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Yi Social

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 > 彝乡教育

​第一语言的认知教育和第二语言的会话教学——试论凉山彝区双语教育的未来之路

作者:​勒乌伍列 发布时间:2020-03-30 原出处:四川省彝文考试信息
通过彝-族-人-网,你可以阅尽千里彝乡,略万种风情,宣传彝族文化,从我们自身点滴做起。

凉山的双语教育,既有历史久远的回声,也有近代发展的铿锵。今天,面对互联网的5G、物联网的人工智能、区块链的通证经济,我们即要回望大凉山双语教育的历史,也要直面凉山双语教育的现实,更要追寻凉山彝区双语教育的未来之路……


一.凉山双语教育的历史沿革


(一)民国时期有所萌芽的双语教育


彝族语言和文字有着悠久的历史,但是在新中国成立之前,古彝文的使用和传承由于社会发展状况等因素,基本上被具有较高社会地位的宗教人士(毕摩)和极少数统治阶层所传承。彝文得不到普及和发展,没有正规的学校教育。社会的教育功能主要依靠家庭教育(言传身教)和社会教育(各类聚会的示范教育)来完成。直到民国时期,这种状况才有所改变。1937 年3 月,土司岭光电捐资在甘洛田坝创办了《边民斯补小学》,并且自编教材开设彝文课程,高年级后转为汉语教学;这也是凉山彝区最早的一次双语教育形式。此后,还有一些彝族上层人士及国民政府都办过一些边民小学,但所涉及范围和对象都极狭小,由于经费、社会等原因始终未能形成规模,大都半途而废。


(二)建国后历经艰难的双语教育


新中国成立之后,国家非常重视少数民族双语教育,在1951 年全国第一次民族教育工作会议上提出“目前有现行通用文字的民族须采用民族语言教学,目前有独立语言但无文字的民族须一面着手创立改革文字、一面自愿选择采用汉语或者民族语言进行教学。”同年西昌专署召开了发展彝语文座谈会,会上提出了由陈士林教授所创制的“彝文拼音方案”(又称新彝文),并决定推行《凉山彝语拼音方案》。此后,在西南民族学院(有大量汉族学生学新彝文)和凉山彝民团(9000 余人)推行了新彝文和汉语文的双语教学。1950年至1952年, 凉山州重点发展了一批民族小学(47 所),推行了新彝文和汉语文的双语教学。当时的双语教学是指小学3 年级以下只开设彝语文而不开设汉语文,汉语文到小学3 年级才开设。 1957年, 凉山州的小学布点, 已延伸到部分区和乡政府所在地。这期间, 学校注意实际,注重实效, 实行双语教学, 让学生住校学习, 培养出了一批后来在凉山彝区各行各业作出积极贡献的彝族建设人才。1958年,每县都有了中学, 每乡约有2―5所小学,实行彝语教学。 但彝文教材、彝文师资条件全都从零开始, 任务十分艰巨, 彝族地区教育规模又太小, 远远不能适应凉山政治、经济和社会发展的需要, 如何加快彝族教育的发展, 历史地提到了决策者们的面前。1958 年以后,由于受到大跃进极左思潮——“直接过渡论”和“十年就要消灭民族,十年就要消灭翻译,全部使用汉语教材,全部使用汉语教学”论断的影响,《凉山彝语文字拼音方案》的推行被迫停止。由于过高估计群众办学的热情, 盲目发展校点, 从汉族地区引进大量的教师, 乡乡办小学, 村村读书, 追求表面的高入学率, 而后相继宣称“基本普及小学教育”。1958年以后的三年时间里就有许多学校自行停办, 学生大量流失,到1962年, 整个凉山彝区的教育又退回到50年代初的规模。


