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星长诗:大西南群山中呼吸的九十九个词(第六部)

作者:发星 发布时间:2015-01-22 00:00:00 原出处:彝诗馆 彝族人网
看彝人火葬之一
 
焚你成土让你再次回到时间之元
 
回到生命最初的起始与混沌
 
 
 
看彝人火葬之二
 
在你的魂灵上洒上黑荞
 
你在天界吃着大地的芳香
 
 
 
看彝人火葬之三
 
一粒黑子再次回到母系的怀抱
 
黑色火烟告知各位兄弟你的村寨位置
 
 
 
看彝人火葬之四
 
每一根草都要听见生者的哭声
 
每一块石头都要印下远山黑色河流的悲恸
 
 
 
看彝人火葬之五
 
每一个人都要走进那片密林
 
那片密林是一首没有门的黑诗
 
 
 
洞穴跳舞之一
 
没有舞感的洞穴是死亡的洞穴
 
应从你生命的部位中取下它虚空的名字
 
 
 
洞穴跳舞之二
 
洞穴只有不断的跳舞
 
才能将死亡的天空弹出洞穴
 
 
 
洞穴跳舞之三
 
祖先的舞血在洞崖上黑色燃烧
 
我们没有理由拒绝跳舞
 
 
 
洞穴跳舞之四
 
一月的三天洞穴动输古老的血液
 
我们用火的胸膛拥抱冰冷的血痛
 
 
 
洞穴跳舞之五
 
在舞韵中回觉你的人质原本
 
你的根须与梦幻清晰如初
 
 
 
植物之一
 
我如植物
 
一生自由呼吸
 
 
 
植物之二
 
沿山而下的植物长满我的木窗
 
木窗上木耳的水液是我每日的早餐
 
 
 
植物之二
 
憎恨植物的人
 
它内心里没有清亮的水
 
 
 
植物之三
 
每天你躺在植物上睡眠
 
不然你的神经傍晚就要枯老
 
 
 
植物之四
 
植物中有阳光和月亮酿制的稻谷
 
常吃的人会精神寿长
 
 
 
植物之五
 
人也是一种植物
 
和大地日月山林雷电黑暗自然地拥抱
 
 
 
植物之六
 
情人是一片永远鲜嫩的植物
 
掏心掏肝我灌溉她的鲜嫩
 
 
 
植物之七
 
两只黑虎也是植物
 
在两只黑虎的目光中惭惭长大
 
  
 
绿骨之一
 
情人没有出现的那个黄昏
 
满天的云上种植火梦
 
 
 
绿骨之二
 
六月之后
 
我的骨头落进雨水长起绿色枝叶
 
 
 
绿骨之三
 
从绿叶后伸出目光看你
 
要越过群山上的一万袭绿裙
 
 
 
绿骨之四
 
黑血变绿血
 
他吼天的阳气落满一地悲怆
 
 
 
绿骨之五
 
翻山的羊群遗下一本诗集
 
这本诗集只有在雪天才能读出黑火
 
 
 
美人之一
 
美人是守不住的
 
她的面孔中跑出的狼群使她失去芳香
 
 
 
美人之二
 
她是由无数男人血堆积而成的一幅黑画
 
众男人的虚幻使她活在一张虚幻的面孔中
 
 
 
美人之三
 
离开了男人
 
美人不是美人只是一张画皮
 
 
 
美人之四
 
美人在男人天空高飞
 
最先看见美人之美的男人最后什么都看不见
 
 
 
美人之五
 
一张皮可以是群山也可能是一块黑石
 
更多时候是地球活力的黑色虎群
 
 
 
美人之六
 
我们活在她们中
 
她们活在我们中
 
 
 
美人之七
 
美人在每一个男人身上摘下一片黑叶
 
流响她黑色的帝国
 
 
 
狼群之一
 
群狼奔进山谷
 
山谷的红鸟弯曲狼群的黑影
 
 
 
狼群之二
 
在魂灵深处没有这种黑色声音传出
 
证明你真正的老了
 
 
 
狼群之三
 
狼群只是一种意象
 
在你血液中奔跑你生命的粗粮
 
 
 
