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彝诗馆(诗歌) > 诗歌作品集萃

我原本是乡下人(外一首)

作者:沙辉(彝族) 发布时间:2021-11-21 原出处:彝族人网

我原本是乡下人

有时候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的嗓门很大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大刀阔斧,嗡嗡作响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有点像一个粗鲁的乡下人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那是遗传的基因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那是小时候在大山里长大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留下的后遗症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有时候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的声音很小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嗲声嗲气,像蚊子哼哼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有点像高度文明程度的城里人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这其实是有点低三下四的语气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或许也是有点故作高雅的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做作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样的时间久了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是粗鲁的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大嗓门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还是温和柔性的城市腔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样的时间久了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自己都不知道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是粗俗粗野的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还是文明文雅的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有时候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是西装革履的,脚不沾地开着轿车或者SUV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那是我对高雅生活的追求与享受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是对有品质的“高档“生活的体验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有时候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是邋里邋遢的,三天不洗头五天不洗澡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那是“我本布衣”的自然表现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是我身上留有野孩子陋习的真实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写照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有时候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对别人说一声“谢谢”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非常雅致非常自然,就像大城市里的城里人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说出来时那样自然客气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或者明显只是一种随口说说的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敷衍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样的时日多了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都不知道我跟别人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说一声“谢谢”的时候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到底是在真心道谢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或者也只是说口头禅一般随口说说着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应付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第一次坐地铁、坐飞机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那不仅是抢时间、赶路程的必要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更可能也是一种为了打破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还没有过”的需要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就像我去云南、 去广东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不仅仅是因为需要去那里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或许是更因为“我还没有去过那里”的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需要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样的日子多了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都不知道生活在小县城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到底属于乡下人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还是可以算作城里人?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生活在小县城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下乡是经常的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上大城市是偶尔的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所以在乡下除非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看到很不一般的风景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才会发一发朋友圈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所以每次进大城市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就要晒一晒朋友圈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样的时候多了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都不知道我是虚荣的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还是热爱生活的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生活在小县城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乡下是经常的事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所以每当遇到不想见的人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来电话短信微信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就说我在乡下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所以每当工作任务太重压力太大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或者有请托办事的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就给领导和请托的人说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喂,喂,我在乡下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信号不是很好,我听不清楚……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样的情况多了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都不知道我是老实的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还是奸诈的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生活在小县城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不是周九晚五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而是八点半上班五点半下班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经常不分周六周日干工作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也从来没有见到过一分钱的加班补助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所以我们属于乡巴佬那一行的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而不是会高度维权的那一类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穿行在大山与平原之间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行走在乡下与城市的领地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是我们最为真实的生活写照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直到今天,虽然我的身子里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不再长年累月沾有泥土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相信憨厚还是我的本色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所以直到今天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虽然有点油腔滑调有点故作高深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相信善良朴实还是我的灵魂底色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2021-09-19凌晨)


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幻觉与童年时光

最近这段时间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总有一股清凉清凉的小溪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我眼前哗啦啦的流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旁边是翠绿翠绿的茂密树林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其实,我都已经忘记了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有多少年没有见过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样的山涧小溪了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虽然我是山里长大的孩子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不知道,那些流水里露着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半边脸的石头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结冰的冬天冻着没有?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而在夏天,它们可否在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等待一群调皮的孩子来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摸鱼摸蝌蚪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热闹了一整条小溪?D5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2021-01-27晚)

作者简介:沙辉,彝族,70后,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凉山州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盐源县作家协会主席。鲁迅文学院第18期少数民族文学创作班学员。在《中国诗歌》《民族文学》《星星》《散文诗》《当代文坛》等发表诗歌和评论作品。著有“心”三部曲诗集《漫游心灵的蓝天》《心的方向》《高于山巅隐于心间》,散文诗集《神灵的跨越》,评论集《给未来以历史的回音》及人物访谈录等作品待出版。 

所属专题:

彝族作家沙辉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