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届中国彝族特色旅游小镇文化学术研讨会侧记

作者:李金发 发布时间:2017-02-10 原出处:彝族人网

AsY彝族人网

参会的领导、专家学者合影AsY彝族人网

一、研讨会简况AsY彝族人网

2017年2月6日,首届中国彝族特色旅游小镇文化学术探讨会在云南省峨山彝族自治县富良棚乡塔冲彝村成功举行,来自全国各地的50余名专家学者参加了本次研讨会,研讨会为期一天。据悉,本次研讨会是学术界迄今为止为数不多的将高端的学术研讨会放在山寨举行的一次学术盛会,专家学者亲临彝寨,直面村民,吃农家饭,喝山泉水,是非常接地气的一次研讨会,具有重要的文化和社会意义。笔者作为参会人员,仅从自己的视野出发,对本次会议作一简要记录,以飨广大彝学爱好者。AsY彝族人网

6日上午8点半,研讨会举行了开幕式,就坐主席台的领导和专家有:峨山县宣传部部长田海泉、富良棚乡党委书记靳联明,中国科学院特聘研究员Mark,中央民族大学林继富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社科院毛巧晖研究员、普忠良博士,云南民族大学吴兴帜教授、博士生导师,云南大学罗江文教授,云南民族大学昂自明教授。开幕式由云南师范大学黄龙光(彝名:诗纳倮乌)博士主持,开幕式上,当地领导作了讲话,专家代表作了发言。
AsY彝族人网

开幕式主席台AsY彝族人网

开幕式后进入了主题发言阶段。AsY彝族人网

林继富教授作了题为“民族特色小镇的文化融入研究”的发言,指出民族文化是旅游小镇的灵魂和命脉,在民族特色旅游小镇的建设中,需要传承地方文化遗产、适应本土生计与仪式生活、兼容现代文化,要防止靠现代建筑群堆积而成的物的城镇化,不要赶农民上楼,要记住特色旅游小镇的的终极目的不是旅游经济,让当地人生活富裕、精神富足、安居乐业才是最终目的。他指出,峨山具有丰富的彝族文化底蕴,但是至今还无一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作为新中国第一个彝族自治县,不免遗憾。同时,缺乏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这也是峨山县建设彝族文化大县、富良棚建设彝族特色旅游小镇中的一个短板。AsY彝族人网

AsY彝族人网

林继富教授发言AsY彝族人网

毛巧晖研究员作了题为“微信时代的非遗保护:文化空间与民间文艺的重构”的发言,她指出在当前的全球化、信息化时代,中心和边缘是相对的,也是互为整体和联系的,一定的条件下,在某些领域内,边缘也可以成为中心。在微信时代,微信具有公众号中心构建、定位精确、便捷交流、多向传播、有效性更高、富媒体信息量大等特点,民族地方的特色旅游小镇建设中,一定要学会积极利用微信等现代传播渠道,加强宣传和推介工作。AsY彝族人网

AsY彝族人网

毛巧晖研究员发言AsY彝族人网

云南民族大学的何大勇教授作了题为“峨山富良棚彝族民俗中的尊龙文化”的发言,他介绍了流传在峨山县富良棚、大龙潭等乡镇的彝族龙文化,如大英雄阿龙骑飞马坠滇池而亡的民间神话传说、未嫁女玛霍念的故事、咪嘎哈等祭祀先祖阿龙的民俗仪式,建议峨山县或富良棚乡的彝族文化传承和旅游文化资源的打造中,增加当地彝族独特的龙文化内容。AsY彝族人网

罗江文教授作了题为“彝语和汉语接触的层级性”的发言,他指出在地方政府未有效开展和建立彝语传承发展的措施和机制的背景下,峨山县的彝语处于自然传承自生自灭的状态中,正在经历:彝语为主—彝汉双语—彝语消失完全转用汉语的三个过程,峨山县大龙潭乡的彝族村寨多数已经处于第二个向第三个过程的转变中,再过若干年,大龙潭乡彝族村寨的彝语将完全失传。现在富良棚乡的彝语正在处于第二个过程中,希望峨山县或富良棚乡党委、政府提高认识、高度重视、出台制度,积极抢救和保护彝语。在民族特色旅游小镇的建设中,只留遗产,不留遗憾。AsY彝族人网

