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彝诗馆(诗歌) > 诗歌作品集萃

俄尼•牧莎斯加诗歌:大凉山肖像(外四首)

作者:俄尼•牧莎斯加 发布时间:2022-02-14 原出处:彝族人网

image.png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大凉山肖像

有那么一个人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我的生活里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天天喝醉着酒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还把我的诗歌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揣进荷包里珍藏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而他不是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的父亲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的兄弟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有那么一个人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我的生命里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夜夜流着眼泪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还把我的声音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弹响在嘴边的口弦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而她不是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的姐妹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的情人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那个人,那个人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活着,让我想起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得布洛莫山的贪得无厌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阿其比尔山的放荡不羁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不在的时候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让我怀念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世上最俊美的尼扎果昊山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还有最秀丽的沙马玛昊山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那个人,啊,不管怎样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依然深信不疑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陌生的我们必定沾亲带故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正如我深信不疑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临死的瞬间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他也会醉醺醺地吟诵着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对日月的思念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鸠毕络肆

鸠毕络肆,秀美的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绣花荷包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少女的腰身上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晃来晃去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不知道,那里面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到底装了多少天真与烂漫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鸠毕络肆,亮丽的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绣花荷包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姑娘的腰身上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晃来晃去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不知道,那里面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到底装了多少情歌和羞涩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鸠毕络肆,饱满的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绣花荷包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年轻妈妈腰身上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晃来晃去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不知道,那里面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到底装了多少辛酸和甜蜜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鸠毕络肆,干瘪的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绣花荷包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老女人腰身上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晃来晃去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皱巴巴的了,但那里面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不知道装了多少惆怅与怀念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但我作为一个男人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懂得这些的时候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啊,鸠毕络肆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才发现,自己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早已苍老。除了深深的叹息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叹息中,我才醒悟似的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一巴掌重重地拍疼了大腿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注:鸠毕络肆,彝语音,指彝族妇女的随身绣花荷包。


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拖木沟

在拖木沟的街子上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祈望过去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盼望过来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只想找到一个什么东西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一个叫什么的东西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只想找到一个什么东西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企望过去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希望过来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终于找到了我要找的东西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一件叫擦尔瓦的瓦拉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终于找到了我要找的东西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期求过去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期望过来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盼望着的是,我把这东西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拿着。把它拿给女儿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是我把它拿给女儿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还未满五岁的女儿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虽然在这山上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只值三十块钱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但是啊,但是她缺了它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是万万不行的。如今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丧失了母语的她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就聊表自慰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灵魂的色素

鲜花告别了生命的时候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你才靠近了我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灵魂的色素啊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不要红色的显眼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不要黄色的招惹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们和孩子们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再经受不住美丽的诱骗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鲜花盛开在自然的怀抱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你把光环萦绕了我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灵魂的色素啊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白色的圣洁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蓝色的梦想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黑色的庄重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们都要,毫不迟疑地接受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可是,这么久,这么久以来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谁说过真话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谁又做过哪怕一次的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扪心自问,哪怕有着怀疑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灵魂的色素啊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是鲜花就一定芬芳么?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是眼泪就一定动人么?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啊,这么多的男人,还要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把圣洁套挂在脖颈上见着天光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女人仍把梦想戴成闪光的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银圈,抚育和庇佑生命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靠近我啊!灵魂的色素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娶走我的妹妹吧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嫁给我的好兄弟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通天的比尔河

熟悉和陌生的面孔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聚到了台地上的圆坝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他们都在说: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啊,让我们看看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个孩子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个孩子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怎样过得河来的?!”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高大和矮小的身影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拥到了河湾边的空地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他们都在说: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啊,让我们看看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个孩子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个孩子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如何过得河来去?!”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通天的比尔河啊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悱恻还动人,只因为你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太像我母亲在子夜的情歌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偷偷的,悄悄的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唱,却流传得很远)4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图片摄影:沙古曲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