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发展 Yi Social

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发展 > 史海钩沉

红色通安彝汉情深传佳话

作者:​何宗林 赵天科 文/图 发布时间:2022-03-16 原出处:彝族人网
这里是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海量的数据,鲜明的彝族文化特色,是向世界展示彝族文化的窗口,感谢您访问彝族 人 网站。

长征,是中国革命事业从挫折走向胜利的伟大转折点,是二十世纪中国共产党人创造的壮丽史诗。长征的胜利已成为亿万中国人心中的集体记忆,成为彪炳千秋的精神象征,每一次回望长征的历史,都会让我们感动、震撼……
GOJ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image.png

今日新通安

我的家乡在四川省凉山州最南端的会理市通安镇四方街社区坝心村,家乡通安镇曾是1935年5月1—9日红军长征经过的红色之地,身为这块红土地上土生土长的我感到无比荣幸,常常以此为自豪。家乡通安留下我许许多多童年的梦,儿时在家乡听长辈们讲述坝心村我表叔彝族村民赵国友勇敢照料红军指导员孔开先的佳话,一直令我久久难忘。现今提笔把它记下来,与大家分享,好让后辈儿孙们记住今天的幸福生活是多么来之不易,我们要倍加珍惜,继承革命传统,发扬长征精神。人人发奋努力,把家乡这块红土地建设得更加繁荣富强,让其成为闻名全国的红色旅游名镇。GOJ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1935年5月3—9日红军长征巧渡金沙江让我们铭记的不仅是这场渡江战役,这场战役中的那些人也铭刻在我们永恒的记忆中,其中通安镇坝心村彝族村民赵国友勇敢照料红军指导员孔开先的佳话在当地广为流传。1935年5月4日时任干部团三营八连的指导员孔开先,在争夺中武山处狮子山战役中双腿不幸受重伤,在通安坝心村彝族村民赵国友家中养伤,因伤势过重无药医治而牺牲,年仅21岁。因帮助红军划船渡江的张朝满、张朝连、李正芳等37名船工也因为红军渡江而被载入革命史册。他们在会理的老百姓口里反复被提及、赞颂。正如屹立在中武山上皎平渡畔的一块渡江船工名录纪念碑上写到的那样——“共和国不会忘记”!GOJ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image.png

今日新通安入街口

“红军巧渡金沙江”对于当地老百姓意义深远。红军是穷人的队伍。红军占领通安州后,积极在穷苦群众中开展革命宣传,号召“四川工农群众暴动起来,打财富去”,发动群众开展革命,成立了“通安贫农团”,积极宣讲中国共产党和中国工农红军的政策,大力发动群众,广大人民群众很快积极配合开展革命斗争。苦大仇深的彝汉青年,积极踊跃报名参加红军。妇女们行动起来为红军缝衣服,打草鞋。革命火种在会理通安这片热土上迅速蔓延,亦有不可阻挡之势!GOJ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金沙江水蜿蜒流向远方,放眼望去,犹如历史的长河向前没有尽头。在此停下脚步,在皎平渡回望,在回想,不禁让人感受到“金沙水拍云崖暖”的那份喜悦和豪迈。红军不只在皎平渡留下了匆匆的脚步,而是烙下了深深的足印,那足印便是将会被代代传承的“红军魂”。GOJ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话说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乌云笼罩着中华大地,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蒋介石在“擅外必先安内”的政策下,相继对中央苏区发动的四次军事围剿均遭到惨重失败。为彻底消灭中央苏区的红军,蒋介石调集重兵,对中央苏区根据地发动了第五次“围剿”,在“左倾”教条主义者的错误指挥下,中央苏区的军事要塞相继失守,红军已失去了在中央苏区根据地打破敌人“围剿”的可能。1934年10月中旬,中央红军主力被迫退出中央革命根据地,开始了伟大的战略大转移—长征。GOJ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image.png