吴兴帜教授作了题为“旅游情景中的文化遗产原真性研究”的发言,他以丽江、大理的民族文化旅游经济为例,指出真实的民族独特文化才是地方旅游经济的真髓,在旅游小镇的建设中,需要以当地人的福祉为中心,以当地人为受惠主体,以当地文化的真实传承为目标。旅游开发中一定要重视民族文化的保护,不能抽干民族文化内在的神圣性,防止出现使当地人边缘化、文化空壳化、伪民俗等不良现象的出现。旅游开发中的民族文化,好比是一个人的两只手,一只紧握不让人看,一只可以松开给人欣赏。AsY彝族人网

AsY彝族人网

吴兴帜教授发言AsY彝族人网

云南民族大学的昂自明教授发言指出,彝族特色旅游小镇要主打大打彝族文化牌子,抢救和保护地方彝族文化,没有彝族文化旅游小镇注定不可能成功,在开发的过程中,要防止对彝族文化的功利性借用。在彝族文化的抢救和保护中,要注重对语言、文字、仪式、民间文学等方面的抢救和保护,特别是彝语口头传统和母语文学,同时,要制定出地方彝族文化遗产抢救保护和彝族特色旅游小镇发展的中长期规划。AsY彝族人网


AsY彝族人网

AsY彝族人网

昂自明教授发言AsY彝族人网

西南民族大学的蔡富莲教授作了题为“凉山彝族毕摩文献《奴图》与彝族对麻风病的认识”的发言,她从医疗人类学的角度指出,受文化分类与疾病认知有限的影响,凉山彝族对麻风病群体畏而远之,传统彝族社会中的麻风病群体往往受到地方社会文化的隔离,对麻风病群体缺乏关怀。在当前,这种传统文化的惯习仍然在一些地方延续。AsY彝族人网

AsY彝族人网

蔡富莲教授发言AsY彝族人网

云南师范大学的黄龙光博士作了题为“文化空间视野下民族特色旅游小镇的文化公共实践”的发言,他首先谈到了峨山花鼓舞丰富的文化内涵和展演力,指出花鼓舞文化本身是非常有希望申报成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但是由于地方政府的支持力度不足,而且申报文本写得不够专业,所以之前的申报才没能成功。然后,他从理论方面介绍了美国公众民俗学,指出彝族特色旅游小镇中需要文化的公共实践,自下而上的村寨社区自我延续和传承传统文化,文化空间视野下民族特色旅游小镇民俗文化公共实践,主要包括民俗文化的静态展示与动态展演,由民俗文化主体和具有乡土文化关怀的公共民俗学者共同协商组织实施。恪守文化主体身份,避免被地方政府、商业资本与学术专家等客体化。民族特色旅游小镇的文化公共实践,需要形成政府支持、基层民众踊跃参加、公共民俗学家参与的良性互动发展局面。AsY彝族人网


AsY彝族人网

AsY彝族人网

黄龙光博士发言AsY彝族人网

云南社科院的罗明军研究员作了题为“云南民族旅游开发对民族心理的影响”的发言,他从丰富的案例入手,指出民族地区旅游开发与地方原住民心理存在影响和联系,功利化、市场化的旅游不仅会出现伪民俗、原住民置换、文化空壳、当地人被边缘化等问题,而且对当地人的心理造成负面影响,进而反作用于旅游经济。AsY彝族人网

AsY彝族人网

罗明军研究员发言AsY彝族人网

下午,参加交流探讨的文章有:龙倮贵《略论彝文文献保护和传承》、普忠良《彝语神鬼名词释义及其神灵信仰文化》、李金发《峨山富良棚彝族特色旅游小镇建设之思考》、陈燕《旅游开发中的云南少数民族特色小镇:机遇、挑战与发展》、李增华《彝族毕摩源流、职能及其文化传承贡献》、高文《峨山县成立县彝族文化研究所的必要性和紧迫性》、杞如福《供给侧改革视角下富良棚彝族特色旅游小镇建设思考》、平慧《彝族土掌房旅游开发与保护状况调查》、柏绍荣《特色旅游小镇开发中的文化性设计初探》、董小慧《彝族服饰刺绣手工艺传承与开发》、李朝旺《彝族特色旅游小镇建设与彝族民俗节日传承》、昂晋《古今礼、法与民俗关系讨论评述》、方潇《峨山彝族自治县火把节取火仪式考察》、黄丽蓉《龙都特色集镇建设视野下文艺原创力的培育与提升》、普发彪《彝族龙虎文化在富良棚的展现与现实意义》等。AsY彝族人网

