小、层层叠叠、各种各样的树木和茅草点头哈腰、来回舞动,呼唰呼唰地响。虽然火塘就在旁边,但衣衫褴褛的一家三口还是抵挡不住身体和内心的颤颤寒意。都走了这么多天啦!该往哪个方向去继续寻找适合他们的栖身之所呢?尚祥愁眉苦脸地看着远处一望无垠的大山……“竹鸡、竹鸡,阿妈!有竹鸡。”弟弟尚云突然惊叫起来。原来一大群竹鸡不知从什么地方飞来,懒洋洋地蹲在离他们不远的一棵又粗又高的水冬瓜树上,公的母的都有,“啯叽啯叽”地叫个不停,公竹鸡金黄色与灰红色间杂的羽毛和漂亮的尾巴在朝阳的照射下闪闪发光。“今天一大清早就有猎物收获,真是个好兆头呀!”尚祥拉开弓弩、迅速瞄准,想来个“穿葫芦”。正要放箭时,他突然想起昨天夜里做梦的事。“竹鸡!附近应该有大片竹林才对,要不然哪来这么多竹鸡呢?”想到这里,他长叹了一口气,缓缓地收起弓弩,心里豁然开朗,沿着竹鸡飞来的方向走,会否找到昨天夜里梦见的那片竹林呢?一家三口收拾好行囊,朝着竹鸡飞来的方向出发。大约走了半个时辰,果然,前方不远处,一座“团罗罗”的小山头呈现在他们眼前,山腰上长满了郁郁苍苍、重重叠叠的翠竹,一阵风吹过,掀起片片美丽的竹浪,惊飞了成群结队的竹鸡,“啯叽啯叽”地、拖着修长漂亮的尾巴从这片竹林飞到那片竹林,仿佛是在欢迎远方的客人到来!他们很快就步入了那座长满翠竹的小山坡,竹林的枝叶犹如一顶碧绿色的华盖,遮住了太阳、白云、蓝天,给大地投下了一片阴凉,山风阵阵吹来,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顿时涌上心头。尚祥把头天晚上做梦的事一五一十地讲给了母亲和弟弟。“谢天谢地!这是神仙指路呀,看来这就是我们的安身之地!”向来崇拜鬼神的母亲拉着尚祥和尚云,双手合拢、磕头跪拜,虔诚感激地说。尚祥心想,不管怎样,索性就在这儿呆几天再说吧!他们选了一块相对平坦,又可避风的小山凹,砍了几个树丫杈、横梁和竹子,搭起了一个简易的竹棚,一家人就这样住进了这间临时的竹房子。jc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jc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4.jpgjc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对歌路上jc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jc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文昌星指引jc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jc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太阳慢慢地把头藏进了西边那片暗红色的云彩,初秋的山林渐渐地沉静下来,从远处觅食归来的山雀成群结对地落到树梢上,竹林里隐隐约约地传来几声“啯啯”的竹鸡叫声。与之前每天太阳将要落下去,深山里就有些阴森恐怖的感觉不同,这座小山头的阳气很旺,这让他们一家三口总有一种浑身都暖洋洋的感觉。为确保深夜里有足够的柴火取暖和驱赶老虎、豹子,尚祥和尚云将母亲安顿好后,就离开了竹房子,到附近的山坡上捡柴火去了。没过多久,兄弟俩就抱着沉甸甸的柴火往竹房子方向回去。“咕嘟咕嘟……”好像离这不远的从林深处有人说话的声音呀。奇怪!这深山老林,哪里来的说话声呢?不会是碰见野鬼精怪了吧!他们突然想起小时候奶奶给他们讲:“人在运气不好时,太阳落山后,在深山老林里常常会遇见红衣裳、绿裤子的精怪……”想到这里,两兄弟霎时毛骨悚然,一点声音都不敢出,蜷缩在一棵大树下,动都不敢动。不知躲了多大一会儿,说话的声音不但没有远去,而且好像还有马的声音呢。老大尚祥壮着胆子,手里紧握弯刀,匍匐着身子偷偷地朝着声音的方向爬去。果然,有两匹白马正在山坡上吃草,旁边不远的地方,两个穿长衫子、留着修长胡须,道士模样打扮的长者正在“叽里咕噜”地商量着什么。尚祥松了口气,壮着胆子偷偷地溜到能够听清他们说话声音的草丛里躲了起来。此时,稍微年长点的那位道士说:“此地是块宝地呀,若把它作为坟地,七天之内必有大发!”两名道士来来回回地比划嘀咕了一番后,决定由老天爷来验证。