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文学 Literature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小说/纪实文学/剧本

恶魔的终结——云南“楚大”高速公路南华“2002·10·15”特大抢劫案抢劫团伙覆灭记

作者:​普金华 发布时间:2023-09-27 原出处:彝族人网 点赞+(
彝族人-网是创建最早,影响力和规模最大的彝族文化网站。网站的目标,是构建彝族文化核心数据库。

震惊云南的“楚大”(楚雄—大理)高速公路南华县“2002·10·15”团伙抢劫高快客车乘客大案主犯唐某、钟A,经楚雄州中级人民法院审理,于2003年6月18日一审判处2犯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同时,另两名罪犯朱某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钟B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唐某、钟A 2犯不服,向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上诉,经省高级人民法院核准,于2003年12月23日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2004年2月25日,唐某、钟A 2犯在南华县被执行死刑。
bEL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午夜劫案

楚大高速公路的开通,给滇西的旅游业带来了繁荣,应运而生的高快客车运输业发展迅猛。滇西某高快公司因势利导,购进双龙、奔驰、凯斯鲍尔等高档豪华大巴,带来了丰厚的利润,良好的市场前景,使公司生机无限。2002年10月15日,国庆黄金周当班补休后的黄师傅一上班就遇到了旅游淡季,19时30分,他驾驶的凯斯鲍尔豪华大巴车从昆明南窑驶往大理,一向满员的凯斯鲍尔此次却只有11名乘客,这使他的情绪有些低落,但黄师傅怎么也没有想到,一场巨大的不幸将降临到他们的头上。车辆驶出昆明,一路因频频堵车,到楚雄两个多小时的车程今天却跑了三个小时,车到楚雄检测站例行检测时,黄师傅向后边的乘客嘀咕道:“今天真怪,高快不快,请各位多包涵!”但车内却悄无声息,他往后看,才发现多数乘客正仰头酣睡。22时30分,大巴终于离开拥挤不堪的安楚公路驶向楚大高速,凯斯鲍尔像离弦之箭,高速向大理急驰。当车行至南华县天申堂乡苴力铺天子庙坡(楚大高速公路K51——K52KM路段)时,静静的车内突然发出吼叫声,黄师傅以为乘客吵架,便打开车内大灯准备停车询问。此刻,一男子拔出匕首刺向他的头部并喝令:“杂种,快关灯,你找死不是!”如注的鲜血从他的头上流下,黄师傅一下子懵了。几名劫匪继续喝令:“老子抢劫,把钱拿出来”,“敢反抗,老子杀了你们”,“把头都低下,谁抬头就喷硫酸”,“都给我老实点,把钱交出来!”黄师傅明白,凯斯鲍尔遭遇劫匪了。暴徒的匕首架在他的脖子上,并威逼:“快开,不准停车!”驾驶车辆的他没有反抗。他清楚,在这荒山野岭,面对这些手持利刃、结伙打劫的穷凶极恶之徒,只能智取不可勇斗。如果自己驾车与歹徒搏斗,该路段山高坡徒、沟壑纵横,稍有不慎就会发生车毁人亡的惨祸。而现在,重要的是保住乘客的生命和公司的财产,他镇静下来,放慢车速,窥视了一下倒车境,心想,一旦后面有车辆出现,他就停车高喊求救,他用右手稳住方向,左手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自动门的开关,但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后面就是没有尾随的车辆,他好懊悔,懊悔自己120码的车速甩下了求救的希望。他又一次减速,站在一旁的劫匪似乎看出了黄师傅的心思,劫匪咆哮道:“不准减速,找死!”又将匕首刺向黄师傅的头部,在车内,其他3名劫匪分别将7名乘客和副驾驶员刺伤,劫匪的手段极其残忍,事先预谋:“先放血,后抢劫。”威逼乘客卧在客车的座位上,实施抢劫,抢走驾乘人员的全部财物,车内惊恐万状,发出阵阵尖叫声、呻吟声,伤口的疼痛和极度的恐惧使一些乘客身体瑟瑟发抖。3名劫匪手持匕首和喷壶(劫匪威胁乘客说壶中有硫酸)退至挟持黄师傅的劫匪旁,4劫匪威逼黄师傅停车,并又向黄补了一刀,黄师傅将车停下,劫匪开始下车逃逸。劫匪们下车后,又抱起石头砸向凯斯鲍尔,威逼黄快把车开走,车的多个部位被砸坏,眼看这群暴徒消失在夜幕中,无助的黄师傅流下了悲愤的泪水,忍着剧烈疼痛的刀伤开车前行。被杀成重伤的副驾驶员告诉他,车内乘客全部被杀伤,有的乘客的鲜血已经流了一地,怕有生命危险,先将车开到有医院的地方救人。为了乘客的生命,黄师傅已顾不上别的,高速行驶将乘客拉到大理州祥云县下庄卫生院救治后才报了警。此时时针已指向16时凌晨零时40分。bEL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初次布阵

