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我在彝乡的故事(二十八)——浮沉之二

作者:荷溪 发布时间:2015-09-28 原出处:彝族人网
  向阳表面上看起来离开得潇洒,其实他心里很难接受,回到租来的家里以后,他变得丧气,颓废,易怒,他常常会因为一件很小的事情而大发脾气,不单是对我,对每个人都这样,中午我把饭做好了叫他吃,他会抱怨地说“天气这么热,我吃不进去,要吃你们自己吃吧!别来烦我。”孩子有点闹时,他还会大声的吓唬孩子,那段时间连孩子都怕他。他压抑着,我们也很压抑,如果他天天这样的话,我情愿一个人带着孩子回他的老家去。
 
  在那里辛苦了那么久,老板给过我们最多的钱,就是生我儿子时给的那五千块钱,李哥始终都没露过面,我想也许老杜的做法不是他的想法,所以他很为难,但是他又身不由己,我不相信李哥会是那样的人,他对矿山上的每个人都这么好!他那张和蔼可亲的脸在我的脑海里还是那样清晰,他扶正眼镜的动作显得他是那样的温文儒雅。
 
  老杜和李哥是两种人,老杜说话粗俗大声,无所顾忌地哈哈大笑,他可能是平时颐指气使惯了!对矿山上的每个人都是高高在上的样子,也许,在他的眼里,矿工们还算不上一个人,他没把工人们当人来看待,他只把矿工们当干苦力的牛马来看待。
 
  小孩子不过三岁,抵抗力差,我儿子也是,常常会得小感冒,我带着他去妇幼园看病时,在挂号室那里,遇到了李哥,他已经拿到了号,我微笑着和他打招呼,他就笑眯眯的走到我面前,抚摸着我儿子的头说:“你儿子长大了!胖乎乎的好可爱,他生病了呀!好好给他看,我先走了。”说完他就上楼了。李哥在妇幼保健院里,除了给他儿子看病,就是给他老婆看病。我觉得李哥还是和以前一样,没什么改变,他还是带着眼镜,微笑着,温文儒雅的说话。
   
  突然有一天,我看到向阳在离家不远处的一个小超市里打牌,无论我怎么叫他,他都不回去,直到很晚了,他才回去,一回到家里,他就高兴地叫着:“老婆你看,我赢了这么多的钱,你们这个月可以先不用回家了!”
 
  我把钱丢在那里不看,“我讨厌这样挣来的钱,不干不净的。”我对他说完这话后,他就生气地说:“你不要我就烧了啊!”说着他拿出打火机来做出要烧钱的样子。
 
  “你烧呀!烧,有本事全烧了!”我很生气地说。
 
  他当真烧了一张十元的。然后吹灭了火说:“你还真给烧呢!谁和钱过不去?
 
  你就清高吧!明天你就没得吃的啦!让你喝西北风,我看你还怎么清高。”他说完把钱放在桌子上生气地走了!
 
  那天晚上!他一夜未归,第二天早上起来,我看到他还在那家小超市里打牌,他,小超市的老板,还有一个卖酒的,他们三个人正在斗地主,那个小超市的老板娘则煮面条给他们吃。我只是生气地看了他一眼,我确定他已经看到我了!我才回家,随后他也跟我回去了!一回去他就哄我,说尽甜言蜜语哄我。
 
  他渐渐沉迷上了赌博,有时输钱,有时赢钱,我常常为他赌博的事和他吵架,吵得最严重的时候,他让我滚,我就真的收拾了东西去叫车,然后他又拦着我,拉着我,不让我走,说他错了!让我别走,他甚至还表情凄楚地说:“老婆!我只剩下你们了,如果你们走了我也不活了!”每当他这么说,我就心软不走了!
 
  向阳一直都说,他宁当鸡头,也不当凤尾,虽然出去到处找活干,却都不如他的意,总是高不成低不就。
 
  大表哥何玉磊能管理几百个工人,还会干矿洞里的诸多杂事,自从离开石屏矿山后,他又带着表嫂四处飘流,他们还没有孩子,无论去哪儿,说走就走,洒脱得很,不像我得顾虑孩子。
 
  好不容易熬到了过六月年的时候,我们和房东说好,要过几个月再回去住,那个房子的租金是付了一年的。
 
  我把所有的衣物用品全收拾了,回去向阳家时间长,什么都要用到。
 
  六月年就是火把节,彝族叫六月年,哈尼族五月份就过年了!杨文枫和灵芳他们都回家了!还有一个哈尼族的老师跟着他们来家里做客。
 
  向靖家的房子已经盖好了,江云也回家了,只是对向靖变得比以前都更加冷淡!都说小别胜新婚,他们却相反。
 
  农历二十三就开始有客人到家里吃饭,都是公公打电话叫来的亲戚朋友,稀稀疏疏的,不多,我忽然想起,李哥他们来家里过年的时候,客人是何等的多啊!饭桌成了流水的席,一个走了,另一个又进来,连碗筷都不够用!我记得杨业林和张永文都在呢!而且他们还喝得烂醉,现在想起来,他们真的是在舍命陪老板。
 
  向靖不知道为什么事,又和江云吵起来了!公公的脸上没有很吃惊的样子,我感觉他好像知道是为什么事吵的。我就去问他,他说五月份他去哈尼族家里过年的时候,就是去在萧洞干活的那两个姑妈家过的,那两个姑妈和客人说着有关江云的事情,被公公听到了!她们并不知道江云也是公公的儿媳妇。
编辑: 措扎慕 发布: 措扎慕 标签: 连载 彝乡 故事 二十八 浮沉 之二
收藏(0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