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彝诗馆(诗歌) > 诗坛纵览

白族诗人寸三妹诗歌选

作者:寸三妹 发布时间:2015-02-09 原出处:彝诗馆 彝族人网
通过彝-族-人-网,你可以阅尽千里彝乡,略万种风情,宣传彝族文化,从我们自身点滴做起。
睡在灯泡里的鱼
 
关灯,盖被。鱼浮出黑暗
莫要辜负年华。感谢你
依然记得,我是从远方
嫁给远方的你
 
吃掉一颗星,吐出一种语言
和晚开的花,用寂寞和香堵住
时间。爱人今夜会回来
感谢你依然记得
我们是来自远方的一对
 
相濡以沫,远远望着
也会诞生战争,疑虑
开头是爱情。结局
是睡在空的灯泡里
我怕年华易老
你怕归程漫长
 
 

我的手掌是一片莲
 
所要祈求的不多
清晨的一滴露  足够
所要听取的亦不多
佛轻吐圣语  足够
我的手掌是一片莲
和风,和雨,和云,和星星……
我都不亲近
我只亲近命里所有
 
在前世的浊水中
佛,渡我到达今生
一滴甘露即是我生命的全部
佛又以圣洁的纹路交织我灵魂的网络
除了一颗淡然的心
我都不眷顾
 
爱与恨,喜与愁,真与假……
在前世佛已为我洗尽
我的手掌是一片莲
今生,只在你奏响长笛以前
 

那一定不是我前世错过的男子
 
只要我等待
他定会从秋的枝头  逃离
款款迈向我
 
倘若他的脸色被寒风吹白
倘若他的言语把冰雪暖化
那一定不是我前世错过的男子
而是我今生握住的一段炊烟
 
只要我愿意
他定会从冬的根际  蔓延
渐渐笼罩我
 
 
 

红楼诗雨
 
遭遇一场红楼诗雨
我便带着诗意的性格
降生在红楼续梦里
一把花锄、一枝腊梅
带给我童年的慰藉
一片痴情、一颗真心
陪我穿越潇湘仙子的泪河
十年前河东水涨
你流向河西
你远离了我
我远离了诗
十年后
河东水又涨
黛玉的故乡来人了
你是否会逆流而回
重塑我的那颗
诗心
 
 

朦 胧
 
这一角落的昏黄即将消逝
再没有谁的相机
能够安放你瞬息踉跄的身影
你背一轮初生的白月亮
爬上满是寒烟的土坡
向我走来
你的肩上是左右摇晃的担子
一头和艾蒿亲近
一头被苜蓿簇拥
 
我猜你一定羞涩地躲闪过镜头
或者试图把沾泥的草帽扶正
我只叹画面朦胧不能写进诗章
你却笑说看不清楚——最好
 
 

歌声吃了那男孩
 
也怪天气热得过分
白花花的太阳让他除了听歌
没有其他想法
 
白色音盒
黑色肌肤
相依偎
相歌颂
 
他到了另一个世界
音盒变成他的恋人
他们奔跑,跳舞
奔跑,再跳舞
他们踩着音符
从哆踩到嗦
从咪踩到啦
凤凰树向他们招手
美人樱给他们让道
十八岁的他们没有过不去的坎
 
只是
只是
踩到一块土时
恋人突然挣脱他的手
这是我的家
她说
 
他试图拉住她
可是
可是
该死的音符一起向他涌来
他连一丝裙角都没抓住
 
他被歌声吃掉的时候
嘴里还在说
她尸骨未寒啊
虽然太阳白花花的
可尸骨毕竟未寒啊
 
 
 

月的另一半
 
为了去河边送你
我们误入茶园
月光渗进空气的纱格 下漏
稀释你的背影
揉捻我的心思
终于我摔了个趔趄
 
手中的月儿
碎成两半
一半是守候
我留着
一半是思念
你带走
 
十年光景

没再圆过
心里
还是埋怨
你怎可以
只顾赶路
还说这路并不凸凹
 
 

六月听风
 
六月的第一天
我打开心扉
风就在里面放了一个秘密
 
每一天,我——
用五月离别的相思浇灌它
用七月团聚的渴盼喂养它
于是小小的秘密
滑进子宫,长出孽芽
渐渐地,秘密长大了
撑大了我的肚子
你惊喜地说忙完就回来
 
于是整个六月
我都怀着秘密安睡
幻想儿时的荷塘
戴着绿色草帽的莲朵
感觉那就是胎儿的样子
想象晨风轻吹馨香散落
呼唤我醒来
确定那就是胎儿的声音
 
这个六月
我开始写日记和画画
恋上步行爱上微笑
原谅我的父母
并请求他们的原谅
和亲戚朋友联系
并获得他们的祝福
我一夜之间长大
并被长大的哲学包围
 
六月,生命的起点,爱的绽放
回来的路上,你一定望眼欲穿
而我早已备下一叶绿舟
邀你莲下听风
 
 
 
