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Yi Social

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 > 史海钩沉

清代中央政府对彝族地区的治理探析

作者:岳瑞芝 陈跃 发布时间:2020-08-24 原出处:《学周刊》2016年3期
yizuren.com,始建于2001年。

摘要清代,彝族地区政治、经济、文化有了进一步的发展。在治理政策上清政府继续沿用了元明以来的土司制度,并且加快了改土归流的进程,对彝族地区社会经济及文化变迁带来较大影响。本文综述了清统治时期在彝族地区的治理及其效果,并对鸦片战争以来彝族地区的发展变化做了相应分析。

关键词清代 中央政府 民族政策 改土归流

清朝是中国历史上第二个由少数民族建立的大一统的封建王朝,也是中国最后一个封建王朝,历经十二帝,统治长达267年之久。作为统治族群和八旗军队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满洲人被历代皇帝视为朝廷的中坚力量和国家根本。而且满洲将士为清朝定鼎中原、平三藩、灭回部等战役中立下汗马功劳。所以终清一代,“首崇满洲”成为清政府一直以来的既定国策。与此同时,清朝政府在各个地区实行了有利于发展经济的政策。清代前中期在彝族地区继续实行土司制度,朝廷承认各少数民族的世袭首领地位,给予其官职头衔以进行间接统治。但有些土官因为世袭的缘故,恣肆虐杀百姓,祸患边境,给朝廷的统治带来了极大的不利影响。雍正四年(1726年),鄂尔泰大力推行改土归流政策,即由中央政府选派有一定任期的流官直接管理少数民族地区的政务。清代对彝族地区的治理成效显著,在明代改土归流的基础上继续推进对西南地区的开发。但是鸦片战争摧毁了这个王朝的正常统治秩序,也给彝族人民带来深重的灾难。

一、清代对西南彝族地区的治理

彝族是我国西南地区一个有着悠久历史的少数民族。其先民原居住在金沙江流域,后来逐渐扩散到云南东部、四川南部和黔西等地区。唐宋以前历代王朝都实行“羁縻”统治政策。元明时期在西南地区设宣慰司、宣抚司和羁縻卫所即土司制度进行管辖,清初废除了土司制度,在西南地区设置府、州、县和厅等地方行政机构,改派流官对当地进行管辖。这次改革影响深远,使这一地区的政治、经济、文化等各个方面都发生了历史性的变革。

清朝初期,清政府继续实行土司制度,而彝族地区的发展行进在原有的轨道上。后来,清朝政府实施了改土归流,激化了中央王朝同彝族上层的矛盾,彝族地区陷入了长期的社会动荡之中,使人民的生活陷入水深火热中,苦不堪言。清朝后期,人民大众与封建主义的矛盾日益激化,中国人民同帝国主义的斗争更加尖锐。在反抗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的斗争中,彝族和其他民族团结一致,勇往直前,永不气馁,表现出伟大的革命精神和高尚的爱国主义精神。在东南沿海地区,有无数的彝族将士在战场上同帝国主义侵略者拼杀在滇西等地,而且彝族人民自发组织起来,痛打入侵的英国侵略军。在南部边疆地区,汉族将领冯子材和彝族将领蒋宗汉率领的中国军队在镇南关凉山一带,给法国侵略军以毁灭性的打击,打败了法帝国主义从南部侵略中国的阴谋,使侵略者的美梦破灭。而且清朝初期,彝族地区由各族土司和府、州、县、卫所统辖,改土归流后,彝族地区全部纳入府州厅县统辖。

在云南各地广泛分布着彝族。顺治年间,云南布政司统领20府和永胜直隶州(驻今永胜县永北镇),省治昆明。康熙年间,增设开化府、永北府,降寻甸府为州。

贵州彝族主要分布在贵阳、华节一线以西的贵州西部地区。聚居在今毕节市的威宁、大方、章、黔西、纳雍、织金、佥沙等县和六盘水市的水城县、盘县、六枝特区,安顺市和黔西南布依族苗赫族自治州也有分布。遵义市和黔东南、黔南州分布很少。四川的彝族主要分布在今凉山州攀枝花市,甘孜州九龙、垆定县,雅安市汉源、石棉县,宜宾市屏山县、拱县、高县,垆州市叙永、古蔺县,乐山市马边彝族自治县、峨边彝族自治县、金口河区、沐川县,重庆市黎江县。这些地区在清前期分别属建昌兵备道、建昌总镇府、建昌监理厅、雅州、嘉定州、马湖府、叙州府、重庆府。四川的乌撒、东川、乌蒙、镇雄四军民府在今云、贵的彝区。广西彝族主要居住在今田林、隆林、西林、那坡等自治县。

