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彝诗馆(诗歌) > 名家名作

柏叶叙事长诗:阿普笃慕

作者:柏叶 发布时间:2015-01-23 原出处:彝诗馆 彝族人网
(根据彝文典籍神话传说创作)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引子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请让我的魂灵与飞扬的思绪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还有永恒的呼喚,还有像火把一样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燃烧的梦想,总之呵,除了我的肉体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请带上我生命所拥有的一切,一切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穿越遥远的历史时空,穿越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穿越孤寂的墓地、荒凉的废墟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黑云汹涌的浩宇,闪电映照的圣地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穿越那些没有留下名字的山峰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河流、悬崖、星光、空谷、森林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还有飞鸟的哀鸣,猛兽的怒吼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还有遗落在滔天洪水之中的孤影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回归到那片沉睡在两千八百多年前的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蛮荒岁月,沉睡在古老而神祕的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能够唤醒石头说话的彝文里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永远,永远只属于英雄的土地上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要用一双梦的眼晴,去寻找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们所有彝人的祖先阿普笃慕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用血与泪交织而成的创世功勋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铭刻在那片蛮荒的土地上的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如风的身影。我知道,我知道呵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那里的每一个石头,每一堆篝火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每一棵大树,每一条山道,每一朵云彩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甚至每一道闪电,每一个山洞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甚至每一片绿叶,每一滴露珠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都铭记着他的名字。他是那里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最初和最后的主人,他是那里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站起来就可以伸出双手撑天的彝王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还要用两只飞翔的耳朵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倾听他与猛虎对话的声音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倾听他在狂风中呼喚天神的声音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倾听他在雷鸣中祈福大地的声音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知道,我们的祖先阿普笃慕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他行走在苍莽森林里的时候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大地上所有的走兽都是他的臣民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他站立在最高的山峰的时候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天空中所有的飞禽都是他的士卒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闪电是握在他手里的长剑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松涛是他留给大地的歌谣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他行走过的地方,到处鲜花怒放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脚印变成深潭,百兽尾随其后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秋风中旋转着飘零的落叶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也变成了无数神奇的传说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他是我们孤傲的彝王啊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他是所有男人当中的男人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他是一千次死去又一千次复活的彝人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他是披着彩霞站立在洛尼山上的圣祖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他那乌黑的长发在阳光下飘扬成森林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他呼出的气弥漫在大地上所有的深谷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因此呵,两千八百多年的时光过去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没有磨去他点滴声如洪钟的圣名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没有磨去他脸上丝亳坚毅的面容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因此呵,我要去寻找他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寻找他留在繁茂的历史丛林中的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那段开天辟地的辉煌岁月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寻找他留在浩瀚天宇中不灭的身影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寻找他用智慧和神力战胜洪灾的足迹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寻找他飘扬在大风中的呐喊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寻找他镂刻在悬崖上的灵光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因此呵,我相信,我相信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们的祖先阿普笃慕,我们的祖先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阿普笃慕,他应该听见了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千百万后代子孙的呼喚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他应该看见了千百万后代子孙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妖雾迷蒙的蛮荒之夜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举着火把走过峥嵘岁月的场面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是的,我们的祖先阿普笃慕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他是圣祖,他是我们的灵魂里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与生俱来的永恒的怀念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他是每个彝人的梦里燃烧的歌唱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他是千里彝山所有神话的统治者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第一章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万千年前,世界一片浑沌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整个宇宙,分不清天和地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江河在天空中汹涌浩荡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森林在黑夜里疯狂飘扬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就在闪电撕裂天幕的瞬间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老龙王俄谷诞生了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是一条开天辟地的龙王呵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头有九千围,尾有七百绕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身长八万米,眼有九千双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手有九千九,脚有八万八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俄谷老龙王,在浑沌的世界里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挣扎摸索了一万年后,终于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站立在一个名叫生冲的大海里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呼啸的海浪冲天而起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拍打着俄谷老龙王擎天的身躯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狂风在海浪上空嘶鸣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就在这漆黑无边的暗夜里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俄谷老龙王,伸出万丈巨臂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捞起铺满海底的巨石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用四千年的时间,夜以继日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垒成石堆,垒出海面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垒起天空,然后用左手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撑住天空,用右手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扫净弥漫天宇的尘埃与迷雾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再用三千年的时间,夜以继日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挖出生冲大海里的泥沙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造就了广阔无边的大地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从此,天地间,俄谷老龙王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繁衍生息万千年,万千年后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俄谷老龙王的第九代孙诺谷诞生了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诺谷小龙王,出世一会儿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就能听懂父亲的声音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就能认清母亲的面容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出生三天后,诺谷小龙王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就问父母亲,生冲大海有多大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生冲大海有多深,为什么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天地一片浑沌,光明在哪里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父母告诉他,俄谷老祖宗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虽然造就了苍天与大地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但还没有造出日月星辰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世界还一直弥漫着无边的黑暗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世间的生灵还看不见一缕光明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所有睁开的眼睛都成为了瞎子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所有健壮的双腿都迈不开脚步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于是,勇敢的诺谷小龙王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左手拿着铁扫帚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右手紧握金棍棒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跳进生冲大海里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双脚踏着凶涌的海浪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仔細观察了三遍生冲大海的形状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然后来到生冲大海的边际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倾听着震耳欲聋的海啸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围绕着生冲大海的边缘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摸索寻找一个出水口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寻找了整整三天三夜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诺谷小龙王终于发现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大地只所以充满无边的黑暗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是因为还没有打开过天门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大地只所以涌满滔天的海浪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是因为还没有高山和深菁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聪明智慧的诺谷小龙王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