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彝族90后诗歌大展】李书海|狂野周(外五首)

作者:李书海 发布时间:2018-05-04 21:17:01 原出处:彝诗馆 彝族人网

狂野周uiy彝族人网


uiy彝族人网

你的脑袋是菱形的uiy彝族人网

单向反渗透过滤系统uiy彝族人网

市场里的屠夫uiy彝族人网

掰扯着你我相握的手指uiy彝族人网

是的,旁边有羊群uiy彝族人网

卷曲的角,安哥拉羊毛uiy彝族人网

下一次会面已经被谋杀uiy彝族人网

采集中原地区遗留的脚趾uiy彝族人网

让石头与铜匠肝胆相照uiy彝族人网

消失的词汇uiy彝族人网

恶意拼凑的公式uiy彝族人网

欲望被搬运uiy彝族人网

氧化成规避灾难的小说uiy彝族人网

我订了南下的车票uiy彝族人网

刺破手工作坊冷漠的眼角uiy彝族人网

选取出局部uiy彝族人网

那是个颗粒饱满的春天uiy彝族人网

只有食物开始感到厌烦uiy彝族人网

她们需要一把大火uiy彝族人网

野兔正在种植脉搏uiy彝族人网


uiy彝族人网


uiy彝族人网

隔离uiy彝族人网


uiy彝族人网

有一只黑狗uiy彝族人网

很娇,很艳uiy彝族人网

在某个狗多于人的年代uiy彝族人网

她开着灯,喝着酒uiy彝族人网

会用淤泥困住水流uiy彝族人网

培植腐烂的落叶uiy彝族人网

用脚掌烘烤瓷砖uiy彝族人网

梅花印也在滋滋作响uiy彝族人网

在无意间化成几盘卤味uiy彝族人网

在玻璃山庄遥远的那一边uiy彝族人网

盐水不断变质uiy彝族人网

指甲裹挟着被子uiy彝族人网

短信来的迅猛,一口咬碎床沿uiy彝族人网

痛苦即是黑夜的先锋uiy彝族人网

让你醒来时,无事可做uiy彝族人网


uiy彝族人网


uiy彝族人网

安静或一双白鞋uiy彝族人网


uiy彝族人网

树梢已经成为过去,塑料杯子uiy彝族人网

容纳着奶茶、玻璃、一截脚踝uiy彝族人网

没有典故的桌子,索然无味uiy彝族人网

只有杯印,东洋的纹身uiy彝族人网

笔尖摩秃了视野uiy彝族人网

地中海庞大的脸颊uiy彝族人网

字典中仁慈的扉页uiy彝族人网


uiy彝族人网

墙,又一次被打穿uiy彝族人网

量产的眼睛uiy彝族人网

光阴推倒金竹uiy彝族人网

瘦弱,是野草uiy彝族人网

抱住风的食堂uiy彝族人网

阁楼、玄关uiy彝族人网

窗帘的骸骨开始漏水uiy彝族人网


uiy彝族人网

方格纸上没有你的名字uiy彝族人网

但信号并不遥远uiy彝族人网

洗发水厚重的涟漪uiy彝族人网

提笔忘字,关节在反复确认uiy彝族人网

下一行,这里人越来越少uiy彝族人网

门锁正在失去时间uiy彝族人网


uiy彝族人网

要放飞凤凰uiy彝族人网

自行车轮下电阻的余晖uiy彝族人网

带走辛弃疾,然后忘却旧账uiy彝族人网

再杀掉一个会计uiy彝族人网

抄袭那组动车uiy彝族人网

悄悄留下我的号码uiy彝族人网

用来模仿一个额头uiy彝族人网

如同此刻,福州正在模仿故乡uiy彝族人网


uiy彝族人网


uiy彝族人网

三百三十毫升uiy彝族人网


uiy彝族人网

这是一个延迟的过程uiy彝族人网

寒潮让整座城市开始探头探脑uiy彝族人网

微信支付的条码始终被束缚在外套口袋uiy彝族人网

现在开奖来到第十六期uiy彝族人网

又一次尝试,精雕细琢和遍体鳞伤uiy彝族人网

构图掩饰出眼角的忧郁uiy彝族人网

牛羊锁住围篱,棉裤渴望的故园新生uiy彝族人网


uiy彝族人网

西部高山恰好不及泪水源远流长uiy彝族人网