10月16日凌晨1时05分,南华县公安局110值班室接楚大高速公路交警三中队报案称:15时23时左右,一辆载有13名驾乘人员的高快大巴从昆明开往大理途中,行至楚大高速公路K52KM处时,被同车的4名徒歹持刀杀伤9人(2名驾驶员和7名乘客),并抢走驾乘人员价值1.9万余元的财物。bEL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案情重大,南华县公安局领导接报后,在向楚雄州公安局报告案情的同时,迅速组织局机关民警36人,沙桥、天申堂派出所民警10人,联防队员和群众40余人,出动警车9辆进行围堵,并请省交警高管支队南华沙桥中队22名民警帮助控制各交通出口。楚雄州公安局接报后,局长和主管刑侦的副局长命令楚雄市公安局出警查缉的同时,连夜率州局办案人员赶赴南华天申堂成立指挥部,指挥侦查破案工作。凌晨2时15分,在南华县天申堂案发地,经过现场勘查和案情分析,州公安局领导决定将州、县(市)公安民警兵分四路展开工作:一路由州分安局刑侦支队长带队,同先期赶到祥云县下庄卫生院的南华县公安局民警一道,协调祥云县公安局及县医院对受伤人员进行救治,并在调查取证中掌握第一手材料。第二路由南华县公安局局长、政委及分管刑侦的副局长组织本局民警,在原有部署的基础上,明确任务,细化职责,兵分三组展开工作,一组由16名民警组成,在320国道和楚大高速公路的沙桥和天申堂地段分别设卡查缉,防止劫匪乘车逃跑;二组由4辆“0”牌警车和16名民警组成,在320国道和楚大高速公路上来回巡逻,对两路旁形迹可疑的人员和车辆进行查控;三组由南华县公安局和各派出所56名民警组成,在天申堂、沙桥周边地区组织发动群众进行搜山围捕,查找劫匪线索。第三路由州公安局民警组成,在天亮前赶往昆明南窑汽车客运站,在站方的协助下获取有价值的线索。第四路由楚雄市公安局民警组成,封锁各出境通道和检查火车站,防止劫匪往昆明、双柏、禄丰、广通等方向逃逸。在案发后的短时间内,侦查工作就有条不紊地展开,在南华的周边县(市),在茫茫的夜色中,在崇山峻岭里,穿梭的警车、堵卡的民警随处可见,关口、哨卡、山箐、沟壑闪现着一个个矫键的身影,便衣民警顶着山风和深秋的寒气,一双双火眼金睛密切注视着周围的动静。bEL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劫匪蒸发

各路重兵按部署的职责严加防范,侦查工作在两地州数县(市)紧张地进行,当晚各路哨卡检查车辆1200余辆,盘问可疑人员1000余人,排查出可疑线索800余条,但又都被一一否定。16日上午,州公安局领导下令调集重兵对劫匪可能藏匿的地点进行大规模搜山,但经几个小时的努力,各路人马无功而返,寄予了较大希望的第一路人马的工作也没有取得进展。当日上午,楚雄州公安局刑侦支队领导和民警们对祥云县解救脱险的凯斯鲍尔驾乘人员了解情况时,惊魂未定的驾乘人员始终说不出暴徒们的体貌特征。他们说,由于这几个人是坐在车的后边,上车时彼此没有注意,客车行驶不到一小时天就黑了,案发时劫匪又不准驾乘人员抬头,故连他们的身高和相貌都没有什么印象。排查无果、搜山无果、询问无果、线索中断……bEL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16日11时,一条条信息反馈到指挥部,都没有劫匪的线索。喧嚣了一宿的指挥部出奇地静,指挥员及民警的心情异常沉重,再也听不到分析案情的争论,一阵倦意袭来,民警们彼此无话,静静地仰靠在自己的座位上等待新消息。11时30分,局领导打破沉默,要求各路人马的搜捕工作继续进行,将点和面扩大到姚安、大姚县,并要求有关部门和大理、祥云警方协调联系,请祥云警方协助布控。同时,要求到昆明南窑汽车站工作的民警找到当班的检票员,希望从那里掌握劫匪的特征。然而,经到昆明工作的民警细致询问,检票员说因为每天迎来送往的人太多,15日19时30分开往大理的车只记得仅有11名乘客,其他的就想不起来了。各路人马的工作没有取得进展,特大抢劫案案发后的侦破工作一时陷入僵局。bEL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派兵增援

