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文学 Literature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文学评论

阿库乌雾人类学散文诗选

作者:阿毅 发布时间:2015-01-22 原出处:彝族人网 点赞+(
彝族人-网是创建最早,影响力和规模最大的彝族文化网站。网站的目标,是构建彝族文化核心数据库。   ▲玩偶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世上最为丰富最为稀珍的物质,却从你的脚趾间不断延伸。用你的形体来完成对这座大城市的雕塑,该多好!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试图用最古老的遗骸,磨砺成锐利的银针,以道路和方位为线,来缝合人世间灵肉的裂痕。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极力寻找我的异体,插进这座城市深处,哪怕只充当一块砖石、一个窗口,一颗按钮或一根深埋地下的电缆都行。我只在乎抽出我的真身,于这座古城若即若离。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互为玩偶呵,你身体残存的器官!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阳光的底片上渗出一滴血,我的身体里藏有一粒沙。玩偶,应该是一种液体运行的声律,是浣石成沙的过程。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互为玩偶呵,你城市夜暮下的凹凸!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1999年3月5日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边缘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山风,那些禀有异类气息的山风。带着丰富的颜料丰富的方位,带着犬吠与鹰泪,掠经一面红色的岩壁,铭刻亘古不灭的忧伤与盘旋翱翔的天性。那些来自智慧之谷的颜料与方位,化作奇异的线条和图案,以群起群落的自在之态,至今仍在天空与土地之间熠熠生辉。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先祖的颂辞成就冰固的意念!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火灾终止于城市的边缘!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河流截不断大地,彼岸与此岸同时呈现,彼岸与此岸从来就互为边缘;于是,黄昏的叶片再次托起古朴旷世的森林,边缘就在黎明的枝头;而黎明的花朵吞噬怒潮狂涛的海洋,边缘在岩石的底部,在那个享受过特殊孤独的种族深处。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鸟巢被毒蛇占据你们重筑鸟巢!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狼窝被玉兔拥有你们重建狼窝!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边缘,送葬的人群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走在正午的阳光下!……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1999年11月20日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迷狂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久久执迷于笔墨的馨香,甚至将自己的骨质、欲求和肤色抽象于纸张的内涵与光泽之中。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巫人的树叉有阴阳的构图,以烈酒确定的方位和意志扑朔迷离;大鸟漂泊已久的羽毛,陨星蓄谋多年的性欲,花朵,在季节的边缘处如城市垃圾般富丽芬芳。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以我命定的锈的优势,蚕食你庞大的躯体,揭掉那些词汇的封条,拭净久积的汉字的尘埃,进入真实的肉体,而后龙蛇争霸!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深夜,那睡眠的躯壳上,梦的面孔伤痕累累,血流如狂言,爬上所有的广告牌。于是,广告牌土壤一样生长,并有止血的功能,火星上有血么?将血液的广告发往火星。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渴望引火烧身!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里尔克,我身体上的一个毛孔,埋伏着语言的利箭,堵塞它吧,万恶之源;卡夫卡径直带走屋内最后的药丸。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渴望地狱之火喷射而出!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虫灾,即将降临我身外这座古城!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正计划以竭泽而渔的方式逃离迷狂!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那木质的书桌发出奇异的呻吟: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消防车的警笛太刺耳!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顿悟: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灾与消灾何尝不是一种永恒的游戏!……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1998年4月20日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蘖枝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生生不息呵!腐朽的声音毛发飘飞;溃逃多年的车马老蹄淫雨;大原私生的玉泉暗香四溢,被远远驱逐的蝇王设下最后的埋伏,颜色的圈套滋生零乱的时间。与人并行的车轮发出难产的狂吟,花朵盛开在多雨的城市废墟,渴望十恶不赦的石子击穿空洞的骨骼。此间,尽可能正襟危坐,手捧荧屏受用远处发生的灾难,神悉写作是一切灾难的收购站,站牌的制作与写作者的笔名一样考究、精致。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砍伐,在种植之前结束。