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National Literature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散文

​杨正毅:彝人小艾二三事

作者:​杨正毅(彝族) 发布时间:2020-02-17 原出处:彝族人网
彝族人网,创建最早,影响力和规模最大的彝族文化网站,yizuren.com

春节临近,偏远的彝寨里,在外地打工的姑娘小伙们背着大包扛着小包带着满脸的笑容回家了。阖家团圆的灿烂笑声打破了这个留守山寨的宁静。小村子里鞭炮声、大人的笑声、小孩的玩跳声、叮咚的泉水声相互交织又热闹起来。

年三十。年已五十的小艾,眼睛里带着血丝愁眉苦脸抽着烟遥望着进寨公路。几天前,在广州、重庆打工的儿子、女儿打来电话说:这个春节加班不回家过年了。他期盼着儿子女儿背着大包扛着小包出现在家乡的公路上。他的遥望只能是一种失望。20年前,他心爱的妻子,由于小艾一夜赌光一年的收入,妻子觉得与如此好赌的人没法生活,穷日子没法改变。一气之下喝了百草枯,在县医院抢救无效而离开人世。儿子女儿长大了,出去打工挣钱,只有在每年的彝族火把节时才回家过节,彝族年、春节没有回过家。小艾走一步叹一声,举步维艰地行走着,好似一阵风都能把他吹倒,从公路到家的50米距离走了十分钟。

小艾的新房,是4年前政府通过精准扶贫政策给他修建的70多平方米的砖房,没钱装修只抹了一层水泥。21英寸的小电视、电炒锅、电饭煲、三人座的烂沙发、两个席梦思床零乱的摆放在那里。用电饭煲烧水,从鸡圈里逮来一只老母鸡开始宰杀。忙了一个半小时,鸡肉熟了。小艾打开一瓶啤酒一口气给它干完。用马勺子舀了一勺鸡汤喝下去,再用筷子从鸡肉里择出鸡头,用手从鸡头里熟练地抽出鸡舌头开始看鸡舌头,仔细地看了两分钟后自言自语道:“新年肯定发财运”。把鸡舌头摔到地上大笑一声又打开一瓶啤酒开始畅饮。电话铃声响了,电话里他大哥邀请小艾到他家吃饭。“我已经开始吃了,酒都喝得差不多了,你们好好过吧,这穷山沟里有钱也买不来好吃的,我明天进县城过春节”。

大年初一。小艾一早起来没吃早饭就到公路边等待进县城的早班车。班车里,人人都戴着口罩。司机问小艾:“小艾大哥,需要口罩吗?”,“不需要,我是国防身体,不会被传染的”。边说边给司机敬了一个不正规的军礼(小艾不是军人,但成为网红后喜欢给自己尊敬的人行军礼)。班车里几个年轻人用彝语谈论着:“湖北武汉出现疫情封城了”。“这久湖北武汉发生新冠肺炎疫情,全国各地政府都在命令人人勤洗手、出门必须戴口罩,麻陇医院的口罩一夜间被买光了”。司机说:“我这里为乘客预备了几个口罩,你也戴上吧?生命健康最重要”。“不需要,湖北武汉离我们拉马县几千公里远,传得没那么快”。小艾翘起二郎腿,左手拿着烟、右手从裤子右包里掏出今年卖包谷得来的5000元钱看看,脸上露出久违的笑容。

班车进县城了。县城里行人稀少,不像以往春节那么热闹。下车后,小艾走在熟悉的大道去找凉山州金阳县在此打工的酒友小侯。小侯的租房里,小侯在喝着一杯白酒,桌上摆着一包花生。小艾说:“过春节还喝白酒,去买件啤酒来喝,再给我买包中华烟,我出钱”。“你不是只抽天下秀吗?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还抽中华烟”。“小侯,你一人吃了全家不饿,每天都在打工抽不起中华烟吗?”小艾边说边掏出5000元崭新的票子在小侯眼前晃晃。“看看,这不是钱吗?穷人都过三天年,今年春节不差钱”。小艾抽出100元票子让小侯去买烟买酒。