1958 年至1977 年间,学校完全采用汉语教学,新彝文的推行被迫停止,双语教学也因此被迫中断了近二十年。“直接过渡”式的汉语教学急于求成,反而造成了教学语言与思维、文字、环境的脱节,加重了学生负担并且使得少数民族学生的语言障碍更加突出,最终导致教学质量和办学效益的急剧下降。由于不顾经济基础和师资校舍条件, 急于普及小学教育, 以学生数定教育经费基数来刺激办学, 一度达到村均小学1所, 学龄儿童入学率高达90% 以上。中学教育步伐太快, 办学体制、教学计划、教学内容全搬汉族地区模式, 以致这种恶性发展一直影响着后来的教育。直到1979年, 据四川省教育局当年的统计,凉山彝族自治州平均入学率达80% 左右, 但读到毕业的学生仅28% , 实际小学毕业程度的为数更少。这就使凉山教育事业一方面感到财力、人力、物力紧张, 另一方面是随之产生的办学效益极差, 浪费极大的现象, 并严重挫伤了彝族群众送子女入学的积极性。


(三)两类模式的双语教育发展


1.出台《彝文规范试行方案》


1974 年四川彝语文工作组专门深入到彝族地区进行了调查研究、广泛听取了群众意见,并且规范和整理了原有老彝文。在此基础之上,于同年11 月拟定了《彝文规范试行方案》。随着此方案的逐步推行和1980 年国务院的正式批准,凉山彝汉双语教学进入了-个全面恢复和快速发展的时期。


2.提出双语教育


70年代末80年代初, 凉山州总结了20多年来凉山教育的经验教训, 从实际出发, 量力而行, 坚持统一性和特殊性的原则, 根据彝区特点, 分类指导, 大幅度调整发展规模和速度。压缩小学布点, 逐步形成“乡设初小、区设完全小学、县设初、高中”的格局。并举办各种寄宿制彝族班、彝族学校。一批在凉山从教几十年的彝、汉族教师和教育管理者, 在反思凉山大规模举办学校教育的历史过程时, 认识到完全用汉语教学曾促使过凉山教育的发展, 但发展成果难以巩固、教学质量普遍低下, 便积极给政府建议, 实行双语教育。


3.双语教育在学校的正式实施


1978年秋, 政府决定把彝语文作为一门主科正式列入凉山州中小学的教学课程, 同时用彝文对全州彝族文盲进行大规模扫盲。结果, 学校教育和扫盲教育效果喜人。


1981 年,凉山彝族自治州内所有民族学校都将彝语文确定为必修课程,而且同年5 月凉山州颁发的《全日制民族小学汉语文教学大纲》中明确提出“在学好彝语文的同时还应学好汉语文”,这使得彝汉双语教学得到了重视和保障。


1984年, 正式确定改变过去完全用汉文教学的教育形式, 根据凉山彝族居住地区不同的语言环境, 全省彝文教学工作会议上确定实施两种不同的双语教育模式:一类模式(各门学科采用彝语教学并且同时开设一门汉语文课程)和二类模式(各门学科采用汉语教学并且同时开设一门彝语文课程)。


1984 年秋,在汉语基础较差的11个彝族聚居县选择了25个乡的64所小学新招收的一年级64个班, 2085名学生中试办了用彝语作为教学语言, 并开设汉语文课的一类模式,其他地区暂实行用汉语为教学语言, 同时开设彝语文课的二类模式。


1990 年,在11 个彝族聚居县的县城中学和民族中学推行了一类模式的初中彝汉双语教学;1993 年,在喜德民族中学高中部和昭觉民族中学高中部推行了一类模式的高中彝汉双语教学。


4.双语教育的功能:一个目标,两种走法


凉山彝族地区是一个典型的双语、双文化社会。凉山彝族群众既要保持彝族传统文化、掌握彝语言和文字,又要掌握汉语言和文字、融入主流。彝汉双语教育的两类模式是按照当地语言生态环境、双语师资条件以及群众意愿来选择和确定的。在凉山彝族自治州,两类双语教学模式并行,对彝区教育水平的提高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就学生数量、教师数量和学校数量方面来讲,二类模式双语教学的推广和实施较为广泛。而在普遍通用彝语的凉山彝族聚居区,一类模式的双语教学更加切合实际、因地制宜地攻克文化和语言障碍,使得彝区的教育质量得到显著提高。 2001年,正是互联网兴起的年代,彝-人-网团队便确立了构建彝族文化数据库的宏远目标,初心不改,坚持走下去。


