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彝诗馆(诗歌) > 名家名作

阿者提古短诗系列:那一天,所有的火把会照亮远方的每一个角落

作者:阿者提古 发布时间:2016-05-26 原出处:彝诗馆
古老的彝族,还能有多少东西能在时代大潮中存留下来,也许不会有明确的答案,但我们可以尽力去为她留存一些有价值的文化,这就是彝 族 人 网的价值所在。


  阿者提古,男,彝族,1970年5月小凉山峨边彝族自治县杨河出生,1993年从西昌农专园艺系林学专业毕业,1993年至1997年在乐林科所工作,1998年后一直在乐山市森林公安局工作,期间在省委党校学习法律专业取得本科学历。爱好文学。2015年10月阴差阳错走入诗歌的迷宫,此后无法停止。
 
 
春雨
 
此刻,那些欢乐的精灵,在我左耳跳动
滴答、滴答,舞步优美
心向着左方进发
想越过窗台去拥抱那精灵的欢乐
寻着春天脚步而来的这些精灵
总在不经意间,用优美的音乐
敲开你与生活胶着的混沌
重新抬起你的眼光,寻找花的娇艳
今夜,我准许我的心飞出窗外
在这夜色下,与它们共舞
我会打道周庄,与它们在春天里会合
 
 
南红玛瑙
 
南红玛瑙是凉山的石头
鲜艳的石头
是跟随彝人的石头
彝人,石头
来自那里,没有答案
彝人,石头
就在那里闪着光芒
有人采走了那鲜艳的石头
来装扮自己,光鲜亮丽
像石头一样的光鲜
彝人还在
还有他们的土胚房
比石头还光鲜的土胚房
因为,有歌有舞还有笑脸
离开彝人的南红玛瑙
瘦了,瘦的脚再也够不着大地
 
 
我喝了一口酒
 
黑夜用黑色幕布收藏了我的目光
静下来的世界,心扉启开
随岁月流淌的昨天悄悄又回到我身边
那些人,那些故事,欢呼雀跃
而我,独自一人,静静的在这里呆坐
那一份失落,真是让人难以承受
我想把这份失落藏在酒杯里
端起酒杯,一口把酒喝了个底
那一份失落从胸口缓缓流进了杯中
我变成了我先祖的猎犬
又回到大山深处,追着一只小鹿撒欢
 
 
我们都还年轻
 
年轻的心,在天地间找寻
找寻花开的季节,找寻梦圆的方向
风里飘飞的泪水
还有,对一朵花痴情的笑脸
总是反反复复,没有改变
路上的脚,总是朝着远方
挑起的行囊装满殷殷的叮咛
走南闯北,从未拆开
因为,我们都还年轻
我们,等待重回我们的故乡
等,待敢拆开行囊时
在每一条叮咛下,系一朵笑脸
 
 
你有毒
 
千年的白狐修行千年
那千年的孤独,美如烟花
我,不为所动
我在等,等那十月的沉默
从沉默处走向喧嚣的你
像一棵白菜的你
追随你,我在菜院里长成一棵树
那烈日来袭,我伸长手臂成阴
那寒风袭来,我脱衣为你作被
可,那人来了,那个人轻轻一捧
你就起身,将我的心抖落个干净
没有一丝的动摇留恋
我的心,在你留下的足迹里
也奄奄一息
 
 
火塘颂
 
火塘,热情追随一个民族的步伐
跋涉在人类文明的进程中
当智慧的先祖为你筑起遮风的港湾
你便痴迷于温暖的光亮
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
金赤的光亮与民族的光芒交相辉映
鼎立三足与三足金乌齐游瀚海的宇宙
你,是那样的多情
总伴着操守家园的女子
温情等待
等待在高山森林狩猎追逐的男子
你又是那么的深情
用温暖的额头枕着守候远方儿女的母亲
内心的光照亮了游子脚下的路
让母亲的守候变得温暖
你、你这火塘
你对这个民族那样忠诚
当,阴霾的随风来袭
你会点燃守屋的石头烧沸一池水
驱散那狰狞来袭的阴霾
还一片宁静晴朗的天空于家园 古老的彝族,还能有多少东西能在时代大潮中存留下来,也许不会有明确的答案,但我们可以尽力去为她留存一些有价值的文化,这就是彝 族 人 网的价值所在。
哦,火塘
我该怎样表达我内心对你的热爱
哦,火塘,永远的火塘
 
