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主布哈:十夜拾语(长诗)

作者:加主布哈: 发布时间:2015-04-14 00:00:00 原出处:彝诗馆  彝族人网
  第一夜
 
天国的殿堂上,神灵的牙齿磨得刻薄而高傲
古老的山寨里,鬼火把点燃了老人身披的黑夜
深冬
白雾爬满烧焦的荒土地,父亲
他在那里吮吸野骨头最后的髓液、面目狰狞
母亲节俭,只能喂饱婴儿
要我把苦痛仰望成苍穹的高度吗?哭泣
哭泣是因为饥饿和恐惧
所以,我变成梦中的紫精灵,嘴吞鼻咽
吞咽沉睡在雪地下的硬荞饼
回答我!那冻结的雪山是不是我丢失的羊群?
背着冬天的冷面孔
我诅咒了九日九夜
 
  第二夜
 
老虎站在祖母积雪的屋顶,眺望群山
冬天的两道犁沟,白萝卜和干草在沉思、沉思
我回到山寨,目睹马厩怀上阴谋
饿鬼的长发遮挡了月光
今夜,让祖先从我头盖骨上倒立吧
老人和孩子围成篝火逃避饥荒
是的,贫穷在我的国度施行暴政
父辈们被流放到城市、留下五谷冻僵
打工,就是扛着故乡的胸脯去苦行
野鸡识破了猎人的陷井,却常常被奴隶
知道吗?我们做梦的岩石靠近天堂
梦中的童年搂着泥娃娃、长木剑
不,没有童年
雪坡上马蹄的力量挥霍童年的酸痛
是的,贫穷在我的国度施行暴政
黎明啊,我是时代的鼓手
我的灵魂是你前世的新娘
苏醒吧,黎明啊黎明
我的爱人,扶我站起来
今夜,我的肋骨又断了两根
今夜,远嫁的妹妹靠着我哭泣
今夜,我只有悲痛。咆哮
但丁在另一块地域悲痛。咆哮
 
  第三夜
 
当荞麦地连接了群山的倒影,那一年
父亲的背弯成了夕阳的坡度
石头堆砌的墙,缝隙里塞满族人的辛劳
那一天,牧人的野火烧出了第一颗太阳
光芒蒸发了山寨这些年沉甸的汗灵子
露珠在丰满的果实上失足了一千次,那一夜
牧童在岩石上瞌睡,山羊闯进苞谷地吓跑了野猪
草人沉默,那一刻
那一刻,茅屋的火苗子点亮月的眼眸子
索玛花在山脉的阴坡悄悄绽放
我,驼背的老人
额头流血,心口滴泪
我躲在夜的指缝里,一个人呐喊
下雨了
我的笛声,空谷绝唱
马蹄骨折的回声久远,青虫蛹动
 
  第四夜
 
妇人呼太阳喊月亮,撕破了夜的黑裙子
独儿子躲在角落吸食海洛因
骨头软了吗?骨气断了
猎狗咬着河流的臭尾巴,直视山神
今夜山寨,人鬼都不安宁
老人的石烟斗在酒醉后丢失
酒瓶子碎片插入他的后脚板
老血湿了古道
篝火在三更时分突然熄灭,这家人
死了儿子,儿媳出走了
公鸡的叫声吵醒了孤儿
孤儿赤条条冲到夜空下,黑暗里的孤儿
(哇……哇……哇……)
哭啊,哭吧,哭
 
  第五夜
 
信仰把头颅伸进弯月上的黑锁链准备上吊
自由将万劫不复
太阳用舌头舔舐悬崖边,我的骨头
秃鹫的血爪子踩着火焰吞噬残骸
山风带来疼痛感,咒词爬满我领地
把泪水的酸楚倾注给无辜山寨的左眼吗?
坐视孤魂们在古道上徘徊,听
听夜莺隔着秋叶在春天凄厉地哭
经文在墓地受孕
(轻浮,轻浮)
祖先的原始宗教被亵渎
冬天的火葬场
烈焰炼不出族人铁骨,铮铮
 
