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文学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彝诗馆(诗歌) > 名家名作

蒋志聪组诗2首

作者:蒋志聪(吉乃) 发布时间:2015-03-18 原出处:彝族人网 彝诗馆 点赞+(
彝族人-网是创建最早,影响力和规模最大的彝族文化网站。网站的目标,是构建彝族文化核心数据库。
清明梦语
 
清明了 兄弟
你我的世界没有清明
没有墓碑 
东边是悬崖
西边是家族坟山
北边是老屋
南边是你走过的路
还有那斜坡上
九块石头——你的归宿
 
大哥没有走近
你早已是一缕青烟
归宿 你早作了选择
不想让儿子记忆
    大哥祭奠
双亲以泪洗面
 
远远地注视
树冠上的云雾是你?
去祖界孝顺爷爷吧
树枝上的阿普依曲是你?
保佑你的家人吧
天空飘来你的泪水
世上没有后悔药
是山风与树枝在交流?
还是你在嘱咐大哥?
去吧 兄弟
大哥懂得你的牵挂
 
兄弟,你的世界安好?
想起 有你陪伴的曾经
有泪 有幸福
此刻 在一页信纸上
记忆你的笑容
泪流满面……
 
看家人哀伤
是你的不忍
古稀双亲想你难掩面
兄弟 你可想象
白发送青丝的残忍
兄弟 保重
在兹兹普乌用心祈祷
 
兄弟 你仿若
依然与大哥如影相随
酒柜上的酒你还在享用?
想你 在那永恒的生命里
 
珍重吧
大哥此时记忆你
如有来世
你我再叙兄弟情
 
 
 
兄弟,一路走好
 
兄弟
我们的世界很大
大到风雨夜
我没能拉住你的手
 
你的快乐很简单
简单到我的一支烟
儿子的一个微笑
 
你太年轻
拥有白发沧桑的二老
你还没顾及拭去母亲的泪
还有许诺母亲的一束玫瑰
 
早晨 你走得太仓促
命运不会告诉我
你此去不会再回头
二○○七年十一月二十八日
时钟定格的六时二十一分
此时 我的世界下了一场
铺天盖地的冷雪
再见时 咫尺天涯
我用颤抖的手
为你点燃最后一支烟
一杯送行的酒
 
此刻 凝视着你的遗像
静静地想陪你一会
世界突然变得很大 很大
大到我找不到你的世界
又很小 小到
没容下我的兄弟
 
兄弟 你还在思念亲人?
你一路走好
你的世界没有病魔
大哥叫你一声珍重
 
你,不是不爱
是无法再爱
你有你的无奈和苦痛
不忍折磨和伤痛
不想失去最后的尊严
 
一步走错 步步皆错
让你买不到后悔药
白发送青丝不是你的初衷
妻儿的哭骂 让母亲心碎
你能听到父亲无声的痛咽
那山崩地裂的日子
母亲的哭唤没能让你回首
 
你自私 选择了解脱
大哥只有在心中
叫你一声珍重
从此 以苦涩的笑容
无声地记忆你的音容
从此 以淡漠的茫然
远远地守护你的不舍
 
兄弟 你能听到?
我从心底呼出的呐喊
从此 含泪埋藏
关于你的所有记忆……
 
 
 
记忆伯父
 
走了一百天 天空
又在为伯父哭泣
电闪雷鸣
思念
积淀的心绪
是凌乱的脚印
在秋天的路上
肆意延伸
 
抚摸秋天的脉搏
跳动的雷雨 深情地
丈量生命的深度
呼喊着思念的记忆
 
那尊古铜色的记忆
如同伯父沧桑的鼻梁
没有英雄结的号声
只有夜色的双眼
在松林里
找寻秋天的炫耀
 
厚厚的足音
美妙残忍的村格
在风中回荡
 
火镰碰撞出睿智
点燃伯父的烟斗
被斗烟烧焦的手指
根根呈现
一深一浅的呼吸
仿佛生命的节律
在伯父的烟斗上
燃烧着
忽闪忽现的秋春
又为烟斗准备思绪
 
毕摩的祈福
是永远的祈祷
玛嘟依附伯父的灵魂
屋檐下的阿朴依曲
在延续伯父的守护
 
  注:
  英雄结——彝族男子头帕上的装饰,象征男子汉。
  村格——为老人归老时表演的一种吟唱艺术
  火镛——彝族男子野外取火用的原始工具。
  玛嘟——彝族人死后为其依附灵魂而做的一节竹根。
  阿朴依曲——越西方言叫“牛屎雀”的小鸟,彝族传说老人死后变成此鸟守护子孙后代。
 
