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彝族90后诗歌大展】马海阿晶姆|请给我来自山谷的音乐(组诗)

作者:马海阿晶姆 发布时间:2018-04-22 16:55:21 原出处:彝诗馆 彝族人网

第一次看见你bjU彝族人网


bjU彝族人网

第一次看见你,我正在bjU彝族人网

母亲面前淘气,像可爱的羊羔bjU彝族人网

你说:来吧,孩子bjU彝族人网

到我的胸膛中来bjU彝族人网


bjU彝族人网

我莫名地产生罪恶感bjU彝族人网

用冷眼旁观你的威严bjU彝族人网

母亲轻轻抚平翘起的羽毛bjU彝族人网

去吧,我可怜的孩子,到bjU彝族人网

万人的小城去歌唱儿歌bjU彝族人网


bjU彝族人网

我敬爱的,不知何时起bjU彝族人网

我习惯了你父亲般慈祥的爱bjU彝族人网

可我始终无法忘却bjU彝族人网

第一次看见你时,我正在bjU彝族人网

母亲面前淘气,像可爱的羊羔bjU彝族人网

bjU彝族人网

从此我的耳畔响起的bjU彝族人网

只剩下了开往远方的汽笛声bjU彝族人网


bjU彝族人网


bjU彝族人网

沉寂的日子bjU彝族人网


bjU彝族人网

这些日子,我弄丢了影子bjU彝族人网

十字路口处处是炮声bjU彝族人网

正向我这个漂泊的少女bjU彝族人网

响出不少忧郁的枝条bjU彝族人网

刺在扑翅回归的神经上bjU彝族人网

整个躯体发出丝丝作痛的呼吸声bjU彝族人网

连栖息的地方也不能抚慰bjU彝族人网

这些因离开山谷而缺氧的日子bjU彝族人网


bjU彝族人网


bjU彝族人网

我梦见bjU彝族人网


bjU彝族人网

岩石翘起尾巴bjU彝族人网

向天堂画出一条弧线bjU彝族人网

我要伸出手臂bjU彝族人网

种下花草,开满房屋bjU彝族人网

我梦见,我梦见,我梦见!bjU彝族人网


bjU彝族人网

鸟儿吞下饥饿的云bjU彝族人网

把自由洒在土地上bjU彝族人网

要我用自然的嗓音bjU彝族人网

宣告升起了万物和平的旗帜bjU彝族人网

我梦见,我梦见,我梦见!bjU彝族人网


bjU彝族人网

到海浪的中央去bjU彝族人网

到草原上的月窝里去bjU彝族人网

到人烟稀少的荒漠中去bjU彝族人网

从此刻开始,做一个快乐的人bjU彝族人网

我梦见,我梦见,我梦见!bjU彝族人网


bjU彝族人网


bjU彝族人网

在乡村的瓦板屋里bjU彝族人网


bjU彝族人网

我做过无数次新娘bjU彝族人网

所有男人沉醉在我bjU彝族人网

树叶般自然的容颜上bjU彝族人网

而我只深爱乡村的瓦板屋bjU彝族人网


bjU彝族人网

每当夜莺在屋檐上歌唱时bjU彝族人网

火把就开始点燃夜的光明bjU彝族人网

一切幽灵欢聚在庭院里bjU彝族人网

欢唱麦地,欢唱人类诗意的家园bjU彝族人网


bjU彝族人网

我以一双女人的手掌bjU彝族人网

在这里缝制出bjU彝族人网

清新的空气,呼出人类爱的意识bjU彝族人网

这里开满处女的野花,那些撒过bjU彝族人网

甜蜜之言的少年统统死去bjU彝族人网

我做过无数次新娘bjU彝族人网

所有男人在乳头的嘴中死去bjU彝族人网

而我只深爱乡村的瓦板屋bjU彝族人网

在夜莺的嘴里,我们一起回想起bjU彝族人网

生活在这里几千年的某个女人bjU彝族人网


bjU彝族人网


bjU彝族人网

山中昨日bjU彝族人网


bjU彝族人网

未成熟的麦粒bjU彝族人网

在今日的腹中流产bjU彝族人网

女人的疼痛超越了bjU彝族人网

疼痛本身存在的边缘bjU彝族人网

我简直不能直视山谷这幅忧郁的样子bjU彝族人网


bjU彝族人网

我曾在山中看见bjU彝族人网

云朵和羊群互相嬉戏的生活bjU彝族人网

让土母泪流满面bjU彝族人网

把我当作终生幸福的孩子bjU彝族人网


bjU彝族人网