情人
 
炎热中病倒的情人
 
柔软的呼吸融化一座群山
 
 
 
火把节
 
在你北冰洋的洞穴中插入火把节
 
在你火把节的红裙中插入火焰山
 
 
 
歌诗生活之一
 
密林苏醒
 
黑石混在新鲜空气中流进你的胃
 
 
 
歌诗生活之二
 
每天到山中喝一杯密林山泉
 
你的每滴血藏起一句雪诗
 
 
 
歌诗生活之三
 
不进山的那天你明显老了
 
在山中狂走你踩出七月火
 
 
 
歌诗生活之四
 
林中空地铺开情人的彩裙
 
我坐在上面听见魂灵之树脱下枯皮
 
 
 
写作
 
在我延伸的手掌之外
 
一万个洞穴打开满山遍野的清风
 
 
 
烈日
 
烈火烧得金水狂响
 
金水中央 群虎煽动暴乱裂开彩裙的寂静
 
 
 
烈酒
 
烈酒杀不死疼痛
 
烈酒只能杀死纯洁鲜嫩的诗歌
 
 
 
天界之一
 
到达天界之路只有一条
 
从大地从密枝从经文从情人的山谷
 
 
 
天界之二
 
在大地上累了
 
到上面去玩一下再回来
 
 
 
天界之三
 
在上面放上土豆和玉米
 
在上面放上写给情人的九十九首情诗
 
 
 
天界之四
 
许多时候 你的心跳有九种色彩
 
因为你的另一半在天界畅饮雪水
 
 
 
天界之五
 
可以把情人作为大地的天界
 
没有她的呼吸你无法活命
 
 
 
天界之六
 
对于梦的种子只能放一枚在上面
 
更多洒在大地结出蜜甜的水果
 
 
 
瀑布之一
 
你是我立体的瀑布
 
炎热的七月我藏在你最细的声音中消夏
 
 
 
瀑布之二
 
水源的欲望是你自然的欲望
 
你自然的说出就是狂想的瀑布
 
 
 
黑裙子之一
 
你黑色的的裙子中生长着黑黑的银子
 
黑色的深夜我偷光黑黑的银子
 
 
 
黑裙子之二
 
我一生都在黑裙中行走
 
黑裙磨亮我黑色的胡须
 
 
 
回家
 
你就座在我的山峰上回家吧
 
我的山峰上有雪莲花与清泉水给你畅饮
 
 
 
天界之一
 
你的身上有许多天界
 
我就是躺在天界中天天酒醉的人
 
 
 
天界之二
 
在天界中我找到开门的鈅匙
 
你的宝藏我每日拿到密林中翻晒
 
 
 
天界之三
 
天界无处不在
 
移出黑暗就是天界
 
 
 
林鸟之一
 
林鸟热吵的傍晚
 
你的全身流下月光之水
 
 
 
神灯
 
我的神灯只有在你的洞穴才能传出马蹄
 
你的第八根筋骨画出巫神的面孔
 
 
 
深入
 
深入的过程是往火堆上不断加柴的过程
 
火光之顶两只神鸟来回飞动撕碎所有重沉
 
 
 
男人
 
男人是金黄阳光反复冲刷出的古铜色
 
男人是在黑丝绸洞穴中唱响狼歌的蛮黑血
 
 
 
长发
 
长发女人能摸到夜色中石头的锋利
 
她会用长发在上面写下深不见底的诗歌
 
 
 
抚摸
 
没有抚摸的密林是寂寞的密林
 
没有抚摸的语言是枯干的语言
 
 
 
消失
 
消失俗世10年
 
爱你到每一根黑发
 
 
 
 
俗世没有我 风还在吹
 
我没有你不能活
 
 
 
情人的火把节之一
 
情人把马栓在酒店的马桩
 
你被情人栓在透明的酒杯
 
 
 
情人的火把节之二
 
男人睡梦中滚下山来
 
嘴边还滚烫着情人的名字
 
 
 
情人的火把节之三
 
七月二十四这天晚上
 
密林的每根草都被滚烫火焰重重的辗过
 
 
 
情人的火把节之四
 
是男人你就伸出粗糙黑色的手撕裂黑夜
 
黑夜流满了黑色火焰的情水
 
 
 