多元文化教育的重要目标之一便是文化传承,文化的传承离不开语言和文字。因此,我国少数民族双语教育便是多元文化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我国,多元文化教育的目标,需要通过双语教育的途径来完成。一方面,少数民族双语教育可提高少数民族群众的汉语水平和适应主流社会的能力,能够有效地帮助他们融入主流社会、促进整个民族的发展进步。另一方面,双语教育也是文化传承与文化交流的过程,因此双语教育有利于传承少数民族的传统文化、有利于本民族文化与主体民族文化之间的交流。进而,双语教育便既促进了少数民族的民族文化认同又増进了各民族对“一体化”的中华民族的认同和国家的认同。


由此可见,作为多元文化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我国少数民族双语教育在很大程度上完成了多元文化教育的理想目标。一类模式适用于汉语基础较差的彝族聚居区学校,旨在继承发展彝族传统语言和文化同时掌握主流的汉语言文字;二类模式适用于汉语基础较好的彝族聚居区学校,旨在保存彝族的语言文化,使得彝族学生不因学习汉语言文字而失去或者降低彝语文的使用能力。总之,这两种模式可概括为:“一个目标:民汉兼能,两种走法:各有侧重”。


二.双语教育的现状


(一)凉山的学生增量与教师紧缺的现状


1.学生人数大量增长


2018年8月19日,四川省委书记王东明率省级部门在凉山州主持召开座谈会,再次对大小凉山彝区经济社会发展和扶贫开发工作作出部署。四川具体提出了包括教育扶贫在内的7个方面17条具体措施。就教育发展,凉山州将实施十五年免费教育,支持在实行9年免费义务教育的基础上,全面免除3年幼儿教育保教费和3年普通高中学费并免费提供教科书;支持大小凉山13个县开展学前双语教育;


统计显示,目前凉山州各级各类学校在校生有97万余人,其中义务教育阶段共有小学生近54万人,普通初中学生18万余人,普通高中学生6.9万余人。按照初中阶段应是小学阶段人数的一半测算,凉山州未来仅普通初中在校生就将达到30万人。


(1)通过教育能实现就业、改变生存状况已经成为共识:比较明显的一个分水岭是在2005年,随着国家对“两免一补”政策支持力度进一步扩大,寄宿制生活补助、营养改善计划等在凉山州深入推广,小孩子读书基本上不花钱,而且享受寄宿制补助等还会减轻家庭负担,家长的观念逐渐转变,乐于让孩子去学校接受义务教育。


(2)越来越多的彝族家庭也从高山迁移到城镇和平坝河谷地区,这也导致乡镇学校入学的儿童数量增加很快。


(3)在凉山州,少数民族夫妇如果在城镇,可生两个小孩,而在农村,则可生3个小孩,人口自然增长率高于内地。凉山州的人口自然增长率维持在千分之八左右。


2.缺师资,更缺优秀教师的因素


据凉山州教育局提供的资料显示,因为近年来学生人数的大幅度增长、寄宿制学生增多以及双语教学的蓬勃发展,凉山州教师紧缺状况尤为突出。如果按照高中1:14.3、初中1:17.2、小学1:22.4的师生比计算,综合考虑寄宿制学校管理人员、双语教师配备等因素,初步估算,凉山全州尚缺教师编制5500余个。更重要的是教师流动集中表现为‘层层抽剥’,州府西昌市的老师往外地流动,县上的老师往州上流动,乡镇老师往县上流动,乡镇及教学点就只剩下了代课老师。由于当地教师工作量大,再加上工资不高,交通不便,凉山州每年面临着流失近200名教师的窘境,现在招个优秀教师比以往更加困难。


某县民族中学,调研时共有学生5700多人,其中近80%为来自偏远山区的少数民族学生,学校教职工仅235人,如果按照国家规定的师生比,学校至少还缺教师近200人,再加上教室不足,“大班额”问题十分突出,有时候有些班级人数能达到八九十人。据校长介绍,特岗教师目前几乎成为学校师资补充的“唯一渠道”,因为面向高校基本上很难招到教师,但特岗教师的起点相对较低,技能及知识结构都有待完善。 2001年,正是互联网兴起的年代,彝-人-网团队便确立了构建彝族文化数据库的宏远目标,初心不改,坚持走下去。


