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彝诗馆(诗歌) > 诗歌作品集萃

加撒古浪的诗

作者:加撒古浪 发布时间:2016-11-27 原出处:彝诗馆 彝族人网


6n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6n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红色的河流

鹰飞过的天空太高了
累死了很多想飞的翅膀
当吹过的风不再缄默
就让千里山峦
锋利如剑,剑气如银
鱼跃过的海太阔了
累死了很多追逐的波浪
当时光被称作另一条河
就让万里疆域,水草丰茂
就让河里的卵石开放成鱼
就让星空也能听懂大地的话
如果还可以,让自己的身体
也一片白雪茫茫,或者
背着阳光过河,水流回血管
草再长回身上,放一羊群
啃食完青草和夕阳以后
让乌鸦来播种,喜鹊来祝福
孤独的时候,抱着自己
不言不语,在空荡荡的人间
抒写一行又一行的文字
淌尽一条红色的河流……

2016/2/10
 

与己书:1980年

那一年,山坡长满了很多草
羊群还没有学会离群走失
姐姐还在纺织太阳和月亮
那一年,我与刻骨的村庄
没有隔着一条时光的河流
也无须翻越一座生命的脊梁
那一年,我庆幸于春天前
抵达父亲守望了一生的村庄
先于母亲的一双泪眼里觉醒
那一年,我在时光的路口
东张西望,眼里装着河流
把天空大地,还有吹过的风
都悄悄地放进了清澈的双眸
那一年,我是好奇这个世界
这个世界怎么如此美好
雪都让风吹到了遥远的山上
那一年,母亲说,大喜大悲
喜的是没有辜负伟大的口号
又添一家丁,明天又能骑虎射日
悲的是,要用可怜的老马与政府
作交换,换下我一生的幸福和忧伤
那一年的我呀,我就是那匹老马
放牧在父母的草原,无忧无虑
却怎么也想不到,啃荒了草原

2015/7/8
 

加撒家谱之尼图乱三

加撒尼图乱三,这是普通的彝族名
跟一连串的外国名不沾亲,不带故
这是彝族父子连名制的一种称呼
他在家谱里,是我父亲的父亲
我时常把他当作一匹可爱的马驹
从小就把他放牧在我水草丰茂的村庄
 对于有关他的轶事,家谱里没有明确
记载。父亲却一直在火塘边传唱
他目不识丁,一看见字,眼就黑了
在地主无法无天的那个年代
他和其它的村民一样,也是穷苦一员
他经历了土地改革,人民公社化
经历了饥饿,经历了人吃人的社会
 他是披毡里逃脱的一匹黑色野马
时常与吹过的风奔跑在旷野上
而站立在山岗上的空空的披毡
永远是他自由、威武、不羁的形象
他就这样,找到了挚爱的妻子
在一个叫马金子的村庄繁衍生息
他和过往的日子,一同越来越瘦
最后瘦成山岗上矮矮的山坡
仿佛那山坡就是曾经黑色的披毡
他又从披毡里逃脱,任意驰骋
于旷野之上,自由又狂放……

2015/7/8
 

奔跑的火光

这么多年,坐在故乡的对面
看故乡越长越高,越长越瘦
就像父亲,长成了风中的叶
我小心地拾起叶片,放在手上
如同把父亲,把村庄,把那些
美好的事物种在我日渐贫瘠的土地
如同,那时闪耀在黑夜里的光芒
路,弯弯又曲曲,再怎么曲折
火光都会奔跑,拐弯,毫不含糊
父亲说,那是人奔跑的灵魂
那么多年过去了,我信以为真
如果它是人的灵魂,那么
我相信,它肯定是个想家的人
就像我一直在时光里怀念

2016/1/11
 

父亲的羊毛剪

往事太多,记忆
再也装不下
一部分,蹦出来
跑到天上,流浪成云
这洁白的往事哟
像父亲的绵羊
唤醒了太多的山岗
那些年,父亲用
羊毛剪,剪了又剪
云朵也长了又长
最后,不知怎么地
父亲的山岗荒芜
只剩下一把羊毛剪
在手掌僻静的山岗上
把自己也剪成了羊
2016/2/5