 
 
怀念伯父
 
伯父走了
在那个风雨交加的夜晚
他没有和谁打招呼
灯光撒下来
冷冷的
像七十八根蜡烛
 
我在伯父的额头
轻轻一吻
没有落泪
伯父的脚步很轻快
我试图拉住他的手
但一切都是枉然
他走得安然和从容
 
在白布下与亲人
    作最后的道别
姐姐的泪水为他送行
哥哥的回忆为他高歌
娘舅的克哲为他祝福
毕摩的指路经为他引路
去吧,兹兹普乌
您一生的归宿
 
又是一个风雨交加的清晨
在风雨中为伯父送行
他化作青烟从容飘浮
和我道别
只留下九块石头
 
  注:0i4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白布——彝族人死后盖在脸上之用。
  克哲——一种对抗性的说唱艺术。
  九块石头——彝族人死后男用九块小石头在火化点作标记,女用七块石头。
 
 
 
岳父一路走好
 
一个飘雪的夜晚
新闻联播中岳父走了
    悄悄地
带着一张慈祥的脸
没有牵挂 痛苦
 
虽然没到古稀之年
依然是岁月苍劲的容颜
五双儿女成就的沧桑
内地的米脂
    化作高原的铜雕
 
真高兴认识您,
可我没有叫过一声 爸
因为我们只能叫 舅
却在心中叫了
一辈子的园丁追随了银色
走得那么匆忙 
没留下一句嘱咐
却留下了做人的准则
——不能麻烦别人
我仿佛看到厚重的师德
走向天堂的脚印
 
岳父睡得那么安详
甚至没有看儿女一眼
14英寸的电视
衣柜里我才送的新衣
伴随您六十七个春秋
读遍了文革中的红语录
给予儿女的知识和希望
岳父阿 您活得寂默
    去得飘逸
岳父一路走好
我将回梦您的容颜
牵手你的爱女走向明天
 
 
 
母亲的回忆(组诗)
 
●母亲的照片 
 
一张老照片
用母亲的青春和灵魂
真情绘成
如一幅油画
悄然悬挂
我的心扉
 
常常凝视
浮现出
自己的
蒙娜丽莎
沉静 自信
慈祥 优雅
 
远一点
神情自若
微笑飘洒
如夜色下
那杯
清香的苦荞茶
 
近一点
神采奕奕
一片温馨
如早晨
那太阳
温暖如春
 
母亲的照片
伴随着我的梦
骑伏雄鹰丈量天穹
仰望星空清点星梦
用心
点燃那
生命的火把……
 
 
流淌的记忆
 
记忆深处的依佳丽
    轻纱曳地的月色
白布飘舞的灵棚
总是在头顶翻涌
洁白地 飘杨在山野
满天星月
点燃记忆的灵火
无论在依佳丽 还是祖界
火苗抚摸我的心田
烧落一身的罪孽与屈辱
烧去一生的苦难
 
不能忘却的火堆
    燃立心中
燃烧灵魂深处的诗稿
搅动满腔的热血
    浇灌后山的荞花
奔涌的火浪
驮伏着信念
火焰释出温暖
那是心灵的感应
点燃曾经的故事与音容
 
火光从母亲的体内溢出
点燃我冷却的血液
从心灵深处迸发的热能
嘱咐我引燃明天的太阳
血管喷流着她的祝福
让鲜艳从内心溢出
 
火焰翻涌
映起层层记忆
漾起母亲昨天的笑容
与我一路相伴
踏响明天的足音
 
 
●母亲的口弦声
 
孤静的夜色下
寻觅
那悠悠远远的惆怅
编织在瓦拉里的甜蜜
是您在秋雨中的守望
大雁南飞的季节
将是思念您的季节
口弦哟,口弦
陪伴在我的梦里
奔流而去的牵挂
是您爱的音符
 