某县中学是该县唯一的全日制完全中学,办学条件算是全县比较好的了,有学生3000多人,教师仅161人。校长说:“今年又走了几个老师,开学后,一个月内很多课都没固定老师上,只能由其他老师先代着”,“今年我们想招20个老师,招了三次都没招够,到现在还缺5个,很多招进来的老师一看环境宁愿不要违约押金也不来。”


(二)师生比例的严重失调


1.学前教育现状


2016年,四川省委、省政府支持大小凉山彝区实施“一村一幼”计划。2017年起,“一村一幼”计划扩展到全省民族自治地方51个县(市)。2018年,凉山州共开办村级幼教点3065个,招收幼儿11.5万人,从国家教育部规定看,学前教育中专职教师、保育员和幼儿数比例应当是2:1:25,而目前每个村级幼教点只安排了两名保教员,没有专职幼儿教师。乡镇以上幼儿园数量为220所,在园的幼儿数量约为6.22万人,专职教师的数量为1309人,比例为48:1,这一比例显然不符合国家规定的基本要求。学前教育的普及使得幼儿数量趋于增加,然而教师人数比例不足并严重缺少双教师成为了限制双语教学实施的主要因素。


2.中小学情况


根据中央关于推进城乡发展一体化和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精神,中小学教职工编制标准统一到城市标准,即高中教职工与学生比为1:12.5、初中为1:13.5、小学为1:19。据统计,全州开展双语教学的中小学有618所,接受双语教学的在校学生有24.54万人,其中,一类模式中小学有14所,在校学生9040人;二类模式中小学604所,在校学生23.63万人,先后已有5767名学生参加高考,共有4234名学生被专科以上的高校录取。现有双语教育专任教师1381人;师生比例为1:178。


(三)教学质量的状况堪忧


某县某乡九年一贯制学校小学部61名教师,47彝族教师,其中只有3名担任了彝语文课,其他教师只懂彝语不会彝文。初中部教师38名,26名彝族教师,其中有3名兼任彝语文,其他教师也是只懂彝语不会彝文。


我们所调研(成绩表省略)的学生全部为彝族学生,是被列入二类模式教学的学生。我们从中看到彝语文课是从小学三年级才开始开设,与双语教育的理论和实际都是相反的,课程内容和教学方式都是为应付考试,并由于双语教师紧缺,周课时基本上都是两节。彝语文教学成为了双语教育(二类模式)这个名称的一个摆设。


老师们普遍反映,原来不懂汉语的彝族学生在只用汉文教学的情况下, 学得最好的要到小学毕业时才能粗通汉语, 到初中毕业时才能把小学的内容完全消化, 而这时,他们对前几年各科教学内容的掌握早已“债台高筑”,难以弥补, 基础知识欠缺。思维活动、思维能力的发展都离不开语言能力的发展。在只用汉语的条件下,学生汉语水平因缺乏基础难以提高,原有的彝语能力因不用于教学也得不到正常的发展。两种语言受阻的结果是,思维活动的运行,缺乏熟练的语言工具,思维能力的发展不能适应教学内容逐步加深的需要。这主要表现在学习中长于死记,短于分析推理,文科成绩较好而理科成绩普遍较差。


目前双语教育的整个体系以应付升学考试,追求升学率为目的的“应试教育”的影响,教材是全省统一的人教版教材,表现在教学内容及课程设置上离彝族生活实际太远、教材单一、 强调统一性和为升学服务的课程,忽视为凉山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服务的职业技术教育课程,关键是彝族学生没有解决教学语言这一难题,造成彝族学生先天遗传素质无法得到充分发展,更不能让彝族学生获得当今社会所需要的各种品质,教育质量仍然长期得不到提高。


(四)真正意义上的双语教育是凉山必须的选择


凉山教育通过总结用汉文教学的历史经验教训实行双语教学,是一种科学而明智的选择。但这仅仅是第一步,如何制定出完善的双语教育体制,如何科学而大胆地实施双语教育才是凉山双语教育的关键。凉山双语教育体制是既适应凉山的不同语言环境实际,又符合语言规律和教育教学规律的一套完备而科学的教育体系。


