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文学 Literature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散文/随笔/小品

胡德明:过年松光

作者:胡德明 发布时间:2022-12-27 原出处:彝族人网 点赞+(
​胡德明:彝族,四川九龙人。上世纪80年代初开始业余文学创作,先后在国内各类报刊杂志及微信平台上发表文学作品200余篇。其中,曾获2020年全国青年作家文学大赛散文组二等奖。主持编撰“康巴彝族谱系历史文化”丛书,荣获四川省甘孜州首届文学艺术奖“特别贡献奖”,四川省社会科学院市、县院所第八次优秀科研成果一等奖。出版了《那些年,我们这样过新年》、《康巴彝族作家作品集》(与人合著)等多部作品。现为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中国散文网会员、华夏博学国际文化中心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四川省摄影协会会员、四川省民族文化影像艺术协会顾问、四川藏羌彝走廊委员会专家委员、四川省广播电视台广播节目听评评委库成员、四川省甘孜州文联副主席等。
古老的彝族,还能有多少东西能在时代大潮中存留下来,也许不会有明确的答案,但我们可以尽力去为她留存一些有价值的文化,这就是彝 族 人 网的价值所在。

image.pngia7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上世纪 60 年代末,我们这个小小的山寨,十分荒僻,不仅没有电灯,而且连煤油灯也十分罕见。山寨里的庄户人家平时照明基本上靠松光。ia7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那年上半年,阿爸从山野里采来几背篼松光放在楼顶上晒干,以供日常生活照明。那时阿爸阿妈在生产队里劳动,常常是日出而作,日落而归,很多家里的活路只好在晚上进行,因而需要消耗很多松光。如煮饭需要松光,煮猪食喂猪需要松光,全家人聚集在一起吃饭也需要松光照明。特别是我这个刚进学校读书的娃娃晚上做作业更需要松光。我在学校读书不久就对读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每当做完作业,帮助大人做完家务活后,经常跑到楼上我的住处看老师另外给的小娃娃书,为此消耗很多松光。阿爸阿妈希望我多读书长本事,将来当驻队干部那样的人,好给家人争光。因此,阿爸一般不指责我消耗松光,更多地给予鼓励和支持。ia7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有段时间,我们山寨里来了一个地质队,在我家背后的甘海子边缘上安营扎寨,专门搞地质勘探。这些地质工作人员都很和善,经常给我们家送我们从来没有吃过的大米和挂面,而且还经常给我们这些没有见过世面的娃娃送花生米水果糖之类的东西。阿爸阿妈作为回报,也经常从我们家自留地里采一些蔬菜、洋芋之类的给他们。尤其令我高兴的是,当他们了解到我喜欢看书时,就特意从外地买来很多适合我看的娃娃书。我在家里帮着阿爸阿妈做完家务事后,就急急忙忙地跑到床上如饥似渴地读着,经常是通宵达旦,为此消耗了不少阿爸辛苦砍来的松光。有一次,我实在消耗松光太多了,阿爸有些不高兴地指着楼上已经没有几块的松光说:“我需要天天到生产队出工挣工分维持家里生计,哪有那么多时间砍松光,你还是节约点用吧。”我像着了迷似的,还是那样经常熬更守夜地读着,为此不知消耗了多少阿爸抽空砍来的松光。尽管这样,阿爸阿妈看到我如此酷爱看书,为我消耗再多的松光还是乐意的。阿爸还是不断抽空到野外砍来松光,源源不断地供我看书做作业。为此,阿妈经常靠着昏暗的木炭火光烧饭做菜,喂猪食。ia7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春去秋来,转眼间彝历新年就要来了,整个小小的山寨忙碌开了,都在做过年前的各项准备工作。