“一个月不见了,来干三杯,还是喝525?”“干三杯”。小艾与小侯你敬我,我敬你,喝着喝着,中华烟里只剩几根烟了。“侯老表,过节没有买肉吗?有点下酒菜才行呀”“打工钱老板欠着,大年十五后才领”。“混得太差了,不如回到你的大凉山”。小艾又从裤子右包掏出4900元在小侯的眼前晃了几晃。“有得起吗?这是5000元,我从来不打工照样有钱,你行吗?信不信,我拿5000元把你砸死在这里”。“你们所地(坝子里的彝族)就这样小气,有点小钱就到处晃晃,那像我们什渣(彝族里大裤脚)人,有几百万元也非常谦虚”。“有本事今天你拿出一万来,那我这五仟白送给你”。酒过三巡后小艾与小侯边喝酒边吵架,都在为自己家乡优秀而争论着。小艾想买来烟酒是为了高兴,可今天自己好像花钱买痛苦,心里毛焦火辣,越想越生气。“那滚,滚远点,滚回你什渣愚昧无知的地方去”。“你才该滚回吉克乡去,这是县城,房子是我租的,你没权利在这里吵架”。小艾太生气了一记耳光扇到小侯的左脸上。“今天是大年初一,我不想与你打架,打人不打脸,小艾你今天给我一个说法。”这一记耳光让两个酒醉鬼酒醒了一半。小艾说:“那请我俩都熟悉的阿聪来公平公正的解决此事”。

阿聪来了。“两个酒鬼又打架了吗?”小艾诉说着喝酒及一记耳光的发生经过。“大年初一的,喝酒就好好的喝,小艾你既然那么有钱,那给小侯200元此事就算了结”。小艾不情愿地掏出200元递给小侯。“对不起,我错了”。还给小侯敬了一个不正规的军礼。“不打不相识,没事,接着喝酒”。小侯的电话响了。电话里有人邀请小侯到阿约彝族村喝订婚酒。“走我们三个包车到阿约村喝订婚酒”。“我不去了,屋里还有几个小孩需要照看,小艾你俩去,只是到金花村时不能吵架打架”。

的士驶进阿约彝族村。村道路两旁,油菜花开了。这里一小块,那里一小块,金黄色的油菜花让彝寨的冬天美丽无比。来订婚的小伙子们穿着崭新的服装披着察尔王人人扛着一件啤酒带着笑容走进院坝。阿约彝寨的姑娘们准备好水在那里等待着。主人家的堂屋门被姑娘们紧锁着,来订婚的客人们只好在院坝休息。泼水开始了。泼出去的水声、笑声、谈论声让彝寨充满了生机。客人们被泼透了。堂屋门开了。客人被迎进堂屋开始敬烟敬酒。漂亮的姑娘们在厨房煮饭,帅气的小伙们杀鸡宰羊。小艾与小侯被主人邀请进堂屋里与远方的客人一起喝酒抽烟。喝着喝着,小艾开始发话了“今天是大年初一,又是订婚,双喜临门,太高兴了,我是吉克乡的网红,我要录视频了”(小艾在吉克乡彝族村民里还算会说的人,只要有年轻人录制视频他都跑上前去说几句话,做几个幽默的动作。这样只要麻陇有红白事都有人主动给小艾录制视频传在快手里,小艾名声在外,拉马县本地,凉山州彝族地区都知道吉克乡有个网红叫小艾,目前小艾粉丝有10万多,关注也有6万多,真正成为吉克乡网红)。小艾邀请小侯给他录视频,拿出100元作为小侯的辛苦费。“这个世界我来了……”小艾的歌声响彻云霄,得到许多老人的赞叹,许多年轻人投向羡慕的眼光。快手里,吉克乡网红小艾的视频在拉马县大地和凉山大地彝族地区传开了。大家都知晓吉克乡网红小艾又再次高兴了。喝着酒,小艾又从裤子右包里掏出4600元看了又看。小艾的电话铃声响起。电话里在丙谷打工的弟弟邀请他到丙谷过节,说:“小艾哥,快手里看到你在阿约村参与订婚宴,快下来一起高兴高兴”。小艾与小侯用100元包了一辆摩托车到丙谷街。