AsY彝族人网

研讨会会场AsY彝族人网

下午6点半,会议结束,举行了闭幕式,闭幕式由黄龙光博士主持。AsY彝族人网

二、研讨会中的部分彝学专家学者AsY彝族人网

从当前各地彝区的旅游经济开发成功案例中可以发现,彝区的旅游经济需要地方彝族文化研究作为支撑,地方彝族文化研究需要融入中国彝学的范畴中,不能游离和脱离于彝学而存在。近些年云南大理巍山、石林、贵州毕节威宁等彝区旅游经济的发展均深刻说明了这一道理。本次研讨会除了省内外的知名专家教授,本土的彝族学者占据半壁江山,构成了本次研讨会的中坚力量,如来自北京的彝族著名学者、诗人普驰达岭博士,西南民族大学的蔡富莲教授,贵州毕节威宁的文智,云南民族大学的昂自明教授,玉溪师范学院的叶宏博士,红河学院的龙倮贵教授等,以及一批本土中青年彝族学者。AsY彝族人网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研讨会中红河学院国际彝学研究中心给予了有力的支持,主要体现在三方面:一是以参会者的所属单位来看,红河学院的参会人员最多,有五位代表参会,他们分别是:龙倮贵教授、李金发博士、高文博士、平慧博士、柏绍荣副教授。二是会议会标由红河学院国际彝学研究中心的柏绍荣副教授所设计,会标基于滇中滇南彝族的五色文化(红、黄、黑、白、青)设计,中间图案为彝族图腾物之一的马缨花和滇中滇南彝族的传统民居土掌房形构。三是会标中的彝文由红河学院国际彝学研究中心李金发博士所提供。AsY彝族人网

AsY彝族人网

会标由红河学院柏绍荣副教授设计AsY彝族人网

红河州石屏县彝学会的李朝旺老师也参加了会议,并将其所著的出版物赠送给了部分专家。红河学院国际彝学研究中心和红河州彝学会的参与,也显示出了红河州彝学研究力量的文化辐射力和社会影响力。在参会交流内容上,红河彝学主要侧重于现实问题,参会代表们的交流内容主要如下:AsY彝族人网

龙倮贵教授的发言中指出毕摩文化是彝族文化的精髓,没有毕摩文化就没有彝族文化,在彝族特色旅游小镇的建设中,一定要提高认识,加大对地方毕摩文化的抢救、保护和传承。过去的实践经验表明,光靠底层毕摩、专家学者的一己之力或单打独斗是不可能真正抢救和保护好毕摩文化的,现在到了平台建设和制度建设的时候了,这样才能真正培育出专业人才、保障毕摩文化抢救工作的可持续性发展。AsY彝族人网

AsY彝族人网

龙倮贵教授发言AsY彝族人网

李金发博士从学者和当地人的双重视角来切入,指出目前峨山县富良棚乡在彝族文化保护、生态文明建设两方面发展滞后,特别是彝族文化的保护中,存在文化视野狭窄、保护意识淡薄、保护力度薄弱、保护措施单一、保护内容肤浅、保护目的功利、保护平台与制度缺乏等现状。在当前乡境内彝族文化整体濒危的形势下,旅游小镇的建设面临挑战和机遇,需要文化兴镇,彝族文化是彝族特色旅游小镇成败的关键,是旅游小镇的灵魂,富良棚乡需要加大对传统彝族文化的抢救、保护和传承工作,打造好人文旅游资源。AsY彝族人网

AsY彝族人网

李金发博士发言AsY彝族人网

高文博士指出,峨山县作为新中国第一个彝族自治县,在当前建设彝族文化大县、发展地方旅游经济的过程中面临重重困难,其中最为致命的是峨山县缺乏彝族文化研究的平台、创新的智库和制度设计保障。当前峨山县彝族文化的传承和发展事业面临尴尬,主要表现在四个方面:第一,在贯彻落实党和国家的民族政策方面,峨山县从解放初期的“标兵”、“先进县”变成了现在的“落后者”。第二,在彝族文化研究方面,起了个早却赶了个晚。第三,在与周边市县的民族文化产业竞争中,处于弱势。第四,本土彝学研究火种尚存但散落分布力量弱小,不仅难以燃成大火,而且还有熄灭的危险。因此,峨山县若要发展彝族文化产业、开展地方旅游经济建设,必须尽快成立县彝族文化研究所。AsY彝族人网

