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彝诗馆(诗歌) > 诗歌作品集萃

致友人们(组诗)

作者:鲁娟 发布时间:2005-12-03 原出处:彝族人网
通过彝-族-人-网,你可以阅尽千里彝乡,略万种风情,宣传彝族文化,从我们自身点滴做起。

  诗歌对于我来说,是一种出自自身的审美需求,是一种欲望和浮躁的卸重过程,是一种情感和激情存放的场所,更是一种人生历程的记录过程。诗歌如梦,不可或缺,这正如我们所经历的人生。时值岁未,谨以小诗献给在2005年的时光里最值得纪念的十位朋友。

雪落在2005年的冬天——致阿苏越尔

我的笔落在你的诗行间
勾勾划划,这是1994年的纸
这是十年前你呵气吐轧间写下的话
你知道它们曾被我熟记于心
不仅仅因为出自那些相同的背景
你知道我没有去细数你对雪的写法
是否真的已超过了九十九种
可如今我们只剩下这最后的一种抒情
正如只剩下你这独一无二
当之无愧的雪哥哥了

然而你所不知的是那一场场雪
怎样一直下到了现在
它们至今覆盖着朋友们的木屋
被大伙们所热爱,并在民间
悄悄流行
犹如那些不肯轻易逝去的神话
你所不知的或许还有这个时节
我以怎样的睡姿聆听到了第一朵雪花
命运中朋友们总是迟迟难以相见
可是雪却始终会落在这2005年的冬天

2005.11.16晚

新疆的胡杨叶——致黄礼孩

那个及时带来书籍的人
及时带来粮食和光亮
及时带来福音的通报
此次也不例外,及时带回
奥依塔克第一场雪的讯息
及时带回来自新疆的胡杨叶
带回一组新鲜的谣曲以及一位名叫
阿依达的姑娘惊世?俗的美

十一月的某个下午我顺着你的书页
正好找到了这枚胡杨叶
这恰好符合几年前你早早预言过的话
"如果能够,我愿是那片阳光
落在你的书页上
让你读出金黄的忧伤"
你一生中曾去过许多不同的地方
这一次带回了新疆收藏的阳光以及
一只无可比拟的大鸟收拢起的双翅
这恰好也符合我那曾写下过的话
"侦也不必急于冥思苦想
飞鸟自会点亮璀璨星空"
2005.11.17

她在唱小孩子的歌——致海上花下

她和我一样有着一头
如黑夜如瀑布的长发
她对美的热烈和爱的虔诚
与我同出一辙
所不同的是她是神的使者
仁慈之主的女儿
不分昼夜的缪斯常常找到她

她一写到蓝,森林里将开满
蓝盈盈的小花
她一写到水,陶罐里将汲满
汩汩清澈之源
她一写到红,草地上将奔跑
童话中枣红色的马

她和我是命定的姐妹
神意使我们丢失撒落在人世间
并在某个冬天失之交臂
只因为她说过:
"命里注定相逢的始终会出现
天空中明亮纯洁的星子注定要相遇"
只因为我们一开始便善于苦苦等待

她一写到光,孩子们便笑起来 通过彝-族-人-网,你可以阅尽千里彝乡,略万种风情,宣传彝族文化,从我们自身点滴做起。
犹如小小花衣裳包不住的纯洁之躯
她一写到爱,天使们便纷纷赶来
照料小孩子咿咿呀呀的梦语
姐姐,最后我要请求你要写到阿喜
你一写到阿喜,她便回到童年
骑着那匹枣红色的小马飞奔起来


寄往石河子的信——致旗烈

小七,如果今夜石河子上空的星子们醒着
就让它们醒着,你不用耿耿于怀
小七,如果今年第一场大雪迟迟不来
就让它们迟些,你也不必焚心等候
小七,我这样叫你时总是心生温暖
你说小七的七就是洪七公的那个七
我向来是这守着一坛酒和一地桃花的女人
在等着黄药师来路上
小七这个名字的出现使我经年杜撰的
这处唯美剧情不再落寞而空无一人