 
 

沉默原来如此美丽
 
我的眼球在你的脸颊逗转
我不说话是要告诉你
除了风景
我还爱着你年轻的模样
 
你的忧郁在我的左右往返
我不解释是要告诉你
除了青春
我还爱着你深邃的皱纹
 
沉默原来如此美丽
我紧握你头发的手始终是坚定的
而你猜疑的样子永远是可爱的
亲爱
相信吧
一旦炽烈的眼神沸腾
你明朗一笑

便永生
 
 

喜欢上你的笑
 
昨夜下了一场灯笼雨
你我的名字落在同一盏灯上
要不是你的浅浅一笑温暖了整条街
我也许会随着撒旦的预言
回到暗黑的拐角
 
我想起我的孩提时代
曾经梦见这样的相遇
我握着一纸婚约
等待一个阳光的男人
把寂寞的街道点亮
为我摘下那个潮湿的灯笼
 
雨停的时候
你肯定地问起我的名字
泪,拥挤在我激动的眼眸
请不要收起你的笑
我已经喜欢上了它
 

最是一低头的温柔
 
在空谷
我被清风拥至一株铃兰的面前
我首先想到你白如花的娇颜
低低地藏进我的怀抱
如这花一般
羞成一抹暖香
在溪边
我被浪花推至一枝雏菊的身后
我首先想到你纤如花的轻姿
慢慢地舞着多情的乡曲
如这花一般
摇下一季相思
我的样子叫时光
我的名字叫永恒
我潜伏于阳光雨露
追逐着日月星辰
最是你那一低头的温柔
让我着迷与痴情
 

五号酒馆
——世间尽有者,我无暇去爱;繁华背后,我独爱酒馆里你咆哮,但并不私情的内心!
 
在仿佛属于世界尽头的那里
有着一个小镇
小镇的周围有着无数家酒馆
那么多酒馆里
我独爱点着一盏草灯笼的
五号酒馆
 
在昼夜间,我恨透了炎热的白天
只因我爱酒馆里
瞎子唱出来的夜晚
tonight-tonight
他在黑色的角落反复低吟
 
快要下雨的时候
我在二楼为你埋了一句话
在他哽咽痛哭的窗边
 
tonight-tonight
仿佛全世界就只剩这家酒馆
仿佛我的一切就只剩这一句
从黄昏到深夜
我却迟迟未说出——
 
“世上有那么多酒馆
我却走进了你的”

对一次头痛的局部描写
 
那日我悬浮在遥远的花海
和回忆交换着温存
暑气随一只兔子的梦呓潜入脑仁
狂傲的抓挠毫无防备的神经
兔子美丽的毛发被烫伤
画面诡异
吓黑了我原本麦色的肌肤
 
白色药片在胃里摸黑
隔着脂肪护送睡眠
空白的梦境里
记忆的花朵被气流洗劫
 
唯有那只兔子
始终在大小脑之间逃窜
用它不屈的爱情
证实了自己的存在
 
 
 

海水一直等在门外
 
可你并不在
你躺在一个更潮湿的地方
那里的门板漆成黑色
要听到海的声音
你需要吸进一口气
爬出地面
 
海水一直等在门外
这之前
它用忧伤冲走了许多人的
希望和眼泪
现在
只为你守候
也许
会带你走
 
可你并不在
你躺在一个更安静的地方
那里种着你喜爱的柏杨
要望到海的身影
你需要呼出一口气
站在地面
 
海水一直等在门外
可你并不在 

谁的忧伤提前到达
 
黑暗中两条鱼在交换音符
谁的忧伤提前到达
缭绕深的巷子厚的墙壁
刺中你眼前的黑
 
雕花门一开
盖头掀起
你是他的爱人么
他是你的爱人么
谁的失落提前发生
伴着秋风款款而去
 
两条鱼
两个人
在故事里换气
在琴声里垂泪
终于迎来凌晨的拥抱
 

你的眼泪涨成了湖
 
如今你的眼泪涨成了湖
你忘了自己是一个男人
你扑倒在那个
冬天有寒梅绽放的地方
撕心裂肺的哭了
 
你忘了自己是一个男人
你应该绝对地隐藏心事
但你却在那个
夏天有蝉虫欢叫的地方 彝族人-网是创建最早,影响力和规模最大的彝族文化网站。网站的目标,是构建彝族文化核心数据库。
无所顾忌地哭了
 