二、清代彝族地区的改土归流

改土归流,就是把边疆民族地区各种特殊的制度一律改为全国上下统一的制度。从大方面看来,改土归流有利于国家的统一,有利于民族地区的社会进步。但是,在实行改土归流的过程中,交织着不同的社会矛盾、中央和地方的矛盾、彝族上层同地方官吏的矛盾,以及民族内部不同阶级,不同集团的矛盾,斗争相当激烈。清朝在西南彝族地区实行的改士归流涉及领域广、历经时间长、实行手段粗暴,激起了大多数人的强烈反抗,造成了严重的社会动荡。

改土归流后彝族地区发生了许多的变化:其中在土司制度的延续方面,改土归流后,存留的彝族土司多是小土司,有的是沿袭下来的,有的是改流后降职改设的,有的是随征有功新设的,有的是归流后为安抚而新设的,还有小部分是自称的。土司的承袭、征调、贡纳仍由朝廷和官府批准、调派、征收。改土归流后总的趋势是地方官府的统治更加深入彝族土司地区,土司土目势力日趋衰弱,但土司土目汉化程度更深。但各省彝族土司情况又有不同。云南未改流和新设的彝族土司不多,广西府已无彝族土司。贵州未改流的彝族土司是小土司,没有新设的彝族土司,四川改流后仍存的彝族土司,大多是改流后又降等改设的。

在彝族社会的变化方面,改土归流后,多数彝族土司失去了主要的统治权,而且进入彝区的汉族移民大量增加,使得彝族社会经济发生了很大变化,但不同地区也有不同的变化。在云、贵地区,彝族原有的社会结构被打破,统治状况也发生了很大的改变。彝民多数被编入了乡里甲,受府厅州县及乡长、里长、甲首、甲头统治,彝族社会向封建地主制发展;仍由彝族土司统治的地区向封建地主制发展。在四川凉山,改土归流打击了土司的力量,但凉山腹心未能编入乡里甲,流官势力未能进入,黑彝排挤和取代土司的统治,彝族社会中原有的奴隶制不仅没有改变,反而进一步发展。在凉山边缘区,由流官驻军直接统辖,基层已设立乡、里、甲,彝族社会逐渐向封建地主制方向发展。

改土归流后,彝族民众受到了双重的压迫和欺压,彝族民众大多数过着贫苦的生活。由于各省彝区改流后的变化不同,彝族民众的负担和所要承受的剥削压榨也不完全相同,特别是在四川凉山,奴隶制的剥削压迫仍然盛行。

三、清代对彝族地区的治理效果

清代彝族地区社会经济发展是在改土归流的大背景下得以顺利进行的。土司制的崩溃、农奴制的解体和地主经济的发展伴随着清代彝族社会经济发展的整个历史进程。土司制度在历史上曾产生过积极作用,它加强了历代封建王朝同祖国边疆的联系,促进了边疆彝数民族地区的稳定,加强了边疆彝族经济文化的发展,但土司制度是世袭制度,随着历史发展,越来越暴露出其落后性,不利于国家统一和彝族地区的长期稳定,从而使社会发展长期滞后。彝族劳苦大众在朝廷和土司双重压迫下,过着暗无天日,苦不堪言的生活,而且朝廷经常要求土司纳贡和听从朝廷驱调,土司则把这些负担加倍转移到广大彝民身上,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当地经济的发展。

实施改土归流后,清代彝族地区生产力虽有了一定发展。但是彝族地区社会生产各部门的社会经济发展中的地位仍不相同。以四川凉山彝族地区为例,犁耕农业已经是当地社会主要生产部门,畜牧业是农业以外的主要副业,原有副业如捕鱼占次要地位。养蜂以及亚热带经济林木和药材在彝族地区社会生产发展中占有一定的比例,并且手工业发展仍需农业大力支持,而农业又是凉山彝族地区奴隶制生产关系赖以生存与发展的基础。随着汉族移民的进入、新技术的引进、新农作物品种的种植、经济结构的调整、生产关系的变化等,四川、云南、贵州等地的彝族社会经济的发展发生了巨大的变迁。农业、手工业、畜牧业得到了突破性的发展。