小七,我总是迟迟没有备好远行的马匹
没有备好足够的干粮和歌谣
以及适合异地生长的诗歌
生活的牢常令我作茧自缚、原地踏步
可我不愿沮丧懊恼地垂下明天的头颅
你要替我享领那些清澈无比的蓝
替我尝遍新鲜的萄葡和天山下的美酒
替我赞美那些美丽绝伦的维吾尔族姑娘
为她们朗诵如红纱巾般燃烧的礼赞
并在一场场木卡姆中不能自己泪如泉涌
你真的要替我在无垠的天穹下一遍遍歌唱
小七,因为你知道我来新疆将还有些日子


三月是个好季节——谭五昌

三月,叩遍所有的门 这里是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海量的数据,鲜明的彝族文化特色,是向世界展示彝族文化的窗口,感谢您访问彝族 人 网站。
摸黑找到横亘于两座村庄间
的木船,谁将连夜摆渡回家

三月,寻遍所有的词
重新拾回连接于两个麦地间
的光芒,谁的额头被轻轻灼伤

三月,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谁醒在一次天梯上的夜歌中
谁便获得了通向王的特许
谁读懂了太阳、麦地和村庄
谁便读懂了王的辛酸和辉煌
谁读懂得了王史诗般的一生
谁便捧出了著名的《海子论》

然而谁的命运被早早预示
"我本是农家子弟/我本应该成为
迷雾退去的河岸上/年轻的乡村教师"
谁重复着王的天才的命运
却不再两手空空

三月,神灵将再次竖起耳朵
"你我的相遇至今仍是谜"
虽然这样的相遇没有出现在
"那高高的草原上、赤裸的草原上"
但我们一直同样深深地热爱着王,并知
"春天,春天十个海子全部复活"


八 月——致沙马

八月,众鸟沉默
如许多年前王的经典之言:
"该得到的尚未得到"
一些花蕊在秋之前夜迟迟不开
谁预先梦见了哭泣的梦魇
那个提灯的人自南高原而来
沿古老的河岸、梦的橄榄林
穿过黑暗的另一头密密的祖灵地
他带来神灵的馈赠----
吹不灭的火焰,惊醒了她们的美
临近的火光,一点点照耀
新月似的蕊环绕提灯人那张
深深爱而怜惜的脸
徐徐盛开来


与黑人的一次对话——致嘎代才让

那天你忽然打破惯有的沉默
那天你让我想起尼采说过的话
:"一个长时间沉默的人是有一天
将有许多话要说的人"
你说我们来谈谈诗歌以外的其他
谈谈我们自己或对各自民族的爱
是否同样与生俱来而又狂热不止
是否在各自母语中藏有不同的秘密

二十四年前的你哭声宏亮降临于青海
无从记忆那个美妙的时刻
"听说这一年里我们过的还是农民生活
虽然姿态高贵,但很劳累"
可是你记住了8岁那年的某个清晨
你第一次走出了青海,来到那个
马蹄日夜彻响叫做甘南的草原
你沉默少语,就象现在一样
那竟是从童年就开始了的习惯
那时对太多事物好奇、恐惧
有时也充满欲望
直到某一天诗歌找到了你
大学时代你开始留起长发疯狂写诗
那时的诗歌真好啊,单纯、干净
犹如那些一去不复返的时光
然而没有一次比这更大的悲恸
毫无预兆地划过那段日子
母亲啊母亲"我双手叠合/眼泪流下"
"我只是怀念母亲在世的微笑"
这时你的语速慢了下来,如同写作中遇见光
如同前几天你叙述起<<西藏生死之书>>时的语速
你说那是些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爱啊
永远没有说破的时候
你说那一夜"我再也不能把兰州喝醉"
你承认你说自己是个偏执的孩子
对传统的抒情怀有深深的迷恋
而又不否认你爱上了自由的口语化
肆意地去表达骨子里所有的爱与痛
说到这里你笑起来,露出洁白的牙
说:"这有点象一个名人在写自传呀
但愿我的辉煌还没有开始。"