你应该绝对地隐藏心事
哪怕你的恋人远走他乡
或者只在那个
秋天有信件抵达的地方
偶然回想起你
 
哪怕你的恋人远走他乡
你也不能一生绕着相思
然后留在那个
春天有爱情经过的地方
眼泪涨成了湖

华丽的梦
 
在月亮出没的地方
一个人提着树的倒影
悬浮于光和水中
夜即将结束
他越来越接近目标
一所四面明灯的木屋
 
而白天
他是城市中最瘦的大树
在莫名的相机里
抱着自己睡觉
只等最后一抹夕照
点醒每一场华丽的梦
 
 
 


 
许多年前站在天桥
俯瞰昆明的女子
或许是我的潦倒的前身
那时她心底的窗
其实已经关上
昆明的雨
连她唯一的一身装束
都不曾放过
 
后来在任何角落
开窗
我总会看到她
我看她和看自己一样真切
我信她和信自己一样坚定
她说

还是会出现的
 
 

重要客人
 
桥下溪流瘦过当年
呜咽到荒田
农忙时节等不来
一场热闹
 
尚存的庄稼人中间
尚能喊出我的名字的人中间
未能彼此参与前生来世的人中间
我成为重要客人
 
父母尚在
入了老人的队列
童年痕迹
藏于井旁香炉
烟飞如初
 
 


 
踩在落叶堆上
望一眼
再望一眼
靠坐在长椅上
说一句
补说一句
 
风起,月朗,灯疏
秋蝉只向诗中歌
此刻
无人走来
无人归去
 
爱情和风景谈笑
也不知什么让她红了脸
好象是说
——美
 
 
 



石头树
 
远远望去。远远望去
你不能靠近。此刻你一文不值
对坐在石头树下,我们一起商量
 
未来。一起拾掇坠落的石子
搭一个家。我会离家出走
假装离家出走。祈求你站在光秃的树下
和我道别。即便知道当我走远
你就会向原来的方向张望
 
远远望去。远远望去
你不能靠近。那里你一文不值
而我,只要你呼唤,柔弱的身躯
即刻化作一棵坚定的石头树
和你相守一世
 
 
 

这里躺过我的寂寞
 
你回家是在午后
阳光照在床上
你疲惫地坐在那里
看周围的变化
 
窗外梧桐伸出黑的手
向你索要被单上的玫瑰
而你连对它摇头的力气都没有
黄昏或黑夜都没能淹没
爱情带给你的绝望
 
而我已远走
几天前
这里还躺着我的寂寞
 
 
 

陷入旗袍的燕子
 
又有一只燕子把身子蜷进了旗袍
那是一种危险的美丽的信号
然而她依旧坚持浓妆艳抹
垫着高跟鞋去一个男人的巢穴
 
她竟然幻想在忽左忽右的肩膀上
痛快哭上一晚
她天真地以为
这错误的沦陷和春天花开是一回事
爱一次就能够彻底告别
 
我不要做这样的鸟
瘦着心事在旗袍里
苦着忧思在旗袍里
惊艳一场寂寞的约会
却错过一阵动人的晓风
熬煎一份绝望的执着 
却错过一弯撩人的残月
 
在爱情的束缚里凌乱地生活
哭泣和软弱的也不会是我
我不会接受毫无诗意的夜晚
更不会做那只陷入旗袍的燕子
 

唯有进入秋天
 
这时候我才能打理出属于我的厨房
把你的疾病所需的食材备好
 
入锅。这时候我往往没有工作没有其他想法
除了全心全意地等你。望着黄叶铺就的石子路
我羞赧地猜测你的叹息你的灰白毛衣上的些许皱褶
 
尽管我从未等到你来,锅里的食材却未有增减
午后我吃着它们,接着吃自己的眼泪
 
我悄无声息地打扫厨房
过了这段时光,它将回到你的手里
唯有进入秋天,我才能占有你留下的气息
我假装在等一个晚归的家人
假装他能发现锅里的食物和我头上细微的白发
 
冬风一来,我便离开
满脑子都在想终有一天你定会爱上我
 

闻到荷香了吗
 
海鸥扑腾翅膀向着水面跃跃欲试
温暖的湖和你一样
而我就是那远道而来的海鸥
冷了便回来
 
相聚又多了一些感慨
安静地听海鸥和湖的私语
只恨岁月在你身上偷走了
掷蓬少年的浪漫
又藏匿了远行之人的心事
 
划船经过一朵莲蓬
你小心拾起饮下蓬中水
想起那年初夏你问我
闻到荷香了吗
 
 

一纸婚约
 
听到了,那里还有《诗经》和你的情话
向风一点,一纸婚约瞬间写成
印上太阳的脸,挂上月亮的心
轻轻地,我在听《诗经》里你的誓言
 
看到了,那里还有《诗经》和你的阴谋
清雅一些,别让你的愧疚落于尘
揉碎太阳的眼,踩碎月亮的腰
轻轻地,我在看《诗经》里你的判书
 
多么令人称颂的时刻
一纸婚约,天造地设
从此路人,一纸婚约 2001年,正是互联网兴起的年代,彝-人-网团队便确立了构建彝族文化数据库的宏远目标,初心不改,坚持走下去。
 