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你们满世界寻找无人问津的弃骨。土地的含义模糊,拓举与陷落并行不悖,繁盛来自星球的另一类激素无可遏制。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根须,以轻薄的姿影改写芬芳的质地,大逆不道的道德什么时候莅临你们的床前?由一束湿润的紫气穿透那没有起点的伪饰,你们以你们的方式完成同命运难以回避的伤痛。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泥沙是最后的食物,你们把泪痕留在沙漠的深处,你们以贫乏攻击贫乏。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石缝是最后的居所,你们将欲望压缩,变色,变形,变质,深信石头的裂缝是伤口,更是出路。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嫁接,从没有蘖枝的年代开始!……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1997年岁末于蓉南武侯祠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刺青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向着天空,喷吐一些毒汁,浸蚀距离,浸蚀时间,梦被银针串成精美的食物,归宿的足印纷纷飘起,星月成为智慧的斑痕,天上人间通用一种历律。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女人的身体反复浸沐于微微生疼的巫光下,女人用体汁喂养的神鸟早已飞逝,女人以自我伤害伤害这个世界的完美。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城市,这座雄性十足的城市,这一群群在女人刺青的旧地雄立而起的建筑群,使刺青的时代血流不止。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是刺青女人的儿子,我的母亲以刺青的硬币给我换取了住进城市深处的资格,我的翅膀却在城市的高层建筑群间折断。我的女人不再刺青,我的女人骨瘦如柴,我的女人令这座火性的城市危机四伏,我的女人购买城市昂贵的泪水养育自己的孩子。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血承刺青的内涵!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的写作有着刺青的质地!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的纸张是我的女人么?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面对纸制的世界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仍旧热情似火!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1998年1月3日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大泽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罪恶发端于言说。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一句谎言酿制的液体浸透生命的细部,梦里兀立的现实飘浮不定,一束巫草吐泄毒汁漫溢大地,星月莫名地陨落,浮游生物无精无魂的霓裳羽衣如痴如狂招展不已。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那位制造木舟的能工巧匠,同时在大泽之深制造了无数陷阱和礁石。由一把古弓写下的历史冰清玉洁,蛟龙的故事,巨蟒的阴影守护大泽始终。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水陆两栖的藻类攀援而来进入城市,惊魂不定的城市成为藻类产卵的胜地。一个未来的部族雏形滥觞于我们手中的年份。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欲望,以一张风干的兽皮为旗帜,在大泽的边缘出水芙蓉。城市深处,巨人的指纹延伸为四通八达的迁徙线路,属于灵魂的物质,终归被象征,被封存,言说终止。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狂欲难止的年代,必须懂得与藻类交媾,并习得攀附而生的本领。那时,真正的母体不再具有孕育的功能,大泽日趋遥远,日渐模糊!……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1998年5月14日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犬吠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异己的暗流逼近之时,犬吠如潮。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月亮是一块被亘古搓洗泛白的补丁,有意无意的犬吠,总是在这块补丁上寻找似是而非的猎物。古往今来,犬吠时而被织成华丽的彩裙,紧裹多情女人的下身,声音的符咒永远严于肉体的篱墙,索玛花在篱围的世界里自由开放;时而被裁成头帕,捆缚着男人高傲的头颅,顶尖的头帕增长影与形的高度,刺破穹隆的意志莫名夭折于犬吠谷地。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脱去犬吠擀织的青衣,城市的夜,裸而无色,光怪露离的影魂,发出无心无肺的余光,祭品呢?仪式呢?快食面呢?犬行的人流正涌向城市的眉头,城市有眉毛么?城市有眉毛做成的长矛么?城市娼妓的呻吟声替换了往古的护城河。还有城市里长不高的果树结满人工嫁接的果子,留守果木禁地的犬吠无所事事。随意走向城市的面颊,犬吠成为贫瘠土地上厚实粗壮的根系。裸露,也是一种尊严呵!何况这种裸露,在一次旷古的暗流逼近前完成!……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犬吠,源自一次不经意的惊悸!……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1998年6月2日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零关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通往遥古的一个站台,留在南方的一次梦魇,无根无由的零关。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零”与“关”这两个音节,鬼使神差,在雪雨之夜,在大山谷中偶然野合。从此,使两个民族、两种语言跨越了彼此间的鸿沟。