神力无穷的诺谷小龙王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挥舞着手中的铁扫帚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从生冲大海里腾空而起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扫净了弥漫在天宇里的尘埃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然后又举起金光闪烁的棍棒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把天空戮破了两个洞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然后呵,诺谷小龙王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忍着巨痛,亲手抠出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那双隐藏在额头里的眼晴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一只做成了太阳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一只做成了月亮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从此啊,天地间分出了昼夜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从此啊,人世间迎来了光明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太阳的金光洒遍了大地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月亮的银辉染白了天空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诺谷小龙王,回到大地上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又挥舞着神奇的金棍棒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平坦的大地上扫起了群峰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扫出了平原,扫开了出水口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然后,抓起腿上的泥巴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塑好了五个神通广大的仙人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下令四人分管东南西北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下令一人主管天地正中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神勇的诺谷小龙王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又抓起手臂上的泥巴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塑造了一群独眼人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接着又分成了几个种群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下令汉人居住在平坝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下令哈尼居住在林边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下令阿佤居住在山头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下令彝人居住在山梁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下令傣家居住在河谷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诺谷小龙王,扯来身上的羽毛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做成千万只飞禽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放飞在浩瀚无边的天空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撕下脚上的皮肉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做成千万只走兽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放进广阔无垠的森林里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从此啊,世间的独眼人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苍莽荒芜的大地上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代代相传,生生不息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第二章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诺谷的统治下,世界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变得和平、安宁、团结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森林里,鸟儿成群,它们的啼唱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像撒落在大地的星光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闪烁在人们的耳朵里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它们飞翔的身影,在密林里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织成一张张飘扬的网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花丛中,飞舞着彩蝶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溪流里,游移着鱼儿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山寨,炊烟,古井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斜阳下金色的土掌房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织布的女人,耕种的男人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已经驯养成功的山狗的吠叫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牧归的羊群,通幽的曲径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人世间,一派如梦如幻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人们分清了是与非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人们辩别了善与恶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贤明的诺谷,又制定了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赏罚分明的法律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做官的财产分作三份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一份用作为民办事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一份用作普及法律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一份用作救济穷苦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样的日子,过了一百年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一百年后呵,诺谷去逝了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诺谷去逝后,世界变了个样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君王乱政,法律像秋天的枯叶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被人踩在脚下,聚居的山寨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分散在虎狼横行的旷野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穷人的妻女,被强人霸占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穷人的牲畜,被富人抢夺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人间分不清长幼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分不清男婚女嫁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生儿认不清父亲是谁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生女认不清母亲是谁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忘记了祭天的日子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忘记了拜地的日子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忘记了人死送上山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忘记了人病采药治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鸟儿不再快乐的啼唱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鲜花不再遍地的开放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老祖宗的坟前,野草丛生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野兽像幽灵来回游荡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白天,太阳躲进了黑云背后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夜晚,月亮被天狗吃得残缺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大地沉入死寂的岁月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就在这时候,人们终于看见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主宰宇宙万物的天神陈古子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突然来到人世间,面对着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狼狈为奸的君王和官吏说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现在,地上的人已经虎狼成性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失去了做人的尊严和礼义道德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应该是到了改朝换代的时候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群人都要埋在深深的地层里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于是,天神陈古子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命令手下的大臣三生若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下凡到人间,用银锄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关上生冲大海的四道出水口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天臣三生若,遵从天神的号令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骑着羽长十二丈的巨龙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降落在人世间最高的山峰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挥舞着银光闪闪的巨锄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关起了生冲大海的四道出水口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顿时,人世间黑云遮天蔽日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太阳不再散发出永恒的光明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月亮失去了普照大地的银辉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天空仿佛通了个巨大的漏洞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倾盆大雨从天而降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突然而降的倾盆大雨啊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早晨下到黄昏,夜晚下到黎明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暴雨,狂风,撕裂天空的雷声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刺眼的闪电,大地在颤抖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弱小的人类,在疯狂逃命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蜂拥着往山顶爬行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七天七夜后,大地上没有了山峰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整个世界,变成一片汪洋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时候,只有娥玛和娥龙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对苦命的姐弟,活了下来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娥玛和娥龙,娥玛是姐姐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娥龙是弟弟,自从出生后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就不知道父亲是谁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是母亲一手把姐弟俩抚养长大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可是,姐弟俩还未成年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母亲生了一场大病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又因为贫穷,请不起医官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一个月后,母亲就撒手归天了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姐弟俩哭干了眼泪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哭哑了嗓子,草草安葬了母亲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娥玛和娥龙,苦命的姐弟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母亲在世时,听话又懂事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苦累活计争抢着做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好菜好饭舍不得吃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见人路边让,见财不起心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母亲去逝后,孤立无援的姐弟俩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每天早起晚归,耕田种地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日子过得很艰难,然而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平静自然的生活中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姐弟俩从不做偷抢