 
 
 

风是绿的
 
风是绿的,星是睡着的
城墙是红的,窗格是泥做的
 
我见你时,你已成树,和风一个颜色
我见你时,你呈静止,和星一个状态
 
你离去后,我嫁入围城,守着围城
你离去后,我住进世俗,填满世俗
 
 

一滴雨的种子
 
爱情的洪涝退去
雨潜进一场无言的争吵
铁门关闭
穿旗袍的女子走出巷子
在只有雨的夜晚
她亦成了一滴雨的种子
美丽的身影被寂寞的雨同化
是否还惦记檐下执红伞的人
是否还怀念堂前听雨曲的事
我不能向她打听
我要写下她一生最孤独的坠落
来世好在诗里与她并行
做一世的姐妹
 
 

读你的眼睛
 
小说的尾篇
月镰割下麦子或高粱
躺倒在红泥小土炉旁
和我一样
在诗情里熏满酒香
在酒香里酿满画意
想象你优雅地敲门
虚无地举杯
了无声息地凝视
毫不留念地出门
 
小说的开篇
我身披寒衣
一边拾掇柴火一边倾倒浪漫
想要用爱情注满你深陷的双眸
豁口的酒盏未眠的火炉
黑寂的屋子月儿的幻影
我读它们如同读你的眼睛
 
当夹在字缝里的十年将我灌醉
引出年轻时的一个梦
这才是
小说的中篇

她的葬礼
 
一张木桌拆了
钉成她小小的房间
一件大人的衣服拆了
做成她小小的枕头
一张她生前描摹的图画拆了
折成她小小的伴侣
 
总是在和人谈及死亡的时候
我会想起她
嘴角淡淡地一点血
 
那时候为什么
那么穷
她连医院的门都没进过
她的父母也是那么穷
把他们能给的全部
都给她了
 

你就是风花雪月
 
你走进一幅沙画,没有预约
你随意打扮自己,素依清浅
无论怎样,我都爱你
在我眼里,你就是风花雪月
 
你走进一幅木雕,没有着色
你倚栏静听神韵,笑容缱绻
无论怎样,我都爱你
在我心里,你就是风花雪月
 
你跌入一池碧水,不惊波澜
池中清荷向你坦露绵绵细语
无论怎样,我都爱你
在我命里,你就是风花雪月
 
你渗入一抹寒烟,不惊年华
烟幕轻启你回首往事美依旧
无论怎样,我都爱你
在我梦里,你就是风花雪月
 

一对老人的爱情
 
从未喊过对方的名字
却能一起踩遍时光的坡道
心疼他们老得不愿再下山
只能夜里看着彼此的华发
相互怜惜相互道安
 
然后第二天一早
他放羊
她喂鸡
他歇在核桃树下
她递来一块饼
……
循环着从不改变的劳动习惯
 
山外的政治经济
年轻人的分分合合
他们从不过问
粗皱的心只懂得
相伴到老便是幸福
 
 

为了寻找母亲我踩过一座山
 
母亲在砍柴的时候受了伤
我要爬到山顶找到她
我没有选择地放弃一条路
又走出一条路
山的整个身体都被我踩遍了
我呼唤母亲的同时又闪躲羊群和飞石
终于看到一个哭泣的女人
躺倒在野树下
 
柴捆整齐地抱在她怀里
正午的强光吞噬斧刃上的鲜血
二十年前那一瞬
我以为母亲是因为疼而哭
后来我想不是那样的
 
今生今世总是我欠母亲
唯一可以大方与人道出的只有那一次
为了寻找母亲我踩过一座山
 
  

少年的一次遇见
 
第一场雪追着爬山的少年
少年说那天他穿着单薄
眼前满是黄土和白雪
我问少年当时是否有所想
比如理想或者爱情
少年说他只想着眼前景象美好
 
长大后到了南方
冬天没有雪
生活也没再让他落魄
可他还是感动于
一个人爬到山腰
回头望见雪花飘零的场景
虽然那天他穿着单薄
眼前只有黄土和白雪

读诗成蚕
 
我们都成了蚕
不用大声说话也能交流
吃着同一种食物
通过诗的渠道来传递
有时我也骄傲地吐丝
以为可以去搭建甜蜜的乐园了
感谢那个执着的诗人
告诉我还有漫长的过程
 
我们都成了蛹
缩在白色房子里只读诗
长着同一个颜色
在浅和深中交换智慧
有时我也苦闷地挣扎
以为可以去化作美丽的蝴蝶了
感谢那个严肃的诗人
告诉我还有最后的煎熬
 
我们都成了蝶
飞在诗意的花园忘记梦
恋着同一片蓝天
只为体验真实的飞翔
有时我也安静地回忆
以为可以去寻找当年的诗人了
感谢那个拾卷的少年
告诉我还有更广的红尘

她诗里的花
 
在家乡溪流的底部
我找过那种花
花瓣五片
淡紫,粉紫
花茎细长
欲断,未折
仿佛一个未知女人的境况
 
这细如雨丝的文字
让我想起
我找过那种花
童年,冒雨
一个人
 
 