情人的火把节之五
 
是女人你就把彩裙铺满密林的每一块空地
 
让你情人在上面踏动群山野性的黑色虎群
 
 
 
黑须之一
 
喝光了明月再喝黑须
 
喝光了一条街的寂静再喝情人的彩裙
 
 
 
黑须之二
 
黑须多的男人是性本力旺盛的男人
 
一个情人躺在里面能听见旷远的黑色风暴脱光你所有的衣裙
 
 
 
黑须之三
 
撕开彩裙的大门
 
让世界洁白的雪花洒进深谷每一块寂静的石头
 
 
 
黑须之四
 
浓密的黑须吸足了野地的阳光雨水
 
它们音质粗厚 阳音轰鸣
 
 
 
黑须之五
 
那些虚弱的游鸟
 
在火焰上升的山谷获得充血精涌的健康欲望
 
 
 
黑须之六
 
你端座在密林中是永世的黑王
 
阳光中流进你黑色的铜响
 
 
 
黑须之七
 
和黑长发缠在一起哗响黑色山月的柔滑
 
黑长发中的两块黑荞粑黑色香气漫不过黑须
 
 
 
黑须之八
 
那棵黑色大树从地底流来原质的黑血
 
里面有黑虎黑狼黑女人黑裙子黑呼吸黑诗歌
 
 
 
土豆
 
女人把煮好的一锅土豆端在男人面前
 
女人喜欢看一座山呑下另一座山
 
 
 
饥饿
 
两只狼在密林中摸到对方的空
 
它们在对方的空的地方放上各自的荞粑
 
 
 
梳头
 
在月光下梳头
 
你荞色的脸散出本真的香味
 
 
 
黑痣之一
 
这是情人的符象
 
群星灿烂需要它的七次旋转
 
 
 
黑痣之二
 
没有阳光的阴血
 
骨节间裂开痛疼的巨口
 
 
 
神迹之一
 
面壁10年
 
壁上她伸出鲜花的手指
 
 
 
神迹之二
 
离开了洞穴
 
万物的生命无从始源
 
 
 
神迹之三
 
顶礼洞穴
 
在她处血渗透的山谷种上黑火
 
 
 
神迹之四
 
深夜他打开黑色大门
 
流来的黑金语言结在你魂灵的黑树上
 
 
 
神迹之五
 
群星是天空这棵巨树结的亮果
 
黑夜中独走碰响她的银亮
 
 
 
深夜之一
 
群星之下 闭紧双眼
 
清香的山风数清我九千九百根黑发的深沉
 
 
 
深夜之二
 
披衣而起
 
群山滑下的月色重新回到深谷
 
 
 
深夜之三
 
在大凉山上
 
我呼吸群星嘴唇上流来的外太空的隔世气息
 
 
 
深夜之四
 
睁开双眼  看大地深处的群山
 
在黑色焰火中崛起
 
 
 
密林之一
 
空山流动灵性的巫色经书打湿的心脏掀开诗句的白雪 
密林之二
 
比白云还轻的骨头在天上飞 一片黑色的胡须从山顶压下来 
密林之三
 
情人的彩裙挂在密林空地一本翻开的书没有了黑色字句 
写作意义之一
 
写吧 搬出内心石头 
 
写吧  石头中飞出神鸟与仙草
 
 
 
写作意义之二
 
写吧 空山塞满野果 野果滋养一生
 
写吧 在云上取下黑经 黑经温暖黑夜
 
 
 
写作意义之三
 
写吧 红鸟飞动山谷落下惊心白雪
 
写吧  情人鲜嫩  诗血鲜嫩
 
 
 
高山之一
 
高山时时横在你生存的每一个细节中
 
你为高山在阳光中挤干最后一粒泪水
 
 
 
高山之二
 
从一座山开始体味所有的山
 
你首先感觉山谷的猛兽将穿透世界的虚空
 
 
 
高山之三
 
高山给你清澈的水
 
清澈的水能磨出锋利的剑
 
 
 
高山之四
 
一种挥之不去的回鸣在时光中裂出闪电
 
作为黑经的呤唱者你的眼睛中住着一群温暖的人
 
 
 