当年红军巧渡金沙江皎平渡口

在中国工农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中,中央红军血战湘江,转兵贵州,四渡赤水,南渡乌江,西进云南,详攻昆明,开辟了渡金沙江入川北上的光明前景。四渡赤水,南渡乌江后,中央红军就把紧紧尾追在后几十万敌人的追兵甩在了后面。此时,毛泽东指出:要实现从云南北渡金沙江入川的战略目标,就在于能否调出滇军,调出滇军就是胜利。伟人毛泽东采取声东击西的战术,命部分兵力向岔安、黄平方向佯攻,做出东进湖南与二、六军团会合的姿态,主力则直逼贵阳。在贵阳督战的蒋介石,急调滇军三个旅驰援贵阳,中央红军突然调头西进云南,做出攻打昆明的态势。国民党云南王主席龙云惊恐万状,火速从金沙江边调回民团以解昆明之急,金沙江一线江防顿时空虚,红军主力则迅速兵分三路,从寻甸、嵩明之间穿过,以每日120余里的急行军速度直插金沙江边的皎平、龙街和洪门渡口。GOJ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当红1军团、红3军团在龙街渡、洪门渡渡江架浮桥渡江失败后,毛泽东把目光聚集在了皎平渡渡口上,把夺取渡口的任务交给了军委干部团,并确定干部团由红军总参谋长刘伯承指挥,国家保卫局执行部部长李克农率工作组随队行动。红军跳出国民党军包围圈的全部希望都落在了干部团的身上,周恩来亲自向干部团团长陈赓、政委宋任穷交代任务,强调:夺取皎平渡渡口能否成功关系到全军的安危,必须成功。GOJ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image.png

1935年5月4日红军入驻通安时在通安区公所门口墙上书写的巨幅红军标语

当地国民党住会理刘元塘部的汪保卿江防大队守军为防止红军渡江入川,将金沙江沿岸的民船全部烧毁或弄沉没江底,只留下负责巡防的一两条船只,妄图让金沙江天险成为阻挡红军前进的天然障碍。GOJ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1935年5月2日,军委令干部团三营八连为先遣连,在红军总参谋长刘伯承的亲自指挥下抢占皎平渡口。5月3日晚上,红军先遣连在连长肖应堂、指导员孔开先的带领下,化装成中央军奔袭皎平渡口,在当地船工的帮助下,干部团三营八连先遣连在皎平渡口南岸俘获一条敌船,连长肖应棠命令三排在南岸掩护,一排和二排迅速过江,歼灭了北岸的民团,智取厘金卡,完成了对北岸渡口的控制。又打捞起一只破船略加修理,前卫连旋即过江,智取“厘金卡”,歼灭了民团守敌。干部团三营八连先遣连急忙连夜过江,迅速抢占渡口,敌汪宝卿江防大队不战而溃,红军不损一人一马,胜利占领了皎平渡口。GOJ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红军抢占了皎平渡后,5月3日,经过战斗动员后,干部团三营的两个连(留了一个连警戒皎平渡口),在团参谋长毕士梯和肖劲光的带领下向通安进发,准备抢占通安州,为红军大部队过金沙江开辟通道。GOJ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xuanchuanss.jpg

1935年5月4日,红军写在通安州豪坤康家屋里墙上的歌谣:“红军到,干人笑,粮绅叫。白军到,粮绅笑,干人叫。要使干人天天笑,白军不到红军到”。红军川卫(宣)

5月4日清晨,红军先遣部队渡江后,会理守敌刘元塘部企图想趁红军渡江后立足未稳,速派敌川军驻守会理的刘元塘部一个团的兵力扑向皎平渡,妄图夺回皎平渡口。敌军在中武山处的狮子山隘口设堵,想不让红军通过。中武山处狮子山隘口地势险要,居高临下,易守难攻。皎平渡距通安镇20公里,是皎平渡通往通安州入会理的必经之路。GOJ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5月4日,为保证红军主力顺利渡江必须要抢占通安,控制通安。陈赓、宋任穷亲率干部团来到皎坪渡,并下了紧急命令要求干部团先遣队必须要拿下狮子山隘口,控制通安,以保证大部队顺利渡江。干部团在团参谋长毕士梯和肖劲光两人率领先遣队两个连向中武山处狮子山隘口挺进,途经大沙坝干热河谷区,还要攀登陡峭的中武山,当年红军战士们攀登的赭红色山不是“火焰山”,胜似“火焰山”,酷热难耐、汗流浃背,脚下的路依山而凿,既蜿蜒又曲折,一边是绝壁高万仞,另一边是悬崖深万丈,许多地方,只能容一人通过。经过近3个小时的攀登,干部团三营驰援部队与前卫干部团三营八连连长肖应堂、指导员孔开先的率领战士们汇合后,分别来到了高三百多米、怪石嶙峋的“狮子山”。与早在就驻守在这个高地上阻击红军的敌军刘北海营激战。红军发起反击,干部团先遣队三营八连在连长肖应堂、指导员孔开先的亲自指挥下,红军以迫击炮、重机枪压制敌人火力,红军战士则以巨石、沟壁为掩体,艰难地向敌人阵地靠近。指导员孔开先身先士卒,战士们更是英勇善战,个个冲锋在前,采用避实就虚,吸引敌人,分别包抄等战术,经过一个多钟头的拼搏,红军在紧靠敌人阵地的下侧,聚集了一个排的兵力,突然发起冲击。敌人动摇了溃退了。前后经过1个多小时就结束战斗,取得了夺取狮子山隘口的胜利。红军战士乘胜追击,一直对败退之敌穷追不舍,继续前进并迅速控制到通安镇的路口。在通安街上缴获了一些枪械和两门迫击炮。因怕孤军深入,三营主动撤出通安,在狮子山设防,等待主力部队到来。GOJ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jinjinss.jpg