发生在楚大线高快客车上的恶性抢劫案通过公安信息快报传到省公安厅后,引起了云南省委、省政府领导的高度重视,省委一名副书记对“10·15”团伙抢劫案作了批示,要求省厅组织专门力量,迅速侦办该案。省公安厅调集精兵强将投入该案的侦破。厅刑侦总队长要求楚雄州公安局组织精干力量,全力破获该案。10月16日下午,省公安厅两名领导等侦查员赶赴楚雄,在和楚雄州公安局刑侦人员对现场进行勘查并听取案情汇报后,与州公安局领导一起组织专案组民警对“10·15”抢劫案进行会诊,省厅侦查员对楚雄州、县(市)公安机关在案发后所作的艰苦细致的工作和采取的侦查措施给予充分肯定,并对下一步的侦查工作提出了见解。他们认为,动用大量警力进行围堵短期内可能会使网内的劫匪落网,但该项工作时间不宜太长,如果时间拖得太长,由于警力有限,长期在野外风餐露宿的民警可能会身心疲惫,同时,由于犯罪嫌疑人特征不明,如果劫匪分散逃逸,查缉工作将会面临更大困难。bEL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再次布阵

10月22日,在多警种连续昼夜奋战一个星期没有取得战果后,州公安局领导召集专案人员再次对“10·15”特大抢劫案进行研判,认为因劫匪体貌特征不明,堵卡围捕、以人突案工作难以奏效,而且劫匪作案后,因做贼心虚,可能会丢弃作案用的凶器等物,如果能在现场找到作案物证,再以物找人,可能会收到好的效果,遂决定调整侦查方向,以找物为重点,改“重兵围堵”战术为“重点突破”侦查,撤回堵卡布控警力,采取两项措施:一是将州公安局专案人员和南华县公安局近百名民警调往南华县天申堂苴力铺天子庙坡劫匪逃逸地点,对该地段数平方公里范围的地形地物进行地毯式搜寻,查找有关涉案物证。搜山民警顶着深秋的烈日,在天子庙坡周围一平方米一平方米地扩大搜山范围,日出登山,日落撤回,饿了啃面包,渴了喝山泉。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4天的艰苦工作,10月25日,搜山民警在天子庙坡北侧约五公里的灌木丛中找到了一把崭新而精致的带血迹的钢质水果刀和一件带血迹夹克衫,经鉴定,该刀正是劫匪在凯斯鲍尔客车上作案后丢弃的作案凶器。二是派专案人员再次找已基本康复的驾乘人员调查,请他们详细叙述乘客上车时和上车后的情况,寻找破案线索。因省内受害人分布在昆明、大理、保山等地,刑侦支队领导率专案民警一进保山,两出大理,三上昆明,找受害人详细询问有关情况,但都没有得到有价值的线索。10月28日上午,刑侦支队长根据受害人留下的通讯号码再次打电话与保山的王先生联系,王先生回忆说:“当时几个劫匪就坐在我的后排,劫匪们吹牛时好像谈到了安宁的烧烤生意不好做的话题,还叫过什么阿兵,但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后来就不在意了”。听到这里,楚雄州公安局负责刑侦案件侦破的副局长似乎发现了“新大陆”,精神为之一振,放下电话后,“新水果刀”“阿兵”“安宁烧烤”的概念一直在他的脑际萦绕,他觉得这个线索很重要,就报告局领导,局领导召集专案民警认真分析后认为,搞清水果刀的来龙去脉很重要,他立即与省公安厅一名副总队长取得联系,请该总队对水果刀的出处进行侦查,于是,案件的侦破工作又有了一线生机。bEL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蛛丝马迹