高山之五
 
高山因为起伏使目光富有弹性
 
这也是你从不离开大山的理由
 
 
 
高山之六
 
每一座高山之顶都有一本蛮族的雪经
 
在夜月下发出黑色深沉的光芒
 
 
 
血醒之一
 
你把一块黑石放进耳中
 
听闻黑族马群消失的蹄声
 
 
 
血醒之二
 
踩开群山的缝隙
 
获得呼吸的水源
 
 
 
血醒之三
 
不透风的石头中燃烧着纯洁的黑血
 
那一匹黑马清俊苍朗
 
 
 
血醒之四
 
你耳中一块石头一块石头的放进
 
是唤醒一匹马一匹马的踏踏归来
 
 
 
灵石之一
 
山顶没有遮拦的狂荡歌声
 
引动山谷涌出月光
 
 
 
灵石之二
 
在你双手放入大地的清晨
 
那条密林道路的巫蛇在你头顶的情咒中慢慢滑下
 
 
 
灵石之三
 
一座山脉进入空谷
 
从山脉中抽出一张白纸
 
 
 
灵石之四
 
用你动情着火的灵体当笔
 
写下一生一世的爱经
 
 
 
魂所
 
你喜欢被瀑布包围的感觉
 
从她们的裙中游出来写下雪花一样洁白的诗
 
 
 
看流亡者书一
 
刀剑砍过山峰 
 
雪莲落了一地
 
 
 
看流亡者书二
 
那些蚂蚁已搬走巨人的声音
 
空中响动的风旗是一片变形移动的土地
 
 
 
看流亡者书三
 
石头上曾经的讲演者
 
把高大压在博物馆下面的阴影里
 
 
 
看流亡者书四
 
旷原上常有人在疯笑
 
说他看见的历史依然在自己眼睛中燃烧
 
 
 
大凉山灿烂星空之一
 
那是宇宙朗诵给人类听的
 
世上最蓝色之词章
 
 
 
大凉山灿烂星空之二
 
那是火焰响动的祖系与母系
 
让他的后人在大地上心胸坦荡心亮如月
 
 
 
大凉山灿烂星空之四
 
最明透梦幻的诗歌被写在最宽远的黑色经卷上
 
黑色部族呼吸黑色香味的语词
 
 
 
大凉山灿烂星空之四
 
大地上幸福的人有两个梦
 
一个在大地的植物中一个在天上的流云中
 
 
 
大凉山灿烂星空之五
 
孤独的人常在深夜看见自已的从前在天上闪光
 
也看见自已的未来在天上茂盛生长
 
 
 
大凉山灿烂星空之六
 
这是给人世的善良者捧出的最清亮的泉水
 
喝出没有尘埃的魂灵
 
 
 
大凉山灿烂星空之七
 
你的处血保持着那一个清晨的鲜嫩
 
我永远喝着你的清香
 
 
 
情诗之一
 
穿过密林与荆刺向你射来的响箭
 
上面挂着我写给你的九十九夜情诗
 
 
 
情诗之二
 
月光在苍原尽头被你身体的起伏阻击
 
躺在你阳光的怀抱喝着清澈的水
 
 
 
情诗之三
 
顺着木梯走上天
 
去喝那杯巨大的蓝海水
 
 
 
情诗之三
 
我听见刀锋中虎的血响
 
和你被刀割开彩裙的柔软
 
 
 
情诗之四
 
为那些银色月光愉快的活着
 
为你鲜娕的那个清晨愉快的活着
 
 
 
情诗之五
 
她不喜欢你停下来爱她
 
她喜欢你风中的声音
 
 
 
情诗之六
 
喝下大凉山这杯阳光烈酒你就是我的女人
 
在马匹上我们翻开群山的起伏
 
 
 
情诗之七
 
语言把我赴向你的火焰取走
 
躺在床上的是一匹抽去丝绸的黑布
 
 
 
情诗之八
 
你天上的黑祼体
 
向我降下黑经语
 
 
 
情诗之九
 
我饮你身上那些神灵的部位
 
我饮你裙中熟透的野草莓
 
 
 