盗取的事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从不与人吵嘴,从不为难别人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暴雨突降时,姐弟俩正在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一座四面高悬险崖的大山下耕种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洪水淹没深箐,姐弟俩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跑到了悬崖下,洪水淹没山寨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姐弟俩爬到了悬崖上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姐弟俩以为洪水淹不到悬崖上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放心地坐在崖顶等待洪水退去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可是,七天熬过去了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身上带着的食物早已吃光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只能靠身边能捕捉到的食物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和那些平时食用过的野菜充饥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巨浪滔天的洪水,没有退去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还在不停的漫上来,漫上来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淹没了高耸云天的山峰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淹没了千年不朽的大树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眼看着就要淹没崖顶了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姐弟俩束手无策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姐弟俩抱头恸哭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虔诚地祈求苍天救命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祈求已在阴间的母亲拉一把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就在苦命的姐弟俩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陷入最后的绝望的时候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波涛中出现了一条巨大的鱼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大鱼直接游到姐弟俩面前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用眼神示意姐弟俩骑到背上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姐弟俩终于绝处逢生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骑着大鱼在洪峰巨浪中飘荡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洪水涨到大地上最高的山峰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大鱼游到最高的山峰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洪水涨到苍茫云海上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大鱼游到苍茫云海上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洪水涨到月宫下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大鱼游到月宫下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娥玛和娥龙,爬上桂花树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期盼着洪水退去的那一天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一等啊,等了整整九天九夜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九天九夜里,娥玛和娥龙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时刻在哭泣,不管白天与黑夜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他们的哭声,像流浪的风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飘荡在浩瀚无边的天宇中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像落单的鸟儿,寻找不到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回家的路,寻找不到救命的手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他们的哭声,终于惊动了天宫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天神陈古子感觉得很奇怪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地面上的人不是全都淹死了吗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怎么还有人的哭声传到天宫里来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天臣三生若回答说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现在的地面上,会飞的鸟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会跑的兽,还有贪官和污吏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盗贼和财主,还有心比蛇蝎还狠毒的人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全都被滔天的洪水淹死了,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天神陈古子,吩咐天臣三生若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快骑上你的飞龙,下凡去世间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打开生冲大海的四道出水口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驱散尽那些遮住阳光的乌云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让太阳放射出灿烂的光芒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让月亮放射出如水的银色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天臣三生若领命降到人世间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打开生冲大海的四道出水口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放干了涨满大地的滔天洪水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用巨龙的翅膀扇起一阵大风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吹散覆盖在大地上空的黑云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从此呵,天宇里又出现了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光芒四射的太阳,夜空中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又出现了银光闪烁的月亮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滔天的洪水终于退去之后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娥玛和娥龙,又骑着大鱼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回到了面目全非的大地上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面对着变成一片狼藉的家园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姐弟俩除了恸哭,还是恸哭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他们的哭声,在空旷的大地上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久久回荡,唤醒了森林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唤醒了深箐里潺潺的溪流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枯败的草木苏醒了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绿叶在风声中舞蹈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草尖上悬挂着露珠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娥玛和娥龙,却再也寻不见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居住的山寨,十天走了千里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听不见一声鸡啼狗吠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百天走了万里,看不见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一个人影,一缕炊烟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姐弟俩只好落脚在一座森林里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用天臣三生若留下的大砍刀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砍倒松树,建盖了一所房屋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没有火种,寻来的食物只能生吃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没有衣服,只好剥下兽皮穿在身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聪明的娥龙,用砍刀砍开石头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用刀石撞击出来的火星点燃枯草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从此取到了不灭的火种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然后,拿出在石缝中捡到三粒稻谷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开荒种地,开始新的生活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娥玛和娥龙,苦命的姐弟俩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白天挖野菜,夜晚坐在火塘边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烧烤野菜和猎获的野兽充饥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可是啊,人世间只剩了姐弟俩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姐姐无人来娶,弟弟无人来嫁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如此下去,人世间还得绝种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无论如何呀,还得想个办法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姐弟俩只好闭上眼晴,背靠着背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商量起如何繁衍后代的事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沉默了三天又三夜,还是姐姐开了口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明天太阳升起时,姐弟俩个人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各带一扇石磨,分别爬上两座山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同时把两扇石磨从山顶滚下深箐里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如若两扇石磨合拢在一起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姐弟俩个就结为夫妻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如若两扇石磨合不在一起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天意安排人类该绝种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第二天早晨,姐弟俩个人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各背一扇已经被拆开的石磨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爬上了两座最高的山峰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太阳升上山顶后,姐弟俩个人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分别从两座遥遥相对的山峰上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把两扇石磨同时滚进了深箐里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然后,心事重重走下山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查看两扇石磨是否合拢在一起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天意难违呀,来到深箐里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只见两扇石磨已经合拢在一起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姐弟俩惊讶之余,又拿着两簸箕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分别从两座遥遥相对的山峰上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把簸箕两同时滚进了深箐里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下山一查看,两扇簸箕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又严严实实合拢在了一起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天意不敢违背,娥玛和娥龙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跪拜天地后,从此结为了夫妻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娥玛和娥龙,姐弟变成夫妻后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娥玛在家操持,娥龙上山狩猎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每月初一那一天,拿出兽肉祭天地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每月十五那一天,点燃火把思祖先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日子过得快,转眼间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生下了十二个儿子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生下了十二个女儿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人丁兴旺,家畜成群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开荒造田近千亩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楼上堆满了吃不完的粮食