我们家过年前的好多准备工作都做完了,只是楼上过年用的松光已经没有几块了。按我们这个山寨的习俗,过年松光是必须要准备的。过年要是没有了松光照明,家里黑黢黢的,没有节日的浓烈气氛,家里准备再多的美酒佳肴,也是很逊色的。阿爸说:“彝历新年主要是为迎接祖先们回来过年的。家里点着松光,满屋亮堂堂的,祖先们感到儿孙们孝顺,心里十分高兴,他们就会赐福人丁兴旺,五谷丰登,幸福安康。”ia7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阿妈踩着独木梯到楼上看了看,回到火塘边,对着正在吧嗒吧嗒抽着兰花烟的阿爸说:“楼上过年的松光已经没有几块了,你看过年拿啥子来照明?”我看书用松光太多了,感到有些惭愧,低着头喃喃地对阿爸阿妈说:“都怪我,最近看书使用松光太多了。”阿爸深吸几口烟,慢慢吐出浓烈的烟雾后,用他那长满茧疤的大手轻轻抚摸着我的头说:“你用松光看书是对的。过年松光用完了,到山那边砍几背篼回来就是。”ia7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第二天天刚拂晓,阿爸就叫醒我说:“今天是星期天,你就跟我去砍松光吧。”我揉着蒙眬的睡眼说:“好吧!”ia7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阿爸给我背上了竹制的小背篼,自己却背了一个大的。他一手拿着一把刚磨得锋利的大斧头,一手拿着阿妈为我们父子俩做的苞谷馍馍,便踏着曙光,循着房对面山坡上那条熟悉的羊肠小道,迈着坚韧的步履往山那边走去。ia7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们走了好一阵才来到宽阔的陡坡地。这里地势开阔,整个山峦都长满了各种林草树木。其中长得最多的还是松树。这时节已经到了农历的十月下旬,其他花草树木都已凋零了,已经没有一点绿意了,可松树依然是苍翠挺拔,郁郁葱葱。前几天刚下过一场大雪,使松树的枝条上落满了雪花,好像一层白色的棉被。松树依然倔强地挺立着,不曾有丝毫的歪斜。这两天大雪过后,这些松树在晴朗的天空下显得更加高大挺拔。我慢慢挪动着脚步走近松树,只见那敦实的粗干,表面斑驳且粗糙的纹路给人以力量感。我抬头向上望去,便是松针的海洋,尽管深秋时节颜色有些发暗,但在这一片棕、黑、白的世界里,这少有的绿色总能给人们希望和生机,每一个松针都直立、坚挺,好似是要告诉人们,我们永远不会低头。ia7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阿爸领着我来到一棵硕大的松树下,准备砍松光。只见这棵松树高大粗壮,树梢直插天空,显得很巍峨。这棵松树有些年份了,缠绕在其树干上的树皮呈深黑色,很厚实,树皮中间不断渗出晶莹剔透像细细冰柱的液体顺着树皮缝沟往下滴落。我很好奇,用手摸了摸,感到黏糊糊的,而且有一股浓烈的腥味直冲鼻腔,使人十分难受。我急忙移开身子,脸偏向一方,深呼吸清新的空气。ia7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阿爸从烟袋里掏出烟杆,装上满满的一锅兰花烟,并从烟袋里掏出白石子和燃草,用钢制火镰捶打白石子,使之火花四溅,很快点燃了燃草。他慢慢将燃草摁在装满兰花烟的烟锅上,并吧嗒吧嗒地吸起来。ia7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阿爸一边吐着浓浓的烟雾,一边指着这棵树对我说:“这棵松树很肥,肥得流油了,一定有很多松光。”原来松树要十来年才出油,流出的松油越多,深藏在树皮里的肉才越肥实,可用来照明的燃料才越多。看来阿爸认准的这棵松树的松光一定很多。ia7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阿爸一边抽着烟,一边给我讲了松树的各种用途。原来松树不仅可以砍成碎片做成火把,供偏僻庄户人家照明用,而且其全身都是宝。松树的干质地坚硬,耐腐蚀,是我们山寨人家建房用的上等材料。我家里那几个顶梁柱,就是爷爷和寨里几个亲戚小伙子从这片松树林中砍取来的。