情诗之十
 
裙中的母兽沉睡
 
风中胎动诗的起伏
 
 
 
情诗之十一
 
顶着天空的蓝水之响
 
为你飘来我的蛮发与火焰马
 
 
 
情诗之十二
 
黑色长发是黑色的木床
 
一个男人睡进黑色不愿醒来
 
 
 
鹰形的山之一
 
向天空张开你巨大的想像
 
灿烂阳光哗响你黑色的骨头
 
 
 
鹰形的山之二
 
在你响剑的速度中暢饮八百里群山
 
在你的目光中酿造野性美酒
 
 
 
鹰形的山之三
 
山那边是蓝色的海
 
羊群喝着透明的水
 
 
 
鹰形的山之四
 
在你灵血的影子中
 
我感觉我的魂灵在张裂飞升
 
 
 
鹰形的山之五
 
头顶蓝色海水的部族
 
梦幻里有鱼纹的经语
 
 
 
 
在这片土地
 
没有情是可耻的
 
 
 
花之一
 
把野花摇在你
 
眼睛的黑树上
 
 
 
花之二
 
我在黑树上生
 
我在黑树上梦
 
 
 
嫩之一
 
互撞的火
 
产生第三种嫩
 
 
 
嫩之二
 
我喝你的嫩
 
燃我生命的盛火
 
 
 
粮食
 
寂静山谷奔跑的狼声
 
是你山峰鲜嫩的粮食
 
 
 
 
荞子种在彩裙
 
雨水和山洪是它声音的血
 
 
 
色彩
 
在你一层一层柔软的呼吸中
 
起伏着经书的九十九种色彩
 
 
 
清香
 
黑色的泥巴
 
散出你的清香
 
 
 
乳峰
 
八百里大凉山上那些弹性起伏的乳峰
 
喂养黑色虎血的男人
 
 
 
巫词之一
 
刮响她黑裙的柔软
 
刮响她黑裙中黑色巫词的柔软
 
 
 
巫词之二
 
刮响她巫词中黑色魂灵的柔软
 
刮响她黑色魂灵中赤祼月色的柔软
 
 
 
马嘶
 
一匹背着天空的烈马在软中深陷
 
马嘶声穿不透黑裙的柔软
 
 
 
野性
 
林气顺山而下
 
注入你高贵的野性
 
 
 
神性之一
 
文字是有体温的
 
女人是有神性的
 
 
 
神性之二
 
文字藏隐了时光
 
女人藏隐了男人
 
 
 
母亲
 
大地中劳动的母亲
 
弓形的腰弯动大地的疼痛
 
 
 
 
玉米在她泪水潮湿的眼睛中疯长
 
秋天这个重沉的词积满雪白的盐
 
 
 
普基
 
一只叫普基的黑鸟
 
飞进我清晨的锄声
 
 
 
根须
 
大地被我挖醒
 
她黑色的伤口露出春嫩的根须
 
 
 
晨风
 
一架黑色钢琴
 
放在晨风吹动的玉米林
 
 
 
山林
 
雨水过后的山林
 
一部鲜嫩的黑经打开
 
 
 
思念
 
我思念的情人
 
她在黑痣中用七颗灿烂星晨思念我
 
 
 
山谷
 
在产生世界芬芳的山谷
 
插上顶礼之词
 
 
 
山洞
 
大地深处那只黑鹰
 
撕开潮湿的山洞
 
 
 
山顶
 
长发上流下月色的女人
 
她内心的潮汛今夜越过山顶
 
 
 
独树
 
巨大的黑裙
 
淹灭山中一棵独树
 
 
 
岩画
 
我所有的血
 
淋成山洞的岩画
 
 
 
黑狼
 
山洞之巫抢走我的河流
 
我是被巫词灌醉的黑狼
 
 
 
呼吸
 
多少个黄昏
 
她手指间升起我迷乱的呼吸
 
 
 
肉汤
 
一张在天空中变薄的羊皮
 
落下芳香的肉汤
 
 
 
野风
 
经文被她的潮湿牵引
 
野风碰醒我风中的胡须
 
 
 
精水
 
精水让你回到从前的鲜嫩
 
在山洞我们掏心掏肝
 
 
 