诗歌正在开始
 
我抬着忧虑经过无数菊花
秋天在花的身上裁制冬衣
而她在秋的脸上消耗音符
 
她分担我漫长的夜路
结局被她弹得如此凄婉
世上的哀怨任由她医治
 
巷子深处谁埋下了琵琶语
竟叫我踩出窒息的思念
让我返回的时候如何忘记她
 
她在我的肉体裁制冬衣
我灵魂的脸也臣服于她的孤独
负气逃走的往事只一味地信任她
 
菊花用最后的眼泪哭我
我披最薄的冬衣准备过冬
而她却说:诗歌正在开始
 

诗人蜗牛
 
一个字的读音沉下去
和冬梅一起埋在春夏秋
一个字的偏旁陌生了
死在栀子花香的夹缝里
蜗牛缓缓爬行
在拥堵的路上写着一首诗
 
这慢如止水的时间
足够我们围坐火塘
和飞鸟分享泰戈尔
和徐志摩
说一生一世的情话
谈一生一世的恋爱
 
然而蜗牛只能虔诚地
伸直不屈的触角
像个诗人静默等待
等那灵魂的颤音轻落
和花开的声音相呼应
 

脚印里的雪花
 
我梦中它白色的轮廓
日渐清晰
甚至成了心上
一块温暖而洁净的冰
那是我年轻时留在异乡的脚印
陷在泥地里
却离开得匆忙
来不及喊疼
来不及回头确认
那一点
凄凉的
白——
真该拾起它
或者做点什么
有时
我想
 
 

寻  我
 
独自踏雪
来到纸窗外
寻到另一个我
坐在灯下
读诗
不能惊扰她
两个我
必须有一个如梦如幻
而另一个是真的
 
 
 
 

站在风里的孩子
 
他还是习惯站在风里
看日出日落
让风吹向内心
该叫风带走的
他绝不吝啬
除了
与生俱来的美与快乐
小小的脸
小小的心
仿佛毫无防备
仿佛过分专注
其实不全是
这是我对一个孩子
产生无限敬意与遐思的
所有原因
 

废弃之门
 
你不过是一扇废弃之门
却依然有花枝轻敲旧梦
当我借岁月之手轻触你面庞
却发现皱纹早已缩减了你的身量
 
遥想那一世我仍是一朵羞涩的蔷薇
趴在你肩上
看你多情的主人离家出走
然后我们一起嘲笑他及他的虚渺爱情
 
此刻再见你
我满心欢喜又泪水涟涟
尽管时过境迁红尘已老
还是请你
隔世恋人
迎我入室吧
用你主人翁的姿态

红楼诗雨情漫天
—— 简析白族诗人寸三妹的诗
□黑惹子喊
 
  大理是个多情而迷人的土地,那里有着苍山有雪洱海有雨的自然奇观;那里曾经是故国南诏的圣地;那里的蝴蝶泉边的蝴蝶五彩斑斓……那里让人充满遐想,让人充满向往。那里的美山美水,那里的奇风异俗,养育出了一个叫寸三妹的诗人。多想去欣赏她绰约的风姿,去欣赏她独特的魅力,去欣赏她美好的心灵,去欣赏她真诚的情感,去欣赏她丰富的思想,去欣赏她纯洁的灵魂,去欣赏她高贵的精神。因此,我一口气读完了白族女诗人寸三妹的诗集《陷入旗袍的燕子》。这是一部有叙事,有抒情,有长诗,有短诗,语言简洁流畅,用语独特新鲜,感情细腻真挚,想象自由丰富,诗意圆润饱满,诗情浓烈感人的一部诗集。我主要从语言和手法的独特新鲜与诗意和情感的浓厚强烈两方面,选两首作代表性的赏析:
   
