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National Literature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文学评论

一个民族的声音——读沙辉的诗

作者:​胥勋和 发布时间:2020-09-23 原出处:彝族人网

此刻,皓月当空,我看见一个彝族汉子在苍茫的山野大步行走,他跨过急湍的溪流,越过密密的丛林,在云影下面闪进闪出,那渴望的眼睛总在不停地寻找,寻找。

他是谁?他寻找什么呢?

沙辉,一个年轻的彝族诗人,他在寻找他的祖先和祖先的天空,他在寻找真实的自我和自我真实的灵魂。他“想到云朵上面”,在“阳光温暖的日子,暖暖地躺在上面晒着太阳”,“想着尘世和恋人的时候/翻身向下”,“让生命和命运,同样地晴空万里/洁白无瑕……”

多么美丽的心灵之花!

谁说生活本身就是一个错误,谁说日子把事情弄得一团糟?不,一切都是我们自己,坚守自己理想的,即能跨过荆棘的荒野;伸开双臂,即能将梦幻的云彩和黎明的温馨,拥入怀中。

真正离开人群的时候,你才是

真正的你自己

在那黑夜,点亮自己

看见硬的伤,一层一层掉落已然坏死的岁月痂屑

抽打一粒小小的尘埃,追逐灵魂一枚艳丽的毛羽

那一刻,自己的一生感觉只有那么轻

一生那么长又那么短

什么时候才是真实的自己?

——《什么时候才是真实的自己》

人啊,人是从野兽变来的,总带着几分兽性,自私,贪婪,占有欲,争夺,战争,仇恨,强暴,专横,野蛮,专制……只有“离开人群”,才会找到真实的自己,才会遇见原本、原初的自己,“点亮自己/看见硬的伤,一层一层掉落已然坏死的岁月痂屑”,“那一刻,自己的一生感觉只有那么轻”。

诗是一种瞬间的感觉,而这感觉却又神圣不可替代。

严格说来,当我们面对世界的时候,我们一生都在寻找,寻找自己想寻找的、需要寻找的东西。而民族诗人都有寻根的传统,诗人沙辉也一样。

我爱这片星空是因为它也是我祖辈的星空

如果你愿意探寻那个秘密,就会发现那星空收藏着祖先们的生存时空图景

那是一幅藏宝图

如果你愿意在静静的夜晚学会倾听,那星际就有祖先们在窃窃私语,传授密语

天空是一面巨大的镜子,映照和收藏我们人间,和人间每一群人影的晃动星空是一台人间的硕大摄像头,摄取古今世界每个角落每一瞬间

坐收大地风景

我爱这片星空是因为它也是我祖辈的星空

——《我爱这片星空是因为它也是我祖辈的星空》

如果我们到了世界末日,那末日是无比悲壮的;如果我们回到世界的初始,那初始也灿烂辉煌,灵光熠熠。寻找是我们注定的命运。先民们无论是失败、不幸,伟大的和成就历史的成功、快乐都是一部读不完的书,而历史惊人地相似,它是一面镜子,透过它我们能看到我们的人生影像。我读着《祖先情结》这一大组力作,真叫我泪流满面。它有着史诗的性质。

那父子连名的藤条,攀附于人类的密林荆棘

拽着上溯我是三星堆文明的万年火种,时间白布掩盖下

我触摸到史前的鲜活脉搏,“上万年”三个字的温度让我心惊

使我惊觉自己是滴落在“今天”这位蒲嫫尼依身上的一滴鹰血

我看见和听见——

阿普笃穆带着六祖沉睡在灵竹的一头

……

杜牧惹牛为传承人间烟火指派灵性的动物为自己向神求亲

……

支格阿鲁造福人类射日射月左右拉弓

……

毕阿史拉则为人祈福摇着法铃半闭着神眼

……

石尔俄特为生能见父千辛万苦来到兹妮史色面前

……

阿依阿芝以生命的代价谱就一曲感天动地的爱情悲歌

……

——《我是垂挂在先祖脖颈上的一环链条》

如果说神话是历史,那么民间传说也是历史。这“蒲嫫尼依身上的一滴鹰血”造就了一个民族,今天这个民族古老而又年轻,经济繁荣,人才辈出。就当代彝族诗歌而论,近年来已出现了一些颇为强势的诗人群体,沙辉是其中之一,可喜可贺!

读沙辉的诗,我看到了一个民族的形象,听到了一个民族的声音。

(2013-05-09)

(胥勋和,《凉山文学》原诗歌编辑)

编辑:阿着地 发布: 阿着地 标签: 彝族诗人 沙辉 诗歌 评论
收藏(0 推荐(
本站仅限会员评论。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内容。 您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