AsY彝族人网

高文博士发言AsY彝族人网

平慧博士指出,滇中滇南彝族村寨旅游建设中,不仅要传承好非物质文化遗产,物质文化遗产的现代性保护也非常重要。滇中、滇南的传统彝族土掌房,不仅是居所,而且还承载着农业生活、民俗文化空间、宗教祭祀功能、集体主义精神,较为集中地展现了彝族传统村落文化。彝族村寨的乡村旅游建设中,必须想办法保存和展示彝族古老的土掌房,不能总是用现代西方钢筋混泥土建筑来全部取代地方传统彝族民居。彝族村寨的旅游中没有土掌房就犹如傣族村寨的旅游中没有竹楼一样,没有土掌房的彝族村寨旅游,是一大败笔。AsY彝族人网

AsY彝族人网

平慧博士发言AsY彝族人网

柏绍荣副教授从环境与视觉设计的角度出发,通过其实际参与的案例,指出彝族特色旅游小镇需要展现彝族文化形象,凸显彝族文化符号,将彝族文化元素分布和融入进旅游细节中。地方彝族文化元素和符号需要提炼才能产生,只有丰富的彝学研究成果才能支撑起彝族文化审美形象和精神符号的提炼过程。富良棚彝族特色旅游小镇的建设事业中,环境美化、视觉传达、形象塑造、符号展示、文化产品设计等工作是和地方彝族文化研究的发展紧密联系的。AsY彝族人网

AsY彝族人网

柏绍荣副教授发言AsY彝族人网

石屏县县志办、县彝学会的李朝旺老师指出,在彝族特色旅游小镇的建设中,要用彝族传统文化内容来打造人文景观,彝族服饰、彝族歌舞、彝族民俗节日不仅需要在村寨层面传承,而且还需要进入小镇,填充旅游小镇的文化旅游内容,塑造旅游小镇的旅游形象,打造旅游小镇的文化品牌。AsY彝族人网

AsY彝族人网

李朝旺老师发言AsY彝族人网

著名彝族诗人、中国社科院人类学与民族学研究所的普忠良博士(彝名:普驰达岭)在发言中指出,彝族具有丰富的原始信仰文化,信仰文化深深影响着传统彝族的社会生活、农业生产、习俗仪式、文学叙事,从语言、词汇方面来看,彝语中的神鬼名词的释义中具有一套内在的本土知识文化逻辑,这些地方性知识需要研究和发掘出来,古为今用。彝族原始宗教信仰中蕴含着普遍的道德观念和公共伦理价值,这些传统价值观多数与现代社会相适应和兼容。AsY彝族人网

AsY彝族人网

著名彝族诗人、学者普忠良博士发言AsY彝族人网

峨山县彝学研究会,虽然早已成立,但是与省内其他县市的彝学研究会相比,作为民间文化团体,一直存在地方重视不够,所能到的支持有限,自身研究力量薄弱,学会活动稀少的问题。峨山县民宗局的李增华老师,利用个人的研究能力,在繁忙的行政工作之外牺牲个人休息时间,数十年如一日,呕心沥血,致力于峨山毕摩文化的传习、彝文古籍翻译、古彝文整理,为峨山彝族文化遗产的抢救、保护和传承事业作了很多突破性的工作。迄今,他组织了好几届峨山毕摩培训会、古彝文培训会,为当地地名、店标、牌匾提供彝文,指导峨山火把节的取火祭仪、乡镇开新街毕摩祈福仪式,参与峨山阿普笃慕及其六祖形象设计,正式出版多部彝学研究著作,内部发行十余本彝族文化书籍,为峨山彝族文化保存着复兴的火种。在2014年,李增华老师还抱病整理资料、撰写文章,愈后出版2部个人专著。毫不夸张地说,有李增华这样的本土彝族文化专家存在,是峨山之福,彝族文化之福。会上,李增华老师讲解了彝族毕摩文化的历史源流、文化功能、社会变迁以及当前传承发展中面临的困难和问题。AsY彝族人网

AsY彝族人网

李增华老师发言AsY彝族人网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研讨会的接地气还体现在对其他彝区村寨层面的影响上,有四位来自普洱市墨江县孟弄彝族乡的普通老百姓,不辞劳远慕名而来参加本次会议,他们中有毕摩、草药医生、农民。会后,他们表示开拓了眼界增长了见识,回去后也要在各自村寨里组织村民传承当地彝族文化。AsY彝族人网