10月31日上午,昆明。省公安厅某总队办公室。眉头紧锁,喝完一杯杯浓茶的总队领导把楚雄州公安局送来的水果刀仔细端详,心中不住地嘀咕:老兄,搞清这水果刀的来历容易吗?谈起该案,他与一名部属都有一言难尽的苦楚,案发这么多天了,虽然熬了不少夜,跑了不少路,吃了不少苦,但案子就是没有线索,厅领导多次过问侦查进展情况,但自己却无从说起,因为该案的线索确实是太有限了,他把水果刀放在手心轻轻掂量了一下,头转向部属风趣地说:“走吧,干活去,该案破否全系此刀啊!”。总队领导和侦查员驱车来到螺丝湾批发市场,将全市场找了个遍,但批发商们都说没有见过这种刀,5名办案民警折腾了半天,一无所获。中午1时,饥肠辘辘的办案民警将车停在昆明的一宾馆,在该宾馆旁边的一餐馆内,办案民警拿上那把宝贝刀,5人在二楼找了个僻静点坐定。真是无巧不成书,旁边的一位40岁左右的中年男子看见他们在玩刀,就问此刀买成多少钱,心情沉重的办案民警说你别多事,中年人说:“不是多事,我是做刀具批发的,随便问问了解一下行情。”办案民警灵机一动,和中年人聊了起来。中年人说:“这刀是浙江一厂家新近生产的,钢质、工艺精湛,刚投入市场就热销。我是厂家的云南代理,我的批发价是每把10元,但有的市场上已卖到30多元一把呢。”办案民警趁机问:“安宁有人给你批零吗?”“有啊。”“那是谁?”“他姓张,在安宁市开铺子,安宁我只和他做生意,我们的关系近着呢!你认识他?”中年人得意地说。听到这里,办案民警心中一阵惊喜,他们再也无心聊天,囫轮吞下热气腾腾的面条,驱车一溜烟往安宁急驰,并很快找到了张某开的铺子。张妻正在张罗生意,办案民警问她在安宁做了多少年生意?张妻说:“土生土长的,10多年了。”“你们卖出去的东西都是什么人买?”“也说不准,但安宁小,大致都认识的。”“这把刀是不是你这里卖出去的?”办案民警把刀交给张妻,张妻不加思索:“如果是在安宁买的,肯定是。”“回忆得起来是谁买的吗,也许一次还不止买一把呢?”张妻说:“没问题,不是我卖就是我老公卖的。哎,你们问这个干啥?”张妻质疑。办案民警说:“我们是在昆明做生意的,请把张先生叫到铺子来一下,我们有点事要麻烦他一下。”张妻犹豫。办案民警补充说:“老板娘,请放心,没有别的事,我们是请他帮忙呢。”经周旋,张先生回忆起了10多天前有两个做烧烤生意的年轻人同时买了4把刀,开了64元钱,其中一人叫阿兵,另一个叫什么名字不清楚,但他们和烧烤城里的杞老板关系很好,联想起受害人在接受专案人员调查时提到的“阿兵”,办案民警心中有说不尽的快意,心想,这下总算有辙了。bEL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劫匪落网

