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我在彝乡的故事(六十一)——远方的亲人来了

作者:荷溪 发布时间:2017-01-20 原出处:彝族人网

  弟弟他们来到寨子里后,打电话让我去接他们,我去到工房下面的时候,就看见他们三个了!他们只买了两条烟,和几串鞭炮,没有买到米和鸡,他们不知道那些东西在哪里卖。前面向阳他们还说要买牛和羊给他们三个拉着进寨子的,后来大表哥想想又不方便,因为他们都不懂彝族丧葬的风俗,不知道要怎么拉着牲畜进寨子,所以干脆就不让他们拉了!见面寒碜几句后,  我们几个就一路放着鞭炮回去,大表哥他们听到鞭炮声后,派了两个人出来迎接,安排他们去吃饭或是休息。

  我有很多事情要做,在彝乡,儿媳妇是很辛苦的,特别是在葬礼上,女儿的待遇和儿媳妇却不一样,因为女儿回家就是客,她们要穿着颜色鲜艳的彝族服装回来,头上和衣服上还要佩戴银饰品,儿媳妇却是不能戴饰品的,甚至衣服也不宜穿得太鲜艳!我弟弟他们从来没亲眼目睹过彝族的风俗习惯,他们说,觉得彝族的姑娘就是用来展示的。

  我和公公所有的侄儿媳妇一起,要准备二十八的事情,公公的女儿或是侄女,要在腊月二十八四点之前,全部到达我们家,做为儿媳妇的我们,要出去迎接她们。

  吃过晚饭后,公公的几个侄子又用筛子端着酒菜来了!他们整齐地把筛子摆放在木棺上以后,也会留在我们家里玩一会儿,腊月二十六以后,彝族年就算过完了!寨子里已经没有多少客人,他们不用招待客人,我们家就热闹起来,婆婆还是不出她的房门,她的房间里随时都挤满了人,都是我们的奶奶和大妈之类的,我闲了,也会进去坐坐,和她们聊聊天,我完全用彝族话和她们说的,因为她们大多听不懂汉语,寨子里有许多人都没听我说过彝族话,她们看我已经能说完整的彝族话,觉得很惊讶!

  婆婆告诉他们说:“这个汉族姑娘呀!从来没人教过她,不知道她怎么就学会了!自从她嫁过来两年后,就一直都和我说彝族话,只是说得不太标准而已。”

  向阳的一个堂弟接过婆婆的话说:“这么快就学会了!心真够灵的,说得已经很好了!至少现在我们大家都能听懂。”

  他们只是看到我会说了!其实他们都不知道,我还是花了一番心思学彝族话的,留在寨子里的那段时间,我一直都没闲着,向银杏姐弟两就是我的老师,我也是她们的老师。

  到了晚上,弟弟他们几个被一个堂哥带去他家睡了!厨房里的人几乎一夜没睡,他们聚在一起斗地主,公公的灵堂里,也从来没冷清过,每天晚上都有一群人陪着他到天亮,他们也斗地主,公公生前,也喜欢斗地主或是打麻将。

  腊月二十八的早上,公公的侄儿媳妇都来了,我们在一桌上吃饭,吃过早饭后,我们一起去找那个爱跳舞的向二婶盘头发,她家就在向阳家上面的水井旁边,婆婆告诉我,让我跟着那几个嫂子,她说她们会教我要怎么做。盘好头发后,我们几个都要在头上戴一顶用藏青色的麻布绾成的帽子,那个帽子足足有一巾重,我戴着很不适应,几个嫂子看着我别扭的样子好笑。

  待我们全部盘好头发后,从红河县城赶过来的两个姐姐和姐夫就快要到了!大嫂让我走在前面,她说我们几个儿媳妇要去路上接她们了!我们每个人身上都穿了长孝衣,手上还准备了一件用棕榈丝编织成的蓑衣。

  走到半路的时候,遇到一个叔叔,他用手指着我们,好像是在骂我们的样子,他大概是骂我们没有在唱,因为只有大嫂和二嫂在一边唱着一边哭着,我们几个小一点的,都不会唱,我只是默默地流着眼泪,我看见其她几个也在流泪。

  我出门时,向阳还警告我说:“就算你不会唱,也不要笑,寨子里的人看见会骂你的。”

  果然,一出门我们就被骂了!但是我们一个也没笑呀!那个叔叔为何要骂我们呢!看着每个人都在哭泣,我感叹,其实每个人都可以做演员,特别是女人,前一妙还说笑着,后一妙就泣不成声,且还是真哭,眼泪都是真的,至少我的是真的。

  我来不及多想,就远远的看见姐姐她们拉着小黑山羊和小黑猪朝着我们走过来了!我赶紧先跪在路上,其她几个嫂子也赶紧把蓑衣铺在地上跪下,我们都把头朝着姐姐她们来的方向,低着,低得不能再低,也不能抬起头来看她们,我只听见两个嫂子在唱着,其她的什么也没听见,突然想起婆婆叮嘱过我的话,她说等姐姐她们走到我们面前的时候,会来扶我们起来,她们来扶我们的时候,我们就要站起来去扶着她们进去我们家里,待她们一行人都走过去,我们才站起来,又遇到刚才用手指着我们的叔叔,不用说,我们又再次被他骂了!

  我赶紧跑上前去,牵着一个我之前见过的姐姐走,她也一边哭着,一边唱着,等走到灵堂外面的时候,向阳和他的几个堂兄堂弟们也跪在那里,他们也嗷嗷地哭着,有些脸上有泪,有些则没有。姐姐她们照样一个一个去扶他们起来。

  两个姐姐拜过公公的亡灵以后,再次哭了起来,这次是真的哭。哭过以后,她们先进去婆婆的房间看望婆婆,婆婆每遇到一个亲人,就哭诉一回,她好像想让所有的人都知道,她的不幸和悲伤!我想这样也好,婆婆需要的,就是倾诉和发泄。

  戴绿果和李林萍她们也来了!戴绿果穿着一件很好看的彝族服装,身上挂满了银饰品,李林萍穿着朴素,头上还包了一块米色的头巾。

  我听见外面有笑声,就探出头去看,发现向阳和那几个堂哥堂弟在剃头,只一会儿的工夫,他们都被剃成了光头,向阳和大哥的头,形状不是很圆,剃成光头后有点滑稽,连我看了都想笑,他们都在笑,说是第一次剃光头。我问向阳为什么要剃光头,他说是风俗习惯,必须要剃的!q4x彝族人网

编辑: 发布: 阿着地 标签: 故事 连载
收藏(0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