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National Literature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小说/纪实文学/剧本

在线小说《混乱不堪》连载之一

作者:马吹牛 发布时间:2010-03-19 原出处:本网发布
yizuren.com,始建于2001年。

  我就是马吹牛,出生在老凉山的一个非常偏远的县。长到24岁离开凉山,就再没回去过。我父母是支边到凉山的。对于我这样身份的一代,故乡是一个很难忍受的词。一直到读初中以前我都生活在乡村里,我的朋友中只有彝人小伙伴, 我跟着他们一起在山上放羊、打柴、疯跑。初高中时,我的朋友中彝人最多,我们结成了八兄弟。后来我读西昌农专,他们也经常来玩。现在差不多都没联系了。
  
  唉。
闲话少说,书归正传先。

1、
  
  这个时候,天有点冷。
  
  雨,是雨吧?总之雨不象雨,象情人的手在轻抚我所寄生的这个城市。
  
  这个时候,不免的想起一些朋友。
  
  冯就是在这个时候来的。他来得正是时候。
  
  冯说,在刚过去的这20个小时里,发生了很多事情。
  
  我说,是吗?
  
  是的。所以我现在很想找个人说话。
  
  你要我只当个听众?
  
  是。
  
  好吧。
    
  还记得我说过的忆么?那个在杭州读书的重庆女孩?就是那个和我经常通长话的?
  
  记得,呵呵,记得。你的长途色情电话。
  
  靠。乱讲。她来了,又走了。
  
  什么时候?
  
  昨天来的,今天走的。
  
  就这么简单?还要我听什么?
  
  不知道。
  
  厉害。不过我知道你要说些什么了。
  
  说什么?
  
  不外是见光死的老套。她上了我的床你上了她的身,如此而已。无话可说了吧?
  
  你娃娃不要这样尖刻好不好?算了,我不想说了,让我静一静。
  
  我下楼去买烟。顺便买了两瓶白酒,一只油淋鸭子,半斤卤猪蹄,四只面包,一斤酸辣凤爪。老板用同情的眼光看着我,说,又来朋友了?
  
  我说是,先欠着,行不?
  
  老板说,行呵,改天把你那几张碟子抵给我就行了。
  
  做梦吧,老大不要趁火打劫呵。我已经只剩那几张了,就免了吧。大不了我来给你打几天工,你去旅游。
  
  你真想要来我这个摊子,我分钱不要白送。
  
  咋?不想做了?
  
  是呵,工商税务城管卫生天天来收费,赚不了几个钱,有些时候还要倒贴,你说这个生意还有啥可做的嘛。
  
  看来还是我们打工的好,只要国家有肉吃老板啃骨头我就可以有汤喝。
  
  哈哈。。。兄弟有意思。
  
  苦中作乐嘛,再说有你老大罩我,我怕啥。哈哈。
  
  回到房中,冯躺在沙发上闭目苦思。我想他是中毒了。而且中毒很深。对这种中毒的人我很有心得,那就是以毒功毒,请他喝酒。
  
  一人喝完一瓶酒,他醉了,醉得很深。我相信明天起床后他会又是那个朝气逢勃的假白领。
  
  冯蜷缩在沙发上,偶而弄出些异响。冯在他朦胧的语境里嘀嘀咕咕,不时用很无助的手抓取什么。
  
2、
  
  冯是小四的朋友。我初识他以后就和他在这个城市里流浪。整天为了一顿饭东奔西跑。夜了就去认识的宾馆门卫那儿蹭床。
  
  那是两年前的事了,从东城到西城,我们步行穿过这个繁华得开始堕落的城市,用年青的步子去丈量贫穷和富裕的距离。关于冯的过去老四没讲过范自己也没说过。我也没对他讲过我自己的过去。我们仿佛都有默契,对彼此的过去只字不提。哪怕是在劣质白酒烧昏了我们的大脑后,有些东西依然隐藏在语言的深处。也许是禁忌也许是隐痛,我和他于对方而言是没有过去的人。
  
  “一九六九年那一年,令我一筹莫展地想起了泥沼。那是彷佛每跨出一步,鞋子就会完全脱落的黏性泥沼。我在那样的泥泞中非常艰苦地艘步。前前后后什么也看不见,无论走到何处,只有一望无际的灰暗泥沼在延续著。甚至连时间也配合我的步伐瞒珊而行。周围的人早已跑到前方,只有我和我的时间在泥泞中拖沓看爬来爬去。在我周遭的世界发生很大的变化。例如约翰柯特连这些名人都死了。人人呼吁改革,彷佛看见改革就在不远的地方到来。然而那些变故,充其量只不过是毫无实际又无意义的背景昼。我几乎没抬起脸来,只是日复一日地过日子。映现在我眼前的只有永无尽头的泥沼。右脚往前踏出一步。举起左脚,然后又是右脚。我无法找到自己的定位。也无法确信是否往正确的方向前进。只知道必须往前走,于是一步一步地往前。”
  
  这是被我们强行小资了的村上春树对困境的描述。我无法找到更确切的句子来说出我和冯当时的处境。我们在徒步跋涉的间隙就看书,看所有能找到的载有文字的纸,然后用那些句子来彼此取笑。走过音像店的时候,我们会踱着悠闲的步子进去,煞有介事的让营业员放一些磁带,故作高深的评论一番后走掉。
  
  准确的说,我们常去蹭饭的是小四他们那里。小四他们乐队的四个人都租住在川师大外的民房里,偶尔有些演出,吃饭几乎不成问题,至少在获悉他们有了演出之后去吃饭总没落空过。
  
  西南书城的二楼上就是著名的打工世界,我和冯去的次数多了,多到连门口收票的工作人员都不好意思再收我们的门票。我们在招工的大厅里流连忘返,直到闭场。接下来的节目就是在书城的工作人员也读熟了我和冯的面孔,用崇敬混合着警惕的余光留意我们。
  
  我始终认为冯是个乐观主义者。他醒来以后一定会表示反对的,但我有证据。在书城漫无目的的漫步的时候,他总是会随手拿起一本又一本封面花里胡哨的东西,又在片刻之后扔下。似乎那些五颜六色的东西对他有无穷的吸引力。这使他在许多时候会显得浅薄和时尚。比如他在安妮宝贝的书堆前停下来,翻了一刻钟后对我说,我有点喜欢这个女人。他把石康扔在边上后又对我说,这小子生在福中不知福,有书可读有房子可住有毛片可看有酒可喝有B可操,他的日子真TMD过得不错。他会对照着书城的畅销书榜翻完那些榜上有名的书,然后拿着几本书对我说,这些书还真的不错。
  
  我说,你都买下来吧。
  他问,真的?
  我说,真的。
  他说,算了,我们还要吃饭。
  这个时候他说的是“我们还要吃饭”而不是“我还要吃饭”,我听在心里很高兴有种说不出的舒坦。我在暗地里想,等我发财了,一定要把所有他翻过的书通通买下来送给他。
  接下来他又说,TMD,我们为什么不去多挣点饭钱书钱?!
  
  是呵,为什么不呢?
  我和冯经常在步行的时候讨论这个问题。看着衣着光鲜的男女们在大街上享受着社会主义的灿烂阳光,我们不得不为自己为什么还生活在资本主义的阴影底下寻找原因。原因是多种多样的,总也找不完。这次找出一些,下次又会冒出新的。

  时间慢慢逝去,我们依然在步行,依然在找原因。我们把更多的时间消耗在书城的书堆中的时候,冯开始沉默下来。而我总是沉默不语的,他还看不出我的变化。

yizuren.com,始建于2001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