他们先在地上钉了两根木桩,再拉上一根手指头粗的草绳,约好第二天天亮时再来看,若草绳中间结有露珠说明此地确实是块宝地,若没有露珠则说明是他们看错了。话音刚落,俩名道士就骑上白马,长啸一声,化成一缕青烟,顷刻间消失得无影无踪。此时,太阳已经完全落下去了,兄弟俩抱着柴火惊慌失措地回到竹棚子,把刚才遇到的怪事讲给母亲听。“赶紧磕头、磕头,你俩兄弟遇见文昌星下凡了呀!”第二天早上,东方刚刚泛白,兄弟俩就悄悄地来到昨天下午两位道士做记号的地方。哎呀!果然有一颗比碗口还大的露珠结在草绳中央,晶莹剔透、闪闪发光。“宝地、宝地,这就是上苍赐给我们的宝地呀!”兄弟俩大声惊呼、喜出望外。jc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jc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5.jpgjc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彝族古乐演奏jc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jc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发现仙境jc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jc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对于前天晚上做梦的事,尚祥还半信半疑,但是眼前这一幕却是让他们实在是不得不相信上苍有安排、神灵有指引,于是就心无旁骛地决定在这里安家了。担惊受怕、提心吊胆地走了这么多天,他们一家人还没有好好休息过一会儿呢,这回整天悬着的一颗心终于可以稍微卸下来装回肚子里了。尚祥环视着周边的山势地形,脑海里一次次上演昨天两位道士对话的情景:“此地是块宝地呀,若把它作为坟地,寅时下葬卯时发!”是啊,道士说的是“坟地”,只能埋人,怎能盖房子居住呢!刚刚舒缓过来的心,一下子又提到了嗓门口。尚祥不想再让母亲和弟弟担心,故意装作若无其事,一个人走出竹棚子,打算出去散散心。他垂头丧气地沿着小山包一直走、一直绕,大约过了半个时辰,他有些累了,坐在一块青石板上发呆。当他抬起头时,沿着山梁往下望去,眼前的一幕霎时使他欢呼了起来!一条清汪汪的大河从山脚下缓缓淌过,把一块接一块的小坝子围成一个个筲箕一样的半圆形,河流两边长满成片成片的翠竹、野果,还有各种各样的鲜花。这真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呀!他快步跑下缓缓的山坡,来到河边。欢快的河水汩汩流淌、打起朵朵浪花,清澈见底的河水里成群结对的鱼儿追逐嬉戏,停在河边树梢上,长着漂亮羽毛的一群群飞鸟正在唱着动听的歌谣,这一切都好似在欢迎他的到来。尚祥高兴极了,撸起袖子用双手掬起一大捧清澈甘甜的河水,咕噜咕噜一口气喝下去,一股沁人心脾的感觉顿时涌上心头。漂亮的沙滩、美丽的森林、甘甜的河水、成片的翠竹、浪漫的山花、满山的野果,远处的树林里还有麂子、马鹿、羚羊在自由自在地吃草……看着这片美丽神奇的土地,尚祥不由自主地自言自语:“想不到世间还有这样仙境一般的地方呀!”jc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jc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6.jpgjc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周姓宗祠窗户上的雕花jc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jc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玉兔下凡jc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jc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尚祥回到竹棚子,把母亲和弟弟带到了河边。一家人欢欣鼓舞,在河边最平整开阔的一块像“筲箕”一样的半圆形小坝子的边上安下了家(今金旦大村)。