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小麦诗歌十首

作者:李小麦 发布时间:2015-02-05 00:00:00 原出处:彝诗馆 彝族人网
LqJ彝族人网
  LqJ彝族人网
  李小麦:原名李云华,女,彝族,居云南。习诗一年余,作品见《人民文学》《诗刊》《中国诗歌》《星星》《诗林》《滇池》《边缰文学》《百家》《云南日报》等。入围昊龙•第五届高黎贡文学节22强名单。
 
 
 
柿子树
 
“看,柿子” 
我们把目光 
一起转向村口的那株柿树 
此时黄昏 
阳光明媚矜持 
万物飘浮在初冬的暖里 
而柿树,被风褪下绿色的 
大袍后 
让红—— 
眩晕的红 
耀眼的红 
满满当当地,挂了一身 
在清溪村 
在柿树下 
人们不止一次地感叹: 
“真红啊!” 
“红得好啊!” 
“丰收啊!” 
…… 
这缀满果实的柿树 
多像我们这挣扎、隐忍、绽放 
沉寂、消亡的一生 
当所有的柿子落尽 
当风中只剩柿树枯槁的身影 
幸好 
来年初春 
你仍能从它身上 
找到几枚嫩绿的 
新芽 
 
 
墓志铭
 
现在,我一个人躺在这里
静静地。
那些曾经的雷霆、火焰、潮汐
暴雨,都已停息。
原谅我吧!
那些曾经被我深深地伤害过的人们
就像我也原谅了那些
曾深深伤害过我的人们一样
是的,一切都结束了!
如果你来,你会听见
只有风
只有一阵阵的风
在墓前,轻轻地吹……
 
 
原谅
 
清晨,从一片菜园子经过
我看见,丝瓜藤爬上黑褐色的木栅栏
牵牛花高举着蓝莹色的小喇叭
刺桐树上,金翅鸟在啾啾
而露珠,在三叶草上打滚
不远处,簿簿的雾悬在空中
……
一切多么完美!
此时,我原谅了自己的敏感、任性和固执
并爱上了上帝赐予我的
这小小的缺陷
 
 
十月
 
紫荆花开满街道
漫天的色彩
弥散开来
在十月的黄昏
透过落地的窗玻璃
时间变得明亮
潮湿的暮色
溢满幽暗的香
树冠之下
当我仰望并吮吸
这奢侈的馈赠
几片花瓣落上脸颊
多么奇妙的感觉
仿佛你的手指
仿佛你乘着夜色
悄悄来过……
 
 
泡沫
 
它悬在现实主义的
半空。阳光下
生命被再创造
呈现绚烂、斑斓
和扑朔迷离
这魔幻的浪漫主义
给予鲜花、美酒
骑士和佳人
漫无边际的遐想
几乎所有的追随者
都被晕眩
且发出欢呼、尖叫
而不知疲倦
这极致的美
令人颤栗的镜像
只需指尖
轻轻一触
——是的,轻轻一触
便能带你回归
宇宙般巨大的
虚空……
 
 
在喀芒
 
吃奥尔良烤翅的时候,一只浑身雪白的迦南犬在窗外定定地望着我
吃多芒小丸子的时候,一对银发苍苍的老人手牵手从窗外缓缓走过
喝冰镇柠檬汁的时候,一辆银灰色的丰田越野从窗外飞驰而过
 
假如这时你突然出现
假如你义无反顾地牵起我的手
假如你牵着我,穿过这条繁华的集市
假如你牵着我,绕过这条浑浊的护城河
假如你牵着我,奔向郊外那片白茫茫的芦苇荡……
 
 
文竹
 
妈妈,那株文竹抽出新芽了
嫩嫩的,黄黄的
 
这是你最喜爱的植物
原先,种植在你的阳台上
我说了一句:“真美!”
你便把照管它的任务,交给了我
 
妈妈,你说过
我就是一株文竹,纤细,柔弱
一点点风吹草动,都会让我颤抖不已
 
妈妈,可我多么习惯乔装成一块顽石
冰冷,坚硬,倔犟
 
是的,只有你识破了我的易容术
我的本质,离石头多么远
离文竹多么近
 
妈妈,我其实不够坚强
人生的路,我走得磕磕碰碰
我总是为了一根稻草
把头颅,一低再低
 
 
 
三十多年来
我一直在麦城等
等一个赶马车的男人
 
这辆马车
来自遥远的麦盖提
里面,有一小袋饱满的麦种
 
赶马的车夫
有小麦色的皮肤
会唱《斯卡布罗集市》
 
不用下跪
只要跳下马车对我说:
“我找你找了三十四年零九天”
 
我就放弃麦城
和他,亡命天涯
 
 
种菊花
 
想背上行囊,走遍山川
去种菊花
 
只种杭白菊
山巅种
山崖种
山腹种
山坳种
山脚种
山嘴种
溪谷种
湖畔种
河埂种
田畴种
庭院种
屋顶种
路旁种
每一处缝隙,都种
 
花开时
人间,青青白白
 
 
当我老了
 
当我老了,我想和你回到老家的
庭院,静静地晒晒太阳
帮你修修指甲
帮你从里屋找出老花眼镜和外套
烟,不准你再抽了
酒,也不准你再喝了
无事时,我们就去村庄里转转
要牵手,或搀扶,不可以一前一后
去看看炊烟,牧童,田畴
……如果我先你去了,你找个伴吧
如果你先我去了
我会坐在陈旧的时光里
翻一本同样陈旧的像册
回忆你所有的好性格与坏脾气
以及你一生的光辉与黯淡
然后,安静地等着你来把我接走
编辑: 阿着地 发布: 阿毅 标签: 李小麦 诗歌 十首
收藏(0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