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粱上挂满了一串串风干的兽肉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树大要分枝,儿女长大后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一户分成了二十四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又过去了几十年,一个山寨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变成了十几个遍布大地的山寨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娥玛和娥龙俩夫妻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活到百岁后,被天神接走了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儿孙们把他们的躯体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埋葬在古老的山寨里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一年祭一回,用山歌纪念他们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敲鼓跳舞呼喚他们的魂灵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点燃火把照亮天空和大地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第三章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娥玛和娥龙活到百岁去逝后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天底下的人世间又混乱起来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人们混淆是非,善恶不分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杀人放火的人,不分白天黑夜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像狼群一样游荡在人世间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贪得无厌的人,被邪恶和阴谋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拥抱在怀里,思想里长满荆棘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这样颠倒是非的年代里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人的良知变成了尘灰粪土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野蛮像乌云笼罩在大地上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优良的传统无人继承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儿女不孝敬父母双亲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父母不知道教育儿女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双手不做活计,田地放荒养蚂蚱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长到十岁,贼心像野草疯长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长到二十岁,到处打砸抢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长到三十岁,变成土匪和恶霸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个年代里,贝玛不再受到尊敬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人死不再诵经,亡灵四处飘荡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财主贪官相互勾结,狼狈为奸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人类的婚姻关系已经名存实亡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男女像野兽,没有了廉耻与羞愧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个年代里,人世间有四个王国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第一个国王名叫先独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第二个国王名叫除省厄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第三个国王名叫农塔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第四个国王名叫黑阿戈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四个王国各霸一方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王官里到处堆满金银和珠宝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粮食吃不尽,衣服穿不完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样一个混淆是非的年代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整整持续了三十六世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三十六世后,天神陈古子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还有地神黑夺方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终于下定决心重新整治人世间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准备降下暴雨再来一次洪水滔天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天神陈古子的这个计划啊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善良的天臣三生若知道后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心里想,人世间可能还会有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善良人,这样的人不能让他淹死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于是,天臣三生若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骑着那条长翅膀的神龙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又一次降临到了人世间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天臣三生若首先来到了先独国王家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然后找来了除省厄国王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还有农塔国王和黑阿戈国王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四个狼狈为奸的国王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还没等天臣三生若开口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就逼问他下凡人世间有何贵干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天臣三生若镇定自若回答说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现在,天神陈古子的龙马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只要骑上去就会断骨折腰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天神陈古子的仙鹤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只要飞起来羽毛就会掉光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要用人血才能接好龙马的脊骨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要用人肉才能治好仙鹤的羽毛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你们来回答,这该怎么办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四个国王听后齐声回答说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们有遍地的牛羊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们有满仓的粮食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们有穿不完的衣裳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些都是我们拥有的财富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些都是我们世间的东西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别说要人血,人尿都没有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别说要人肉,人屎都没有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天臣三生若原本是在试探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四个国王对待臣民的良知到底如何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不曾想到他们连天神都不放在眼里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只好骑上长翅膀的神龙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来到了阿普笃慕的家乡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一个名叫咪奶鲁祖年的地方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因为呵,天臣三生若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早在从天庭领命出使前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就听说了如今的人世间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四个国王的残暴统治下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只有笃阿慕凭着神勇敢于反抗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敢于为受尽苦难的人主持正义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时的阿普笃阿慕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年纪已经一百二十岁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然而,身体壮如一棵长青的松柏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两道目光仿佛燃烧的火炬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宽阔的额头在闪烁着智慧的光芒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高挺的鼻梁犹如雄峻的山峰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一天呵,阿普笃阿慕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牵着一匹全身金色的神马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赶着一条四肢壮如柱石的牛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正在去一座大山里犁田耕地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突然看见来到面前的天臣三生若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只好停住脚步询问三生若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天臣来到咪奶鲁祖年到底有何事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天臣三生若镇定自若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又重复了一遍在四个国王面前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提出过的那两个要求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阿普笃阿慕听了三生若的话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没有当面回答,沉思了一会儿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松开牵牛的手,骑上金色的神马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把天臣三生若领回到了家里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首先端出一碗水让天臣解渴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然后牵出一只山羊宰杀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再拿出一坛喷香的陈酒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用人世间最高贵的礼仪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接待了天臣三生若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聪明的阿普笃阿慕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敬上三碗酒才开口回答说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请用我的鼻血去接好龙马的脊骨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请用我的腿肉去治好仙鹤的羽毛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听了阿普笃阿慕的话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天臣三生若满脸灿烂的笑容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回敬一碗酒,心满意足地说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天神陈古子的龙马日行千里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不用人血来接脊骨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天神陈古子的仙鹤日飞万里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不用人肉来治羽毛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只是因为天神陈古子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听说了如今的人世间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已经是非善恶分不清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地神黑夺方准备发大水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才让我来到人世间查看是否还有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一个品德高尚,心地善良的人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现在,我已经把一切都看在眼里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就留一句话给你吧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心里只有邪恶的人将会埋在水底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心里充满善良的人将会活在世上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第四章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