 
彩票
 
那一笔巨额的财富
我分配了又分配
心中不踏实,怕落下不该落下的
幸好,这十二年
可以落下的不该落下的都还没落上
心,还踏实
十二年,一个红腰裤的长度
我在这条裤子上细细的酌别每一个梦
希望做个踩上狗屎掉进粪坑的尴尬梦
这个倒如愿无数到怕再次如愿
那神符似的七个数字
把一张纸打扮的分妖娆妩媚
我骑着十二符兽,一路追逐
 
 
缝补的记忆
 
火钳,凉鞋
风牛马不相及乎,非也
儿童,针线
风牛马不相及乎,非也
那年,那月
一座山,可以让思念发酵成泪
一只凉鞋靠火钳行走岁月
一个儿童用针线缝补寒冷的日子
一段历史,一群人的记忆
那些记忆,落后许多
却,温暖的让风霜的脸绽放如桃花
端端生出许多的爱昧
让光鲜羡慕嫉妒那时尴尬的缝补
光鲜那个,认为缝补是刺绣
看来,还真是对的
 
 
打工 打工
 
把爱情藏在了猪圈里
把小孩放到田坎上
媳妇锁进土胚房
我把我打包给了长途的远方
长途,长途,长的无法理清头绪
脚还没跨过门坎,心也千千结
异乡啊!你可理解故乡的结
你应该不解,异乡是你故乡
一个馒头,一碗米饭,足
足够我在你乡望我乡炊烟袅袅
伤害啊伤害
请原谅我对伤害的无知
当,所有的枪口对准我时
我是多么的无助
我仅仅只是一个打工的人
想用自己笨拙的双手编织美好生活的打工人
祖国,祖先们是否还在
这一片天空,你是否还容得下那个捣蛋小孩
为何,我感觉不到手足的情义
祖国,请给我一片天地
一片可以用双手编织生活的天地
我不惧严寒,不惧
 
 
风信子 古老的彝族,还能有多少东西能在时代大潮中存留下来,也许不会有明确的答案,但我们可以尽力去为她留存一些有价值的文化,这就是彝 族 人 网的价值所在。
 
你看见我在风中摇曳如花优美
你看不见我母亲在风中放手决绝的忧伤
那片山野,是母亲刨种的欢乐,十里如锦
鸟语轻唱欢乐的盛事
花香铺就昨天每一寸轻盈的脚步
梦想的触角却是伸向远方的远方
母亲的双手,已无法托起梦的方向
唯,在月光下点起星星为我编织寻梦的羽衣
雁南飞,风相随,我随风启航
风中摇曳如花的我,优美
我的心,在风中凌乱,没有方向
 
 
妈妈的味道
 
记忆被困在那年那月
装满父亲母亲携手编织的童年摇蓝
贫瘠的土地贫乏的生活
他们的爱情是洋玉开的花
土地里收获生活的希望
青菜是他们织就的毯子
晒在地头,收在桶里,在木栏架凉干
四季都有他陪伴,暖暖的
越过故乡的那道山梁
在人声沸鼎的都市,我失声
吆五喝六的嚼着佳肴
脚拖着我行走于宽广的街道中
一个偶然,与一盆酸菜洋玉汤恰巧相遇
那一口汤荡起了对故乡的思念
满满的都是,妈妈的味道
 
 
我把思念藏进黑夜
 
也许,是我对你的执着让你恐慌
你总是在阳光下,与我相距遥远
也许,我对你的思念让阳光给照耀成脸红的拒绝
我千百次的思念,在阳光下弹唱哀怨的忧伤
千年的修行,我怕不够
我,已修行一万年
可,你总是在我伸手之外
我不知道,我还该怎样的用心
无奈的修行,我失去方向的心
把思念藏进黑夜
守候你梦中露出的笑脸
 