1935年5月4日,红军过江后在通安歇脚时大水井处挑水做饭的“红军井”

5月5日,会理守敌刘元瑭率两个步兵营、一个工兵营,以及手枪连和迫击炮连火速增援通安,在通安以北一把伞梁子与红军干部团遭遇,干部团与敌激战两个多小时,攻取了一把伞梁子,确保红军顺利渡江入川站稳脚跟。GOJ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刘北海吃了败仗,一面火速向刘元塘报告江防失守、狮子山头败北;一面带领一百多名残兵向会理城溃退。5月5日,刘元塘(刘文辉的族侄)亲率二十九团一、三营,旅部手枪连、工兵营,迫击炮连等近两个团的兵力,向通安飞奔而来,妄图把红军堵回云南。刘元塘行至雷打树梁子与刘北海残兵相遇,即合兵一处向红军反扑。正当三营狮子山鏖战敌刘北海营的时候,陈赓团长过江了,乘坐担架率干部团主力驰援狮子山,与三营合兵一处向通安进发。黄昏时分,刘元塘率兵也赶到了通安,通过坝心村抢占了一把伞梁子制高点。陈赓团长指挥若定,根据地形,果断命令:二营从正面佯攻;一、三营从右翼迂回包围,攻击敌之左侧。一、三营战士迅速占领了小高地(寒棚岭周围的一座山)。在特科营重机炮连的迫击炮、重机枪的支援下,一、三营战士不断对敌人发起攻击,攻上一把伞梁子后,敌我双方短兵相接。激烈的战斗持续了两个多小时。敌手枪连连长熊联勋,在肉搏中当场毙命,敌排长庞云等被红军生擒。红军战士数度冲到了敌旅长刘元塘身边,刘元塘见大势已去,方挥手退兵。其特务营第二连连长陈跃然因为跑慢了一步,还是死在了红军的枪下。GOJ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陈赓团长传令:“乘胜追击,没有命令,不准停止。”干部团战士“横扫千军如卷席”,沿着通安到会理的大道追敌15里,直至今海潮乡的五家村,接到骑兵送来“停止追击,就地警戒”的命令后,方才收兵。干部团在向通安开进途中,与川敌刘元瑭1个团遭遇,将其击败,刘部逃回会理,干部团夺占通安。这一仗,干部团仅伤亡12人,击溃敌两个团,歼敌100余人,俘敌600余人。打扫战场时,敌尸体中校尉级军官不少。刘元塘沿途收得残兵400余名,气得大哭,连夜退守会理城。在通安以北一把伞梁子战役中,红军干部团与增援之敌进行的遭遇战异常激烈,干部团与敌激战两个多小时,攻取了一把伞梁子,取得了完全掌控通安的胜利,确保红军顺利渡江入川站稳脚跟,让红军大部队渡江入通安至会理道路畅通。GOJ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image.png