办案民警到安宁烧烤城直接找到杞老板,说有生意上的事要找“阿兵”,杞说:“你们是不是找钟A?他10多天前就没有在这里了,昨天他来我这里看了一下,今天可能到草铺亲戚家去了,草铺李某是他的亲戚。”办案民警心中有底了,他们一边驱车往安宁市公安局赶,一面要楚雄州公安局领导将专案人员调到安宁开展工作。楚雄州公安局领导接到通知后,迅速将在昆明为该案奔忙的专案人员调到安宁和省厅办案民警汇合。10月31日17时20分,在安宁市公安局的支持下,办案民警悄无声息地赶到李某家附近勘察地形。此时,从李某家出来一小孩。办案民警问:“小朋友,你的钟叔叔在不在?我有事找他。”“小孩说:“钟叔叔正在我家呢,你到我家找他吧!”弄清了钟A的行踪,省厅刑侦总队领导迅速指挥在周围逗留的省厅和楚雄的办案民警10余人对李某家的住宅形成合围,楚雄州公安局一名刑警和省厅的一名刑警根据指令,在隐蔽处将手枪子弹上膛后,大步流星地向李某家走去。“阿兵在吗?我们是烧烤城杞老板的哥们儿,杞老板要我们来找你,有点事要劳驾呢!”此时,堂屋中一位20出头、留着分头的男子“腾”地站起来,用粗重的声音质疑:“你们是谁,我怎么不认识你们?”钟A纳闷。办案民警笑答:“你是贵人多忘事,杞老板我们一起喝过酒嘛,想想看。”说时迟、那时快,两名办案民警一个箭步冲进堂屋,将钟A扑倒,大喊一声:“不许动,我们是公安局的!”几乎同时,周围布控的办案民警赶到,将其擒获。bEL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扩大战果

10月31日18时10分,安宁某派出所会议室。钟A耷拉着脑袋,滴溜溜转的眼睛本想从办案民警炯炯有神的眼光中读懂点什么……民警开始询问:“钟A,看看今天这架势,你知道我们为什么抓你吗?”专案民警直奔主题。“不知道,光天化日下抓人,你们是要负责任的!”钟A不满地答。“你还记得你在安宁市张先生那里买的4把刀吗?看看吧,我们带来了一把,你有什么感想?”切中了钟的要害,钟一时语塞。专案民警与钟斗智斗勇。几个回合下来,在无可辨驳的事实面前,钟A的精神防线彻底崩溃,18时40分,他嗫嚅着说:“我交代”。钟A用40多分钟的时间交代了他和23岁的四川人唐某、24岁的宣威人朱某、18岁的安宁草铺人钟B纠集在一起,于10月15日19时30分在昆明南窑搭乘高快客车,并在南华县天申堂实施抢劫的犯罪事实。至此,“10·15”团伙抢劫高快客车乘客大案告破,新的任务就是将在逃的劫匪捕获。省公安厅刑侦支队领导将劫案告破的消息报告省厅分管刑侦工作的厅领导后,厅领导指示专案人员立即根据钟A的交代,调集警力追捕劫匪,并指令省公安厅刑警总队处长赶赴禄劝指挥抓捕工作。刑侦支队领导安排一个组在安宁布控钟B,专案民警押上钟A,数辆警车闪烁着警灯,风驰电掣般向禄劝急驰。根据省公安厅的指示,楚雄州公安局分管刑侦工作副局长立即指挥武定县公安局刑侦民警先期赶赴禄劝,并通知南华县刑侦大队专案民警赶赴禄劝押解嫌疑人。bEL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迅速突破

10月31日23时,禄劝县城。喧嚣了一天的彝山小城沉浸在夜幕中。几辆“O”牌警车悄然驶进禄劝县公安局,奉厅领导之命从昆明赶来指挥抓捕工作的一名处长在听取楚雄州公安局刑侦支队领导对钟A的审讯情况汇报后,召集省厅、楚雄的专案民警及禄劝、武定的刑侦大队领导作简短商议后,遂决定抓捕分两路行动:一路由省公安厅一名办案领导和楚雄一名办案领导负责带领20余名民警抓捕在禄劝某旅社藏匿的朱某;二路由省厅一名办案领导带领近30名民警对在禄劝新城区一商用楼三楼经营某美容美发中心的唐某进行围捕。23时30分,抓捕工作分组秘密进行,按部署要求,各路人马分组迅速到达指定地点,首先对建筑物形成合围,尔后派人化妆进入楼层,在确认犯罪嫌疑人的藏匿地点后再实施抓捕。bEL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23时40分,一路对某旅社完成合围后,办案民警走到205号房敲门,一睡眼惺忪的男子开门问有什么事。办案民警一看,此人与掌握的朱某的体形特征相似,就用手肘暗示了一下队友,两人遂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进房间将其击倒在地,经搜查,落网的正是朱某。bEL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第一路抓捕成功后,将警力调往某美容美发中心增援第二路的工作,可抓捕却遇到了不小的困难。省公安厅办案领导指挥民警对这幢五层大楼形成合围之后,派出两名专案民警进入三楼侦查,美发中心卷帘门紧闭,但里面有灯光。民警敲门,门内一女人问:谁呀?“洗头!”民警答道。随即,屋内传出一阵悉悉索索的响动后,灯光突然关闭,再怎么敲门,里面就是没有动静。如此僵持了10多分钟,情况没有好转,心急如焚的办案民警到门外喊话,但还是没有反应。11月1日凌晨零时5分,在大楼靠窗一侧秘密布控的民警发现美发中心的窗户有一男子鬼头鬼脑地向外窥探,办案民警判断:唐某在屋内负隅顽抗。bEL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11月1日凌晨零时20分,几经做工作未能奏效后,省厅办案民警向在公安厅办公室多次打电话询问抓捕情况的厅领导报告,厅领导指示立即组织民警强攻。办案领导调来头戴钢盔、身穿防弹背心全副武装的突击队员,找来几根采石用的撬杆,准备将门强行撬开后强攻。并再次喊话:“唐某,你现在的唯一的出路是正视现实,争取宽大处理。再次警告你,对抗只有死路一条。再给你两分钟,两分钟后,我们开始强攻!”零时40分,门外集结了10多个荷枪实弹的民警,在一阵剧烈的震动后,卷帘门锁被砸开,刹那间,防暴民警冲进美容美发中心,迅速将正在撬窗子钢筋准备逃逸的唐某制服。经初步审讯,唐某、朱某对自己参与“10·15”团伙抢劫高快客车乘客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bEL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子夜枪声

