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社会.发展 Yi Society

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发展 > 史海钩沉

民国时期马拖依呷几个简易的集市

作者:​沙马木嘎 发布时间:2022-01-15 原出处:彝族人网 越西彝学 点赞+(
彝族人-网诞生于北京,已经20年了。初心不改,在浮躁的网络时代,留一片净土,为彝族留下更多闪光的文化。

刘洪伍来老人生前是越西县语委退休干部,老家是越西县马拖乡(现马拖镇)的。他生前接受过我采访,给我摆谈过民国时期马拖依呷(马拖的全称,彝族人都爱这样称呼马拖)几个简易的集市情况。RWj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image.pngRWj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刘洪伍来说,鄙人属羊,越西县马拖依呷尔叶青(小地名,汉语叫曾家坪)人,生于 1931年。在我记忆里,我们村庄的上方,一个叫石子坝的干河坝里设有简易集市,每逢数天赶一次集。在这简易集市里,汉商有食盐、糖、酒、针线(包括丝线)、布匹、梨子、柿子、凉粉、面条等出售,其它出售的东西还有很多。前来赶集的当地彝族销售猪、鸡、鸭、鸡蛋、鸭蛋,小猪装在一种用竹片特别编制的“窝吴博呷”里出售,而鸡蛋、鸭蛋下垫一层荞糠、荞壳,装在用薄篾皮编制的小竹篓里出售,有出售山羊皮、绵羊皮、牛皮、马皮、野兽皮的,也有牵着牛、马、羊出售的。出售的中药材有:黄柏、野石榴、金丝燕窝、贝母、大黄、峰蜡、蜂蜜、麝香……,还有荞麦、燕麦、土豆等出售。有一家张姓汉族在收税。对于人来说,一般七八岁才有记忆,我今年快要80岁了,这样看来,那是70多年前发生的事了,大概是1941年前后。RWj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刘洪伍来老人顿了顿,接着说,前来赶集的彝族群众,男子头上留有天菩萨,也有头发不剃,可能用剪刀剪,就像剪过羊毛的绵羊一样有剪过的痕迹。个别剪掉了上半部分,留下一圈一圈的下半部分。男子绝大多数没穿上衣,裸着上半身,前胸古铜色。有的身披披毡和察尔瓦,也有披羊皮大氅的。大多穿麻布裤子。女子也穿麻布裤子,个别穿羊毛织的裤子,裤脚短到只拢膝盖,裸露出粗大的小腿。寒冬腊月,大都没有穿鞋子,穿有鞋子的是少数。天气放晴时,都把脚下的麻鞋脱下来,两只鞋鞋带放长点拴在一起吊在胸前,人到哪里,吊起的鞋子也到哪里。看来,可能是亲朋好友吧!买酒坐成一堆喝转转酒。这样三三两两的不少。他们相互攀谈,你也对我说:“来赶场吗?”我也对你说:“赶集哈?儿女们可都安康?老人们健康没有什么问题吧?”到夏天、秋天,为了防备天落雨,也有穿棕榈蓑衣的,还有穿树皮蓑衣的,当然不乏头戴斗笠者。一些人赶集背着荞粑粑和土豆坨坨,买碗凉粉一起下来吃。部分身背炒面,在羊皮口袋里拿出木碗,坐在小河边舀水调炒面充饥。还有的在集市上出钱煮碗面条享用。一小部分人准时来自出产水稻地区的,在吃事先捏好带上的饭团。几名妇女相互关心地互送对方自己带来的荞饼和饭团。RWj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刘洪伍来又说,赶集男人有背宝剑的,这身份不一般。这宝剑不是任何人都可以背的,他们显然是彝族最高统治者土司了,连他们下属的统治者黑彝也没条件有这样贵重的东西。更多的人来赶集时背着矛、梭镖、刀叉之类的武器来自我保护。枪支类有极个别背着鸟枪或火药枪的。集镇上的人们不知是什么原因,有时候他们会吼叫。吼叫起来的那阵子,我非常害怕,跑着朝父母的怀里钻。汉商一听到彝族人的吼叫,立即收拾起自己所交易的商品,能抱的则抱,能背的则背,能挑的则挑,向下面地势较平坦的地方逃窜。当吼叫停止,平安无事时,他们又把自己的东西摆在摊位上继续做生意。RWj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基本精通规范四川彝文的刘洪伍来老革命说,那是夏日炎炎的一天中午,因自己家离集市不是很远,他跟着父母去集市卖小猪。父母用“窝吴博呷”父亲背着三个,母亲背着两个,他空着手。小猪卖出去后,一家三口人在集市上买了几碗佐料只适当放入食盐水、辣椒水的米凉粉吃。他生平第一次吃凉粉,觉得比家里的荞粑粑、土豆坨坨好吃多了,一口气吃了两大碗。后来,他在简易集市隔三差五地吃米凉粉,也吃过豌豆凉粉。她妈妈是个学啥会啥的人,她经过学习,学会了做米凉粉和豌豆凉粉,并且创造性地学会了做荞凉粉,使家里人经常吃上各种可口味美的凉粉。RWj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刘洪伍来这位老前辈最后说,石子坝的简易集市放弃不用了,后来在丁儿八呷(意即碉房寨子,汉语叫三座碉。)一条路上赶集。接下来,在张家八呷(意即张家寨子)河边上赶集。在这个简易集市上,果基(里住.依车.)达哈被南箐恶霸地主廖金庭杀害。以后,又把尔火莫扑(现跃进村)的河边设为简易集市,赶过一阵集。再后来,就到中所街上去赶集,马拖依呷的这几个简易集市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退出了作为简易集市的舞台。RWj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彝族人-网诞生于北京,已经20年了。初心不改,在浮躁的网络时代,留一片净土,为彝族留下更多闪光的文化。
文章原载:《越西彝学》2021年刊(总第20期),特别授权彝族人网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