树边的光头带着迷彩款耳罩uiy彝族人网

在双色球的目光下uiy彝族人网

毛尖盗走了猛虎的愚蠢uiy彝族人网

电瓶廉价,配种的公猫让秋天颗粒无收uiy彝族人网

昨天摔倒的花生uiy彝族人网

还在敲打酒桌,漫长而反复uiy彝族人网

老者的推荐,葱末诱人uiy彝族人网

石头用腊八节学习过敏uiy彝族人网

玻利维亚的山脉与此相似uiy彝族人网

被暗示的茶几,不锈钢产自1977uiy彝族人网


uiy彝族人网

重修成绩没有公布uiy彝族人网

线性代数,舶来品uiy彝族人网

笛卡尔的词汇就是窗花uiy彝族人网

环卫工人的三轮车超速跳过我的摊位uiy彝族人网

把昆明的冬天推迟了一千五百公里uiy彝族人网

像一捆在海棠饭店等待工人维修的管道uiy彝族人网

抒情用面条进行链接uiy彝族人网

知春街196号支配着这个路口的喉咙uiy彝族人网

收集遮阳伞上暴露的目光uiy彝族人网

战略转移或是移情别恋uiy彝族人网

是刘老师那样顽固的不修边幅uiy彝族人网

要把滇池搁浅在东太平洋香火鼎盛的海滩uiy彝族人网


uiy彝族人网

物流冷链尝过排插旧有的羞涩uiy彝族人网

在员工通道摩秃椅脚的过程中uiy彝族人网

裸露的脚踝为阴雨开疆扩土uiy彝族人网

如今我们不再执着于鞋码uiy彝族人网

把念头放在烤串之前uiy彝族人网

一条未缝补的裙子uiy彝族人网

被告人频繁出入私人会所uiy彝族人网

炭火焦躁,炊烟是程序不多的漏洞uiy彝族人网

由济慈开始uiy彝族人网


uiy彝族人网


uiy彝族人网

格鲁吉亚人有了十二生肖的梦想uiy彝族人网


uiy彝族人网

钨丝灯不断裂解uiy彝族人网

巷道曲折,回声扣出水泥的姿色uiy彝族人网

并非所有语言都被归纳成修辞uiy彝族人网

防盗笼内晃动的腊肉uiy彝族人网

盐堆上的神殿uiy彝族人网

总是监视着咖啡厅单薄的价目表uiy彝族人网

在工厂标准参数的规劝下uiy彝族人网

森林化作线条割破皮肤uiy彝族人网

与见面时旋转收割的齿轮相同uiy彝族人网

手肘为广场播种了考古现场的麦芽uiy彝族人网

现在是佐料时间uiy彝族人网

空调、玻璃、避孕套、三室两厅uiy彝族人网

以及牛肉面和她被乌云反复包装的脸颊uiy彝族人网


uiy彝族人网


uiy彝族人网

车轮记uiy彝族人网


uiy彝族人网

夜,一直在南方uiy彝族人网

猫眼斥退脸谱uiy彝族人网

轴距宽如刀鞘uiy彝族人网

咳嗽声响uiy彝族人网

皎洁用修辞划开阴暗的大门uiy彝族人网

月牙让我们如此相似uiy彝族人网

是盘子凹凸不平的引导uiy彝族人网

把光线编成了折叠与起伏uiy彝族人网

越过人群的渡口,自行车还剩下坦途uiy彝族人网

电线斑驳在广场的末端uiy彝族人网

长袍的环视也令四周空空如也uiy彝族人网

日出要在鸡排过油之后uiy彝族人网

草芽期待偷渡和霜降uiy彝族人网

域外之眼,死于冥想uiy彝族人网

悲剧是倒下的马匹uiy彝族人网

而离开,只愿意记录回忆uiy彝族人网

面条懒得张嘴uiy彝族人网

含蓄、温婉、血肉模糊uiy彝族人网

试图搅动清汤并且模仿微风uiy彝族人网

惰性的牛肉uiy彝族人网

更有利于放弃uiy彝族人网


uiy彝族人网


uiy彝族人网

  作者简介:李书海,男,彝族,1997年生于云南省昆明市,现就读于福建省闽江学院,浮草诗社副主编,曾任山鹰文学社主编,热衷于诗歌阅读、创作,作品散见于《福建文学》《青春》《海峡诗人》《鼓楼文艺》等各类报刊杂志。uiy彝族人网


uiy彝族人网

uiy彝族人网

收藏(0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