钟A、朱某、唐某三人先后落网。但钟A还在逃。11月2日,留在安宁草铺工作的楚雄州公安局专案民警在安宁市公安局和某派出所驻警中队民警的配合下,对钟B的社会关系进行调查,由于钟B的父亲多年前去世,母亲改嫁到安徽,当地再没有别的亲属,要掌握其社会关系有一定难度。但安宁市公安局刑侦队的民警们不辞辛苦,查阅档案数百份,走村串寨10余个,走访群众100余人,经过艰苦细致的工作,11月2日下午,终于搞清了钟B的社会关系:钟B在安宁青龙乡和楚雄武定县有亲友。经楚雄州公安局的专案人员分析,钟B在其亲友处藏匿的可能性比较大,楚雄州办案民警请安宁市局在青龙乡帮助布控钟B;将已连续奋战了数个昼夜的3名专案民警派到武定县布控。11月2日21时,经武定县公安局对有关资料进行查证,确定了嫁到九厂某村的钟某就是钟B的堂姐,专案组由武定县公安局刑侦大队领导带路,连夜赶往地处武定东部山区的九厂乡某村布控。民警们在深秋的夜色中,经两个多小时的翻山越岭、艰难跋涉,于23时40分摸到钟B其堂姐家土屋附近的山岭上,冬日的夜晚,月黑星稀,沉睡的大地显得幽深而宁静,山岭中不时传来猫头鹰的叫声,令人毛骨悚然。居高临下,山风阵阵,在微弱的星光下,环顾独家独户的土屋四周,空旷的山野中除了灌木丛中几棵在山风中晃动的小桉树,更惹眼的就是土屋中那摇曳的灯光了。办案民警布控在土屋周围,两名民警拔出手枪走近土屋,刚接近土屋,看家犬的狂吠声突然打破了夜空的宁静,一只高大凶猛的恶犬向他们扑来,一名民警猝不及防,一个踉跄脚踩进了旁边的凹坑里,摔倒在地上。早有预备的另一名民警顺手抄起旁边柴垛上的一根木柴,拦住恶犬,为队友解了围,此刻,门“吱”地开了,一个40多岁的妇人伸出头来,用疑惑的目光扫视了一下四周,一名民警说:“大姐,我们迷路了,想到你家找口水喝。”那女的还未搭腔,在土屋后侧围捕的两名民警大呼:“不好,有人跳窗!”顿时,办案民警相互掩护,一边顶住恶犬的进攻,一边向屋后冲去,一名民警高喊:“我们是公安局的,快把你家的狗关起来!”刚冲到屋的后侧,一个黑影闪出,向山上逃逸。民警警告:“站住,开枪了!”黑影怔了一下,继续往前跑,“砰”“砰”“砰”!民警鸣枪警告,黑影迅速扑倒,此时,其他民警从四周包抄过来,迅速将黑影制服。11月3日凌晨零时15分,战斗结束,钟B落网。至此,“10·15”团伙抢劫案案犯(按落网的顺序)钟A、朱某、唐某、钟B4名劫匪全部落网。bEL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案件回放

