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Yi People

当前位置: 首页 > 人物 > 彝人之星

醉人的倮倮

作者:王必昆 发布时间:2006-06-19 原出处:
彝族人网,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yizuren.com
       

  成年后我就不大喜欢音乐了,尤其流行歌曲;无论你怎样喊破嗓门,也难叩开我的心扉。平时也就听一下柴可夫斯基、约翰史特劳斯、莫扎特、舒伯特等音乐大家创作的世界名曲,特别是一些忧怨的萨克斯调,借以用古典的音符梳理现代的情绪。

  那天,我坐在电视机前,突然看到中央电视台“中国音乐电视大赛”栏目中有一个光头汉子在唱《菩提树上的叮当》。这是一首以西双版纳为背景拍成的渲染着民族情调、高原情调、宗教情调、原始情调、现代情调的MTV,很高雅很民族但又确属流行音乐,极富感染力极易让人接受。我当时的感觉是被这首歌曲征服了,于是歌手倮倮这个名字留在了我的心里,于是我开始寻找倮倮。因为我还想再听,我完全没有满足。

  在众多的信息媒介中,我是从《中国交通报》、《云南广播电视报》和《女性大世界》杂志上才找到介绍倮倮和他的歌的文章。原来这个名叫倮倮的歌手真名叫张建华,原是云南话剧团的导演,当过好几年演员。他就住在昆明的某条小街内,这样使滇南的我更对他增加了一些亲近感。千里马总须有伯乐发现,歌手尤是。经中国音乐学院前任院长李西安推荐,倮倮闯进了北京正大国际音乐制作中心,成为江凌笔下的签约歌手。他的第一盘专辑《倮倮摇》已由正大国际音乐制作中心精心制作推出,先是火爆北京,后来连欧美和港台也响起了他的歌声。

  我在滇南的小城里,足足寻找了好几个月,才在一条老街上见到那盘无人问津的磁带《倮倮摇》。音像店老板极力向我介绍时下流行的港台歌曲,见我望也不望,独选《LOLO倮倮摇》,那张懂行的脸上挂满了不惑。我急切地回到家,把自己关在一间屋子里,聆听这盘动人的旋律。《倮倮摇》里仅有九首歌,我认为上乘者是《水缸里的月亮》、《菩提树上的叮当》、《楼梯上的姑娘》、《那那边》四首。但不管怎样,我从此每天都着迷地听这盘磁带,总也不厌烦。燥热的夏天,听着清凉;忧伤的时候,听着温暖;高兴的时候,听着舒心……那种原始的美丽、简单的情境、民族的文化,以及红土高原上特殊的宗教情结,热烈地与特别的词曲交融在一起,饱含着丰富的文化张力。让你感到所有的音符和歌词仿佛一阵阵高原和风从渴望的肌肤上徐徐流淌,不断地轻抚那些无言的毛孔。

  倮倮就这样从民谣的家园里搬来一口时空久远的大水缸,把我们极其平常的日子放进去,沿着先人的记忆和远古的痕迹,带我们进入一片陌生而又熟悉的领地。陪伴我们一起看月亮、数星星,走在情感历程的那些喁喁私语之间,去感受生命,徜佯人生,默听彼此的呼吸。整盘专辑都是倮倮自已作词作曲自己演唱,每首歌都在讲述着神迷的云南深处的某一个故事。“水汪汪/白晃晃/水缸里边躲着一个俏月亮”,这是充满动感诱惑的《水缸里的月亮》:“从前我坐在家门前/望着月亮慢慢流倘/听着长胡子老爷爷说/月亮月亮的那那边”,虽也说到月亮,但故事已讲到很远古的《那边边》:“好姑娘你不知道/如今世界每天每天在变化/阿诗玛你为何不说话/背着那份地老天荒的牵挂”,这是现代的“我”在与远古的《阿诗玛》对话:“请带我去到从前你住过的村庄/让我敲一敲菩提树上的那个叮当/和你在菩提树下看往事流淌/陪你在火塘边把少年的泪水喝干”,你倾听到的是清脆呢喃的南国《菩提树上的叮当》;在《楼梯上的姑娘》里,用一句普通话唱“去哪里/去哪里/你去哪里去嘛”,再用一句典型的云南话唱“克(去)哪里/克(去)哪里/你克(去)哪里克(去)”,接着又诵经般呢喃着反复念叨“阿尼阿麻麻里/阿尼阿麻麻里/阿尼麻麻”,使整首歌曲充满了浓烈的云南味。总之,倮倮的每一首歌都把云南民歌和现代流行音乐的节奏创造性地熔炼在一起,使其产生出一种独特美丽的意韵和韧性来。

  前不久山东电视台播放《音乐风。倮倮专辑》,全为正大国际音乐制作中心创意制作,那画面那音乐让人看了听了如痴如醉,真是一种文化享受。只可惜当主持人随意问到许多歌迷时,歌迷们对这位走向全国的云南歌手倮倮却十分陌生。我喜爱文学,常常思索如果云南的作家对红土高原的生活能够把握到倮倮在歌里运作的那种程度,在作品中能够写出《傈僳摇》那种意境,那他就是一位成功的云南作家。望着MTV中倮倮的光头和那张匪气十足的脸庞,再看他那柔和文静的气质,我感到倮倮能够不当演员当好歌手,也能够不当歌手当好诗人。

  生活中,苞谷啦高粱啦苦荞啦这些杂粮都很粗燥,但酿成酒后却很醉人。倮倮就是把那些还很粗燥的云南生活,酝酿成民谣般醉人的歌曲,然后再让人品味它的原汁风味。
彝族人网,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yizuren.com
编辑:措扎慕 发布: beley工作室 标签: 人的 倮倮
收藏(0 推荐(
本站仅限会员评论。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内容。 您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