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National Literature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文学评论

彝族作家普飞的童话创作艺术

作者:施荣华 发布时间:2010-12-01 原出处:云南师范大学学报

   [摘要]  本文就云南著名彝族作家普飞的童话创作进行了较为全面的艺术分析:独特的生活经历形成了他童心永存的情感世界;独特的艺术个性,创造了充满童趣的童话艺术;独特的形象思维孕育了他纯真优美的艺术个性。论文填补了云南少数民族作家研究的一个空白。Cr2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关键词]  普飞;童话;童心;童趣;质朴的现实美;神奇的幻想美Cr2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童话作为儿童文学一个重要的艺术品种,特别讲究艺术辩证法:现实认知与丰富想象的统一,合理夸张与拟人化的结合,少儿心理与充满智慧的和谐,生活哲理与童趣童真的融汇,现代思维与浪漫幻想的互补等。云南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民族文化和社会生活.孕育了普飞童话创作的艺术灵感和艺术个性。Cr2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普飞是一位用汉语写作的彝族作家。他从50年代以来,已出版了《打豪猪》、《猎村的孩子》、《爱听音乐的小野兔》、《迷人的火把节》等多部儿童文学作品;另外,普飞的60多篇优秀作品,如《一只小锦鸡》、《蓝宝石少女》、《七弟的翅膀》、《长长的电话线》、《走在五彩缤纷的地方》、《鸭娃》、《进山》、《美丽的男娃》、《公鸡王》、《感冒了的黑猪》、《螺蛳阿固》、《猴子种刀》等,先后被选入《云南儿童文学选》、《中国少数民族儿童小说选》、《低幼故事大全》、《中国当代优秀童话选》、《幼儿故事大全》、《中国幼儿文学精华》、《幼儿散文精选》、《趣味故事精选》、《趣味童话精选》等10多种选本。其中《走在五彩缤纷的地方》曾获1988年第七届儿童文学园丁奖(陈伯吹儿童文学奖)。普飞的幼儿童话作品有着独特的艺术气质和文学特色,也曾引起老一代儿童文学作家,如冰心、陈伯吹、李乔等人的关注和评论。Cr2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文学艺术的实质是作家、艺术家对生活的审美感知、审美把握和审美表现。作品中所描写的是他人他事他物,传达的却是艺术主体的自我体验与感受。艺术的这种特性在童话等儿童文学的创作中表现得尤其突出。童话等儿童文学要在亦真亦幻、浪漫幻想的艺术天地里展现创作主体的人生体验和审美态度,并以此来启迪和引导小读者。普飞独特的生活经历、文化修养、艺术气质、民族性格、思想情操,以及心理素质等特点,形成了与众不同的审美角度与创作个性:高原山区的自然环境造就了他质朴纯真的心胸,短短几年的文化教育培育了他热爱知识的情结,贫困落后的经济生活养成了他幻想的思维特点,尚刚求勇的民族特点促成了他对艺术创作的执着追求,双耳失聪的不幸助长了他艺术传达的表现能力。普飞的童话创作就是在这样的艺术灵性和审美直觉中进行的。Cr2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一、童心永存的情感世界Cr2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少年儿童思维的特点是“推己及物”,富于灵性和幻想。这实际上也是童话等儿童文学创作的思维基础。少年儿童的心境更接近自然,喜欢和善于把大自然人格化、性格化和情感化,对待超现实的存在,感受到的是兴趣和好奇。而正是在这个思维与心灵的层面上,普飞走进了童话艺术的殿堂。普飞能成为一名省内外著名的童话作家,其中最重要的艺术气质就是他童心永存的情感世界。这个童心永存的情感世界的形成,是由普飞独特的生活经历所决定的。Cr2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现实生活对普飞的成长来说,是非常严酷的,长期处在动荡、艰辛和贫困之中;这对他的艺术创作来讲又是十分幸运的。动荡、艰辛和贫困的生活锻炼了他热爱自然、富有同情心以及童心童趣的人格素养。