又一个生命的起点凸现,在南方,多雨的季节里,与山泉的流向一致,潺潺流经几千个日日夜夜!……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留在古道岩石上的足迹的符号,名叫零关么?!用美女人乳汁蚀刻的悲剧遗痕,该称作零关么?!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零关是一种突破,一次逾轨,一个开创的象征么?!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零关是一种歧视,一次征服,一个耻辱的代称么?!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据说,零关受孕之时,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父亲啊,我们的父亲!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重新去了北方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零关,依然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作为失贞少女的象征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永远留在了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南方,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多雨的南方!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1998年5月3日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落雷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击中我,并进入我的身体时,快感,强烈而失控的快感同时击毁了你的身心。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你诞生的辉煌与死亡的庆典同步。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钻头雷,镰刀雷,斧头雷,铁锅雷,铧口雷,雷花锦簇,雷系庞杂,雷史悠远。雷公雷母占据时空隧道走向不老不死,传说雷公雷母不具雷的正宗血统,真正的雷,应即生即灭猛烈而短促!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雷,是天空在啃噬云彩时吐出的碎骨?!是太阳脱胎换骨时丢弃的旧骨?!还是我想象深处最为真切的宇宙之气的硬度?!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大地上一切企图成精成灵的草木人虫都会遭到落雷的摧毁。缚雷之网早已被出卖,只要能换取金钱,换取性的满足的固体、液体或气体,我们都尽早出手。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买卖,这一巨形昆虫,足智多谋的昆虫,正策划将落雷,在即将击中自身的瞬间发售到今年的世界各地,而后等待明年春天雷市的旺季!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而雷,在春天,为自杀为他杀为死给而亡的居多!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手捧死雷的尸骨,在春天,城市避雷针的尖端有布谷鸟栖落,并自由地歌唱!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从此,雷的病毒开始进入人的历史!……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1998年4月6日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雨蛇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天降大雨,生根的蛇柱。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的意念盘缠着,攀附着,顶破我的茅屋,撑起大宇,有大宇可撑么?异想天开一朵夜来香。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蛇皮,蛇身,蛇胆,蛇血,蛇骨均是我们的佳肴美食,留下蛇卵。蛇,天生有飞禽的基因,正如我天生有汉人的血统。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雨蛇,冲濯我,浣洗我,我定能以冲濯和浣洗的方式来安身立命。雨蛇,吞食我,咀嚼我,我终会在吞食与咀嚼中脱壳。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蝮蛇猖獗的年代离开画面,画面之外,城池如蝇蚁,盘错交织的街巷开始让人兽丧失方位能力,雨蛇,最后的稻草,紧紧地连接我梦中一黑一白的飞毡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蝴蝶,蝴蝶,我的情人,我的粮食!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雨中有毒,这些裸体的雨毒,一定不会是蛇毒。神力无边,破柱取恶灵,形似弹头,又具旺盛生殖能力,多妙!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雨蛇穿透夜幕,在我梦的诱施下,所有的城市进入舞台,雨蛇是看客、条形的观众。谢幕时——城市们无一生还。雨蛇用预备的巨网泄漏残局。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梦是一种伞状的物质,命定的恐惧成为它亘古的伤痕。而梦遗,耗去我太多的才华!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1998年5月7日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钟摆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拣拾大地上的石子,计算城市钟摆的次数;或将屈指数数的技能一味地重复下去;或用爱情的信号来统计城市钟摆的次数;或用与异性交媾的次数直接代替城市钟摆总数的累计。这些方法都是十分贴切、妥当,只需因自身的好恶择而用之。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怀想马蹄的脆响,我思念情人的泪滴,我热爱故土的馨香,我追忆亡友的音容,这一切都令我因痛切和欢愉而刻骨铭心。于是,我因深沉而负重,而缓慢,而闲散,而懒惰,我又急欲摆脱这一切。深沉于我何用?我深感我背负着死人的骨灰走向墓地,而前人的遗志像蚂蚁一样啃噬我的心旌,我生命的旗帜由此破败不堪,生命的钟摆开始紊乱不定。