天臣三生若听从天神陈古子的旨意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就在滔天洪水到来之前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人世间作好了精心的安排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他告诉了四个国王洪水到来的时间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然后又告诉了四个黑心肠的国王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先独和除省厄两个国王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要分别打制一口金棺材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才能躲过滔天的洪水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农塔和黑阿戈两个国王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要分别打制一口银棺材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才能躲过滔天的洪水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那些图财害命的人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那些欺男霸女的人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要打制一口铁棺材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才能躲过滔天的洪水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天臣三生若单独找到阿普笃阿慕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告诉他要准备一口椿木棺材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找来石崖上的大黑峰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找来树洞里的大黄蜂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找来草丛里的葫芦蜂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找来地窝里的金土蜂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将四种蜂蜡熬炼成漆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涂抹在椿木棺材上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然后准备好七天的粮食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装在椿木棺材里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天臣三生若还告诉阿普笃阿慕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十九天后天将降下大暴雨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再过十八个漆黑的暗夜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洪水就要淹没整个大地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交待完了要注意的事情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天臣三生若骑上长翅龙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腾云驾雾回到了天宫里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于是,始祖笃阿慕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独自在亩阿鲁厄枯山寨里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精心打造起一个椿木棺材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十七天后椿木棺材已做好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十八天后蜂蜡油漆已涂好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十九天一到粮食已装椿棺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天神不会说出骗人的话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天神的话永远不会改变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十八个黑夜刚过去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十九个黎明刚到来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天神陈古子就下令三生若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取回高悬在天宇里的太阳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收起高挂在夜空中的月亮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放出天洞里的那四条巨龙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使其飞舞在漆黑一团的天空中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四条巨龙失去自由已经几百年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如今又重新获得自由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兴奋得把整个天宇搅成了龙网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它们携带着四阵足以扫荡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所有山峰和深箐的狂风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它们口含着四股足以灌满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所有海洋和大地的雨水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它们抖动着金黄的鳞甲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大地上空发出恐怖的炸雷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让一道道刺眼的闪电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撕开漆黑浑浊的天空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龙嘴一张开,鹅卵似的冰雹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首先砸向了阴沉沉的大地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龙尾一摆动,犹如倾盆的雨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降落在一片沉寂的人世间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大暴雨不停地下了一天又一天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一夜又一夜,整整下了七天七夜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大地终于陷入波涛滚滚的洪水中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时候,天神陈古子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又命令天臣三生若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关起天际十五道出水口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收回了四条狂野的巨龙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无边无际的洪水呵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淹没了大地上所有的山峰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又呼啸着淹到了天宫底下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滔天的巨浪摇晃着整个天空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恐怖的呼啸久久回荡在天际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大地上所有的动物都淹死了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坐在金棺里的两个国王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坐在银棺里的两个国王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坐在铁棺里的那些恶人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全都沉入了深深的洪水之中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听见漫到天宫底下洪水的喧哗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天神陈古子又命令天臣三生若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马上打开天边的十五道出水口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九九八十一天后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滔天洪水退去了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布满死尸的大地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到处弥漫呛人的恶气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一眼望去,满目疮痍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天神陈古子心生怜悯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放出了九个金太阳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放出了八个银月亮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九个太阳的光辉普照下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大地上花草树木开始发芽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八个月亮的银光抚摸下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大地上的石头与虫儿开始苏醒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可是,坐在椿木棺材里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漫天的洪波巨浪上漂荡了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九九八十一天的阿普笃阿慕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洪水退去后,回到大地上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椿棺没有直接落地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黑梨树托举着椿棺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接骨树扶住了椿棺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尖刀草轻抚着椿棺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椿棺没有撞在石崖上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椿棺没有掉进岩洞里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始祖笃阿慕仰脸朝天发誓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从此以后,我一定要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把黑梨树当做树神来祭拜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把接骨树当做树祖来纪念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把尖刀草织成衣穿在身上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如果生育了女儿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一定教给她祭祖的方式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如果生育了儿子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一定教会他纪念的道理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阿普笃阿慕打开椿棺走出来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双脚还来不及落到地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双眼已经含满了泪花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始祖笃阿慕悲伤得说不出一句话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凄惨的哭声在空寂的旷野里飘荡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可怜的始祖笃阿慕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再也找不到一处生存的地方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他那惊天动地的恸哭声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像浓雾一样缭绕在苍凉的大地上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却始终唤不醒一棵青草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却始终唤不醒一个生灵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家园一片狼藉,听不见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一声狗吠,森林空荡荡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听不见一声鸟啼,只有风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带着成千上万的亡灵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游荡在迷蒙浑沌的大地上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一切,都被天臣三生若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看在了眼里,善良的三生若呵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想了一天一夜拯救人类的办法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终于为孤苦零丁的始祖笃阿慕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派遣了一对天宫里的萤火虫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萤火虫的光亮燃起了一点火星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又派遣了一对天宫里的蝴蝶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蝴蝶的翅膀扇起了一片火焰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人类从此拥有了火,人世间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从此拥有了取之不尽的温暖