深夜的丙谷街,行人稀稀拉拉非常少。小艾弟弟的租房里,有的在喝酒、有的在聊天、小孩们在看电视。电视新闻里出现了武汉疫情的镜头。小艾给几个侄儿侄女每人发了100元红包。看到100元钱,平时对他不亲的侄儿侄女们对他高兴地笑着说着,“小艾伯伯好,小艾伯伯好”。小艾红红的脸又开始笑开了心里美滋滋的。酒醉后小艾又从裤子右包里掏出4200元在眼前晃了几晃。酒足饭饱后,小艾与小侯从丙谷包车到县城小侯的租房里继续喝酒抽烟。

大年初二。小艾与小侯10点钟才酒醒。看看手机,有几个未接电话。小艾打电话问问,才知道住在新河的弟弟邀请小艾到新河过节。小艾与小侯又开始从县城出发赶车到新河。新河街,行人非常少,人人都戴着口罩。看到小艾与小侯没有带口罩,有位老人走过来劝他俩买个口罩防疫。小艾向老人敬了一个军礼说:“我们是国防身体,不会得病的”。在小艾弟弟家,小艾又开始给侄儿侄女们人人发100元的红包,祝愿侄儿侄女们新春快乐!小艾的弟弟宰了一只公鸡炖猪肚子(彝族特色菜)来招待小艾与小侯。吉克乡网红小艾又开始录制视频传快手。新河之行小艾的裤子右包里只剩下3700元。

大年初三。在县城小侯的租房里,小艾邀请小侯一起去水塘坝打牌。“没有钱,我借你1000元,等领到工钱后还我”。喜欢打牌小侯立即答应“好,好,领到工钱后立即还你”。水塘坝一出租屋里,有7个会理来拉马县打工的彝族小伙子戴着口罩在打牌。小艾从裤子右包里掏出2700元晃了又晃。“小艾,小侯来一起打几把,输赢不存在,只为了过好春节”。打了十几把,小侯的1000元只剩下180元,小艾也输了1700元。小艾的肚子不舒服,小艾去方便。在厕所里,小艾听到警报声。来到打牌的地方,没有人了。问问路边的行人,小艾才知道,打牌的7个会理人与小侯被派出所抓去。小艾躲过一劫,觉得自己手气差输了钱,但运气非常好没被抓去。

拉马县街道,行人少得可怜。平常热闹的拉马县街道如此冷清,连平时生意兴隆的饭馆也关门了。小艾有点不相信。小艾在想:“可能疫情真的来了”。小艾心冷了半截。小艾的电话铃声再次响起。“小艾表哥,立即拿600元到派出所取我,我被抓了,罚款600元。”“去你的,我都只有几百元了,还要回家过节,好好到看守所接受民警的教育吧”。小艾想包车回家,可县城的的士停运。小艾只好联系自己的好友阿咪用摩托车送他到坊田河口。花了100元包阿咪的摩托车到河口。在坊田大桥,进坊田及吉克乡的路封了,执勤点党旗在飘扬,公安、医生、党员志愿者在那里执勤。执勤人员劝小艾返回拉马县城。又花50元坐阿咪的车回到县城。买了一件啤酒、几包花生在阿咪的出租屋喝酒过节。到了下午6点,小艾想:可能晚上在河口执勤点说几句好话可以放行吧?又花100元让阿咪骑车送他到河口。执勤点,坊田、吉克乡的人出不来,想进坊田、吉克乡的人又进不去。看看来自吉克乡的楠木河水在此与安宁河水交汇,小艾想家了。再次被劝返,小艾心更冷啦!连跳安宁河的心也有。又花50元坐阿咪的车回县城。小艾的裤子右包里只剩下500元,小艾不敢拿钱来晃了。