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城里人恒定的钟摆意识,令我这个异族人感到捆缚,感到桎梏,感到窒息。我从先祖那里传承和积蓄而来的能量早已耗尽;我无数次企图找准城市钟摆动力的源泉。我却被钟摆之声远远地悬置于这座城市的边缘。局外人的姿态时而令我孤苦寂寞,时而让我飞临绝顶,一览众小。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长期生存在文化的冲突与夹层之中,我渴望澄澈我内心的郁结与精神的絮语,让与生俱来的苦闷绽放为阳光下艳丽迷人的花朵,装点城市的早春。然而,我却天天成为这个城市的胎迹,成为永恒的刺青,我乐而必淫,哀而必伤,我脱逃城市钟摆的定格,忍受钟摆之声的驱策,我时而扮演母亲,时而成为孽种!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大雨滂沱,     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无缝的居所。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大难不死,        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曲线的魅力;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折叠灵魂的符号,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血迹斑斑,并娇艳夺目!  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1998年4月2日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刺界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来自最遥远的警示危机四伏。风的绿毯伤痕累累,四季如一的长势,体现生命的另一种硬度。单靠砍伐,单靠野火,不可以使它灭绝。文化与荆棘的渊源,在它锋利的尖端闪现又一次完整的轮回。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针芒的意志总是暗蕴剧烈的冲突,何尝不是古往今来习以为常之事,回忆在刺丛中支离破碎。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刺,从一种植物起始。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宗教的纸衣搁浅在潮涌的年代。我们齐声朗颂:刺呵!你失血的络脉战乱纷纷。你使绝代的美女死里逃生,劫难在归路边鲜花盛开。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主宰者魂不附体,刺,成为最后的毛发锐不可挡。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日月泛起死者的余光,种族的秘密归结到巫师残存的符咒上。核武器的电钮带着族人神奇的血色,那种文化伤于刺性后的血色?霓虹灯不眠的呻吟成就古怪的城墙。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刺,连接古今,命运诡谲!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太多深埋的管道与电缆重现化石的原貌,狂乱如初的性力,依然展拓辐射的快意!刺,对荒诞命运的荒诞抗拒永不可止!……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刺,其实仅是一个动作,一种力的运行方向。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刺界,以干枯作为生存的起点!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1997年12月24日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镜梦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叛逆的制剂滴到镜面上,紧闭所有可能启合的出口,构图来自对大海的幻象,鸥鸟是高高溅起的浪花,一朵一朵地飞离大海,生命的兴衰猝不及防。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镜,让大海由纯粹的母体渐渐裂变,梦以镜为舟楫急于驶向我的源头。用支离破碎的足迹凝合成一个完满、旺盛、生机盎然的终点不太容易。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溜冰场有少女苦苦寻找丢失的金匙,垃圾桶里装满五光十色的城市秘事,用弃婴哭声绘制梦的花边寒光四射!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世界伤口比道路还多,没有正反之别的镜片拼贴而成的是一张失去一切质地和重量的图纸。符号是我们精美的居所,木屋与土墙相继朽烂、坍塌。我们随图纸上任意的箭头指向相依为命、寻欢作乐、烟火不绝直至始终。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有无翅膀并不重要,能腾离躯壳与梦为伍的生灵已为数不多。以梦击梦获取太初的真音,以卵击卵重现生命的始基形态。呵,民以食为天,灵以镜为食,梦以灵为巢!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城市肉铺子里的老板,每天都手持锋利的肉刀面对鲜美的肉类。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是否有一只能蚕食钢铁的蛀虫钻进了他的宝刀?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宝刀不也是镜,不也有梦么?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1998年4月5日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原木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那时,城市的掌心早已成为鼠辈的巢穴。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电缆与高速公路,将鼠们的气息以梦游的方式传送到世界各地。那时,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草木皆兵呵草木皆兵!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你们以岩石般的意志负隅顽抗,因为刀耕火种,因为蛮野粗朴著称于世。