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始祖笃阿慕,找不到可烧的柴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一群绿色的大鸟又从天际飞来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齐声啼唱着动听的歌曲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一路飞到亩阿呆森林里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用利爪带回可烧的柴禾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始祖笃阿慕的故乡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燃起了一堆火焰冲天的大火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火光照亮了幽暗的山箐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火光照亮了简陋的茅屋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火光照亮了希望的明天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第五章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时候,天神陈古子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细心询问天臣三生若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现在,地面上的生灵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都被滔天的洪水淹死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为何还有冲天的火焰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些火焰是谁燃起来的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天臣三生若只得如实相告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神力无边的天神陈古子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次降下的滔天洪水呵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确实淹死了地面上所有的生灵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只剩下了一个名叫笃阿慕的人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还有一只会唱歌的鹭鸶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阿普笃阿慕是个好心人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洪水到来之前的日子里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种出粮食愿意分给穷苦的人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猎获野物愿意分给饥饿的人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每天吃饭之前都要祭拜天地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还有这只会唱歌的鹭鸶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每当学会一首新的歌曲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它都要首先唱给天神听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所以他们才获得了天神的保佑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他们才没有被滔天的洪水淹死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最后幸运的活了下来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天神陈古子听了很高兴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当即发出天旨,下令天臣三生若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天臣三生若,你是我忠诚的大臣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你不是还有三个未出嫁的妹妹吗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请你马上把她们嫁到人世间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去做好人阿普笃阿慕的妻子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为他生儿育女,繁衍新人类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天臣三生若骑上长翅龙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领旨下凡来到了人间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降落在始祖笃阿慕的故乡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只有一间茅屋的鲁厄枯山寨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始祖笃阿慕一眼看见三生若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泪流满面诉起了苦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天臣三生若,你都看见了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如今人世间已经变成一片荒凉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独树长不成森林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独翅飞不上天空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独脚走不出大门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独手握不住犁把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这个孤独可怜的人呵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不知如何把日子过下去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天臣三生若连忙安慰说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好人笃阿慕不要太伤心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天神陈古子已经降旨给我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要把我的那三个天仙妹妹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下凡嫁到人间做你的妻子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现在她们已经梳装打扮好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就在天宫里等着你来迎娶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始祖笃阿慕擦净脸上的泪水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然后谢过天神陈古子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又说出了自己的担心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她们是天上最美的仙女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是地上孤独可怜的人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如何才能把她们迎娶到地上来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天臣三生若微笑着告诉他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些困难你都不用去担心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已经为你准备好了一架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连接天门的云梯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只要你有信心登上天门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你就会娶回三个天仙女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始祖笃阿慕穿上兽皮衣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跟着天臣三生若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用了九九八十一天的时间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攀登到了星光闪烁的天门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来到天门前,始祖笃阿慕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一眼就看见了坐在天门口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正在穿针引线绣花的三个天仙女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三个天仙女呵,肤如凝脂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貌似鲜花,笑不露齿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柔情蜜意在星光中荡漾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天臣三生若把笃阿慕领到面前时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仙女三姐妹起身站一边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好像似三朵含羞的鲜花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微低着头不敢正视笃阿慕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天臣三生若开门见山把话说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的三个好妹妹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天神陈古子已经降下圣旨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把你们一起许配给了凡间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唯一的生存者阿普笃阿慕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现在,他已经来到了天庭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马上就要把你们娶回凡间去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仙女三姐妹抬起头审视了一遍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未来的丈夫阿普笃阿慕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只见面前这个来自凡间的男人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脸庞布满沟渠似的绉纹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耳朵枯燥如深冬的木耳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头发苍白像秋天的棉花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眉毛长及那高耸的双肩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仙女三姐妹用双手捂住脸庞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摇着头齐声回答说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们不愿嫁给这个男人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们嫁给他只会吃尽苦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天臣三生若没有办法后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只好骑上长翅膀的飞龙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一路飞到谷则白神山上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摘来一片滚满露珠的绿叶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然后放在掌心里揉碎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笃阿慕脸上擦了一遍又一遍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顿时,始祖笃阿慕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头发黑亮似春天的森林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面容红润如灿烂的桃花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天臣三生若又拿出一套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崭新的绸缎织成的衣裳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亲手穿在笃阿慕的身上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再拿出一双丝袜和金鞋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穿在笃阿慕的双脚上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此时此刻呵,阿普笃阿慕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完全变了个模样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变成了英气逼人的小伙子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变成了威风凛凛的男子汉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身材魁梧如挺拔的松柏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目光如炬,眉宇似峰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时候,仙女三姐妹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笑容绽放在闪烁的星光下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终于点头答应嫁给笃阿慕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于是,天臣三生若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骑上长翅膀的飞龙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始祖笃阿慕骑上绿色的龙马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天仙三姐妹坐着绿色的仙鹤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一起来到了东天门的虎街上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白色的地毡摆上酒席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然后请来姑娘和小伙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一边唱歌跳舞,一边畅饮喜酒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阿普笃阿慕,携手天仙三姐妹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答谢四面八方赶来祝贺的客人