Cr2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普飞,以及普飞的祖辈都生活在生存条件、自然环境较为恶劣的高寒山区。普飞的父亲是当地彝族村寨颇有名气的铁匠,长年累月热情帮助邻近的农民兄弟修理农具和猎枪。普飞从父辈那里继承真诚朴实和乐于助人等善良品格的同时,还在打铁风箱的一拉一推、火苗一窜一跃,火花四溅、铁锤叮当的光与声的变幻之中,体验和联想到了一个诱人的幻想的艺术世界和理想王国。普飞在偏僻而又简陋的山区小学接受了最初的文化启蒙教育,15岁参加了当地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武工队活动;以后,当过脚挟,每天拿着扁担,爬山涉水挑运货物,往返在一百多里崎岖的山路上。50年代以后,他又成了一名“赤脚医生”,放下扁担,背起药箱,走家串户,为山村的兄弟姐妹父老乡亲寻药治病。据彝族老作家李乔回忆,普飞有一天碰到了一位彝族妇女高烧不退,不仅急得大哭了起来,而且还一口气跑了几十里的山路到县医院求救,并在病床边守了几天,直到将病人从死神手中夺了回来。(李乔《难得的彝族儿童文学家普飞》,刊《贵州政协报》98年4月16日第4版)从这件小事上,可见普飞纯朴和善良之心;以后,普飞到了修筑昆明至打洛公路的工地上,成了一名“工地教师”,教那些挖山炸石、填沟修桥的筑路民工们识字读报。60年代以后普飞又成了山区小学的“民办教师”。Cr2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普飞之所以最终能走上文学创作的道路,一个非常重要的直接原因是他有一个慈祥而又善于讲述民间故事的祖母。普飞在他祖母娓娓动听、充满智慧和人性美的民间故事中,感受到了彝族讲情义、尚刚强、重豪爽的民族精神和线索单一、故事简单、对比鲜明的文学特色。正是这些民族精神与文学特色开启了普飞童话创作的心扉,拨动了他文学创作的艺术灵性,哺育了他清新质朴的童心童趣,形成了他纯真优美的艺术个性,还改变了他的人生道路,从一个普通的农民成长为一位著名的作家。Cr2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丰富的人生经历和艰难的物质生活,奠定了普飞立志儿童文学创作的艺术根基,也培育了他“真善美”的艺术品格。普飞希望未来的一代能有更多丰富多彩的精神食粮,更希望下一代在享受富裕物质文明的同时,能有更多高尚的文学作品来欣赏。在有着悠久历史的彝族文化的薰陶下,普飞的艺术个性、审美经验和情感世界中充满着天真乐观、善良友好和宁静纯朴的童心童趣。Cr2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二、充满童趣的童话艺术Cr2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普飞是一名“具有儿童般天性”的童话作家。普飞的文学创作主要涉足小说和童话两种文学体裁,主要的文学成就是童话创作。Cr2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按照儿童心理学的理论,童年时代那些最深刻的记忆,往往构成一个人的基本思维类型。在普飞的童话创作活动中,童年时代最先进入他生命意识的深刻印象时时浮现出来,并萌发了强有力的艺术创作动机和基本的文学形象,如五彩缤纷的彩虹、山里的公路、守寡的鸭妈妈、羚羊与小懒猪、长长的电话线和追天鹅的女孩等。普飞一系列的童话作品都集中而鲜明地表现一种独特的“童趣”。儿童文学所具有的童趣特点的范围应该是宽泛和多元的。有的理论把它规定在新奇惊险和幽默逗笑两个方面,实际上远不止这些,或者说由此可以派生出机灵智慧、快乐热闹、纯真优美、幻想美妙、生动有趣和引人入胜等特征。普飞在童话创作实践中认识到,童话的读者是少年儿童,他们有着快乐的天性、联想的好奇和纯真的心灵。因此,自己的创作必须去营造那种快乐、联想和纯真的艺术世界,只有这样才能满足少儿读者的审美需求。由“快乐、联想和纯真”组成的童趣是普飞童话艺术中最主要的美质。由于有了这种美质,使得普飞的童话作品往往展现出一种质朴的现实美和神奇的幻想美。质朴与神奇、现实与幻想在普飞的童话艺术中和谐融汇。普飞在童话创作中所表现出来的艺术才能,正如美学家别林斯基所指出的:“儿童文学作家应当是生就的,而不应当是造就的。这是一种天赋”。Cr2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普飞的童话作品所表现的质朴的现实美,能给欣赏者一种现实的亲切感。普飞善于从现实生活中捕捉童话创作的对象,能从少年儿童所关心和熟悉的事物中去开掘出有童趣的美学意味来。