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文学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彝诗馆(诗歌) > 诗歌作品集萃

诗集《夜色小诗》第40—50首

作者:吉木五乃 发布时间:2015-01-27 原出处:彝族人网 点赞+(
彝族人-网是创建最早,影响力和规模最大的彝族文化网站。网站的目标,是构建彝族文化核心数据库。
40-那天•雪花
 
用一千个为什么诉说黑夜的宁静,
浪花的手已渐渐老去,
远方口弦的呼唤
在我的梦中像是一杯透彻的水!
听说,思念的人
又想起了那天归家路上的零星雪花,
忽然间的偶遇,
让她的脸瞬间成了春天的红色,
连脚步也忘却了本来的印迹!
一首绝句在黑夜中悄悄走来,
随后,她写下了一句:“其实,我都知道”
 
 
 
 
41-最后的最后
 
诗里常含秋雨一样的泪水
那不是因为我的心太容易破碎
更不是因为我的思想太过于悲观
不曾埋怨过谁
也不曾憎恨过谁
某时某地我看见了你的影子在哭泣
也看见了你在阳光下的笑意
那一刻,我明白了一切:
走了的人没有过错
留下的人也没有过错
只是,人类的眼睛和思想
能将一切本来可以自由飞行的爱情
都幻灭于火焰之中
我曾想用一切赞美的诗句守护你一生的美丽
一场暴风雨在山谷里飘过
笔下只剩荞叶的苦涩和空谷仙子的记忆
倘若,人真有灵魂
那么,请人间箭一样的谎言尽快将我射死
好让我的灵魂迅速逃逸到兹兹普乌
我相信,我的灵魂会在那里得到最后的安慰
倘若,祖先也不能给我最后的温暖
那么,请寒风把我的灵魂吹散
于我曾爱过的兰花下
 
 
 
 
42-谎言
 
吉潘瓦些的谎言像是河流,
从山头一直到山底,
从春天一直到冬天,
从小孩一直到老人,
从出生一直到死亡,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不知欺骗了多少心存善念的族人,
什么血脉高贵,
什么黑暗吞噬阳光,
什么梦被蛇缠,
什么不可联姻!
一切都只不过是破碎的言辞!
在我还未死去前,
请你不要再来蛊惑我的族人
因为,我要守我种在兰花下的爱情
 
 
 
 
43-咒语
 
冬天的气息越过山岗,
正要演绎一场从未有过的杀戮,
从曲阿玛的血液已在大地上汇聚成河流,
肉体也筑成了连绵不断的山脉,
两姐妹的命运在树上形成一个恐惧,
还好,还好,上天给了她们最真诚的安慰,
善良的路人成了生命的延续者,
瓦板屋是厄运的终点还是延续?
掌纹的脉络拉长了黄昏到黎明的距离,
当两姐妹再一次逃脱,
不得不说,善人和恶人都有利己的私心,
而我,这个一直顺着思想行走的彝人,
却似乎一直都生活在从曲阿玛的咒语中,
唯一的解咒人,不知去了哪里!
 
 
 
 
44-黎明
 
黎明已经成熟,
在阳光山脉还未苏醒之时,
凉山的气息中,
我是一个看不见的黑夜之子,
星光隐去了沉默,
接下来便是母亲的呻吟。
 
2015-1-14 凌晨 于列车T8865上
 
 
 
 
45~寻觅
 
其实我不是来寻觅风景,
而是来寻觅风走过的印迹,
其实我不是寻觅风走过的印迹,
而是寻觅风的印迹中的倩影,
其实我不是寻觅印迹中的倩影,
而是寻觅那久久在黑夜中等待的面孔
寻觅那黑夜的宁静
其实,那一夜
我泛着低沉的心
走到了一环路
 
2015-1-14 晚 西昌
 
 
 
 
46-海滨中路上的思想
 
鸣笛声的影子在行道树的眼眸中划开
一道黑色的浪漫,
山的孩子是千百年来从未有过瑕疵的翡翠,
静默地,沉睡于灰色的掌纹中,
仿佛灵魂已散落在城市的霓虹。
脚步沉沉,
瞳孔中的暗杀者已在千里之外悄悄等候,
像是一朵没有心脏和四肢的浪花,
所有的美丽都将在明月之中成为凝望。
路漫漫,尘埃的光
已是遥远的遗忘。
一点,一点,又是一点,悄悄地,
吉木五乃的影子在墨色中被隐去。
永远,永远走不到这条路的尽头。
正如你说的,我只是邛海的泡沫,
悄悄地来,又悄悄地去。
风呐!请你写下这个故事,
在今夜月落之时。
我也不是诗人,我只是泼墨后,
留在墙角底部的一个黑色的点。
 
2015-1-14 晚 于西昌海滨中路
 
 
 
 
47-西昌
 
月亮城,梦中女孩曾行走过的地方
再见,月亮女儿已不在
我也将在黎明中悄悄逝去
等春风的前奏响起
等人类的眉毛不再皱起
等时间划过半月的浪口
等口弦不再寂寞地流浪
等呷莫阿妞的面容不再模糊
等邛海的颜色不再泛着忧伤
等夜晚的倩影成为天空的雪花
我再以流浪者的名义
把你拥进不堪回首的记忆
 
2015-1-15 晨 于西昌
 
 
 
 
48-南到西的跨越
 
跨过黑夜的眉毛
跨过河流和山脉的腹部
跨过时间的眼睛
在千里之外的城市里
种下一片叶子的心脏
然后,在邛池旁
喝下来自远古的泉水
仰望天空的明月
我看见月老的眼泪
 
2015年1月14日 晚 西昌
 
 
 
 
49-村庄
 
山谷的村庄在黑夜中悄悄苏醒,
多少呼唤声从昨日的黄昏一直延伸
到此刻的黎明,我欲用全身的力量,
去换取母亲一时的欢乐。火塘边,
只剩一个叫做孤独的影子。
老人的村庄,失落的村庄,
在回忆的河流中,
飘荡着阿莫口弦的浪花
 
2015-1-16 晨 越西马拖老家
 
 
 
 
50-量角器
 
一点在东边沉默
一点在中间徘徊
一点在西边感慨
花儿停留在东边的山岗
风儿阵阵像是流水的思想
回眸一个春天一样的微笑
花儿消逝在西边的晚霞
夜晚继承了所有的恐惧
 
 
(作者:凉山州越西县)
彝族人-网是创建最早,影响力和规模最大的彝族文化网站。网站的目标,是构建彝族文化核心数据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