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你们用木叶唱出天真的情歌,你们的性欲超凡脱俗,你们的宗教充满生殖的内涵。你们以对先祖的暗算换取子孙的繁茂。如今,你们丧失判别一切善恶的能力,你们深信生命无善无恶无枯无荣的格言,你们的语言成为经年的鸟巢,散发着衰微的死光。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刚直是你们的本性么?不!你们其实是一团弯曲盘错的藤蔓,你们的祖灵曾接受蜘蛛精血的浸透,你们惯于使用网络谱系的方式在大地上延伸属于你们自己的方位。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习惯旷日持久的等待与期盼之后,你们疯狂地涌入城市,并与城市格格不入。你们与城市失去距离的同时,遭遇新的距离,你们从此完全迷失返回家园的路径。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其实,大地上并不缺乏“家园”这粒果子,只要你们仍能自在地栖居于大地这棵老树。你们足迹的深度,是从你们离弃家园那天起始;你们灵魂的高度显示在你们无所适从的那一瞬间。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你们既是原木,又是钻入木心的蛀虫!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1997年岁末于蓉南武侯祠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群兽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你们的四肢自然伸缩于灰色的天空。城市,是您们早已遗弃的圈厩。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你们的躯干在大地上成林成峰,用你们透心透骨的语言串成白色的叶环,与你们并行世界的蝗灾抗衡。史前预约的雪片,如期而至——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随雪而舞呵随雪而舞!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你们本该是一群擅长洄游的生物。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你们一度用残蹄在岩石上刻写自身血脉的走向,却让灵魂像蚂蚁一样爬行;水草丰沛的时代,你们因了一片绚丽夺目的羽毛而背井离乡。从此,你们学会在命运的指尖上涂抹红唇,先天的利爪是你们得心应手并恶贯满盈(铿锵之声比这个成语的意义更加诱人!)的巨嘴,你们重新习得在无形无影的微尘中寻绎异样的血腥。本能,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将你们生命的光辉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定格在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城市钟楼的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指针上。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你们随四面八方传来的声音任意的指令群聚群散,你们借群聚群散的姿态显示你们残存的兽性。其实,皮毛一再的干裂与枯萎,何尝不是你们当下最真切、生动的微笑?!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此刻,你们必须用似懂非懂的语种将自身残云般的兽语重新连接。乌雾深信你们是一种多栖的兽类。即使,用你们的白骨卜算你们自己的未来。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1997年岁末写于蓉南武侯祠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大禽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你以羽毛之舟运载日月的重量。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你栖落巨石之巅的英姿,早已漫漶不清;可在城市的深巷里,我仍用电脑反复描绘,惟妙惟肖,栩栩如活,却始终排泄不出你当年作为巨石之冠的禽垢。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飞,与欲飞之间遥遥无期。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大禽,你天空的爪痕似乎成就过不眠的星宿;城市,积水成患的城市,被一只灵性的风筝高高垂吊,并提升其所有的气韵。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必须生活在如此轻盈的城市深处,我藏而不露,我以你的名誉用异类的智谋,对这座久已繁华昌盛的城市暗渡陈仓。(血腥的汉字!)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熟练地使用这些汉语汉词的同时,一群睿智的蛆孑爬满我的周身。不是说,在更加久远的年代,你亦是蛆孑之身么?你翕动的毛孔和蠕行的躯体什么时候冰凝难释?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最终,这座城市在你枪口般的目洞里蜗居多年,你为何不曾流下一滴晶莹彻骨的泪珠?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大禽,在你真正飞临之前,我的餐桌上早已摆就丰美的食物!……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1997年岁末写于蓉南武侯祠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白蚁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你的诞生不也仅仅为了完整而庸俗的食物链么?那环环相扣的血谱,伸进你的骨子,吸食你的胃液,你的形体由此枯瘦下去,直至长出一对清澈如镜的翅膀。野谷,随即轻盈了许多!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梦中,狼嗥之声早已远去!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命定再一次步入神话的城市,成为你迁徙的理由。金属,那些你啃不动的,是你抛弃的死骨么?可占有金属,理解金属,并占有解释金属的话语权的一切城市生物,纷纷离开土木时代,架着自己的疾患之车远行。此时,你正沉潜于繁殖的快意,城市本质的肌体,土筑的块垒,留给你又一个懒惰部落的发祥。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梦中,狼嗥之声早已远去!