大年初四。小艾想坐县城到吉子镇的班车到百洼走路回家。可问了问,没有进吉子镇的车。饭馆关门了,宾馆大门紧闭。小侯又被关了。500元在县城混不下去了。小艾来到拉马县民政局救助站说:“我是吉克乡的网红精准扶贫户小艾,封路了,回不去,请求政府救助”边说边给工作人员敬了一个军礼。“你就是在阿约村发快手的小艾吧?目前全国各地都在防控疫情,不准搞聚会,知道吗?你的快手让阿约村村长、社长被县上通报批评了”。救助站工作人员拿出20元给小艾,让他买点面包、买几瓶水走路回家。花50元请阿咪把他送到百洼,阿咪被劝返。小艾只好走路回家。百洼执勤点执勤人员送了一个口罩给小艾,劝他不要串门,带好口罩好好走路回家。乡与乡、村与村、社与社之间的执勤点,每个卡点小艾都被查体温,询问一方。幸好小艾是吉克乡网红,多数吉克乡的人都熟悉这位酒鬼网红。百洼到吉克乡40公里的公路上没有车辆、没有行人。小艾只好走一节休息一会儿。网红小艾再也没有心情唱响“这个世界我来了”。晚上零点6分,小艾终于回到离开了四天的家。

彝寨的夜,静静的,只有天上的星星在闪烁。电话响了,社长给他说:“酒鬼小艾,到家了吧?不要乱串门,在家戴好口罩好好隔离14天,没有吃的说一声,我给你送来,发现自己发烧时立即打电话给我,送你去县医院检查”。春节四天,小艾的5000元卖包谷钱变成了400元。小艾又开始抽天下秀、喝白酒在家隔离过节。不知是走路累了还是钱花完了心情差,平常非常乐观的小艾流下两滴悔恨的眼泪思念着远方的子女。

大年初五。小艾打开手机发现有红包还有语音视频,女儿给他发来600元的红包,语音视频:“爸少喝酒,不要参与赌博,把家里的果树管理好,我在重庆一切安好,请爸放心”。儿子发来1000元红包,语音留言:“爸,这久全国各地都在防控疫情,出门戴好口罩,不要乱串门、不要参与赌博,少喝酒,把身体保养好”。中午12点社长领着包村干部、党员志愿者送来50斤一袋的大米、一桶菜油、5斤腊肉、10个口罩。“这是乡民政办送来的,好好在家隔离过节,管理好自己的果树”。接过慰问品,小艾鼻子一酸。小艾在反思自己的过去,悔恨的眼泪又禁不止流出来了。小艾想:不要再做让人笑话的“网红”,只有改掉赌博的坏习惯、不喝酒或少喝酒,教育好子女,把果树管理好,农闲时出去打工多挣钱,让自己过上幸福的生活。

一阵暖风吹来,小艾发现门前的攀枝花开放了几朵,含苞欲放的花骨朵不计其数。红红的攀枝花让小艾感到拉马地区的初春已来临。


杨正毅 :彝族、中共党员、米易县民族中学校教师 ,攀枝花市作家协会会员,攀枝花市舆情信息员、文学作品散见于《攀枝花日报》、《攀枝花晚报》、《安宁河》等报刊)

彝族人网,创建最早,影响力和规模最大的彝族文化网站,yizuren.com
编辑: 措扎慕 发布: 措扎慕 标签: ​杨正毅 散文 彝人 小艾
收藏(0 推荐(
本站仅限会员评论。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内容。 您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