荞麦花装扮的山坡
佛过深秋的思念
羞答答的月亮
在偷悦
指间飘绕的灵动 
口弦哟,口弦
谁能听懂您的天籁
陪伴您悠悠的梦里
 
听母亲的口弦曲 
是一种温馨
  一种牵挂
昨天的记忆 
高昂的在阳糯雪山上 
留存着您的笑容 
 
昨天的故事 
口弦上的歌
口弦声声骑着山风 
奔向远方 
 
高耸的阳糯雪山上 
疾驰的阳光里 
诠释着古老的传说 
母亲的口弦声 
沿着那潺潺的山溪
流淌到天地相接的地方 
 
辽阔的南高原 
永远是母亲家园 
天空飘着成群的羊群
口弦声声
沿着蜿蜒的山溪
穿过历史的屏障 
唤醒一颗怀古的心 
 
 
日出日落
 
露珠仰望太阳升起
晚霞目送太阳西下
甜蜜中迎来婴孩的啼哭
哀乐泪送鹤颜归隐
感受万古永恒
人生万象
 
清晨的曙光
正午的骄阳
黄昏的夕阳
在日出日落之间
潮起潮落的岁月
生命 就此一瞬
 
追求与梦想
奋斗与艰辛
波峰与波谷
成功与失败
让您尝尽甘甜苦涩
南高原为您作证
 
落日远去
山风徐来
身影 渐趋朦胧
步伐 永不停息
夕阳义无反顾
一切为了初升的誓言
 
回望生命的脚印
翻越大山  跨越大江
绚丽 留给黄昏
依恋 投于大山
与满天云霞相伴
跟狂风暴雨合舞
 
人生的旅程刻骨铭心
啼落时只带来一身的梦
归隐时只带走一片依恋
可谁人又曾想过
没有归隐的绚丽
哪来啼落的喜悦
 
 
●七十三个春秋
 
七十三个春秋的挥笔
定格在马年十二月十四日
朝阳显露碧鸡山的八点四十
这是母亲刻意雕琢的诗意
画面已定稿 修润只在心中
 
诗意永远在路上
母亲用心描绘的画卷
定格在雪花飘飞的早晨
儿子将继续绘就
    您未完的蓝图
让画卷色彩鲜艳
 
与生俱来的自然法则
在七层的火堆中升华
让画卷轻烟弥漫
为构筑信仰
八十岁的父亲还在聆听
毕摩送灵经文的颂唱
 
腊月的寒风
营造着无尽虚无与孤独
大地寂寞地等待
等待一场轰烈的大雪
以便雪藏一生
 
火苗在风的纵容下
肆意摇荡
舞动着昨天的述说
 
灰白色的缕缕烟雾
留念的漂浮在树冠上
颂扬昨天的灿烂
 
疯狂的火苗
似要吞噬一切
那融入白云的白烟
似在诠释着生命
 
七块石头呵护下的灰烬
分不清是曾经的躯骸
还是诉说着尘世的沧桑
 
  注:七块石头——彝族人死后女用七个石头在火化点作标记,男用九个石头。
 
 
●为母亲指路
 
去吧 母亲
回归您的故里
——兹兹普伍
追寻阿普笃穆
等待我的到来
 
九十九位毕摩为您颂经
九十九头牲畜与您相伴
兹兹普伍
屋后有山宜放羊
屋前有坝适栽种
坝上坪地能赛马
沼泽地带能放猪
一片美丽富饶的乐土
 
去吧 母亲
魂归祖界
    与阿普笃穆相聚
高坐祭坛
    祝福您的子孙
 
静默的竹席
躺在格窗上
衬着朦胧的月色
映射出孤寂的竹影
附着母亲曾经的影子
播映您的温情和祝福
辐射着昨天的慈祥
 
自然法则的无情
日月的车轮不曾后悔
音容从指间滑落
碎成一地的无奈
 
北风在呢喃低泣
那么的感伤
拾取曾经的记忆
与我相伴 却形同陌路
留下我独自的伤痛
 
这一块神灵栖宿的竹席
没了毕摩经文的滋润
没了沟通阴阳的颂经
虔诚与关怀在褪落
憔悴的竹席
    遗下寥寥的记忆 
月光滑过 
触摸您那无尽的祈福
 
尽力地去抚慰
想让您从此不再伤痛
   不再寂寞
月光爬过您的脸庞
拂去您慈祥的目光
枕着自己慢慢入睡
 
