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Yi Social

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 > 彝乡发展

云南楚雄绣娘:背上娃 绣着花 养好家

作者:徐元锋 发布时间:2020-09-24 原出处:人民日报

手工彝绣闯出品牌 传统技艺登上舞台

p1.jpg

楚雄彝族自治州的绣娘穿戴漂亮的彝族服饰,现场表演刺绣技法。李秋明 摄


9月23日,人民日报文化版刊文

今天来看云南楚雄绣娘

怎样背上娃、绣着花、养好家?

全文如下


核心阅读

彝绣是一项深植民间的古老技艺,承载着文化记忆。

在云南楚雄彝族自治州,这项传统技艺从小山村走向了更广阔的舞台。创新产品闯市场、培训绣娘助增收,不仅为老乡带来收入,也打响了品牌,彝绣渐成彩云之南的文化新名片。

p2.jpg

楚雄彝绣绘新图。 黄喆春 摄

华灯初上,云南楚雄彝人古镇里游人如织。鳞次栉比的店铺里,金永淑的“彝家公社”挺耐逛:花花绿绿的刺绣产品中既有绣片等老物件,也有衣服、手袋等创意满满的新产品。金永淑做彝绣生意18年,如今驶上了快车道,近5年业务量涨了10倍。她在朋友圈晒出来的产品,常常不到5分钟就有人下单。

p3.jpg

彝绣产品。 黄喆春 摄

作为一项深植民间的古老技艺,彝绣被称作“指尖的艺术,心灵的花朵”。在楚雄彝族自治州,这朵花从小山村走向国际时尚T台,惠及7万绣娘。产值也从2013年的两三千万元增长到去年的两亿元,渐成彩云之南的文化新名片。

产业化 山里的手工刺绣成了品牌

探寻彝绣源头,楚雄州永仁县直苴村不容错过。田野是舞台,大山是看台,蓝天做背景,发端于直苴村的赛装节已延续千余年,不断发展,把彝绣带入更多人的视野。

每年正月十五前后,十里八乡的彝族乡亲们就会赶来。“赛装赛到日头落,跳脚跳起月当空”,赛装是盛大的彝绣展示。直苴村的李永福嫫今年正好100岁,她六七岁就跟着母亲学刺绣,“彝家女子会走路就会跳脚,会拿针就会绣花。”

p4.jpg

楚雄州永仁县彝族赛装文化节千人同绣刺绣长卷。 李秋明 摄

彝族服饰刺绣用色大胆奔放,红和绿常配在一起,花纹图案大都来自大自然和生活,不识字的绣女往往能绣出迷人的作品。“彝绣也是彝族人的文化记忆,彝族支系众多,但懂行的人一眼就能从服装判断,这个人来自哪个支系。”李如绣说。

在永仁县文化馆工作的李如绣也是直苴村人。她13岁就参加文艺宣传队,16岁开始收集第一件彝绣制品,如今已经58岁,一直痴迷于收藏各种彝绣。1988年,李如绣在县城开彝绣产品店,那时除了各种比赛汇演的服装,彝绣基本没什么市场。

p5.jpg

赛装赛出美丽新生活。李秋明 摄

金永淑走出去闯市场,其实也是最近五六年的事。常跑大城市不但让她的业务量突飞猛进,也让她认识到,深山里的手工刺绣意味着个性和稀缺,令人眼前一亮,是取之不尽的创意泉源。“个性手工加创意,就是彝绣的竞争力。”金永淑说。

但正如楚雄彝族文化研究院院长肖惠华所说,像许多民族工艺一样,楚雄彝绣的产业化一直小散弱,“看着好瞧,穿不出去”的尴尬、藏在深山无人识的寂寞挥之不去。如何激活如此丰厚的民族文化资源,如何更好打造品牌闯市场,让绣娘们美起来、富起来?