处血
 
把天上的月亮拿下来
 
涂上我们灿烂的处血
 
 
 
玉米
 
黑鸟在深夜鸣叫
 
玉米的形象渐渐清晰
 
 
 
风暴
 
你弹性的殿部
 
集聚宁静的风暴
 
 
 
羊群
 
你软柔的双手
 
引我进山谷找寻走失的羊群
 
 
 
月光
 
你潮湿的洞穴
 
奔涌野荞花香的月光
 
 
 
野果子
 
你两枚跳动的野果子
 
夯响着大地的宁静
 
 
 
粗布
 
你丰满的乳房
 
胀破乡村的粗布
 
 
 
土香
 
粗布上山野的紫色花
 
散发泥巴的土香
 
 
 
泉水
 
你是每夜
 
浸进我干枯文字的泉水
 
 
 
水库
 
在山中挖地种菜
 
你丰满的乳房是两个巨大的水库
 
 
 
视线
 
放下锄头
 
把绕在你身上的视线取下来种进土里
 
 
 
天象
 
神鸟驮着明月飞奔
 
这是大凉山夜晚常常看见的天象
 
 
 
长发
 
神鸟的风声中
 
飘飞着情人黑色的长发
 
 
 
鸟声
 
一粒一粒从天上落向大地的鸟声
 
是滴进大地母亲子宫的玉米
 
 
 
河水
 
夜鸟声音中的河水
 
灌满我的血管
 
 
 
 
 
荞粑
 
在夜鸟的声音中回到密林
 
拥抱身上长着两个黑色荞粑的情人
 
 
 
洞穴
 
奔进屋的月光与山风装满你的洞穴
 
还有闪电和黑雨
 
 
 
情歌之一
 
想说的话绕过九十九座山就不想说了
 
想爱的人绕过九十九座山就不想爱了
 
 
 
情歌之二
 
你是天书般仰止的迷
 
你是太阳王最年轻的小女儿
 
 
 
情歌之三
 
从山顶铺下你灿烂的红裙
 
从山顶流下你白雪的肌肤
 
 
 
情歌之四
 
傍晚 你红裙变白裙
 
天空静放一匹柔软的丝
 
 
 
情歌之五
 
你鲜嫩的经卷展开在大地
 
我闻见经卷中你处女血山草的香味
 
 
 
情歌之六
 
你的月水在北方山谷涌满
 
我南方的密林伸出唱歌的耳朵
 
 
 
情歌之七
 
我歌唱你的嫩鲜和润湿
 
我歌唱你乳房的群山隆起
 
 
 
情歌之八
 
躺向大地的人
 
用大地涌动的血孔抚摸自已枯干的骨草
 
 
 
药草
 
药草的石头滚下天空
 
雪香的魂灵四处飘散
 
 
 
情诗之九
 
那些在风中长满想象与水果的女人是我爱的女人
 
那些从月色中扯出一座座神界屋宇的女人是我爱的女人
 
 
 
荞之一
 
在天空打一个洞
 
种入一粒荞子
 
 
 
荞之二
 
有人看见荞子发芽
 
未来人类的土地上没有饥饿
 
 
 
 
火车运着一粒纯白的雪
 
驶进黑暗的心脏
 
 
 
 
蓝天是我刮光胡须的一张脸
 
情人闻到蓝色海水中的嫩
 
 
 
 
你远方的黑裙声
 
在我家黑瓦上下起月光雨
 
 
 
 
九十九只黑虎
 
随雨水住进黑色的经
 
 
 
 
一根草中有一个部族的梦
 
没火的血是死亡的血
 
 
 
透明之一
 
扯下蓝天作你的裙
 
我每夜在海水上写透明的诗
 
 
 
透明之二
 
那些水从诗中流出来
 
够我们喝一辈子
 
 
 
透明之三
 
拿下蓝天这顶巨帽
 
抖落帽上的阳光给寒地的人
 
 
 
透明之四
 
兄弟 我的手伸过南印度洋
 
给你黑色的眼睛中放入一个黄昏的荞粑
 
 
 
透明之五
 
你死亡的眼睛在我透明的心灵里苏醒
 
你感觉世界上有一个人在想念你的疼痛
 
 
 