凉山教育培养的人才,主要还是为本地服务。凉山教育的发展应根据这一定位来发展自己。双语教育是一项与实际相符合的教育工程。凉山彝族中小学生只能依靠彝语才能正常地获得知识和思想,并把所获得的知识和思想,用彝语或彝汉双语的形式服务于凉山社会。因而,在评估凉山教育时不能以汉语文水平掌握的程度来判断凉山教育的成败得失。汉语文课教学在汉族中小学校中也还存着教材、教法、教师、考试等许多问题,有“应试教育”的影响,也有汉语文课本身的问题。如何使学生整体素质得到提高,这是凉山教育的任务,要完成这一任务,改变长期以来教育低下的面貌,就得大面积实施双语教育。只有通过母语教育,才能有效地提高彝族中小学生的整体文化素质,使其成为凉山新型的、有文化的建设者和劳动者。从而推动凉山经济、社会的发展和进步。


三.凉山双语教育的未来之路


(一)在彝族聚居区确立彝语的第一语言位置,使用彝语进行认知教育


1.人类用于深度思考的语言只有一种。


世界上有千百种语言,但每一种语言描写的世界大致相同。尽管语言和思维不等同,但语言在认知中起了重要作用,在学校教育中语言文字便是最主要的载体。尽管存在非语言认知,但语言认知更为重要。在彝族聚居区彝语自然成为贯穿儿童整个生活的语言,彝语必然成为彝区儿童用于深度思考的唯一语言。


2.凉山乡村教育背景下的几代人都表现出了浅思维现象。


耶鲁大学儿童发展研究所根据对上千名孩子成长过程的跟踪研究,发现孩子的成长都有一个“黄金八年”,也就是孩子的一岁到八岁这个时期,这个阶段每个孩子都会有一些共性,耶鲁大学教育专家总结出每个年龄的成长规律,包括孩子的语言、行为、情绪等方面,可以给我们的幼儿教育、幼小衔接、小学教育提供有效的借鉴。凉山乡村教育背景下的几代人都表现出了浅思维现象,证明了我们的民族地区教育在儿童“黄金八年”出现了严重的教育缺失现象。中国教育已提出家庭教育的重要性,也提出了家长教育和家长读本工程。我们凉山地区的教育更需要把家庭教育和学校教育进行有效结合,共同推进,把贯穿学校、家庭、社会生活的第一语言——彝语在学校教育中发挥其重要作用,而不能作为一门可有可无的摆设课程。


案例:彝族年青人接待客人时拼酒就是一个浅思维的表现例证。传统的彝族文化中,接待客人时奉行的精神是倾其所能,这在现代社会也一以贯之。但在礼仪上却从情感表达转变为拼酒了。现代彝族年青人彝文化教育缺失,接待客人的礼仪:问候,致辞,交流,比知赛能的语词在记忆中已是一片空白;传统的酒文化:喝一杯价值黄金九两、喝二杯只值一匹骏马、喝三杯不如一只小黄狗的戒律由于无语词表情达意而用拼酒来替代热情好客之风渐成就是极大的例证。由于缺失深厚的民族文化并受不良社会风气影响而在社会交往中戾气越来越重的现象更是浅思维显著特征。


3.人类的核心三观具有一致性,民族的文化体系不同,规范三观的具体内容不同,教与育要体现出一致性。


基础教育的核心目标是通识教育的成效,即自由的精神、公民的责任、远大的志向。但在基础教育中家庭、学校、社会在三观教育的内容上要表现出一致性,要用家庭、社会、学校中的共同语言即生活中的第一语言来完成儿童的认知教育,使儿童的思想深度和思维层次得以提升,在一至八岁这个儿童教育的黄金期为小学低段以上的学习打下最重要、最有效的基石,彝汉语的格言都有“从小看大”这句格言,证明人的发展基石是在儿童期完成的。