  第六夜
 
红眼球在黑夜扮演幽灵的仇怨
没有眉毛的女鬼,粗长发勒死了伦理
她上吊的老树,长满毒蘑菇,根部开始腐烂,发霉
今夜,自由地恋爱
男人的黑唇蹂躏盟誓的冷乳房
女人们发春,羞涩地摇晃手持的冰铁链
在这个只能偷偷恋爱的国度、春天多病
所有美丽,时刻准备着凋零
我二十岁了
今夜,自由地恋爱
用挺勃的阴茎鞭打山神的顽固的老岩羊
颤抖吧,愚昧
 
  第七夜
 
这个冬天,诺域长满寒风磨利的雪棍子
喜鹊的欲念出卖了古老文字
思想被赤裸地盯在峭壁上,发抖
麻木的族人紧闭双眼在篝火旁取暖、假寐
灵魂裹着臭河流发酵、沉痛
祖先的法律写在骨子里,意识开始迟钝
我,时代的鼓手
在堆满干火柴、黑土豆和哑核桃的土房子里,孤独醒来
听到冷雪压断松枝的声响
丢失的文字在风里哭,夜夜都哭
我想叫出它们的名字
又怕黑乌鸦偷听并嘲笑我的发音。懦弱是一种病
我爬起来,搬巨雪石敲打时代的牛皮鼓
那蒸腾的伤口发出震耳的闷痛声
睁开眼!醒来!我的族人!
我们要骄傲地学彝文,布谷鸟捧着黑色光芒的古经书
我们要自豪地讲母语,连起中断的传承,问候祖先
 
  第八夜
 
天黑黑,血淋淋,地黑黑
星辰在我头顶——我的头顶
黑木炭发光,祭词拥挤
在城市的死角,我把白骨头打碎、焚烧
火焰灼伤了黑夜的眉毛,竹林起伏,起伏不止
归去。归去。归去吧。归去
我们以竹为马
遁入群山,折松枝作鞭
木叶与羊群在悲鸣
刽子手的美梦,该醒了,惊醒他吧
一代人牵着萤火虫越过陡坡,在深夜归来
归来吧。归来。归来了。
祖先用银针把智慧穿成线,缝了我们的方向
号角声此起彼伏
推开木门,生锈的木门啊木门内
泥土房崎岖的深沟是我的阿妈
是我的阿妈等待的伤口啊血淋淋
天黑黑,血淋淋,地黑黑
黑……黑……黑……黑……
 
  第九夜
 
在挨近太阳的国度
夜幕是百褶裙敞开的黑屏障
黑红黄的信念在冷岩块上栖息
岩壁上演示着祖先的预言。那些黑白色调铿锵有力
必须
走出时代荒凉的瞳孔,脚趾沾着血
把腥味点燃成火的意志,我劈碎堕落
理想痉挛成镰刀的形状,噩梦惊醒
大地的温度为负
给我力量,我要在纳米的胸膛走出光年的依仗
就算流浪,也要成就鹰的信仰
红太阳是我的图腾
红太阳是我的图腾
 
  第十夜
 
黑夜的长跑手,在村口梨树下酣睡
我枕着刀刃和五谷
 
有了归宿和领悟,有了玉米地
宽容时代雇佣的刑法和****吧
 
今夜,第十夜
东方早产,黎明诞生
牧童把羊群赶向日出的山坡,森林静静地冒烟
太阳是我们的,山寨也是
世纪是我们的,责任也是
我怀抱着满山乳白的索玛,细雨纷纷
这是一个坚守诺言的时刻,清风知道
我为自己的魂灵找到了摇篮
彩虹轻轻荡着童年
坚定的信仰拥绑着我,多么牢固
世纪是我们的,责任也是
太阳是我们的,山寨也是
 
 
    2015.04.10晚完稿
编辑: 措扎慕 发布: 阿毅 标签: 加主 布哈 十夜 拾语 长诗
收藏(0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