  一、独特新鲜中显现独特的个性和气质
 
  在这一类型的诗中,诗集的结尾处,组诗《子宫启示录》,通过紧扣“子宫”这一特性,从口袋、番茄、石榴、莲田、孩子、男人和女人出发,运用独特的诗思和新鲜的诗语,花样多变,渐变渐新,淋漓尽致,令人深思,令人叫绝,令人难忘。但我选择《陷入旗袍的燕子》作赏析。这不仅因为它的标题本身就是诗集的名字,更是因为这首诗从语言、题目、思想到意义,有一种陌生、新鲜、叛逆和独特的个性。一起来欣赏吧:
又有一只燕子把身子蜷进了旗袍/那是一种危险的美丽的信号/然而她依旧坚持浓妆艳抹/垫着高跟鞋去一个男人的巢穴//她竟然幻想在忽左忽右的肩膀上/痛快哭上一晚/她天真地以为/这错误的沦陷和春天花开是一回事/爱一次就能够彻底告别//我不要做这样的鸟/瘦着心事在旗袍里/苦着忧思在旗袍里/惊艳一场寂寞的约会/却错过一阵动人的晓风/熬煎一份绝望的执着/却错过一弯撩人的残月//在爱情的束缚里凌乱地生活/哭泣和软弱的也不会是我/我不会接受毫无诗意的夜晚/更不会做那只陷入旗袍的燕子  
  ——寸三妹《陷入旗袍的燕子》
  古诗多属于性情和经验之物,但是现代诗,特别是后现代诗,大大地增添了体验和感受之物。个性化和情绪化的体验之诗,具有变幻和非确定性。甚至打乱逻辑思维,有违常规,有违习惯。因此,不深入和专注于文本字词和内在的“纹理”进行细致探赜,就可能得不到很好的解读,甚至陷入云里雾里。为此,赏析现代诗,特别是语言和手法上显得比较陌生的现代诗,只有拿起放大镜和显微镜,深入到诗的内部深处去观察,才能很好地体味到诗的意涵、韵味和美感。
  这首主打诗的题目,让人在陌生中产生一种新鲜的感觉。这种陌生而新鲜的诗的题目很多,比如:《睡在灯泡里的鱼》、《歌声吃了那男孩》、《最是一低头的温柔》、《你的眼泪涨成了湖》、《风是绿的》、《读诗成蚕》等。这首主打诗《陷入旗袍的燕子》里,燕子怎么会陷入旗袍中呢?旗袍是中国古已有之的女人穿的衣饰,因为中国女人穿上旗袍迈步时,总是露出两侧洁白的大腿,所以男人们在审美中总喜欢说:“西方女人的乳沟,东方女人的大腿”。燕子是一种轻盈灵巧,温柔可爱,灵性十足的鸟类。在《陷入旗袍的燕子》中的“燕子”最容易让人想起柔情似水的女性。燕子比喻女性是巧是妙!诗中“又有一只燕子把身子蜷进了旗袍”,从这个“又”字看来,前头已有无数的“燕子”陷入过这件旗袍里。比较正确的说,从古到今应该难以计数才更为接近准确。从这个“蜷”字,旗袍对女人来说不是那么宽松舒服,因为是蜷进去的。诗人继着写道:“那是一种危险的美丽的信号”。这种蜷进旗袍的“信号”危险又美丽,危险的东西能说美丽吗?看似有些矛盾,但是人们不是常说“美丽的错误”和“美丽的谎言”之类吗?从某一角度,美丽才具有危险的诱惑,但危险的美丽,是危险中的危险。诗人以一种信号的方式在警醒。“然而她依旧坚持浓妆艳抹/垫着高跟鞋去一个男人的巢穴”。从“浓妆艳抹”中可以看出,这个女人想装饰自己,想展示自己,想让对方欣赏,想让对方赞美,想让对方接纳,想让对方拥有……并且从“依旧坚持”中,显得固执显得痴迷。从“垫着高跟鞋”中,这位女子应该是个现代女性。诗中“男人的巢穴”用的是转借手法,“巢穴”在语言的习惯中,是飞禽走兽的住所,但是加了一个定语“男人”,巢穴里的男人,不一定是个好东西了。在诗的第二节中比较明朗化了。这是一个纯洁天真的少女的幻想,从“这错误的沦陷和春天花开是一回事/爱一次就能够彻底告别”的形象的比喻中,天真的少女对爱的幻想也是天真的。天真的后果可能带来错误的危险、沦陷、非议、谩骂和伤害。但是在天真中也表达出了天真的爱是一种纯真,是一种真情,是一种执着,是一种痴迷,是一种忠贞,是一种高贵。诗的第三节,诗人以独特新鲜的语言,明确的表达出了自己对爱情的态度、信心和理想。在诗的最后一节,显现出了“旗袍”是一种束缚的隐喻和象征。也表达出了诗人对爱情的自由、浪漫、理想和诗意的向往和追求。 彝族人-网诞生于北京,已经20年了。初心不改,在浮躁的网络时代,留一片净土,为彝族留下更多闪光的文化。