到如今已经四五十年了,在天长日久的烟熏火燎中仍然坚硬无比,牢牢地支撑着这座沧桑的农家小屋。ia7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县城里几个壮小伙子到我们生产队,说要采集一些松叶和松果,但没有说明是做什么用的。生产队的黎队长就把他们直接介绍给我阿爸,并捎口信嘱咐说要好好配合。阿爸把他们带到这片松树林,他们请阿爸帮助采集松叶和松果。阿爸身强力壮,手脚利索,很快采集到很多松叶和松果,为此他们感到非常满意。阿爸不解地问道:“你们拿这些松叶和松果做什么?”他们告诉阿爸说他们是县中医院的医生,这次专门下来采集中药材。原来松树叶和松树果子有很重要的药用价值。松子配上其他药材后可滋润皮肤,主治骨节风、头眩,散水气,润五脏,久服身轻、延年益寿。松树叶子的药用价值也很高,可以治风湿性关节炎,治皮肤瘙痒病等。他们还说,松树叶子和果子是城里人上等的养花肥料。先把松树叶和松果进行粉碎,加入定量配料后进行发酵。经过一至两个月,松叶和松果就变成了非常好的土壤改良剂,也称“花肥”。用这些肥料养花,花不仅长得快,而且枝繁叶茂,开出的花儿特别艳丽,特别馨香。他们还讲了松树的枝干、根部及根部周围的土壤的各种妙用价值。ia7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不知不觉中,太阳已升上了头顶。这时穿白大褂的高个头医生从腰包里掏出钱给阿爸说:“老乡你辛苦了,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阿爸坚决推辞道:“这是我们应该做的。你们把这些材料拿回去制成药后,不知给咱们老百姓治多少疾病呢!”这个医生坚持一定要付工钱,不然医院领导要批评他们。阿爸只好难为情地收下了。ia7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们送走了这些采集药材的医生后,阿爸拿起大斧头开始砍眼前这棵高大肥实的松树。阿爸膀圆腰粗,浑身充满力量,把斧头抡得呼呼作响。那砍下的巴掌大小的松光片,有的呼呼飞上天空,而后缓缓落进旁边的草丛里,有的循着树枝干哗哗掉落到树根下。松光片呈黄褐色,用手摸上去,感到黏糊糊的,像久挂在堂屋上的腊肉,感到油腻。看到散落在地上的块块松光,我心里感到无比地激动。我一会儿东,一会儿西,一个劲地拾着阿爸砍下的片片松光直往背篼里装。阿爸没有休息片刻,而是一个劲地呼呼飞舞着斧头。我看着阿爸那硬骨铮铮的气概,浑身充满着力量,一个劲地捡着阿爸砍下来的片片松光。不一会儿,我和阿爸的背篼已装满了松光。阿爸这时才停下手中的斧头,用粗壮的手背擦了擦布满脸上的汗水。ia7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阿爸没有将这棵松树砍倒,而是从两米高的树干起直接往下砍,而且还留下三分之二支撑着整个松树主体。阿爸说两米以上的树木还没有成熟为松光,等到来年日晒雨淋后才逐步成熟为松光。ia7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太阳已经快要从山坡上落下去了,而且一股股凛冽的寒风从夹杂着松油味的松树林飘来,撩过面颊,钻进衣袖,使人顿感浑身上下充满寒意。ia7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阿爸背着沉沉的背篼,肩扛着斧头,在回家的崎岖的小路上走着,我也背着装满松光的小背篼,跟着阿爸后面艰难地挪着脚步。ia7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看来这个新年有足够的松光照明,那全家人不知有多高兴。我也可以拿一点松光来读完那几本小人书了……ia7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古老的彝族,还能有多少东西能在时代大潮中存留下来,也许不会有明确的答案,但我们可以尽力去为她留存一些有价值的文化,这就是彝 族 人 网的价值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