 AsY彝族人网

左图为来自普洱市墨江县孟弄彝族乡的彝学爱好者赵文学毕摩和杨家和医师AsY彝族人网

AsY彝族人网

右图为赵文学毕摩全家福照AsY彝族人网

三、会议交流材料AsY彝族人网

部分学者还携个人著作、资料等参会,进行了交流,主要如下:AsY彝族人网

 AsY彝族人网

李增华整理的《咪嘎哈经文》AsY彝族人网

AsY彝族人网

李增华著《峨山彝族掌故》AsY彝族人网

  AsY彝族人网

李朝旺著《石屏彝族山苏文化习俗调查》AsY彝族人网

AsY彝族人网

李朝旺编《彝族阿哩生辰长诗卷》AsY彝族人网

AsY彝族人网

李朝旺编《彝族阿哩爱情长诗》AsY彝族人网

 AsY彝族人网

李金发编译的《彝族格言谚语集萃》AsY彝族人网

AsY彝族人网

李金发编译的《彝族格言谚语集萃》AsY彝族人网

AsY彝族人网

会议材料AsY彝族人网

 AsY彝族人网

精美的峨山彝族刺绣会议包AsY彝族人网

四、研讨会举办地村寨介绍AsY彝族人网

AsY彝族人网

塔冲村远景AsY彝族人网

AsY彝族人网

塔冲村寨尾危房改造后的新居AsY彝族人网

塔冲,是彝语 (读音ta co)的汉语译写,意为有松树的平洼地。塔冲村具有悠久的历史,据过去的老人们回忆,先祖名叫阿倮。塔冲村村民主要以汉姓李姓为主。在清代,村内族长、乡绅们筹资兴建了李氏宗族祠堂。解放前,李氏家族人才辈出,村内有地主及若干大户人家。塔冲村的龙姓拥有彝文家谱书,据初步释读考证,系彝族祖先阿普笃慕的第五子慕克克之后,该彝文族谱完整记载了龙姓家族改为汉姓之前从慕克克起源的80代父子连名谱系。塔冲村现有900多村民,生计方式为农业耕种,村民们的经济收入主要靠种植烤烟和油菜,部分靠打工经济,辅以采摘野生蘑菇、挖中草药贩卖所得。AsY彝族人网

在改革开放后,塔冲村的民居建筑发生了巨大的变化,30多年前,塔冲村基本上都是传统的土掌房民居,土掌房为上下两层的土木结构,屋顶为平顶,建造时就地取材,居住冬暖夏凉,功能上除了居住外,还有存放农具、储存粮食、晾晒谷物的功能,以及仪式场所空间功能,可以在土掌房屋顶踏歌跳月、举办红白喜事。改革开放之初,塔冲村的土掌房群落密密麻麻,层峦迭嶂,井然有序,犹如小布达拉宫。上个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大量的土掌房被改造为瓦房,土掌房逐渐减少。AsY彝族人网

2016年,在上级政府的支持下,塔冲村开始了“危房改造”项目,拆除老房子,建造小洋楼。据了解,建造好一栋新居需要20多万元,但是目前部分群众对这一项目工程还不是很理解,有些农户不愿意参与,认为才补贴2万有点少,且推倒老房子未作补偿,需要贷款或借债来建盖新居,经济上压力较大。此外,新居没有考虑到当地人的农业生计方式和农业生活,还存在农具没地方搁放、粮食无处堆放、卧室少、无空地、无养鸡处等不便之处。这也提示我们,富良棚乡旅游小镇的建设中,一定不能重复其他省市中出现的那种强拆民房、农民负债建房、赶农民上楼的以“物”和“房”为中心的粗暴式、运动式城镇化,富良棚旅游小镇的建设一定要和国家新型城镇化战略规划中的以“人”为中心的核心精神相适应。AsY彝族人网

要建设彝族特色旅游小镇,还需边实践边摸索,在当前村寨社会的重新构建中,传统彝族文化、生计方式、农业生产、仪式生活、文化空间、生态文明等层面都需要考虑进去,形成人、文、地、场、景整体和谐发展。作为省级贫困乡的富良棚,要建设“彝族文化特色旅游小镇”,硬件和软件方面的难度可想而知,任重而道远。但是,相信在峨山县委、政府的正确领导下,在富良棚乡党委政府的科学合理规划实施下,这项事业一定会取得成功。AsY彝族人网

AsY彝族人网

塔冲村的咪嘎哈祭祀林,咪嘎哈仪式是祭祀村寨保护神阿龙和水神、土地神的信仰民俗仪式。AsY彝族人网

AsY彝族人网

笔者与塔冲村领导合影AsY彝族人网

责编: 措扎慕 上传: 李金发 标签: 特色旅游 研讨会 中国 彝族
收藏(0 推荐(

用户评论(共有条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