  二、浓厚强烈的情感中诗意在火舞潮涌
 
  寸三妹的诗里充满了一种浓烈的情感。这种浓烈的情感,来自于诗人对男人、女人、父母、亲人、友人、恋人、爱人、家乡、土地、山川、河流的深深的爱。一首好诗,首先来自于真诚的情感,情不真意就不会浓,意不浓就不可能感人。就像一瓶假酒,喝来有水的成份,就不会香醇,鼻舌喉咙就会淡乎寡味。唐朝诗人白居易所说的“诗者,根情,苗言,华声,实义”中的“根情”就是诗以情为根诗以情为首的意思。然后才是其它的语言、修辞、节奏、技巧、手法、思想和意义等要素。一部诗集是由一首首好诗汇集而成的,有如浩瀚的大海由无数的江河汇聚而成其为壮美的。在这部诗集中,最出彩的要数抒写情感和真爱的部分。情感和真爱的诗语世界里,不深入到诗歌的语言和文字的深处,就感受不到诗歌的真意和美感。以真情的名义代表性的选《红楼诗雨》这首诗,和读者一起来共同赏析:
  遭遇一场红楼诗雨/我便带着诗意的性格/降生在红楼续梦里/一把花锄、一枝腊梅/带给我童年的慰藉/一片痴情、一颗真心/陪我穿越潇湘仙子的泪河/十年前河东水涨/你流向河西/你远离了我/我远离了诗/十年后/河东水又涨/黛玉的故乡来人了/你是否会逆流而回/重塑我的那颗/诗心
                                                    ——寸三妹《红楼诗雨》
  亲爱的读者们,看了这首诗过后,不知您的感受是什么?诗无达诂,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不同的人生经历、阅历、性别、年龄、个性、情感、情趣以及不同的审美,允许对同一首诗有不同的解读,因此不存在对与错。反而这才更能体现出一首好诗的含蓄、立体、多意、美感、价值和生命。
  我对这首诗的感受是,这首诗里充满了热烈真挚的情感,诗里用的典故也不少,这样有可能给读者增添一些理解上的难度。但是好诗不一定让读者完全的读懂,让读者完全读懂的诗不一定是好诗。因此读者也没必要去完全的读懂,只要能读出一种感受,或产生一种共鸣,或产生一种美感,或理悟一种真谛就对了。但是对于阅读面比较广,审美层次要求比较高的读者来说,引经据典可能反而从中能看出诗作者的丰富的知识、思想、情感和想象。因为用得好的典故,会产生意象重叠。重叠的意象会给文本增添厚度。文本有了厚度,就会给读者带来更多或丰富的信息量。因此,从这首诗的引用典故上来看,诗作者寸三妹对中国的古典文学很了解和熟悉。这种恰当好处的引经据典,在这本诗集里的《喜欢上你的笑》一诗中引用了西方《圣经》和英国著名诗人弥尔顿的《失乐园》里的“撒旦”,在《一纸婚约》中引用了中国古代第一部诗歌总集《诗经》中的“情诗”来影射爱情。就“红楼诗雨”这个诗题来说,“红楼”最容易让人想起《红楼梦》中的“红楼”一词。“红楼梦”指的是红楼贵族的显赫无非南柯一梦吧。“红”在古代代表“女儿”,代表“女性”。“楼”代表深闺大宅。“红楼”是指住在深闺大宅中的女性,多指官宦人家的小姐。但是我想,寸三妹的《红楼诗雨》中的“红楼”,不是《红楼梦》的“红楼”,它不是实指,它是一种虚幻。因为后面连贯和紧跟着的不是风雨,不是暴雨,不是山雨,不是云雨,而是“诗雨”。这是一种诗人通过超验的诗意想象。但可以肯定,这是诗人或是她人,肯定都是女性的红楼诗雨,而不是其它的红楼诗雨。人们日常的表达和诗人诗意的表达的区别也在于此。日常表达注重于“所指”,表达出意思即可。可诗意的表达注重于“能指”,讲究诗意化。这就是对这首诗的诗题的解读。继续深入诗的语言和文字的深处,诗人遭遇的是什么样的一场红楼诗雨?诗人没有明说,含蓄中留下空白和省略,但是通过“降生”二字,诗意地暗示出了这是一种起因,这是一种源头,这是一种开始。这就是法国诗人兼象征派理论家——马拉美所说的“说破是破坏,暗示才是创造。”这就是中国诗歌上一直所倡导的“诗贵含蓄”。诗人在遭遇“红楼诗雨”中,带着诗意的性格,降生在红楼续梦里。“红楼续梦”让人最容易想起的还是《红楼梦》的演义和续集。《红楼梦》的名字还有一个叫《金陵十二钗》,“金陵十二钗”中最让人难忘的是林黛玉。说起诗的话题中的林黛玉,最让人难忘的是林黛玉流传千古的《葬花吟》。诗人寸三妹也在此诗中,引用了林黛玉《葬花吟》里的“手把花锄出绣帘,忍踏落花来复去”的“花锄”和“梅花”(落花)。