1935年5月4日,红军在通安州四方街召开“四方街会议”,成立入川后的第一个革命组织通安贫农团时的会议遗址一角

数十年后,还有通安老一辈们津津乐道当年这些“戴铁帽子(钢盔)的红军”,说那些红军战士看起来都是十几岁,还是“奶声奶气”的娃娃,打起仗来却“硬是一个都打不倒”,身上挎的不晓得是哪样枪,一拿下来就“哒哒哒……”连起响,打得刘家军丢盔弃甲。由于干部团一天接连打了两个胜仗,军威大震,受到了中革军委的通令嘉奖。红军取得通安之战胜利后,控制了通安,保障了红军陆陆续续地过江,从皎平渡经中武山到通安一路的安全。GOJ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1935年5月4日清晨,红军干部团3营8连在连长萧应棠、指导员孔开先的带领下,抢占了金沙江皎平渡渡口,为红军北上扫除了障碍。干部团行至渡口以北的狮子山腰,与企图夺回皎平渡渡口的刘元瑭部相遇,随之展开了激烈的战斗。激战一个多小时候,红军击溃了妄图夺回渡口的刘元瑭部队。在激战中,8连指导员孔开先同志大腿被敌人弹片炸伤,不能行动,战士们用担架抬着他随部队前进。孔开先指导员在随部队前进了20余里到达通安寒棚岭后,又遭遇了地方武装的阻挡,红军战士将敌人击败后,孔开先指导员怕影响部队北上的速度,要求部队将他送到附近农民家里养伤,随即孔开先被战士送到了寒棚岭背后的大山下—通安镇坝心村彝族农民赵国友家养伤。   当孔开先被送至彝族村民赵国友家时,天色已晚,一同前来的红军向赵国友简单交代一下,告诉赵国友送来的是一位当官的,无论如何得保证他的安全,赵国友一一应诺。因害怕地方武装和反动势力的迫害,赵国友将孔开先秘密藏在自己的厢房里疗养,并嘱咐家人不准对外乱说,每天为其端水送饭,清洗伤口,端屎接尿。在孔开先送来的第三天,曾经有几位首长曾前去看望他,首长们告诉他好好养伤,伤好后再追赶部队,当首长们要走的时候,孔开先依依不舍,眼里噙满了泪水。GOJ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红军北上走后,赵国友冒着被国民党反动派刘家军、还乡团涉嫌抓捕关心、帮助红军战士的人员将要被杀头的生命危险,搬进孔开先居住的屋子与他同住,每天为他喂水、喂饭,端屎端屎,进行无微不至的细心照料。GOJ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image.png

险峻的中武山隘口

收留了孔开先指导员,彝族老乡赵国友也曾想方设法弄药品,无奈早在红军到来之前所有的通安药铺均被反动势力恐吓、压迫,没人敢卖药给老百姓,生怕他们为红军提供药品,赵国友只好悄悄的到山上采些草药捣碎了为其敷上。为了给孔开先滋补身体,并用彝族人接待贵客要杀生的最高礼仪,把自己家唯一的一只母鸡宰杀了炖给孔开先吃滋补养身。但是无论赵国友怎么想办法,孔开先的伤势一天比一天恶化,1935年5月18日,在赵国友照料了15天后,孔开先指导员终因病情恶化离开了人世。GOJ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这15天时间里,两人相处融洽,亲如兄弟。但由于当时环境恶劣,缺医少药,后因伤口发生感染,收留他的老乡赵国友又不敢带他去找人医治,只好自己来些草药帮他治疗,终因伤势过重无好药治疗而牺牲。孔开先同志在受伤后的第15天不幸牺牲了。临死以前,他紧紧握住赵国友的手说:“老乡,你太好了,谢谢您给以我如亲兄弟般的精心照顾,才使我多活了十五天。”GOJ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孔开先烈士牺牲后,赵国友也不敢白天安葬他,等夜深人静后,叫上了自己的亲侄子曾国华和自己的亲舅舅曾朝龙,用一块门板和一张草席将孔开先烈士的遗体抬到自己家背后的山梁上地里掩埋。为了能让孔开先烈士安息,赵国友他们三人特意选择了一块比较好的地形,找来了几块大石头作标志,将孔开先烈士好好安葬。大家想到孔开先烈士无儿无女,逢年过节,赵国友还特意在大门外打一个灰缸(传说把钱纸烧里面,别的小鬼抢不去)为其烧香祈福,并告诉儿子赵正美和儿媳王国芝,一定要将此风俗延续下去。GOJ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红军大部队离开通安后,地方反动势力又开始嚣张起来,得知赵国友照料过红军,当地反动势力将其抓捕,问红军给了他多少好处,并准备处置赵国友,因赵国友平时是忠厚老实之人,在当地保长等人的保护说情下,也知道到孔开先烈士牺牲了,赵国友才免于一难,最后被释放回家(后赵国友在上级追寻孔开先烈士事迹时心存顾虑,害怕再次被迫害,家人多次动员才说出当时真相)。GOJ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image.pngkkxmu.jpg