透明之六
 
魔鬼听我讲诗一秒
 
他就看见满山的鲜花长满大地黑暗之窗
 
 
 
透明之七
 
我把手伸进灿烂阳光中
 
摸到情人最嫩鲜的诗句
 
 
 
透明之八
 
在我不断的讲述中
 
你黑裙上的树叶落了一地
 
 
 
透明之九
 
你是活在山风中的人
 
离开了山风你什么都不是
 
 
 
透明之十
 
传说是你在山顶看雪
 
最后你变成了另一种雪
 
 
 
透明之十一
 
那个爱你的人
 
在雪中闻到了大地的幸福
 
 
 
透明之十二
 
煤在南北纵横的群山中
 
被日月每天用手抚摸
 
 
 
骨头
 
山是你的另外一块骨头
 
横在那里撞热你的黑血
 
 
 
女巫
 
在无数石块堆成的山峰上行走
 
感知每一块石头中住着一个女巫
 
 
 
神鸭
 
在你被诗歌大海淹灭的深夜
 
女巫派神鸭驮走你一生的书厢
 
 
 
神象
 
在鹰翅长满天空的那个黄昏
 
神象的秘密轰然洞开
 
 
 
灵之一
 
把心放在山顶闪进雷电
 
把魂放在鬼板涂出世间最迷乱的黑色
 
 
 
灵之二
 
把黑骨放在离天空最近的地方
 
把星星上的寒露用目光擦热
 
 
 
灵之三
 
一粒透明天地的雪
 
洒下人子的原质
 
 
 
灵之四
 
五月的西天
 
神的足迹遍地
 
 
 
 
 
灵之五
 
他们在经词中露出鲜嫩
 
我黑暗的眼睛掉在地上
 
 
 
灵之六
 
满山的情人笑声
 
抢去我坚硬的石头
 
 
 
赤子
 
父亲们头顶烈阳 
 
把赤子胸怀敞露在野风中
 
 
 
种子
 
有力的手切开黑暗
 
抚摸长满火焰的种子
 
 
 
 
用响在旷野的汗水
 
浇铸黄铜的秋
 
 
 
拥有
 
在大凉山 拥有玉米就是拥有幸福
 
就像大地拥有植物 情人拥有情人
 
 
 
 
她反复听见群山倒下的声音
 
她是被抽去月水的丝
 
 
 
女人
 
吃过洋芋的女人
 
夜色中能摸出虎须的粗细
 
 
 
天界
 
虎登山顶惊落银雪
 
脚印的芳香带虎到黑夜的天界
 
 
 
山门
 
叫醒那些被世间遗忘的鲜嫩
 
她身上的两个荞粑打开早雾的山门
 
 
 
情经
 
没有换血的灵骨
 
长发中长满了自然的情经
 
 
 
黑纸
 
狼血画出鬼图
 
清晨的大雾翻开一页黑纸
 
 
 
雪鸟
 
发黄的经文睡过裸体的女人
 
黑字变红字惊飞满天的雪鸟
 
 
 
月光
 
黑树下我们读诗
 
整片林子穿上月光的裙裳
 
 
 
枝叶
 
云住山顶
 
云是山的一片巨大枝叶
 
 
 
 
无根的云
 
闪电撕出空空的忧伤
 
 
 
洞穴
 
在你北冰洋的洞穴
 
放入盛大的火把节
 
 
 
安睡之一
 
洞睡在鹰的羽毛里
 
群山睡在山风的寂静里
 
 
 
安睡之二
 
树睡在鸟窝的鸟梦里
 
天空睡在星星的眼睛里
 
 
 
安睡之三
 
大地睡在石头的黑暗里
 
黑经睡在神者的呓语里
 
 
 
安睡之四
 
情人睡在一根胡须里
 
诗歌睡在一句语词里
 
 
 
彝人之一
 
没有苦荞穿肠的人
 
不是彝人
 
 
 
彝人之二
 
没有黑经穿魂的人
 
不是彝人
 
 
 
彝人之三
 
没有黑披毡暖身的人
 
不是彝人
 
 
 