走出去 传统技艺登上国际大舞台

去年9月,楚雄彝绣迎来“高光时刻”。纽约时装周2020春夏发布压轴大秀,“TaorayTaoray × 楚雄彝绣”闪亮登场。伴着“丝路云裳”的音乐,40套“牛仔+彝绣”跨界时尚服装亮相,“民族赛装”在全球时尚中心绽放。这一策划由楚雄州与上海东方国际集团合作推出,每忆及此,楚雄州文产办主任周兵难掩激动:“这为打响楚雄彝绣品牌注入新活力。”

周兵经历了近年来彝绣品牌精彩亮相的全过程。2016年他去直苴村驻村扶贫,酝酿做大赛装节,助推彝族刺绣和服装发展。这一想法得到了省委宣传部的支持,当年,首届“七彩云南民族赛装文化节”启动仪式举办地落户直苴村。同年10月,彝绣订制时装又走上北京国际时装周。“刚开始主办方不同意山里的彝族群众原汁原味地着装‘走秀’,我们竭力争取,最后这场山里人走秀轰动全场。”周兵说。

p6.jpg

彝族千年赛装T台秀震撼上演。周灿 摄

从此,楚雄彝绣得到了更多关注。从时尚走秀到设计大赛,从民族服饰展演到专场时装发布会,2019年的赛装文化节持续一年,走秀展演、论坛研讨、招商推介,彝绣在云南成了“热词”。金永淑感叹:“以前出去介绍彝绣用十句话,现在一句就够了。”

彝绣品牌走出去离不开政府的强力助推,企业走出去则经历了艰辛的探索蜕变。大姚县“纳苏”品牌创始人樊志勇是名80后,创业13年,她的公司带动300多名绣娘,把产品卖到国际市场。这个过程中樊志勇跨过了3道坎:产品的实用性、批量生产的能力、刺绣全过程标准化。比如,传统刺绣融入现代生活必须增加实用性,如何创新产品?绣女们各怀绝技但是标准不一,怎样对接大市场?

助脱贫 增收致富培训绣娘

从小山村到大市场,彝绣产业背后是7万山村绣娘,她们指尖流淌的是柴米油盐的日子。

在永仁县见到李济雁时,她正在为扩大销路费心思。李济雁是莲池乡彝族刺绣协会会长,5岁学习刺绣,1999年踏上创业路,销售额从2015年的20万元增加到去年的800多万元。李济雁教了20多个徒弟,莲池乡彝族刺绣协会先后带动700多人发家致富。“田间地头、劳动间隙都能做刺绣,背上娃绣着花养好家,一年一人能多挣几千到几万元。”李济雁说。

p7.jpg

楚雄州永仁县莲花乡彝绣产业。陈飞 摄

永仁县县长李明峰说,彝绣“就地取材、就地用才、就地生财”,是文化扶贫中扶志、扶智的好方式,是绣娘增收致富的“美丽产业”。同时,彝绣也成了沪滇文化帮扶的抓手,入选2019年上海市精准扶贫十大典型案例。“双方正在紧密沟通,把文化扶贫这条路走通。”楚雄州委宣传部部长徐晓梅说。

在楚雄,许多县都把抓培训、建协会、育龙头企业、走出去展销作为彝绣发展的抓手。大姚县每年拿出10万元支持彝绣,近3年县妇联培训50余期6000余人次的绣女。大姚刺绣走“协会(合作社)+会员”的组织化之路,协会和合作社成了“一座桥、一所学校、一个家”。大姚县还扶持从业者到县城、州府建立展销部和工作室,“咪依噜”彝绣通过了国家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评定。

p8.jpg

《云绣彝裳》惊艳开演。 楚雄州委宣传部供图

李明峰介绍,2018年以来,永仁县与上海市嘉定区对接文化产业合作,借助其政策、资金、技术、人才和创新平台优势,共同推动彝绣的传承和创新。2018年永仁县与上海工艺美术职业学院签约,在民族文化传承、产业创新、人才培养等方面广泛合作。2018年至今,上海安排永仁彝绣项目资金110万元,扶持建立扶贫车间5个,150户建档立卡贫困户直接受益。

周兵说,楚雄州将从资源整合、平台搭建、数据库建设、要素配置、人才支撑等方面着手,引进大企业推进彝绣产业化、国际化,帮助广大绣娘走上幸福路。

彝山霓裳

巧手绣制

是纺山织水的豪情

是裁云绣霞的浪漫

是彩云之南的时尚

更是老乡们的幸福美满!

(来源:云南发布微信公众号,直接文字来源:永仁县人民政府)

编辑:阿着地 发布: 阿着地 标签: 楚雄 永仁县 彝绣 彝族刺绣
收藏(0 推荐(
本站仅限会员评论。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内容。 您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