孔开先烈士墓

事隔50多年后,直到1986年,上级部门追寻孔开先烈士的事迹,才得知孔开先烈士已于当年牺牲,并得到了妥善安葬。在赵国友的带领下,很快找到了埋葬孔开先烈士的地方,经上级批准,民政部门取走了孔开先烈士的遗骸,并将之重新安葬在通安镇坝心村中心的团山堡上字库塔下50米处。GOJ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1990年2月,通安区委、区公所在通安镇坝心村的团山堡上字库塔下50米处,修建孔开先烈士墓并立上纪念碑,2017年会理县人民政府将其公布为员及文物保护单位,并划定保护范围进一步加以保护,现此地成为人们缅怀革命先烈的重要场所,孔开先烈士墓地已经作为了“红色革命教育基地”,当地的学校,每到清明时节都组织师生前去祭扫,缅怀先烈。如今在会理会议纪念地有两座石头雕塑是反映彝族群众照顾红军伤员的,雕塑上刻写着:“激战通安身负重伤的红军指导员孔开先被安置在彝族农民赵国友家养伤,赵家对孔开先精心护理直至孔开先烈士牺牲。赵国友不仅将烈士掩埋,每年清明还去祭扫。”昭示人们,铭记他,让人们永远记住这位通安镇坝心村七组彝族村民赵国友对红军烈士的关爱有加的好品质。GOJ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1935年5月5日,红军渡过金沙江进入通安镇后,红军占领通安的当天下午,将临时指挥部设在通安小学,毛泽东同志住在四方街,红军朱德总司令受邀请在通安四方街上召开“四方街”大会,高度赞扬了干部团先遣队的战士们英勇顽强巧渡金沙江、智取金厘卡、夺取中武山处狮子山隘口、掌控通安的英勇事迹,向通安的广大人民群众宣传党的纲领和政治主张,并开展了广泛的“打富济贫”斗争。就在四方街召开群众大会,组织起了群众武装,成立了贫农团,通安成为打土豪分财富的中心开展了轰轰烈烈的革命活动,活动辐射通安、竹箐、新发、杨家坝、海潮、富乐及南阁的部分乡镇,贫农团成立后,选举彝族罗开友为主席,王树芝为副主席,罗发林、罗开聪、马振发为委员。组织了一支近百人的群众武装,驻扎在土司的衙门里。贫农团先后到四一、新发、杨家坝、海潮、富乐、竹箐,向年收租五百石的财主“打财富”,并三次将胜利果实分配给贫苦农民。通安成为打土豪分财富的中心开展了轰轰烈烈的革命活动,活动辐射通安、竹箐、新发、杨家坝、海潮、富乐及南阁的部分乡镇。GOJ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renxiangs.jpg