可寸三妹的“花锄”和“梅花”,不是林黛玉的忧愁苦闷中的“花锄”与“梅花”,而是天真浪漫的童年的慰藉之锄之花之伴之友。可是人随着时间和岁月的流失,自然会告别天真的童年,并进入多情而浪漫的青春,自然会产生想爱、真爱、思念和真情。甚至于因真心而产生痴爱迷恋。诗人寸三妹的诗笔下,就是一种痴情而真心的爱。因为痴爱真心,诗人丰富的想象才联想起了“穿越潇湘仙子的泪河”。潇湘本来是湖南的两条河名,可是因为斑竹与湘妃的神话传说,潇湘总与泪痕斑斑的斑竹相连名,林黛玉的别号也叫做了潇湘妃子。潇湘总是走上了墨人骚客的情感世界,在墨人骚客的神笔下,成为执著、坚贞、感人与思念的意象和象征!
  唐朝著名诗人刘禹锡就以潇湘为题写过《潇湘神》:“斑竹枝斑竹枝/泪痕点点寄相思//楚客欲听瑶琴怨/潇湘深夜月明时。”通才伟人毛泽东也在《七律·答友人》中写过:“九嶷山上白云飞/帝子乘风下翠微// 斑竹一枝千滴泪/红霞万朵百重衣//洞庭波涌连天雪/长岛人歌动地诗//我欲因之梦寥廓/芙蓉国里尽朝晖。”而“潇湘”与“斑竹”在多情的文人骚客的古体诗中,引用不断,翻新不断,越演越新,诗味不尽。可在现代诗里,可能早已有人写过,但是我第一次在寸三妹的诗里读到。寸三妹笔下的“潇湘”,古为今用,恰当好处,依然新鲜,韵味无穷。达到此处,诗人通过“潇湘仙子的泪河”中的“泪河”巧妙地联想到“水涨”,再由“水涨”以粘连的修辞技法,巧妙地粘连到“你流向河西”中的“流向”。水涨中流向河西的“你”,可能是心中所深爱着的人,可能是诗人所爱的事物,可能是一种热烈的情感,有可能是诗人的灵感,也有可能还有我没想到的他意。不管怎么说,水涨中流向河西的“你”,不是一种有意,也不是一种过错吧。因为水涨是一种自然现象,人无可抗力。人在水涨中可能身不由己,这种无可抗力的水涨,让诗人的情感变得更加强烈:“你远离了我/我远离了诗”。诗是一种思想,诗是一种情感,诗是一种灵魂,诗是一种精神。远离了诗的生活,对于一个诗意性格的人,诗意生活的人,对于一个爱诗如珍爱生命的人,是何等的贫困,何等的孤寂,何等的空虚,何等的落魄与何等的萎靡!俗话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三十年太久了。对于一个痴情真心的人的等待,十年都太长了。“十年后/河东水又涨/黛玉的故乡来人了”。苦苦思念苦苦等待已久的的十年后,河东又一次水涨,况且黛玉的故乡来人了。睹物会思情,多愁善感的林黛玉,更何况看到了故乡的人!这虽然是引用和假借,但也可以说,这是诗人自身的裂变。在此处,借景托物抒情中直抒胸臆出了“你是否会逆流而回/重塑我的那颗/诗心”。逝者如斯夫也好,大江东去也罢,慨叹的就是易失,慨叹的就是不复返。可是啊,一颗诗一般纯洁的心,痴情的心,真诚的心,始终在等待,始终在期望,始终在不死!
  诗人三妹呀,我们本是同祖,但不知是为什么,分别已太久太久了。我俩素昧平生,可是因一部《陷入旗袍的燕子》,感觉中好像又早已熟知。红楼诗雨情漫天,你不想做陷入旗袍中的燕子,这是一种觉醒,一种个性,一种品质,一种理想,一种追求,一种思想,一种精神。不想做陷入旗袍中的燕子,那就勇敢的飞出吧,红楼诗雨情漫天,自由的天空是翅膀的世界!你的诗羽已丰满,你的诗翼已齐美,具备了飞翔的能力。飞翔起来吧,自由的天空,是诗意的天空。诗的月亮,诗的太阳,在自由的天空,自由的美丽,自由的放光,自由的放热。任你去拥抱,任你去亲吻,任你去采摘!
                                                                          2014年10月10日于盐源巫木乡
 
  【黑惹子喊(1972-),男,大凉山盐源人,彝汉双语作家,彝民族经师毕摩后代,精通彝族传统文化,爱以诗化的语言进行诗歌评论。有作品发表或入选在《凉山文学》、《彝风》、《当代新人优秀作品选》、《世纪星雨》、《新千年的祝福》、《中国彝族现代诗全集》、《中国彝族当代诗歌大系》、《中国新时期少数民族文学作品集》等。】
通过彝-族-人-网,你可以阅尽千里彝乡,略万种风情,宣传彝族文化,从我们自身点滴做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