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文学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彝诗馆(诗歌) > 诗歌作品集萃

火绒草啊,火绒草:俄尼•牧莎斯加诗歌(外六首)

作者:俄尼•牧莎斯加 发布时间:2022-01-26 原出处:彝族人网 点赞+(
彝族人-网是创建最早,影响力和规模最大的彝族文化网站。网站的目标,是构建彝族文化核心数据库。

▲火绒草啊,火绒草


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没有带火镰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羊角般弯弯的火镰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没有带硅石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骨头般坚硬的硅石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可是,求求你,求求你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燃上一簇火给我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火绒草啊,火绒草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有你的地方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就有烈火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有烈火的地方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就有太阳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有太阳的地主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就有温暖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火绒草啊,火绒草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有你的地方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就有彝人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有彝人的地方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就有歌谣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有歌谣的地方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就有爱情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火绒草啊,火绒草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燃上一簇火给我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可是,求求你,求求你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知道,真正的烈火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像天空一样蓝得透亮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充满了梦想,所以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对死亡也是一种渴望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一只绵羊


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一只绵羊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对我和族人们是无比的重要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天空是它的父亲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大地是它的母亲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总有一天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它像一个无所不知的精灵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会把数千年前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先祖的承诺和愿望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催促我们奋进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总有一天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它像一个无所不晓的先哲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会把数千年后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子孙的哭声和笑语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感动我们劳作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一只绵羊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对我和族人们是万能的耳朵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太阳是它的兄弟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月亮是它的姐妹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留下,小金洛姑


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有一个地方,我们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叫它布度玖拉席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留下了我的祖父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另一个地方,我们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称它为玛穆迪笛席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留下了我的外婆和外公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有一根长在巨石堆上的漆树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们管它叫基菠席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祖母与曾祖母留在了那里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一切却都在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喇嘛阁昃大山的眼皮底下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而喇嘛阁是昃也将留下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真的,留下,留下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它们都在小金洛姑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有一个地方,我们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呼它叫世姆姆哈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无数灵魂都去了那里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有一口泉眼,我们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喊它叫瓦罗圣泉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骑马或步行的灵魂都喝它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有一条道路一直伴随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们,来到这个世界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是为了永远的行走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肯定来自某个地方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肯定去向某个地方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只是换了一种生命方式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然而,留下,留下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它们都太象小金洛姑让人牵肠挂肚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365天之后,太阳从南边回归

堪称与西方玛雅文明的18月太阳历相媲美的彝人十月太阳历,把一年分为10月,每月36天,剩下5天逢年过节。按此历法推算每年太阳从南边回归日为“过年”,从北边回归日为“火把节”。据悉,此历法对地球绕太阳公转的推算,经现代高科技仪器测试,其妙算与精确度仅差10分钟。
——题记


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以滇汾山为中心支点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月琴手指也就寂寞许久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活着,或者死亡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们也就是挺拔的青松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哦,多愁善感的孩子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大鹏载我回来是一年中的最后一天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从北方的荻泊河沂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到南边的拉部沂达)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以滇沧山为中心支点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慈母转动的团线也就是这地球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们又好似被抛向四野的菜籽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谁带我们回家?开花结果后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哦,想象丰富的孩子)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走进家门来出入只在十分钟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从东方的阿岌倮沂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到西边的阿萨贾沽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啊,朋友们,如果还能铭记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请把过去怀念把未来向往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谁能说出风云在怎样的让人心动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而我们可是抬头不见低头啊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獐牙磨就的绣花针


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獐牙磨就的绣花针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还别在你头上的八角帕上吗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连同我的梦想的守望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连同我的心灵的苦难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天黑下来了,妈妈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毛色金黄的公鸡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就倒挂在门楣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就在门槛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獐牙磨就的绣花针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牵了白色的银线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立等我的魂灵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回到你的怀抱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太阳出来了,妈妈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打开篾钵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獐牙磨就的绣花针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针头已指向你温暖的呼吸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而这时,阳光刚好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透进石板房里来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啊,用来招魂的鸡蛋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你吃蛋黄吧,我吃蛋白就行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獐牙磨就的绣花针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还别在你胸前的毡兜里吗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你还能清楚地绣出我的灵魂吗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面对孤寂已久的山岗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死亡


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一切都还得从头,像滚动的雪球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就连河床里的水也已冻结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但有鱼,生命的鱼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那水的下面,河的底层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游荡,游荡。私语,私语,窃窃私语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积雪压枝的云杉树林的边缘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一只母亲的鹿,带着孩子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衔在嘴角的草榍在风中眨着眼睛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唯有雪堆似的木屋内有着温暖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啊,我得留下,啊,我一定得留下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那么美丽的生命的光芒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白的梨花,红的桃花。像翻舞的手掌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托起蜜蜂耕耘的辛劳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不过又是谁?怎样的人感觉到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愿望被一只蚂蚁咬断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语言被蝗虫的腿踢碎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一些河流,难道又有些河流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注定不再有机会失去淌涉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像一些山梁我们注定放弃攀越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身后身前时时地驱使与召唤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啊,我得留下,啊,我一定得留下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那么伟大的生命的力量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一切都还得结束,象雷的鼾声刚刚开始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枯黄的叶片从枝头纷纷飘落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未来的梦,陈旧的梦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落在树根的旁边,泥土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孕育次第的萌芽。谁在计较洗礼的成败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蚯蚓是否要伸伸懒腰?田鼠是否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要打打呵欠?但是鱼,生命的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鱼,还要游荡。窃窃私语的春水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唯有鹿的彻悟还得回到森林里去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啊,我得留下,啊,我一定得留下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那么无限的生命在启程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写在羊皮上的诗


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们从这里走了!朋友们。”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随天空向高处升去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随水位落下了千丈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远了,远了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谁也没想到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而牛肝还挂在那里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把那张羊皮深藏在心怀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而就是那句诗,那句诗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襁褓中一睡就是千年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们从这里走了!朋友们。”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啊,一切的一切早已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走了,走了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以至我们觅不到一点蛛丝马迹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可是神灵的轻车?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可是先祖的熟路?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诗句仿若天梯,又能怎样?!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当我们终于和它握手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却无从听懂它的秘语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是指回家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还是出走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们从这里走了!朋友们。”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但除了熟悉而陌生的幻想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美丽的诗句它认得我们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们却不认得它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们只能想象它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一个找不到路去逾越的山头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冥思苦想,到底我们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是越过来了,在山的一边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还是我们压根就从未逾越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们从这里走了!朋友们。”o3m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彝族人-网是创建最早,影响力和规模最大的彝族文化网站。网站的目标,是构建彝族文化核心数据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