(以上五首发表于《边疆文学》2016.09期云南实力栏目)
 

 时光比喻句

时光是一座座突兀的山峦
你连着我,我连着你
立在广袤的土地,越长越高
年轻时,它把自己种在地里
长大后,自己收割自己
对你的观望,不理不睬
对你的追逐,无动于衷
你老了,它就长大了
用一座小山头埋藏了你
如同时光埋藏了时光

2015/6/10

(发表于《边疆文学》2016.02期云南青年诗人专号)
 

打工的彝人

南高原的凉山,群山绵延
向着远方生长,一群人
揣着故乡,奔跑,在沿海
他们习惯了用山名称呼彼此
仿佛每人都是一座山头
万格忍、塔尔波忍、卷补尼西……
简单直接,省略了繁琐的辈份
山风吹过的地方都是故乡
积雪撒满的梁子都有亲戚
不同的车间,几个山头凑一起
仿佛几个人就是八百里的凉山
酒瓶失落的夜晚,在心里种下
一棵悲伤的云南松,孤独生长
风吹得肆无忌惮,吹灭了灯盏
坐在海边,聆听海浪的喧嚣
那波涛的声响恰似故乡的声音
一浪高过一浪,锥心、刺骨
一个人的衣兜如故乡般洁净
只剩下一张暖暖的火车票……

2015/3/4




对黑夜而言,星空
是星星和月亮的巢
不管前方的路多黑
总能燃烧一路光明
对白天而言,大地
是村庄和山川的巢
不管风雨浸染,岁月更迭
总能忠诚如一,相守到老
而对漂泊的彝人而言
巢就是星空,星空
就是故乡点燃的灯盏
巢就是大地,大地
就是漂人守望的村庄

2015/6/15
 

淌在眼里的河流
 
小时候,在故乡的山岗
跟着羊群,放牧云朵
长大后,在异乡的城市
跟着希望,放牧人流
只是城里的人哟
没有了羊群的干净
那长大的城市
大过了我小小的凉山
我的心里,只够装下
故乡那座起伏的的山峦
我的眼里,只够淌着
故乡那条无名的河流

2015/6/15


为爱启程

如果可以,掬一捧清澈的溪流
放至你干枯了许久的河床
与卵石种上一枚星星和月亮
多少希望与爱在灼灼闪烁
这样,你就再也不会伤痛
如果可以,把云朵搬进你眼眸
我相信眼的内部,肯定是一汪湛蓝
多少无名的花开放在了浪涛里
依然明亮的是一盏深蓝的灯盏
这样,你就再也不会彷徨
如果可以,我们都再次昂起头
不必再深陷一棵老树的百年沧桑
奔跑成一匹骏马,蹄印踩成湖泊
慢慢地长成父亲日渐苍老的村庄
想象村庄里牛羊成群,日暮斜阳

2015/5/14

(以上四首发表于丽江《壹读》2015.08期)
 

春天的时候,我去过北方

亲爱的,我要在春天的时候离开
那时,春暖花开,正好可以储藏
我的泪水。当你在早晨醒来时
我已撑一小船,去打捞银河的星星
——而我说起这话时,你的细眉
灵动如县城东面淌过的那条河
只是,你还不知道,很多年前
在月色涨满河边的夜晚
我去过遥远的北方,那时正值春天

2015/12/1

(发表于丽江《壹读》2016.01期)


作者简介:
  加撒古浪,彝族,学名:杨振华,男,80后,云南小凉山人,小凉山诗群成员,某县级杂志副主编,自编诗集若干,作品散见于《边疆文学》《诗潮》《诗红河》《壹读》《新文学》《凉山文学》、《丽江》、《黄河诗报》、《丽江日报》等报刊杂志,有诗歌收录进若干文学选本,出版诗集《把月亮种在庄》
  联系地址:云南丽江宁蒗县新营盘中学(674300) 电话:136188807126no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