彝人之四
 
没有酸菜汤解渴的人
 
不是彝人
 
 
 
彝人之四
 
没有红黄黑梦幻的人
 
不是彝人
 
 
 
彝人之五
 
没有苞谷酒烧心的人
 
不是彝人
 
 
 
彝人之六
 
没有在六月二十四被火烧狂的人
 
不是彝人
 
 
 
彝人之七
 
没有在彝历年的酒杯中饮下白雪的人
 
不是彝人
 
 
 
火之一
 
石头是山的火
 
诗是人类的火
 
 
 
火之二
 
经是彝人的火
 
没火的世界没有芳香
 
 
 
火之三
 
没火的魂灵只有死亡
 
没火的彝人不是彝人
 
 
 
群山
 
他喜欢在阳光中晒背 
 
晒黑的铜板中会奔出黑色的群山
 
 
 
回声
 
雪花落进深谷没有回声
 
有回声是一种恐惧
 
 
 
声音
 
在没有声音的密林中
 
读出另一种声音
 
 
 
绝唱
 
一万只山羊奔入深谷
 
成为悬崖上的绝唱
 
 
 
雨水
 
闪电给大地中的玉米
 
带来雨水
 
 
 
经书
 
大凉山白云上
 
放着流浪者阅读的经书
 
 
 
河流
 
他们在指缝间落下星晨
 
他们的胸膛间响起黑色深沉的河流
 
 
 
情之一
 
今夜 小相岭和螺髻挨得很近
 
两个兄弟在语言的黑河拍响青草
 
 
 
情之二
 
他们内心只有山风和羊群
 
他们的手缭绕象形的古经
 
 
 
情之三
 
他们穿过黑色密林的彝山
 
两只为诗歌发烫的手紧紧的握在一起
 
 
 
情之四
 
他们铜色的肤皮流动清亮泉水
 
这是他们自然而善良的灵魂
 
 
 
神灯
 
抚摸神明之灯的夜晚
 
血液中炸响黑经的闪电
 
 
 
原质
 
有脚的经词
 
背着密林保持经文的原质
 
 
 
打开之一
 
作体兄弟在俄尔则娥用枝叶写成爱情神语
 
打开藏地女人眼边的河水
 
 
 
打开之二
 
河水滚烫
 
作体兄弟用它煮出洋芋的黑词
 
 
 
打开之三
 
我们都是诗灵的带息者
 
在语言中种植自然的梦码
 
 
 
打开之四
 
世界上有梦码的女人就是我们的情人
 
情人的眼睛中起伏群山这本黑书
 
 
 
打开之五
 
由北向南的大凉山流淌着黑色河流
 
骑在黑色骏马上的男人是诗歌的儿子
 
 
 
打开之六
 
一万首情诗藏在银雪的山洞
 
给那个黑裙的情人一生的火焰
 
 
 
打开之七
 
黑色鹰语潮湿过的黑石
 
情人荞叶的新裙风响着潮湿的嘴唇
 
 
 
 
写作时间:2011年1月-2013年1月
2011年7月整理
2013年4月再整理
 
 
发星:
  1966年代生,彝名木智,四川大凉山彝人,“地域诗歌写作”提出者与践行者。民刊《独立》《彝风》主编。编有《21世纪中国先锋诗歌十大流派》《当代大凉山彝族现代诗选》《中国边缘民族现代诗大展》等。著有《四川民间诗歌运动简史》《地域诗歌写作论纲》《彝族现代诗学》等。现居日史普基。联系邮箱:faxin1966@126.com.
  诗观:
  我拒绝被钢筋水泥演绎成失去山草野叶的朴质之温
  我拒绝被调料味精演绎成失去原味的自然觉感
  我拒绝被汽车飞机演绎成失去大地自然行走快感的脚根性灵
  我拒绝被空洞的黑词演绎成失去没有魂灵与火焰的空黑人渣
  我拒绝被黑历史演绎的黑历史中的黑色呼吸
  我拒绝被所谓的城市文明演绎成失去在大地中劳动的汗水清香
pbf彝族人网
编辑: 阿着地 发布: 阿毅 标签: 发星 长诗 大西南 山中 呼吸 十九个 六部
收藏(0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