注:兹兹普伍——彝族的祖界。
竹席——送灵时放在灵棚上边的一块宽三十公分的长方形竹席子。
阿普笃穆——彝族的先祖。
 
 
●回归祖界
 
蓝天中的山鹰在颤抖
这是一种感叹
一种不能触摸的痛
痛我的母亲
病魔缠绕她四十个春夏
七十三个春华秋实
撕裂一堆堆杂乱的伤口
毕摩的法铃没能抚慰祖灵
苏尼的皮鼓未能驱吓鬼魂
医生没能让母亲永生
山乡的早晨
    漂浮起了一股青烟
山涧的青烟被朝阳染红
迎风而翔的鹰
以孤傲的姿态
飞向兹兹普伍
 
山林弥漫
马踏山野
附在竹节上的灵魂
找寻山崖间的归隐之地
在毕摩经文的颂唱中
    奔赴梦中的祖界
翻越九十九座雪山
涉过九十九条大河
指引无数的灵魂在飞翔
一步一步赶往祖界
 
疼痛在岁月中趋失
但除了鹰
有谁喝到
用眼泪酿造的杆杆酒
有谁听到
依佳丽吉乃坟山的鸣咽
还有谁颂唱完
鹰血写就的经书
刻满彝人风骨的岩羊皮鼓
走进了图腾与传说
鹰背上毕摩的法铃
仍在山涧此起彼伏
依然在招魂 送魂
 
 
●母亲的思念
 
有您做我的母亲
是一生的缘分
爱 永远住留您
一种永恒的缘份
 
母亲
在那遥远的地方
我的心被温柔收容
这儿有山坡 阳光
母亲 无论我飞得多高
就像秋天里的风筝
线端永远在您的手中
 
昨夜的梦搅乱了我的思绪
飘柔的长发轻扶我的脸膛
明亮的双眸送来温馨
脸膛上烙满岁月的脚印
 
您的音容包揽我昨夜的梦乡
漫妙的双手在岁月中枯槁
青春的脸庞遗留在童年
全是我的错 全是我的错
带走了您的思念
早应该送还您
 
如今思念又被带走了
您的子孙去找寻他的梦
您在等待 我在等待
思念成为您我飞翔的翅膀
您在找寻 我在找寻
岁月把青春染成银色
思念的您我都很懊悔
等待的您我都很沮丧
不经意间带走的思念
如今 应该拿什么归还
 
 
●火苗串起的祝福
 
母亲
今天在依佳丽的吉乃坟山
用七层的火堆为您送行
四周的松树注目相送
为您送上九样牲畜
穿上三色的百褶裙
披上羊毛披毡
熊熊的火堆送您回归祖界
 
妹妹用眼泪欢送您的回归
弟弟用思念泪送您的远行
父亲与您相伴五十五个春秋
他用心无语的为您送行
娘舅为您唱颂指路经
我用诗歌祝福您一路好走
 
您的七十三个春秋
将成为我终身难忘的回味
多少曾经的故事
    交织在记忆中
像一串串美妙的口弦声
您的音容珍藏在心底
似一团熊熊的火球
烧开我的血液
流淌在我的周身
 
您甘甜的奶水
动听的歌谣
火塘边的故事
见证了五十年的欢笑
见证了我一路的历程
 
我的老师
您用温暖的胸膛
烘干了我的眼泪
温情的目光送我远行
多少坎坷 多少惊喜
与您一同分享
多少兴奋 多少紧张
与您一同经历
多少安慰 多少鼓励
让我快乐 让我成长 
 
母亲
您的回归让我茫然
每一年的彝历年
我给谁拜年
每一年的火把节
我给谁拜节
往后的彝历年
将用热腾的猪心祭奠您
往后的火把节
将用鸡毛为您引路
与我一同欢庆火把节
我用点燃的火把
照亮您回归祖界的征途
 
做您的儿子是一种幸福
您给了我五十年的温馨
这源于您的慈祥与贤能
谢谢您 母亲
儿子用熊熊的火堆
    为您送行 
母亲 一路走好
彝族人-网是创建最早,影响力和规模最大的彝族文化网站。网站的目标,是构建彝族文化核心数据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