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时日如烟,当我用白色宗教的利刃(形似日产三洋牌电动剃须刀)切食你们的血肉时,白种人说他们疼痛难忍,黑种人成血案幸存的见证人,故事的拥有者;白蚁,此间你为什么轻易放弃你白色历史的始基地位?原本神圣光环永远高照你的前路!……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白癜风爬满这座古城,我霉变的身体上疣生如山菌。于是,性爱在皮肤之外完成,刻骨铭心是一种不眠的人间深渊,欺骗便是深渊残存的处女标志——红旗飘,红旗飘,红旗飘飘,军号响!(不可泯灭的民歌曲调!)白蚁可会唱?!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梦中,狼嗥之声早已远去!……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1998年5月30日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蟒缘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黄昏在指缝间舞蹈。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传说中,我的妻子与巨蟒媾合于这座古城的边缘。与此同时,我秋叶般静躺在城市豪华的手术间……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对我的阉割,自梦里起步。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爬行中开始,爬行中结束,没有雷鸣电闪,没有风吹草动,一启一合自然天成。此时,床头的闹钟一声脆响,意外的液体濡湿了身下的电毯,鹦鹉依旧在阳台清点玻窗上的夜露。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大风起兮大风起兮!大难临头大难临头!学舌鬼,欠阉的灾星,早该在成卵的日子被蟒吞,令蟒崽亦有长翅的机会,那一定极惬意!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智慧与金属熔铸一体,情欲借助电流抵达极峰。荧光屏里龙飞凤舞花海歌潮,我身边空落寂寞,惟鹦鹉重复旧调。此间,复印机一定在隔壁某个女人手中复印思情复印纸币。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蟒崽,你随血气羊水而来?你腾云驾雾而来?你电脑传真而来?你的诞生,将我树立成第一位没有播种能力的父亲,那也一定极惬意!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些阴毒的文字跳到笔尖,跃然低上,此刻,我妻以地母的姿态,深睡某个不可确定的年代,床头的闹钟准确报时,令我的生活俗不可耐!……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1998年12月23日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红雪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读《勒俄特依·雪子十二支》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传说成为字符,成为我掌中无血的纹饰。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有一面红色的旗帜高高飘扬,活像沸腾恶蛆充斥生命的席位,有格言道:生命无长幼!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即冷即热的火焰,在少女的裙裾上跳跃,暗中抽去遗孀般的黑夜,不曾经过交配的生命充满母爱,时日在空洞的骨骼里扮演原本没有性力的父亲。无性繁殖,一夜之间成为电视科普。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红雪与典籍结缘之后,成为生与被生的象征,象征的源流令我们伤感落泪。泪,可以铸成金币么?我们注定成为象征的一部分,并泪洗途程!……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红雪更是中餐厅里的药膳,真可谓秀色可餐,这些汉人,把能吃的和不能吃的都吃了,接着还要吃掉我们仅有的繁殖的器皿,吃我们的女人和我们女人胎宫里可能发芽的种子。有格言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生物考古学:红雪为生物世界的原胚形式;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民族学:红雪为火葬民族的生死象征;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宗教学:红雪是图腾崇拜,先祖崇拜的遗痕;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细胞学:红雪为生命形成之初一粒极其活跃的红血球!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1998年5月22日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大限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那年冬季开始,我已不再入睡。一位老妪顶一头黄伞而来,冬至的第一夜,我美梦成真:大陆架与大陆架之间一颗扣结朽落海底,电视新闻在卷帙与卷帙连接处插上一把利刃。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生命前定的极限失效!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集体越轨令大师始料不及!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硕大的块垒占据你们的身心,顽石,以大地肿瘤的至尊成为你们继续生存的根基;少女的初潮被宗教据为己有。由此,宗教开始侵凌人类的走势,你们从不恪守命运的戒律!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你们以枯枝占卜,探视山林新叶的吉凶;同时,以母乳喂养城市高楼,缓解与蓝天最初的敌意。你们承接穿山甲的本领寄生城市多年。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大限未到大限未到!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你们将这则消息通过电脑输向世界各类种族生长的角落。你们身心内部的症结,重新绽放生机盎然的花蕾,你们生命崭新的花蕾从此与金属同源。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你们不必谨慎选择姻缘,你们随处产卵,随处破壳,你们将继续随不定的时空变换你们繁殖的方式!