 
雨声
 
空空的天空,在阳光下空无一物
妩媚的月亮爱用星星点缀那蔚蓝的天空
今夜,我在天空下被雨儿紧紧的拥抱
这个多情的雨儿,不知从何处来
在这深夜守候在我经过的路上
用她的语言在我后背书写修行千年的坚守
多情的我,把她所有的话语装满衣裤
连脚下的鞋子,也成了两尾鱼
夜也深,挥手相别
扭亮灯,在床上静静回味今夜缘遇
那窗外飘来“滴答,滴滴答”的音乐声
如三步,轻盈,飘逸
 
 
帅气飞扬的我
 
妇女是半边天
男左女右,我想那半边应该是右边
我的右手右脚都很灵巧
头发也向着右边梳
趋向右边的我
穿漂亮的没有补疤的衣服
喝高度的酒,把脸润成红色
挺着将军肚,背着手走路
怎么看,都像一只骄傲的大公鸡
那帅气随高吭的鸣声响彻云霄
把所有的云朵染成彩霞
 
 
淘汰赛
 
一声令响,哇阿、哇阿,我向世界宣告
我将是一个无数次被淘汰的人
小时候,没有小伙伴胖
长大了,没有小伙儿瘦
成年了,没有同伴牛
就,发出的温柔目光,也被冷若冰霜化解
可,我总还是向着人们设置的终点拼命奔跑
想用我的胸膛冲开那终点线,迎接那雷动的掌声
我甚至已想好,高举我右手把V挂在月钩上
可,可,那终点只有我雷动的喘气声
其实,陶汰与胜利,没有什么区分
只是一个在上一个在下而已
都是心情的享用者,彼此衬托
如一朵玫瑰花,有枝,有叶,有刺,有花托,有花瓣,有花蕊
那个沉醉的女孩,只看见一团火红
 
 
我有一个梦想
 
远方
我在远方想远方的家乡
在家乡,远方的世界牵走我的所有
我始终生活在远方,心手无法相牵
已记不清家乡酸菜的味道
已不知道三锅桩三方的世界是什么
只有偶尔,黑夜会悄悄恩赐
让我给三锅桩添添柴火
煮那一锅浓浓的酸菜
远方,却越来越远,迷茫
这个迷茫,我不喜欢
我喜欢伸手就能拨弄我可爱的月琴
我要弹落所有的忧伤
让忧伤跌落进邛海喂养那些饥饿的鱼
我喜欢,撩开索玛叶儿就能见阿妺的口弦
让口弦拨动出迷人的春天
我知道,我知道会有那么一天
那一天,所有的火把会照亮远方的每一个角落
让迷失的远方牵手远方的我
那一天,天很蓝,山青翠,水悠悠
 
 
我在春天为你种玫瑰
 
纷纷扬扬的雪花,是我心中的思念
飘飘洒洒把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填的满满的
每一朵思念都想抓住你的世界
从我的胸膛飞出,掏空了我的灵魂
我也无法呼吸
我把我窑在这些失落的思念下 彝族人-网诞生于北京,已经20年了。初心不改,在浮躁的网络时代,留一片净土,为彝族留下更多闪光的文化。
让那冰冷激醒我
那些小草,我想
他们会在春天里扶我起来
也许你会看见,那为你憔悴的心
它在春天开成一朵玫瑰
也许,你从我的世界之外走来
轻轻地把它摘下来,捧在你胸口
 
 
爱情,你这家伙
 
爱情,啊,爱情
你是我冬天敢露着膀子的热量
你是我夏季挥汗还能透着凉爽的风
无数次,数也数不清的无数次
在心中把你安顿在铺满玫瑰的花毯之上
无数次构架与你邂逅的场景
甚至,悄悄把父亲遇上母亲时的那套西装换上
希望你与我的归宿如我父母般的温馨一生
可,这个可字的转折,让我找不到你来的方向
从这个路口奔跑到另一个路口,比一只苍蝇还快
再快,也没能赶上你的出现你的转身
爱情,你这家伙
是你没耐心还是我没有算对你的脚步
爱情,你这家伙阿你这家伙
我是该手捧着鲜花去下一个路口等你还是该长粗了腰杆堵在这一个路口
我,我是多么渴望与你牵手点亮我的心灯
你看,这五月的天空
常被我赤诚的心感动的伸手在每一棵草尖上寻找你
用响彻大地的声音呼唤你
你可看见,那滑过山头的光亮,那也是五月的天空为黑夜里找你的我打着的灯光
佛光普照佛法无边,也许,是我前世没有修来与你的缘
总是瞧见,却无法守候你的到来
既然这样的注定,你又何必让我知道你是那么的美
让我的心,在日子里凌乱
把每一个路口守成秋天的风口
 