毕摩文化兴起、发展之后,对彝族社会产生了广泛而深刻的影响,尤其对彝族宗教、学术、社会面貌、政治权势变迁方面发挥了重大的作用,得到了彝族社会各阶层人民的普遍支持与接受。同时,彝族土司大力提倡毕摩文化,因此,毕摩文化得以迅速繁荣发展。在清代,彝族先民们把文学分成两类,即民间文学和作家文学。民间文学有叙述长诗、抒情长诗、农民起义传说。作家文学作者多为土官,还有一部分是普通民众,诗歌创作蓬勃兴起,文艺理论也得到进一步发展,产生了许多文艺理论著作。

四、鸦片战争后彝区社会的变化

鸦片不仅对中国社会造成巨大的损失,而且对人民的健康危害极大。由禁止鸦片而引发鸦片战争与中国在鸦片战争中的失败,使得帝国主义打开了中国闭关锁国的大门,从此中国社会开始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中国人民处于双重的压迫中。鸦片畅通无阻地输入,中华民族深受鸦片的毒害,被列强称为“东亚病夫”。鸦片由输入转变为在中国国内种植罂粟、制作鸦片,并逐渐发展至彝族地区,给彝族的社会、经济等方面造成很大的影响。由于种罂粟获利多,罂粟在道光初就在云南边地种植,贵州大定、平远、普安、兴义等地在道光时普遍种植罂粟,地方官努力对罂粟进行铲除,示谕严禁,发展经济替代物;在清末至民国时期,四川凉山彝区普遍种植罂粟。汉地禁种罂粟,因吸食需求,彝区罂粟种植增加,并延续至民国时禁而复种。彝族由只种卖鸦片不吸食,发展到一些人既种卖,又吸食的状况。

云南地处我国西南边疆,南边与老挝、越南交界,西边与缅甸交界。于是云南成为外国商品输入和资本输入的便捷通道。1884年越南沦为法国保护国;老挝于1893年沦为法国保护国;缅甸于1885年被英国占领,1987年成为英属印度的一个省。

中华民族是由五十六个民族组成的多元一体族群,而彝族则是中华民族重要组成部分,是我国西南地区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之一。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彝族人民经历过无数风风雨雨,在苦难与发展并存中彝族先民们创造了属于自己的丰富多彩而又独具特色的灿烂的民族文化,为中华文化的繁荣与发展注入具有活力的血液。清末民初及鸦片战争以来彝族人民曾多次为了生存与发展爆发过反帝反封建的起义斗争,同时,彝族的繁荣与发展也大大促进了中华民族的发展与民族融合。

参考文献:

[1]陇贤君.中国彝族通史纲要[M].云南:云南民族出版社,1993.

[2]方国瑜.彝族史稿[M].四川:四川民族出版社,1984.

[3]中国科学院民族研究所四川少数民族社会历史调查组.彝族简志[M].四川:四川少数民族社会历史调查组,2012.

[4]魏治臻.彝族史料集[M].四川:四川民族出版社,1989.

[5]舒华.论黔西北彝族地区法制的变迁——以清初“改土归流”为研究视角[D].中央民族大学,2012.

[6]白兴发.彝族历史研究的回顾与前瞻[J].学术探索,2003(6):61-64.

[7]中国彝族通史编纂委员会.中国彝族通史[M].云南:云南人民出版社,2012.

基金项目:国家社科基金西部项目“历代中央政府对彝族地区的管理研究”,项目编号:11XZS030。

作者简介:

岳瑞芝(1979- ),楚雄师范学院人文学院讲师,研究方向为民族历史与民族文化。

陈跃(1982- ),楚雄师范学院讲师,研究方向为风景园林规划设计与民族文化。

(本文从公开互联网平台转载,并经彝族人网重新编排,旨在公益宣传彝族文化。版权归属原作者和媒体所有,如涉及版权事宜请与我们联系进行删改。)

yizuren.com,始建于2001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