4.凉山要使用彝语进行认知教育才能把家庭教育、学校教育和社会教育进行有机统一和有效结合,才能形成有效的思想深度、思维层次和认知能力的提升。


凉山的乡村社会的第一语言是彝语无疑,彝语在凉山乡村彝族家庭中具有唯一性特性,词语的内涵和外延与文化直接对应,仍然具有唯一性,现代社会三观的目标性是统一的,但在教育过程中由于语言的不同,文化体系的差异,在内容上表现出不同的差异性,比如在尊老的教育上,彝族会用生老病死的自然规律和尊老者被尊的传递性故事来进行有效教育,而其他民族也具有自己的教育内容和方式。所以在凉山要使用彝语进行认知教育才能把家庭教育、学校教育和社会教育进行有机统一和有效结合,才能形成有效的思想深度、思维层次和认知能力的提升。 2001年,正是互联网兴起的年代,彝-人-网团队便确立了构建彝族文化数据库的宏远目标,初心不改,坚持走下去。


5.规范彝文的使用


文字是记录语言的符号,越简洁越好,规范彝文是表音的音节文字,819个字解决了1165个音节的记录功能,替换了古彝文几万字的语言符号记录功能,使懂语言的学习者能快速解决阅读和书写能力,文字的简洁能提高教育的效率,提升教育的效果。规范彝文的创立和推广对彝族教育来说具有很高的社会意义和价值。


(二)明确国家通用语(普通话)的重要语言地位,教学工作要从学前教育抓起,要进行有效的会话教学为起步的教育工作。


1.普通话是国家通用语,是我们以后进一步学习、工作、生活和发展的必备语言。是二类模式进入小学以后和一类模式进入分流后的学生学习重点使用的语言,是社会主义文化体系建立的主要语言和学习工具,所以从小就尽可能的加强普通话和汉文字的学习,根据不同的社群进行不同方式和不同程度的因地制宜的教育教学相当重要。


2.普通话的教学工作应当以儿童认知能力和思维能力为前提进行,方能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所以重视普通话教学应当以重视儿童彝语教育教学工作为前提,使儿童在第一语言的认知教育所取得的认知能力和思维能力的基石上习得普通话的效果才能得到充分体现。


3.国家通用语教学要根据汉文字的象形字特征和少数民族在学习汉文中取得的经验,在国家通用语教学中的汉文字教学上应该从“词本位”的教学方法不断改进到“字本位”的教学方法上来,让彝区的孩子们学习的更轻松更有效。


4.避免用国家通用语教学替代了双语教育,国家通用语对于乡村儿童来说是第二语言,在当今的乡村社会,青状年基本外出务工,大部孩子成为留守儿童的情况下,幼儿教育点的教学只用汉语进行语言教学,而不考虑第一语言的认知教育,儿童一至八岁的认知教育黄金期将会被错失,这将造成一生的教育失败。(2018年5月,学前学普行动前,我们用普通话提问还是用彝语提问他们年龄时,他们基本都用彝语回答;到2019年5月,我们再次出现时,不管彝语提问还是普通话提问年龄时,他们都用普通话答了。因为考核指标是孩子会说多少普通话。浸润式教育把乡村孩子“格式化”了。如果不引起足够的重视,不做好真正意义上的双语教育,这可能又将是凉山双语教育的又一大悲剧。1958至1977年的凉山教育失败就是一个例证。)


(三)四川省教育厅《川教函(2017)242号》:“从2017年高一新生即2020年高考起,二类模式彝语文纳入高考科目统一考试,考试时间120分钟,试卷满分150分。高考统考语文科目满分仍为150分,按汉语文与彝语文各50%计入。”在我国高考制度决定学习内容和方式的情况下,高考双语文制度无疑为彝语文的教学提供了足够的功利性从而为双语教育的实效性提供了保障。如果高考改革进一步推进中,语文科目的分值上升为180分,那么彝语文在高考分值中占据了90分。由功利性带动实效性的作用得以体现,让乡村这些以彝语为第一语言的儿童由于高考的变化而得以重视的彝语文教学工作使他们在一岁至八岁的教育黄金期得到有效的认知教育,从而为他们打下最重要的教育基础是完全可以期待的。


(四)以智慧教育手段破解乡村双语教育难题。


1.以教育信息化带动教育现代化,破解制约凉山双语教育发展的难题,教育扶贫才是根本的重大战略抉择。智慧教育在信息时代智能化发展之下,能更好的实现教育普及和教育整合,结合凉山乡村教育的实际情况,凉山的双语教育更需要及时的实施教育智能化。