比如,《走在五彩缤纷的地方》(上海《幼儿文学报》87年3月18日第l版)就是从农村少年儿童常见的自然现象:雨后彩虹构思成篇,并寄托了深远和美好的情感,具有浓厚的童心童趣。几个彝族小朋友,想同天上的星星交朋友,便跨上了通天的大桥:彩虹。在作品中,创作主体是这样描写的,“我们站在彩虹的背上,蓝蓝的天就在我们背后。我们不忙着去找星星,到天黑以后,星星会打着灯笼来迎接我们。我们先看看下面我们住的地方。从彩虹背上塑下去,青青的山,绿绿的草地,蓝幽幽的河,棕色的路,红色或黄色的野花和菜花,都在我们脚下。”多美的一幅家乡山水画。小朋友们即使到了天上,首先关心的还是养育他们的山山水水。整部作品让读者感受到的是朴素纯真的现实美。作品中那个叫“'六娃”形象的原型,就取自于普飞生活中一个双脚残疾,但心地善良的孩子。“六娃”担心自己行动不便影响大家的行程,便提出:“我真的不去了。我留在这里,你们的爸妈来找你们时,我会告诉说你们到天上去了。”这个着墨不多的“六娃”形象,却给读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具有一种现实主义的艺术力量。《走在五彩缤纷的地方》的艺术构思也很巧妙,让孩子们走到彩虹上看世界,也就是从另一角度来观察和审视人类生存的空间和现实世界。Cr2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普飞的《山里的公路》(《中国少年报》97年4月16日第8版)和《天门向妈姆敞开》(昆明《小学生月刊》94年第9期)等作品所表现的质朴的现实美就更突出了。前者描写的就是现实生活中的动物、公路和汽车,作品是这样开篇的,“三月间,太阳火辣辣地照在山里的公路上,公路上的沥青被晒得流出油来,黑黑的,粘粘的。由山里的各种野生动物驾驶的汽车,一辆接一辆在公路上行驶着,从东面过来的驶向西边去,从西边过来的向东面进发。”一派公路运输的繁忙景象;后者直接就描写了农村中最常见的动物:水牛。普飞深情地描写道:“妈姆是一头水牛,她每年给彝家耙田犁地,在她耕耘的田地里不知种出了多少庄稼,打下了多少粮食。她是一头母牛,还给彝族农民繁殖过六头小牛,如今那六头小牛都已经长大了,公牛长得高大壮实,耙田犁地更加有力气;小母牛们除了耙田犁地,还当过妈妈。可想而知,妈姆是一头当过奶奶的老水牛了。”普飞善于从日常生活所熟悉的事物中开掘童话创作题材。Cr2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普飞童话创作中的童趣还表现在一种神奇的幻想性。童话比其它文学体裁更需要艺术家发挥艺术想象的才能。童话作品中联想和幻想的因素越丰富神奇,就越能使读者感到兴奋有趣。对于少年儿童来说,他们在童话艺术欣赏中,联想和幻想不需要太多的确认,他们宁可求助干自己漫无边际的想象,幻想出神奇。童话艺术的神奇幻想性能满足小读者自由联想的审美心理需求。比如,普飞的《长长的电活线》(上海《幼儿文学报》86年lO月3日第l版)有关麂子与海鸥通电话的童话,“海洋和高山之间架起了长长的电话线,山上的动物很高兴。有一天,山上的麂子把一个芒果淘空,做成话筒,给海边的鸟儿打电话,……在海上接电话的是一只海鸥……。”而普飞在《新一号老虎》(湖南《小溪流》92年4月号)这篇作品中,让一头母牛产下了小老虎,据说是科技工作者计划培育更加高大强壮的新品质老虎;在《天门向妈姆敞开》中,普飞展开想象的翅膀写道:“忽然.天门真的向妈姆敞开了。天门里面是宽阔的天宫,天宫里嵌满了墩圆墩圆的物体,那大个的雪白的是银子,那小块的闪着光辉的是金锭。”普飞在《走在五彩缤纷的地方》中,用幻想与抒情相结合的笔触描绘与抒发了人们司空见惯的彩虹,以及对彩虹的感受。“如果说彩虹象桥,谁上过这种五彩缤纷的桥?如果说彩虹是路,谁走过这种五彩缤纷的路?我们高兴啊!我们幸福啊!我们回头望,彩虹真的不见了。它一定饮饱了水回去了。我们等着它下次饮水吧!”Cr2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普飞童话作品中的质朴的现实美与神奇的幻想美有机结合,并起到了相互映衬的作用。普飞的童话创作往往是从现实生活出发,根据少年儿童所熟知的事物来构思和想象。建立在现实生活基础上的幻想,不仅显得真实可信,而且更富有童心、童情和童趣。创作主体把质朴与神奇、现实与幻想和谐交融为一体,从而构造了普飞童话特有的童趣艺术。 Cr2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三、纯真优美的艺术个性Cr2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普飞的童话创作作为一种艺术表现,实际上就是他内在感情因客观现实生活的碰撞和挤压而转化为艺术传达的。