1935年5月4日救助受重伤孔开先烈士的彝族赵国友全家照,第一排中间长者为赵国友,后排右起赵国友儿子赵正亮、儿子赵正美,其余小孩均赵国友的孙子与孙女

由于红军长征在通安期间,大力宣传党的纲领和政治主张,动员群众组织成立了贫农团,开展了广泛的打富济贫斗争,号召群众“打倒军阀刘文辉,北上抗日! "、"打土豪,分田地!"还鼓励青年参加红军, 一派热火朝天的景象。老百姓为红军筹粮、打草鞋、做饭、洗衣服、带路、站岗、放哨。红军战士们总是热心帮助老百姓做事,老百姓也喜欢他们,关爱红军,军民关系融洽,相处如同家人,彝族村民赵国友照料重伤员孔开先的事迹就是一个最好的军民情深意厚的历史佐证,它将永远留在会理人民心中。GOJ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站在今日皎平渡江岸边,望着曾经水流湍急的金沙江如今因修建乌东德大型水电站蓄水,皎平渡高峡出平湖,江水平平,微波荡漾,这里成为一个令人向往的革命胜地的景点,到此回想红军经历的艰苦卓绝的战斗历程,毛泽东同志诗兴大发,吟诵出“金沙水拍云崖暖”的豪迈诗篇。至今,当地人民还将江边一座酷似毛泽东侧面头像的大山称作“毛公山”,以此缅怀伟大领袖和红军将士的丰功伟绩。GOJ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巧渡金沙江的胜利,使中央红军摆脱了数十万敌军的围追堵截,取得了战略主动权,赢得了战略转移中具有决定意义的胜利。37名船工与三万红军将士一道,用手中的船桨划出了共和国的明天与希望,长征路上的红色皎平渡口、通安也因此名扬天下,成为中国革命历史上具有重要意义的红色景区,被确定为全国100个红色旅游经典景区和30条红色旅游精品路线之一。GOJ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image.png

当年救助重伤孔开先烈士的彝族赵国友之子赵正美、儿媳王国芝

当我访问当年曾精心照料红军烈士孔开先15天的彝族村民赵国友孙子赵天科时,一讲起当年他爷爷赵国友精心照料受重伤的红军孔开先的事,他非常激动,同时也非常自豪。他说:每当我看到爷爷的照片,就会回忆起爷爷给我父母讲述救助并细心照料受伤的红军指导员孔开先的那段往事,这段往事是军民情结的真正体现,这是一段悠悠的彝汉情,深深地印在我和通安人民的心中。我永远不会忘记那段往事,我爷爷舍己为人,关爱他人的好品质,它是今天我们快乐生活的精神支柱,它将永远激励我们秉承爷爷高尚品质,做一个时刻为别人着想的好人的信念。为更好地赓续红色血脉,弘扬长征精神,缅怀革命先烈,让更多人了解、铭记这段历史性的彝汉情谊,我们将把这段当年的真情永久传递再传递,让更多的后辈儿孙到通安镇坝心字库堡瞻仰孔开先烈士墓时,来缅怀孔开先烈士为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不怕流血牺牲,英勇善战,勇敢前进的精神,也让更多人从这个感人肺腑的彝汉情的小故事里,深刻地感受中华儿女为崇高理想而奋斗和献身的伟大精神。GOJ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今天我们要大力传承和弘扬伟大的长征精神,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继续把革命前辈开创的伟大事业推向前进,在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的新长征路上续写会理新的篇章、创造新的辉煌!伟大的长征精神永存!GOJ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里是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海量的数据,鲜明的彝族文化特色,是向世界展示彝族文化的窗口,感谢您访问彝族 人 网站。

注:孔开先烈士,男,汉族,生于一九一四年四月,福建永定县湖雷乡下寨村人,一九二九年在福建闽西地区加入红二十军,曾参与历次反围剿斗争,一九三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一九三三年任公安步校一营一连指导员,一九三四年人一方面均干部团三营八连指导员,一九三五年五月二日长征途中奉命抢占金沙江率部百余人急行军二百八十里,三日晚进抵皎平渡,全歼敌两连守军胜利渡过金沙江,四日凌晨北进至狮子山隘口时,与敌遭遇激战中腿部受重伤寄养通安州坝心村彝族村民赵国友家,逾十余日终因缺医少药,病情恶化后牺牲,年仅二十一岁。
赵国友,男,彝族,四川省会理县通安镇坝心村八组农民。1909年9月11日出生,1989年7月6日去世,享年80岁。在中国工农红军长征途经通安时曾照料孔开先烈士15日,孔开先烈士牺牲后并将其妥善安葬。

作者简介:
何宗林,
彝族,男,四川省会理市人,高级教师,中国教育教学研究会会员,四川温江微篇文学协会会员,会理市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散文在线网、中诗网、四川省情网、方志四川微信平台、《诗文杂志》《微篇文学》《凉山日报》《西昌都市报》《凉山教育研究》《会理文艺》等网站、新媒体平台及报刊;有作品入选书刊,有作品参赛获奖。
赵天科,彝族,男,四川省会理市人,高级教师,校长,就职于凉山彝族自治州会理市通安镇中心小学,曾多次评为优秀校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