我的笑声曾在花瓣里做了爱bjU彝族人网

蝴蝶结下的记忆bjU彝族人网

不曾伤害过心中的白杨树bjU彝族人网

水母在船帆下飘摇而去bjU彝族人网

我的父亲直到山谷长青时死去bjU彝族人网

一切沉淀的历史不曾远去bjU彝族人网

我的确是终生幸福的少女bjU彝族人网


bjU彝族人网

可是,有多少昨日的美酒bjU彝族人网

能够为今日困倦的躯体解忧bjU彝族人网

我的耳朵似乎恋上了一种bjU彝族人网

无处不在的回音---狼的嚎叫声。bjU彝族人网


bjU彝族人网


bjU彝族人网

你在黄昏里等待我bjU彝族人网


bjU彝族人网

你在黄昏里等待我bjU彝族人网

一个人,四周悄然无声bjU彝族人网

世间的音乐停止了呼吸bjU彝族人网

唯有你那双忧郁的眼睛bjU彝族人网

向我透露出山谷的秘密:bjU彝族人网

小溪静流,爱不曾远去。bjU彝族人网


bjU彝族人网

你在黄昏里等待我bjU彝族人网

手中的花朵在颤抖bjU彝族人网

赤脚上的泥土充满笑意bjU彝族人网

你这般如此稳重的模样bjU彝族人网

让我冲动的神经吃惊bjU彝族人网

原来我们在昨日的湖边上bjU彝族人网

一起赞叹过海鸥变成天使的夜晚bjU彝族人网


bjU彝族人网

你在黄昏里等待我bjU彝族人网

目光凝视着月亮bjU彝族人网

不会被寂寞安葬在钟表里bjU彝族人网

你总是这样静静地飘扬bjU彝族人网

在我的额头上,一个吻就是一个世纪bjU彝族人网

在你的等待中升起一个个黎明bjU彝族人网

仿佛我是太阳唯一的女神bjU彝族人网

穿梭在情深意长的云河里bjU彝族人网

为苍老的母亲生下一朵漂亮的百合花bjU彝族人网


bjU彝族人网


bjU彝族人网

留给父亲的绝望bjU彝族人网


bjU彝族人网

这声音无比尖锐bjU彝族人网

是河的咆哮声,是大地的悲鸣bjU彝族人网

在火焰与泥土之间滚烫着我的灵魂bjU彝族人网

我是个失去了父亲的孩子bjU彝族人网

在寒冷的冰雪之上bjU彝族人网

我的雪豹扑鼻而倒下bjU彝族人网

我的野鹿被截去足迹bjU彝族人网

这是我留给父亲的绝望bjU彝族人网


bjU彝族人网

啊!最后一行绝望的诗bjU彝族人网

在瀑布的沸腾中煎熬bjU彝族人网

把你所呼唤的自由bjU彝族人网

种在墓碑上,让眼睛bjU彝族人网

去歌唱光明的林路bjU彝族人网

让勤劳的双手bjU彝族人网

去证明新鲜空气的存在:bjU彝族人网

乡村,人类最后的家园bjU彝族人网

我歌唱你包罗万象的胸膛bjU彝族人网

歌唱你不曾老去的父亲bjU彝族人网

请把我的自由插在金丝鸟的翅膀上bjU彝族人网

飞往那个日不落的山谷bjU彝族人网

在这最后一间房屋里bjU彝族人网

举行最后一次葬礼bjU彝族人网

请把我孤独地埋葬在父亲的左边bjU彝族人网


bjU彝族人网


bjU彝族人网

自由bjU彝族人网


bjU彝族人网

一只受伤的鸟儿bjU彝族人网

飞在深色的土地上bjU彝族人网

落在熊熊的火焰后bjU彝族人网

托起人类的棺材bjU彝族人网

再次向天空飞起翅膀bjU彝族人网


bjU彝族人网


bjU彝族人网

爱情bjU彝族人网


bjU彝族人网

婴儿发出笑声后bjU彝族人网

又重新学会哭泣bjU彝族人网

在一朵盛开的花朵上bjU彝族人网

折断山鹰飞舞的铁翅bjU彝族人网

然后继续绝唱花园里凋谢的寂寞bjU彝族人网

 bjU彝族人网

  作者简介:马海阿晶嫫,彝族,女,1993年12月生于云南省丽江市宁蒗县。著有诗集《万格顶山的九十九环元素》《时光的玫瑰》,随笔集《给母亲的信》《生活录》,散文诗《从山谷里吹来的风》,现居新疆和田。bjU彝族人网


bjU彝族人网

bjU彝族人网

编辑: 阿布亚 发布: 阿布亚 标签: 
收藏(0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