通过彝-族-人-网,你可以阅尽千里彝乡,略万种风情,宣传彝族文化,从我们自身点滴做起。
至今你不知道——致晓夫

还记得你圆润的字体用
纯蓝墨水手抄的《叶赛宁诗选》
一首、二首、三首……十三首、十四首
它们曾象朵朵矢车菊开满我的小屋
我曾不止一遍地念到:
"妹妹舒拉啊,你长得酷似我的童年"
可至今你不知道,它们在一个个夜里
怎样闪闪发光
它们教会了一个孩子无限热爱
并在通往缪斯的路上过早地忧伤

还记得一个鹅毛大雪的傍晚
你托远方来的路人捎来了那一册册
曾穿梭于你的年青岁月,爱不释手的书籍
一册、二册、三册……整整八册
可至今你不知道,在《静静的顿河》里
我怎样听到了哥萨克们合唱的声音
在滚滚顿河的波涛里渐次平息
那一瞬我忽然懂得了你爱的俄罗斯
辽阔的俄罗斯的眼泪和美,平静和辉煌

还记得你是在度过人生一段灰色岁月后
重新提起保尔的,仿佛他是你年青的影子
你在信件中不耐其烦地抄到那些描写
一段、二段、三段……许多段
可你至今不知道,它们曾激起过
我多少青春壮丽的斗志,又曾夺取过
我多少眼泪,我曾为保尔与丽达的分离
偷偷地哭,我哭的时候还因为想到了
什么时候你已经开始渐渐老去
我一直惦记什么时候早点来看看你


栖息地——致格桑拉姆

那一天经过谁的庭园,远远观望
一朵格桑正开得灿烂
谁的一双手浮于水上、荒芜之上
井井有条、纤尘不染

我也曾幻想有那么一座庭园
远古的女诗人们围萨福而坐
相互热爱,并摘取嘴唇的蜜

那一天经过谁的庭园,久久驻足
陌生的人啊不敢草草拜访
谁却已备好美酒佳肴,并在入口写上
"热爱缪斯的人,请自由出入"

秩序和光统一于此
《时间的玫瑰》和《秋日的果实》统一于此
北岛和里尔克在此频频握手

谁欣喜,便请尽情爱恋
谁吐露,便请大声念诵
谁困倦,便请任意栖息

我也曾幻想有那么一座庭园啊
没想到却与女主人一起长谈,久坐不起
她说,再等等草原下一场大风吧


像一把小刀一样地生活——致小刀

不瞒你说,今年在你之前我遇见了许多刀
你的名字恰好与南京的老刀广州的一刀
"情人看刀"、"小李飞刀"的刀是同一个刀
你的名字是一把正磨砺待出鞘的小刀
你说你也曾盲目而混乱、放纵而危险
你说你也曾疼痛着背离过母亲和纯洁
然而不可更改的是你始终向北的方向啊
一路荒凉,却将生长出壮丽的诗歌

要做就做一把黑暗里的小刀
在夜的中心削出沉默的光芒
削出事物的对立面削出寓言的深度
削出黎明和河流削出树梢和花朵
削出仇念的瓦解削出爱的箴言
要削出金属和骨头相撞的铮铮作响
当然在你出鞘之前尽可能保持秘而不宣
"谁说沉默的锋利不是最好的刀刃"


致伊萨

伊萨,在通往我的那条火红的路上
你要来就骑着枣红色的马来
你要来就带着我心爱的小牛角梳来
你要来就找回我丢失的36颗檀木珠来
你要来就采上美丽的蓝莲花来

伊萨,在前世今生的这场姻缘间
你认出我请在马蹄声声间转向我
你认出我请从长长的谱系中唤到我
你认出我请将古老的血质中烙进我
你认出我请在尘世飞转间爱上我

通过彝-族-人-网,你可以阅尽千里彝乡,略万种风情,宣传彝族文化,从我们自身点滴做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