2.教育智能化在教学内容上可灵活性、多样性地适应不同地区、不同学校和不同学生发展的要求。三十多年来,凉山彝文教材编译室按照省、州教育行政部门制定的中小学彝文教学发展规划和彝语文教学计划,已编译了1200多种彝文教材、教参、教辅读物和中师教材,约1.2亿字。但由于时间、精力、程序、经费等原因做不到及时有效地完成符合彝族地区实际,反映彝族生活实际,适应彝族学生发展需要的教材。教育智能可解决这些难题。


3.智慧教育转型时代的到来,真正打破传统教育的固定模式(智能化讲桌、远程实时课堂、校园家长通联信息化平台),“让同班不同学,同课不同步”的方略得以实施,让乡村彝族孩子可以按照自身基础安排学习进度,最终有效地达到自己的学习目的。最终实施教育均衡和教育个性化提供可能。


4.智慧教育可以使优质的资源完全共享,解决凉山师资紧缺,特别是优质的双语师资极缺的问题:


(1)建设彝语文的资源库能及时地把符合彝区实际、反映彝族生活、适应彝族学生发展需要课程资源送到学生面前,使他们能及时有效的得到提升和发展;


(2)汉语文的资源库可以不借用、套用汉区的模式和内容,汉语教学工作以效率为立足点,在教学中“字本位”与“词本位”之争一直是汉语教学中的焦点,学生可以自由选择,正确的汉语文教学对于彝族学生是至关重要的;


(3)其它科目的知识也能建设双语知识学习的资源库,以保证学生知识增长的双语途径。


5.智慧教育的相关方案为学生带来学习的便利,也能为教师的教学提供方便,不能过度的依赖数据而疏忽了学生、老师和家长三方之间的实质性沟通,我们可以把乡村学校高于50%的只懂彝语不会彝文的彝族教师通过智能学习平台转化为双语教师将是最划算、最省力、最有效的双语教师培养方式和途径。


6.“三通两平台”项目部署和实施与均衡教育验收工作要结合“彝汉双语”信息化、智能化的硬件、软件的需求条件,不能让它们最后成为一堆摆设。


(五)第一语言的认知教育与第二语言的会话教学相结合的双语教育才是凉山双语教育的未来之路


根据双语教育的历史经验来看,如果只把重点都放在汉语普通话和汉语知识的教育教学上,势必造成文化缺失的现象,而文化缺失势必带来道德失范,道德失范带来社会乱象。


什么是文化?说简单点就是衣食住行,言行举止。文化缺失带来道德失范,在言行举止就自然表现为戾气过重,戾气重自然带来个人冲突,个人冲突得不到有效处置和正确梳理就会变为族群矛盾。


我们在乡村学校中忽视彝语文的教学,就忽略了彝文化的教育,忽略彝文化的教育就达不到认知教育的目的。而彝区乡村社会和家庭使用的第一语言都是彝语,所以学校里虽然完全可以用普通话进行教育教学工作,但只能完成教学任务,无法达到教育目的,因为认知的提升和文化的教育是需要学校、家庭、社会共同才能完成的。所以在彝区乡村的学前教育和小学低段是应该把彝语作为认知教育的语言,完成汉语普通话的会话教学,到小学中高段后根据实际情况进行模式改变和分流处置将是正确的教育。


四.当前急需的几件重要事情


1.乡村双语教师培育工程:提升现有双语教师的教育教学水平;转化只懂彝语不懂彝文的教师为真正意义上的双语教师。


2.编辑3岁至8岁少儿的双语教育读本、绘本、音频、视频,给乡村少儿提供高质量的学习内容,提升认知能力和双语运用能力。


3.录制从幼教到大学的MOOC、SPOC、微课、金课等各类线上智能课程上线。


4.编辑彝族文化家长教育读本,提升家长的文化水平和家庭教育能力。


注:本文参阅资料主要来自网上片段性,难以查证第一出处;实地调研内容也不便注明具体名称;也因非正式论文,仅为双语教育的呼吁之文,故暂略参考书目等,敬请宽谅。谢谢!

通过彝-族-人-网,你可以阅尽千里彝乡,略万种风情,宣传彝族文化,从我们自身点滴做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