 
一杯酒的谎言
 
不经意,我被忧伤给劫持了
所有的狗为属狗者被劫持狂吠
村子里的傻姑乐呵呵看着手脚乱舞的的我
那一杯酒,像一个智者,无色,透明
空气中充满他的语言“我是你的救赎者”
我与他对视着
一点一点,他在退却
当我从沟沟里被巨痛揺醒
那个杯子盛着他的承诺还在那里
 
 
谁恶搞了我的容颜
 
是谁、是谁
早上,我站在镜子面前
看到我的脸被画的沟沟坎坎
是谁用我俊俏的脸作了画布
用笔也不用心,潦草的让人心烦
捧一把水想洗去,不能
拿起梳子,总得梳个好看的发型吧
天呐,谁?把我头发给染上了霜
我同意了吗、我同意了吗?
昨晚还骑着白马在梦乡飘逸来着
这个,谁,如此的恶作剧
夺人之美
算了吧,我是个大气的小伙子
就当是要参加化妆舞会
 
 
醉酒
 
今夜的月亮,把天空的幕帘拉上
躲在后台悄悄喝上了
洒落的酒水,一滴两滴
跌落在风中让风吹了个正凉
借黑色的空间,我把心事随手放在角落
捡起那些酒滴,装在杯里
仰头,让他们依次滑入我坚硬的细胞
我的左脚与右脚掐起了架
也不知道,该向着左还是向着右
在那路灯的下面,我怎么也摸不出答案
 
 
好像你没有爱上我
 
你呀你,既然的注定
你又何必出现
你与我的修行佛给的是什么分
我努力跳在你每一寸目光中
可,我抓不住你寻找的答案
甚至,我用砖头垫高了自己的肩膀
你也没有想靠一靠动作
那个财神,我的膝盖也拜的光亮
只为买下你脚下的每一寸土地
让你走在我的世界
结局是悲观的,我风湿的拄着拐了
你也走远
也许是只有,你呀你
我在你身后揣着答案猜:你爱上了我吗!




附:
    我对诗的理解
 
 把自己心中所见,有文字绘成一幅画,留有一定的遐想或激起分享者好奇的,我认为就是诗。如果,把它画的清清楚楚,标牌指示明确,就是散文或随笔。加点儿虚构的夸张的故事情节,它就是小说了。所以,诗难写,添一笔可能成散文随笔了,再编个谎,那成小说了。诗,常借物借象搭桥意景,借用手法就是诗的技巧。如果一味高深,如行云端之龙,那只能感动自己,让读者只有望云兴叹也许。如果,平淡无奇,打油的人都能哼哼哈哈,何谈诗有歌之美。诗的终极目的,与读者交流,手法太过虚幻或太过平常都是难以实现这样的任务。所以,借用的,一定是符合自然规律的,语言用语倒没有特别限定。诗的环境要符合生活环境,如:打伞江南。这个放古代,小女子撑把伞阿娜多姿,你一个现代人,那是娇作,除非你标的是梦回,稍还可原。诗的布局要统一,一会儿东一会西,你把一个外国人与中国人对话处理好都是一个庞大的工程,又怎可能把诗布成行云流水。总之,不要把诗写成专业数据,也不要写成贴小广告似的。诗,是抒发情感的纽带,处理好了,与他人分享你的喜怒哀乐,那是一件痛快的事儿。
古老的彝族,还能有多少东西能在时代大潮中存留下来,也许不会有明确的答案,但我们可以尽力去为她留存一些有价值的文化,这就是彝 族 人 网的价值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