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彝诗馆(诗歌) > 诗歌作品集萃

沙辉组诗:旅行成都随记

作者:沙辉(彝族) 发布时间:2021-11-19 原出处:彝族人网
通过彝-族-人-网,你可以阅尽千里彝乡,略万种风情,宣传彝族文化,从我们自身点滴做起。

image.png

成都,成都——写在前往成都的路上

作为省会城市,成都

我注定一生要来你这里若干次:

即使之前来过有可数遍

之后要来的次数却也不一定可数

从初次到来时的成都南站、大石西路、青羊宫

和当时望而却步的杜甫草堂

到后来遍游的天府广场、人民南路、宽窄巷子

杜甫草堂、锦鲤,到刻骨铭心的锦江、奥迪4S店、春熙路

网络打卡地IFS熊猫塑像、龙泉驿区艺体培训学校

无不是天府成都向我递来的一张张名片和记忆储存卡


“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

从夏桀时期的古蜀国

到公元2021年的9月

是天荒地老的一瞬

还是地老天荒的漫长?

从“教民养蚕”的蚕丛、

“教民捕鱼”的鱼凫、

“教民务农”的杜宇、

治水有功受禅让的开明鳖灵

到几千年后一个叫沙辉的子孙后代

从岷山石穴的“神化不死”蜀王

到闻名遐迩的华西医院普度众生

是可以想见的斗转星移、时空过渡

还是无从考证细节的繁衍生息、生死距离?

从养蚕、捕鱼能手等农业起家开创

农耕文明的古蜀帝王

到绘就改革开放宏伟蓝图的一代领袖 古老的彝族,还能有多少东西能在时代大潮中存留下来,也许不会有明确的答案,但我们可以尽力去为她留存一些有价值的文化,这就是彝 族 人 网的价值所在。

是历史的必然

还是偶然扭转间的横空出世?


从孜孜濮乌云南昭通

到撤都尔库成都

从大小凉山到金沙江畔

从乌蒙山脉到红河两岸

从拉布俄卓西昌

到策摩尔库盐源

这是开国何茫然的蜀道难

和千年的跋涉

还是大国崛起中的弯道超车和以小时计的

现代化交通工具的“神速”?

时空在不是穿越中穿越

历史在不是叠加中叠加

斗转星移,夜空灿烂

而谁又成为了那一颗颗最亮的星?

从刀耕火种彝人祖先阿普都慕杜宇

到红军长征彝海结盟果基约丹 古老的彝族,还能有多少东西能在时代大潮中存留下来,也许不会有明确的答案,但我们可以尽力去为她留存一些有价值的文化,这就是彝 族 人 网的价值所在。

从“试问三星堆,谁是我的王?”

到父子联名不断中一个叫

仔惹尔狄的不惑至知天命之人

我更愿意成为现在的我、炎黄子孙的我

和作为阿普都慕后嗣的现代彝裔

自由地穿越在意念中的时空和祖先后代间

自由地穿行在山河林木间、祖居地与自住地间

感受和领略如梭日月,和灿烂星汉

以及自我感觉的一生身轻如燕

(2021.9.11手机于8:30西昌往成都的班车上


说远也远,说近也近

盐源到成都,说远也远,说近也近

如果,如果拼命的赶,一天可以到达

而正常的出行,至少也得两天

如果这样,来回就是四天

一个星期的上班时间

差不多也就这样过去了


从我的家乡到成都,说远也远,说近也近

这个我感觉有点像一个人的一生

说长也长,说短也短


架在地面上的地铁和地铁站

在从龙泉驿(起点站)到犀浦(终点站)的

龙泉驿地铁站,轨道和站台

是修建在地面上的

第一次看到时我说,这个是高速路吧?

“曹操出行”(这个名字好,说曹操,曹操就到嘛,好记又有寓意

还似乎玩了一把时空穿越游戏)的司机说

这是地铁,可能因为地质原因吧,这里的

地铁和地铁站是修在地面上的

但是我后来百度不是因为地质原因

具体原因也一时半会说不清楚

但从这里乘坐地铁

的确不是向地下走,而是“人往高处走” 彝族人-网诞生于北京,已经20年了。初心不改,在浮躁的网络时代,留一片净土,为彝族留下更多闪光的文化。

当然,地铁不是一直在地面上,而是后来又钻进了地下


厕所里的尿槽

旅行的最大乐趣之一

就是可以看到一些从来没有看到的东西

这不仅是车窗外快速移动的风景

和各个地方各色人等

还有一些小玩意小东西

和各种独特造型的创造设计


比如在石羊场,它的汽车站写的不是“石羊场车站”

而是写的“石羊车站”

比如里面的男厕尿槽

是一条高过膝盖头的U形不锈大铁槽

还在中间用隔板隔成若干个区间

然后在每个区间面壁上开凿小孔让五六股细小的水流冲厕


用手机拍下各个有意思的事物是不是有点像狗狗到处尿尿

多年来

我还是难以改掉

用手机一直拍有意思的风景、瞬间和到过的地方的习惯

我总是妄想留住美好的事物和时刻

手机相册由此总是在不经意中爆满而卡顿

我总是在想

我这个见到就拍见到就拍的举动

是不是也有点像每到一处

就撒尿做领地标记和圈地打记号做路标的狗狗?

当然,我这个与领地意识毫无关系

而用图片视频自我留标表示我来过

同时便于以后好认路(鬼才知道以后用得着用不着)

倒是千真万确的


玩手机错过站

从龙泉驿区那个“人往高处走”的地铁站

乘坐地铁

我是2号线转8号线到石羊客运站

结果玩手机错过站到了终点站犀浦站

前后在地铁费时2个半小时过足了在成都的

街头(严格说是地铁)走一走(严格说是坐一坐地铁)的瘾

也害得我因为怕玩手机错过客车

提前近50分钟就来检票口

结果等到离发车时间十分钟才检票上车

(2021.9.13中午于成都石羊车站候车大厅

通过彝-族-人-网,你可以阅尽千里彝乡,略万种风情,宣传彝族文化,从我们自身点滴做起。

作者简介:沙辉,彝族,70后,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凉山州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盐源县作家协会主席。鲁迅文学院第18期少数民族文学创作班学员。在《中国诗歌》《民族文学》《星星》《散文诗》《当代文坛》等发表诗歌和评论作品。著有“心”三部曲诗集《漫游心灵的蓝天》《心的方向》《高于山巅隐于心间》,散文诗集《神灵的跨越》,评论集《给未来以历史的回音》及人物访谈录等作品待出版。 

所属专题:

彝族作家沙辉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