聪慧勤劳的两兄弟在母亲的操持下开荒种地、伐木搭屋、烧瓦建房,过起了日出而作、日暮而息,与世无争的幸福生活。时间一年一年地过去,兄弟俩已渐渐长成了英俊潇洒的彝家小伙。这里虽然是山清水秀、土地肥美的桃花源,但是上不沾村、下不着户,眼看儿子一天天长大,娶媳妇的问题渐渐成了母亲的心头大患!哥哥尚祥早就看出了母亲的心事,总是想办法去安慰她,还嬉皮笑脸地说:“阿妈你不用着急,这么漂亮的地方,天上的仙女都喜欢吧!说不定哪天就让我们两兄弟遇见了呢!”逗得母亲咯咯地笑。心灵手巧的兄弟俩用葫芦做成芦笙,用山竹做成笛子,用竹片做成口弦。劳作之余,他们就尽情地吹笛子、唱调子。“哎……太阳红红脸圆圆,哥想小妹心甜甜;山高阻不断哥心意,路远隔不了妹的心;蜜蜂采花会绕山去,小妹想哥就顺水来……”动情的芦笙、笛声、歌声引来一群一群的蝴蝶和小鸟,唱得山花朵朵开,唱得河水笑开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兄弟俩耕田织布样样精通,除了媳妇他们什么都不缺,靠自己勤劳的双手,过上了幸福满满的生活。看着两兄弟把每天的日子都过得充实快乐,年迈的母亲也全然忘记了心中的忧愁。这年开春的一天,尚祥带着尚云像往常一样上山打猎,说来这天兄弟俩的运气真是倒霉透了,从大清早到太阳偏西,他们都一无所获,眼看就要垂头丧气、空手回家了。就在此时,茂密的森林里突然窜出两只机灵的小白兔,兄弟俩追呀追呀,翻过了三座高山,又越过了三条河流,尚祥带着尚云实在没有力气了,一次一次地想放弃,可两只小白兔好像故意挑逗似的,兄弟俩跑它们也跑,兄弟俩停它们也停,这让尚祥和尚云实在不甘心,一直追追追,最后终于追到了一条二三十米宽、深不见底的江边,两只小白兔已无路可逃,敏捷地跃到江中的一块礁石上,四周都是波涛汹涌的江水,它俩耷拉着头,眼角处流出了哀伤的泪水……尚祥拉开弓弩,正要松手之时,他的心顿时柔软了,他收回了弓弩,心想怎能伤害两只陷入绝境、哀伤流泪的小白兔呢!眼看太阳就要落山了,兄弟俩只好空手而归。就在他俩转身的刹那间,天空中突然划过一道霞光,江水顿时溅起了万丈波涛、发出了震耳欲聋的轰鸣声,顷刻间将礁石淹没。不好了!不好了!兄弟俩顿时大喊起来,他们想到的是刚才被他们逼到礁石上的两只小白兔!突然,一股清烟从江水中汩汩冒出、直冲云霄,烟雾渐渐散去后,刚刚被洪水淹没的礁石上,两只小白兔化成了两名漂亮的仙女,正含情脉脉地向他们微笑呢。原来,彝家小伙的善良朴实、英俊精明打动了月宫中槐花树下的两只玉兔,偷偷下凡到人间,化成仙女、心甘情愿来成全这段美丽的姻缘。当天夜里,他们燃起熊熊篝火,跳起欢快的彝族舞蹈,悠扬的芦笙和笛声响彻山川河流,远处的山梁上,竹鸡、麂子、马鹿、羚羊也来祝福他们的美丽爱情,整个山谷变成了一片喜庆欢乐的海洋!jc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jc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7.jpgjc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美丽的金旦河瀑布jc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jc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磨盘和亲jc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jc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自从遇上玉兔仙女,一家人的生活更是甜得像蜂蜜一样,男耕田来女织布,生活就像花儿一样,每天都过得如诗如画、笑逐颜开。多年以后,尚祥和尚云都有了各自的儿女,老大尚祥生有三男两女,老二尚云生有三女两男,一天天都长成了姑娘小伙。因人丁兴旺,很难照顾周全,兄弟俩商量后决定各自分居立户,母亲跟随老大尚祥一起生活。眼看孩子们一天天长大,十多年前曾困扰母亲的婚姻嫁娶难题又一次摆在了两家人的面前,而同姓宗族又不能通婚,真是让父母老人们心急如焚。初春的一天,尚祥和尚云打猎归来,早早地就入睡了。