……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你们力争脱逃人类的一切大限!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活着,成为惟一的信仰!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1997年12月22日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蚯蚓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爬行,终止,爬行……城市由一些条形的物体主宰的年代,粮食在哪里?那些疏松、蕴厚、芬芳四溢的泥土,逃离城市狂乱的围猎否?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其实,博尔赫斯在城市的陷阱里早已预言:镜子和交媾都是污秽的。蚯蚓的出路,就在其背弃泥土的当即,拒绝性,拒绝繁殖,同时拒绝死亡。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多么炽人的秋天!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城市里管道密织。野蜂巢、野蜂巢、蜜如泪。我的血液堵塞所有出口,蚯蚓蠕行的本质失效。此刻,骏马越出赛场,祖上歃血为盟的景象再次显现。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画面上,仅在画面上,心理医生杀害了颅内出血的病人,凶案通过管道输向市场,蚯蚓开始挥金如土。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将乌雾的病历一一搜集、整理、严格的校对,出版发行!……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用高科技饮品喂养蚯蚓,龙的前身?龙的后裔?这些体胖腰圆,类似城市下水道,而又四通八达、无所不晓如像城市电缆的蚯蚓;这些离开了生养自己的泥土的昆虫,有一日,会灼伤一片蓝天否?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菜地里开着朵朵鲜嫩的玫瑰花!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真正的诱饵离你极遥!……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1998年6月20日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小虫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驯服狂兽之后,妻托梦而来:你是小虫!其实,我自知我是一根原木,未曾遭受雕饰之痛的粗朴之身。但我早早地被砍伐,砍伐之后又被久久地遗弃。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遗弃,也能获得大豆和玉米。养活我的五谷给我新的力量去征服当下守寡的天空。风、霜、雪、雨都是我的私生子么?都是城市电梯按钮么?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其实,我是原木大脑里的小虫,是小虫腹内的大虫,我时而分身,时而聚结。我具备了金、木、水、火、土的全部性能。我在天地之间无所谓爱恨,无所谓善恶,无所谓显隐,无所谓生死。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面对丰腴的肌体,我总是兴奋不已,疾呼:秋天在哪里?闻到血腥,我性欲高涨,洪荒呵,你这年代久远的皮肤病,专家门诊广告同专家病逝的讣告一样夺目。城市游戏,发情的猫!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虫,可食,可入药。足智的汉字,一定是那个故事深处被野猫抓过的汉人所造。城市,汉人的城市,猫与鼠的野合图!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灭不绝的图腾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谁以小虫抑或大虫抑或我为图腾?!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名师明示:图腾,药膳也!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1998年5月5日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弹壳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被深深抽空的血气在异地生辉。刻骨铭心的洞孔锈迹如潮,女人的魂灵在欲望之谷淬火。弹壳注满泥沙,灵性的葫芦依然在传说的涛声中游荡。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远射,是一种美妙的否定。故土干涩难咽,饥荒岁月,打捞沉船,树立最后的业绩。弹壳以泻沙叙述生命的进程,铜铁嘶鸣的年代,万马折翅的日子,我们信仰,进而误入歧途,进而不可自拔。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灾难,是弹壳原初的神话!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如今,以弹壳碰击弹壳必定发出夺人的奇音;以弹壳制造钟表必定分秒不误;以弹壳孕育后代必定钢身铁骨。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一口枯井悬垂城市的面颊,被久久遗弃的泪巢云遮雾罩。此间,有野蜂围困城市,并狠狠蜇那城市盘错的根部。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遥远处,野蜂巢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成为崭新的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弹壳!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1997年12月31日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极刑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乡恋、绞索、钢刀、汉语、恶梦、打字机任你们选择一种适时的方式。你们自行行刑,在一次性爱与另一次性爱的交叉处。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你们以睡眠繁殖着巨形昆虫,阳光的毒液却于你们瘫软的肉身和疏松的骨质间狂欢。