Cr2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普飞的童话,艺术个性鲜明。他把童趣作为传达自我思想感情的艺术载体。普飞以艺术家特有的新鲜见解和看法,通过自己的艺术作品,从而创造出一种新的观察现实与自然的方式。正如一个西方美学哲人所说:“在一个艺术家声称要画一只狮子时.他实际做的却是描绘自己的感情。”普飞对生活的感受与认识是想象性的、感性的和直觉的。普飞童话作品的艺术个性主要表现在富有时代特色的教益启迪性和纯真优美的善良好奇心。在表现对象上,创作主体尽量去开掘与少年儿童生活比较接近的生活事件;在思想内容上,注意引导和培养少年儿童高尚的品质、纯洁的心灵和美好的趣味。Cr2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富有时代特色的教益启迪性,是普飞童话创作最显著的艺术追求。普飞作为一位作家,实在没有多少优势。他长期生活在较为偏僻落后的边疆山区,但这并不影响他利用公差开会,以及广播电视等现代传播媒体了解和把握国家大事及世界风云,并在自己的创作中努力把对生活的体验感受和审美经验转换为小读者所能接受的文学形象和艺术画面。比如《小懒猪会朋友》(《北京日报》96年2月6日第6版)中那只“小懒猪”在狂风暴雨的挑战下,最终“不知不觉地走到了红土坡头,羚羊正在老松树下喊他,‘我的老朋友小懒猪,你真守信用啊!你准时来了’!”为了守信用,小懒猪不仅战胜了险恶大自然的挑战,更重要的是克服了自身情感与性格上的薄弱环节:软弱与畏难。作品更深层的美学意义是,任何艰难险阻,只要自身有坚定不移的决心和毅力,就有可能越过艰难,排除险阻,自我升华,赢得朋友,取得“信用”。这富有时代特征的美学意味,对于少年儿童是有着很重要的现实意义和教益作用的。普飞通过艺术形象在鞭策小读者,应该像小懒猪那样,在遇到困难的时候,要善于“自己鼓励自己,在大雨中继续赶路”。普飞童话这方面的艺术特性,主要受到了鲁迅、冰心,以及国外的安徒生和格林兄弟童话艺术影响,非常自觉地注重作品对小读者的认识和教育作用。比如《山里的公路》,通过山雉阿雄的眼光,描绘了山区修了公路,通了汽车,改变了过去“山间铃响马帮来”的落后现象。Cr2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普飞从他纯真优美的艺术个性出发,还表现了较为自觉的环境保护意识。在人类生存空间条件日益遭到人为破坏的当代,“环保”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观念。比如在《山里的公路》这篇作品中,形象地描写了植树绿化和维护公路的沥青路面,“最可靠的办法是在公路两边都栽上又高又密的行道树,把山里的公路点缀得又凉爽又清新。”于是“阿雄回到山野以后,他向所有的山雉及其他锦鸡、野鸡、斑鸠、鹁鸪等一切鸟类作了广泛动员。所有的鸟类都衔来各种树木的种子撒在公路两边。几阵雨后,公路两边长起了各种树苗。……这样,山里就有了一条既不冒灰尘又不粘沥青的优美的公路。”普飞童话表现了人与动物的和谐相处。这一方面是因为普飞的艺术个性,另一方面又由于童话艺术的特殊要求,普飞笔下的动物形象显得特别灵性和有人情味。人与动物在大自然的怀抱中相亲相爱,达到了“天人合一”的境地。Cr2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最能展示普飞童话艺术个性的是他作品中所表现的纯真优美的善良好奇心。这是普飞童话创作的灵魂和主旋律。这种艺术上的善良与好奇,从艺术心理学角度来分析,实际正是创作主体内在的善良与好奇的表现。普飞善于把自己移置到少年儿童的位置上来观察和审视生活,并把自己内在的感情投射到表现对象上。这正如著名作家陈伯吹所说,一个儿童文学作家必须善于“从儿童的角度出发,以儿童的耳朵去听,以儿童的眼睛去看,特别以儿童的心灵去体会”。由于普飞长期接触与交往的是山区少数民族少年儿童,因而他的艺术表现浸透着一种独特的纯真优美的善良好奇心。比如《长长的电话线》这个亦真亦幻的童话故事,麂子认为太阳住在山上,海鸥却认为太阳是住在海里的。它们通过长长的电话线争论,都以自己的生活经验各持己见。最后,麂子来到了海边,海鸥上了山。经过“置换”,他们的好奇心得到了满足,恍然大悟。“……海鸥接到了麂子从海上打来的长途电话:‘海鸥朋友,你说的对,太阳真的落到海里去了。’海鸥立刻说:‘麂子朋友!