这天夜里,兄弟俩同时做了一个梦,梦见文昌星来到他们家院子里,指点他们从河流上游寻找,离村头不远的地方有两座大小一样、开满鲜花的山头,只要兄弟俩分别带一扇公磨和母磨(石磨由公母两扇组成),从山的对门同时往下滚,如果公磨和母磨合拢,就让老二尚云改姓为“周”,从此不认兄弟,只认亲家,就可相互通婚、繁衍子孙后代,如果公磨和母磨没有合拢则不可改姓、不可通婚。第二天醒来,兄弟俩就顺着河流上游寻找,大约离他们四五公里的地方,果然有两座一模一样、开满鲜花的山头,中间是一条淌着潺潺溪水、翠竹成林的山箐,兄弟俩于是按照头天晚上文昌星在梦里的指引,恭恭敬敬地端着公磨与母磨,各自爬到对面的山顶上,点香烧纸、对天祭祀之后,同时用足全身力气,将一扇公磨和一扇母磨面对面往山箐里滚下。天意,天意,真是天意呀!公磨和母磨果然在箐底合拢得相依相偎、自然天成、如胶似漆。从此老二李尚云改姓为周尚云,俩兄弟成了俩亲家,五男五女分别结成了相亲相爱的夫妻,世世代代繁衍生息。为了让后人们不要忘记这段传奇佳话,兄弟俩把他们当年滚磨的山取名为“大花山”,将那条山箐取名为“磨盘箐”,一直沿用到今天。金旦村也成了如今全县少有的仅有周李两姓的村委会,同姓不通婚的习俗一直延续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周李两姓至今基本上是沿中河两边居住,世世代代、守望相依。jc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jc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掘狐成金jc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jc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开心幸福的时光总是过得非常快,转眼之间,母亲已年过八旬。当年的三口之家,如今已儿孙满堂,还盖起了许多幢漂漂亮亮的新瓦房,山坡下半圆形的小坝子已然演变成了一个小小的彝家寨子。这年冬天,身体每况愈下的母亲安详地离开了人世。按照母亲生前的遗言,尚祥和尚云带上全家老小,为母亲举行了简单的丧礼,将她安葬在当年俩位道士指引的那块“宝地”上(今大坟山)。正当他们为母亲垒坟祭拜的时候,突然从树林里窜出一只金黄灿灿的狐狸,一口就把刚刚煮熟、准备祭奠母亲亡灵的鸡叼走了,一家人顿时手慌脚乱,几个大小伙不约而同地去追赶那只可恶的狐狸。不一会儿,就把那只金黄灿灿的狐狸围追堵截到山梁下一个怪石嶙峋的山凹里,眼看就要逮住时,这只狡猾的狐狸却钻进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石洞里。尚祥和尚云心想,用来祭奠母亲亡灵的鸡怎能被一只狐狸叼走呢,真是既愤怒又不吉利,于是带领全家人一起挖洞找狐狸。他们挖呀挖,足足挖了七天七夜,当就要挖到石洞尽头的时候,眼前的一幕让全家人都惊呆了。原来,那只叼走熟鸡的狐狸变成了一堆闪闪发光的金子,不多不少、足足一担。此时,尚祥和尚云才回想起当年俩位道士所说的话“此地是块宝地呀,若把它作为坟地,七天之内必有大发!”自从挖到一担金子之后,他们的日子更是锦上添花、越过越好。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顺着崎岖的山路与蜿蜒的河流,他们渐渐地与外面的世界联通了起来。世世代代、口口相传,这里挖到一担金子的事情也就被传开了,渐渐地人们就把这个美丽富饶、仙境一般的彝家山寨称作“金担”。由于年代久远,不知是什么时候,人们却又把提手旁给弄丢了,于是就演变成了“金旦”,“金旦村”由此得名、沿用至今。为了让后人永远不忘记当年文昌星的指引之恩,勤劳善良的彝家儿女还在如今金旦大村东头的山坡上修建了文昌宫和土主庙。清乾隆年间,又在村子的东西两头,分别建盖了李周两姓宗族祠堂,至今供奉着李尚祥、周尚云两位祖先的灵位,每逢节日,李周两姓儿女都会来这里祭拜自己的祖先,香火十分旺盛。就好像他们还永远心连心、背靠背,日夜守望着两姓彝家儿女世代友善、和睦相处一样。jc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jc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作者单位:祥云县彝学会)jc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