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你们用身边锈红的金属支撑自己最后的时日,披红挂绿的死亡正在嗅踪而至。此间,记忆中的猎狗一定成为未来的驿站突现。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语言的长绳上打一个死结就是法规么?判官身披昆虫的甲壳,头插一支大鸟的羽毛,随时摆出高翥而去的姿态,使你们不可接近。其实,极刑对于你们是前定的婚约,说你们循规蹈矩不如说你们信守诺言。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你们早已将极刑变成性伴侣永结同心,寻欢作乐,开花结果;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你们早已将极刑变成食物喂养了你们的历史;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你们早已将极刑变成良药延伸了你们的生命;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极刑,不过是那些深深拧进你们灵肉间的众多的螺丝钉当中的某一颗而已!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1998年1月10日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船理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由丛林之深慢慢划向沙洲漠原。蒲公英鸣啭着纷纷腾空,拔一对神鹰的奇羽为桨,疯狂的追求似沙风迭起。我们远行,旗帜与居所同体。船,胎宫般温暖神秘的船,我们以我们深切的痛楚还原你的内质。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回想记忆中的足印百舸争流,朽烂的意志化作参天的大木,林木之间山岚也是一种长势旺盛的植物,惟有我们与时间在深谷像草蛇一样踽踽独行,并阴毒不改!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遥看大漠之渊,狼烟四起,沙啸不息,尘土狂乱,以沙粒重造船身,以沙原上风的印痕作为船的肌理,我们方可随遇而安,我们方可大难不死。我们决不是沙原上的绿洲,我们的使命就是在狂沙深处消灭自己从丛林之谷带来的绿色的质地。沙漠的颜色多好!黄金多好!秋天多好!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不要在死亡之前预想再生之事!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享受真正的死亡,才是对生的透彻!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船之理,在于蛇能脱壳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人嘛,头皮屑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多良药!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写至此,仍旧是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野渡无人舟自横”么?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1997年1月24日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神判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语言,也是欲望的器官,与人体的器官一致。用被套牢的手足解套,正如用语言制造法典。而所谓神的荒诞,完全来自人的局限。于事于情本无太多虚实的功过。神判,如假发、假肢、假首饰,于人们无严格真假之别。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神判,在走向行动之前,是某类蠕行于意识之渊的甲虫。据说,真正的仪式,开始于一种足智多谋的液体。那带来法器巫具的使者,从此涉足饥荒岁月。于是,游戏的涵义重新聚结,团块与团块之间相互把玩。神说: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带走你的真身?!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疲惫,作为药丸传售到城市的任何角落,惟生命的复印件出席神判,并恪守一切既定的戒律。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割断能割断的连接,方知血液的硬度有始无终。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用方块汉字记录一个异类人身心的病变,并将这一行为本身置于神判之下,我深信并不会引来太多的因果之争!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祈盼:城市春天里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的身心长满鲜嫩的肉芽!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1998年4月2日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阿库乌雾:男,彝族,汉名罗庆春、九三社员,1964年5月生于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冕宁县,1986年毕业于西南民族学院中国少数民族语言文学本科专业,后留校任教至今。其间于1993年9月至1994年7月进北京大学中文系骨干教师进修班进修;1999年9月至2000年7月在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作国内访学学者。现任西南民族大学彝学院院长、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兼任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四川省青年联合会副主席,中国少数民族文学学会副理事长,四川省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四川省比较文学学会理事。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R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彝族人-网是创建最早,影响力和规模最大的彝族文化网站。网站的目标,是构建彝族文化核心数据库。

所属专题:

母语诗人阿库乌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