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离开东天门的虎街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又赶往北天门牛街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铺好红色的地毡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摆上酒席,请来姑娘和小伙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一边唱歌跳舞,一边畅饮喜酒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阿普笃阿慕,携手天仙三姐妹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答谢四面八方赶来祝贺的客人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离开北天门的牛街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又赶往西天门鸡街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铺好绣花的地毡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摆上酒席,请来姑娘和小伙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一边唱歌跳舞,一边畅饮喜酒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阿普笃阿慕,携手天仙三姐妹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答谢四面八方赶来祝贺的客人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离开西天门的鸡街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又赶往南天门马街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铺好黄色的地毡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摆上酒席,请来姑娘和小伙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一边唱歌跳舞,一边畅饮喜酒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阿普笃阿慕,携手天仙三姐妹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答谢四面八方赶来祝贺的客人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答谢完四道天门的四个街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天臣三生若领着三个妹妹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和阿普笃阿慕回到了新房里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时候呵,新房门口已挤满了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从天上赶来的亲朋好友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大家都想亲眼看看来自凡世的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阿普笃阿慕是个啥模样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浓眉大眼的阿普笃阿慕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魁梧挺拔的阿普笃阿慕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礼貌聪慧的阿普笃阿慕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马上就赢得了天上众仙的好感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天臣三生若嘱咐三姐妹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你们三姐妹出生在天上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从小到大没有吃过苦受过累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现在要下凡嫁给阿普笃阿慕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不是去享福,不是去游玩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你们要准备好吃苦又受累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你们是去帮助阿普笃阿慕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勤俭持家,开疆辟土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生儿育女,繁衍人类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天仙三姐妹一起回答说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阿哥天臣三生若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你就放心吧,我们三姐妹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一定不会辜负天神陈古子的希望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们会把三颗心聚在一起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共同来尽到做妻子的责任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第六章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天仙三姐妹出嫁在天上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阿普笃阿慕迎娶在世间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出嫁那一天,天臣三生若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牵来一只全身长满白毛的绵羊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当作陪嫁送给了阿普笃阿慕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于是,三生若骑着长翅的飞龙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笃阿慕骑着绿光闪闪的龙马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天仙三姐妹坐在鹭鸶的背上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驾着云,顺着风,迎着大地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用了整整七七四十九天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终于来到了满目疮痍的人世间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还没走到家门口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天臣三生若站住了脚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面对三个天仙妹妹说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天神定下的规矩我不敢违背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只能把你们送到这里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从此我们兄妹天地相隔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看见人世间的炊烟袅袅升上天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就知道你们在想念着我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你们看见天上的云朵降落在山顶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你们就知道阿哥在想念着你们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但愿从此以后,你们三姐妹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身体不在一起,心要在一起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有一粒米,要给丈夫吃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有一滴水,要给丈夫喝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生育的儿女要一起抚养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家务农活要一起来承担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记住我的话,万千年后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你们的后代子孙就会把你们的功名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像雨露一样洒满整个人世间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让你们的身影就像森林一样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飘扬在所有人类居住的地方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说完,天臣三生若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骑上长翅膀的飞龙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腾云驾雾返回到了天宫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始祖阿普笃阿慕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前领着三个仙女妻子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跨进了自家的大门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然后生起三堆火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面朝北方一齐跪下身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一夫和三妻,虔虔诚诚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跪拜了天,跪拜了地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三个天仙女终于变成了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三个凡间的人妻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从此呵,阿普笃阿慕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白天不是捉刀上山砍树建屋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就是下地挥汗如雨耕田种地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太阳落山后带上弓箭和长茅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独自进入深山老林里去狩猎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三个仙女妻子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一个留在家里操持家务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一个负责放牧牛羊猪鸡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一个负责栽种瓜果蔬菜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一夫四妻团结如一人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生活一天天好起来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许多年过去,始祖笃阿慕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粮仓里堆满了五谷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厩舍里关满了牛羊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逢年过节杀猪宰羊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吃肉首先祭拜天地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喝酒首先敬奉神灵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大姐生育了二男四女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二姐生育了二男三女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小妹生育了二男二女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长子取名慕雅切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次子取名慕雅考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三子取名慕雅热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四子取名慕雅卧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五子取名慕克克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六子取名慕齐齐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六个儿子六棵树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个个长得虎背熊腰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浓眉大眼,力大无穷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六个儿子从小聪慧果敢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志在千里,他们的理想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像长流的江河,日夜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朝着空阔无边的大海奔流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像苍天的大树,时刻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狂风暴雨中飘扬在苍穹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他们上山狩猎,可以生擒虎豹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他们下海打渔,可以活擒蛟龙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九个女儿九朵花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美貌胜过三个仙女阿妈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始祖阿普笃阿慕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从此整天乐呵呵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人世间终于迎来新世纪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第七章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阿普笃阿慕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历尽人世间的苦难后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终于迎来辉煌的伟业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生养的六个儿子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个个