你也说对了,我望见太阳落下山去了。’”普飞充分利用童话艺术非现实的幻想手段,把高山、大海、太阳和电话等形象组成了一幅优美的山水画。再比如《多轮摩托》》(上海《好儿童画报》97年第7、8期合刊)对好奇心的表现也是恰到好处的。Cr2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普飞的童话特别注重开掘人性美与性格美,从而使他的作品散发着一种善良和同情的芬芳。这是创作主体真情实感的流露。比如《追天鹅的女孩》(湖南《小溪流》97年第1、2期合刊号)描写了彝族农历除夕团圆时,小主人琼妞跟着一只天鹅“猛地向前飞去,也不知她投进的是天鹅群的怀抱,还是投进了蓝天的怀抱。……那些天鹅看见了琼妞,它们又用翅膀向琼妞招手,呼叫:‘镜湖边的小女孩!镜湖边的小女孩!我们欢迎你!今天是大年除夕,你同我们过年吧。’”这是幅多么纯真优美的人与动物融为一体的和谐的画画啊!只有善良的人,富有同情心的人,才能受到动物的欢迎。普飞作品中的表现的这种人性美和性格美,有的素材直接来自现实生活。比如《走在五彩缤纷的地方》中那个着墨不多却闪耀着人性美的“六娃”形象,就融注了创作主体高尚的思想品格。  Cr2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为了更好地表现纯真优美的意蕴,普飞在创作时,特别注意表现形式的质朴自然和文学语言的清新活泼。普飞童话质朴自然的形式主要体现在情节单纯、故事简洁、描写自然、幻想真实,形成了一气呵成的艺术氛围。普飞童话的一般艺术节奏是,展示缘由,铺开渲染,点明主题,结束故事。比如《小懒猪会朋友》就抓住这个“会”字构思故事,先讲为什么“会”,然后渲染困难,再写克服困难的主题,最后结束故事。普飞艺术创作的中心是在“铺开渲染’’和“点明主题”两个部分,并以此来蕴藏一定的生活哲理,让小读者在阅读欣赏的不知不觉中接受教益。Cr2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清新活泼的文学语言也构成了普飞童话的艺术特征。如《走在五彩缤纷的地方》对彩虹的描写,“太阳偏到西山顶的时候,东面的山顶出现了一条彩虹。它从蓝蓝的天边弯下来,像大竹弓又像一座拱桥,还像一条山路,靠着山峰,一头触着山下的草坪,一头栽进小河里。”普飞用清新活泼的语言描写了幻想的真实形象,在创作主体的眼中,彩虹像“竹弓”、像“拱桥”、像“山路”。普飞的幻想和文字是如此的扑素和真实。即使是一些带着哲理和警句式的抒情语言,也同样是那样的清新活泼。如“当路最难走的时候,预示着前面会有好走的路。当雨下得最大的时候,预示着雨快要停了”。(《小懒猪会朋友》)再比如“春天是万物生长的季节,也是孕育生命的季节。春天以后,嫩树叶变成了绿树叶,以后结出了果子;马呀牛呀的,也腰圆肚壮起来,以后生下了小马和小牛。”(《新一号老虎》)普飞的文学语言有一种彝族运用汉语特有的艺术韵味。Cr2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由于生活环境和文化修养等因素,普飞的意话创作还存在有待进一步提高的几个问题:首先要在艺术构思上更加精致。艺术创作不仅要受现实生活的启示,还要对现实生活的升华,比如像《新一号老虎》和《守寡的鸭妈妈》等作品的艺术局限性就比较突出;其次要在艺术意蕴上更加含蓄。文学艺术最讲究含蓄,待而不发,童话虽然有其自身的独特性,但它同样也要讲究含蓄,让小读者有想象的艺术空间。像《吵嚷的日子》和《讨回我的牙齿》等作品就显得过于直露了;最后要在艺术幻想上更加空灵。童话艺术的幻想因素非常重要,仅仅是“拟人化”是远远不够的,还必须使幻想更加宽广、出奇,更富有艺术个性。比如像《长长的电话线》这篇童话,虽然有了一个较为出奇的幻想,但最后只是编制了一个有关太阳居住在什么地方的故事,显得比较陈旧,没有多少新鲜的成分。Cr2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普飞的童话创作要进入更高的艺术境地,也许要注意两方面的学习与借鉴。一是进一步借鉴中西方优秀的文学艺术传统,特别要认真琢磨当代优秀童话的创新发展;二是进一步从彝族等其它少数民族的民间文学中挖掘文学原型和艺术真谛,从而创作出更加精致、含蓄、空灵的优秀童话。Cr2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作者通联:施荣华,云南师范大学艺术学院教授,云南昆明650092。Cr2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