健壮如虎似龙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个个胸怀雄心壮志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长子慕雅切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出生两个月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翻山越岭如履平地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长到十二岁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头发像森林一样茂密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伸展双臂可以拥抱苍天大树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仰天长啸可以唤回高飞雄鹰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他走过的每一个地方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留下的脚印都变成了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一个个深蓝色的湖泊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长到十五岁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他离开父母和家园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带着神圣的使命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一路劈山开道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来到一个名叫滇池的地方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虎狼成群的山野里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他率领妻子儿女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征服一切判逆与阴谋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战胜一切艰难与险阻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把生命之根,母族之根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深深地扎在了这片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每一阵风过都留下血的记忆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每一声呼喚都回荡神灵之音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的苍莽无垠的大地上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次子慕雅考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出生三个月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听得懂鸟的语言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看得清是非善恶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长到十三岁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力大如牛,行走如飞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张开五指可以插进大树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举起拳头可以砸碎巨石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上山生擒猛兽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入箐活捉狂蟒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长到十六岁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听从父母之命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跟随长兄慕雅切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深入滇中崇山峻岭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脚踏千里哀牢神山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头顶万里烟波浩宇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滴下的汗水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变成汹涌的江河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栖身的山峰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变成部落的家园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三子慕雅热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四子慕雅卧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出生刚满四个月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学会神机妙算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熟悉天文地理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长到十四岁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拿起弓箭可以射落飞雁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举起火把可以点亮星空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俩兄弟呵,整天形影不离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同睡一张床,同吃一碗饭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长到十七岁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俩兄弟领受父母之命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一路披荆斩棘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来到一个名叫雷波的地方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开始创建属于自己的领地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他们捉回野牛耕田种地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他们逮住野猪围栏驯养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他们身披彩霞建设家园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他们走过的地方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到处生长山寨与炊烟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他们在森林里留下火种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他们在天空里留下梦想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五子慕克克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六子慕齐齐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出世未满五个月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眼睛明亮如火炬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能够望穿黑云与夜慕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耳朵灵敏如刺尖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风声中辩得清狼嚎鬼哭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俩兄弟呵,联起手来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毒蛇不敢出洞害人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公鸡按时唤醒万物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长到十五岁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兄弟俩骑着大象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游遍了故乡所有的山山水水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他们咬破自己的指尖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用彝文在每一个险崖上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写下了自己的名字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他们祈祷神灵赐福给人类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长到十八岁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情同手足的俩兄弟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父亲的渴望中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开始奔赴新的家园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他们在神灵的指引下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终于来到了矣讷嫫地区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矣讷嫫是一条奔腾浩荡的大江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大江翻滚着大地的呐喊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俩兄弟两脚横跨大江两边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用勤劳的双手建功立业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他们在星光下把思念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遥寄给亲爱的父母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他们在阳光下把心血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洒遍苍莽而雄奇的大地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第八章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从此以后,在中国西南地区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那片蛮荒而浑沌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无尽的恐怖时刻笼罩着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每一双渴望的眼睛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野兽出没,穷山恶水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山峰顶破苍穹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深谷一线通天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江河日夜汹涌澎湃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死神游荡在每个角落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血泪与残酷肆虐成风的大地上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彝祖阿普笃阿慕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和三个仙女妻子生养的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六个勇敢智慧的儿子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建立了辉煌的六大部落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长子慕雅切为武部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次子慕雅考为乍部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三子慕雅热为糯部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四子慕雅卧为恒部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五子慕克克为布部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六子慕齐齐为默部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也从此呵,彝人的世界里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充满了蓬勃生机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鲜花开放在脚印所到之地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鸟儿飞翔在视野所及之处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风声中传来神灵的祝福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绿叶上栖息燃烧的梦想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闪电照亮了每一条山路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雷鸣唤醒了每一颗灵魂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彝祖阿普笃阿慕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万千年过去,你的灵息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始终吹拂在彝山大地上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你的身影,像飘扬在万里长空的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雄鹰的翅膀,让每一个彝人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仰望成不落的彩霞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你的呼喚,穿越慢长的历史时空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回荡在彝人的神山圣水之间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永远,永远,永远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柏叶:彝名曲木克己。彝族。云南峨山人。中共党员。1982年高中毕业,1984年参加工作。先后在县委史志办公室、峨山县大龙潭乡政府、县文化局、县文联等单位供职。2003年任玉溪市作协理事。1982年开始发表作品。2001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长篇小说《魂归沉寂》、《疯狂的野兔》,诗歌集《飞翔的天空》、《彝山恋歌》、《梦的眼睛》。诗歌《我的“度几嫫”》和诗集《彝山恋歌》分获云南省第一、三届政府文学奖,诗歌《献给新世纪的彝歌》和《梦的眼睛》分获云南省第一、三届边疆文学奖,长篇小说《魂归沉寂》获玉溪市政府文学一等奖,诗歌《绿汁江》获云南省少数民族诗歌大奖赛优秀作品奖。dn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