唐某团伙落网后,对他们于10月15日晚结伙抢劫高快客车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唐某团伙9月中旬就开始预谋抢劫。9月13日,唐某打电话给在昆明做美容美发的钟A,说钟A辛辛苦苦干一个月才有1000多元的收入,不划算,还不如去偷去抢,这样钱就来得快。钟A心动,辞了自己的工作,到禄劝找到唐某,商量到昆明行盗窃等苟且之事。到昆明后,两人到高新技术开发区和江岸小区踩点,但没有寻到下手的目标,两人在昆明游荡了数日,始终没有机会下手。9月20日,一事无成的唐某、钟A到昆明兄弟发廊找到朱某,拉朱某入伙盗窃,他们商量,到昆明不好干我们就去楚雄干吧。几人结伙就到了楚雄,但逗留了数日,发现楚雄的防范更严,昼夜有联防巡逻,根本没有下手的机会。屡屡失败之后,三人又回到昆明。唐某又和钟A、朱某二人商量:盗窃不成,我们干脆去抢算了。三人一拍即合,但又觉得人手不够,钟A说,不怕,我再去拉我表弟入伙,他在安宁做烧烤生意,你们等我的消息吧。10月1日,钟A就到了安宁某烧烤城,先帮表弟做买卖,并和同表弟关系亲近的杞老板等人建立了哥们关系,10多天后,一些人都和钟A交了朋友,并称“阿兵”。10月13日,钟A看时机已到,就直言不讳地拉表弟钟B下水,生意做得比较艰难的钟B一听有钱可赚,当即表示愿意一起“干一番事业”。10月15日上午,钟A、钟B来到钟A认识的张老板的铺子,用64元钱买了4把刀,装入一个蓝色旅行包后,两人就坐车到黄土坡,和唐某、朱某联系后,4人决定在南窑汽车站见面。下午3时,几人来到南窑汽车站踩点,决定坐最后一班发往大理的高快客车。朱某从发廊带来了一个喷壶,他诡秘地告诉同伙:我已装上辣椒水,到时候就说是硫酸,劫匪首要人物唐某则带来了一张云南地图。在南窑站侧面一个阴暗的小巷内,唐某贼眼一转,摊开地图,煞有介事地吩咐道:“各位,我们发财的机会到了,成败与否在此一举。今晚7时30分,在开往大理的高快客车启动前1分钟,我们上车,上车后坐后面,大家尽可能不要露脸。”他将手向地图的中部一指:“请注意,经现场踩点,我们坐车到南华天申堂地段下手比较安全,那里周围的山较大,干完后可以往山上跑,大家心中要有数,到时候要齐头并进,同时行动,心要狠,手要快,谁退后谁是杂种!”同时,唐某还传授了抢劫的方式,并要求得手后往山区跑,不能结伙而行,只能分散逃跑。19时29分,凯斯鲍尔启动的那一瞬间,4人快步上车,在车上买票后在后排找座位坐定。23时左右,当车行至南华天申堂天子庙坡时,唐向同伙暗示后,就开始作案,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唐某团伙作案手段非常残忍,他们在实施抢劫前,实施的是“先放血,后抢劫”,不是先威胁乘客,在乘客反抗后再施暴,而是劈头盖脸用乱刀将猝不及防的乘客砍伤,然后再大呼抢劫,使熟睡或正在休息中的乘客惊恐万状,受到了难以想象的精神折磨。作案下车后,劫匪们冲上大山,在离作案地五公里左右的山上丢弃了作案工具,将抢来的公文包、人民币等钱物分完之后,唐某要求团伙成员分头往北逃窜,只准在山区步行,不允许接近公路。第二天凌晨,这伙劫匪分头赶到姚安,他们将被灌木丛划开口子的衣服丢弃,换上新买来的衣服,分头乘车逃往元谋。尔后,又分散乘车到武定后逃回昆明、安宁、禄劝等地,将抢来的钱花天酒地挥霍。自以为行动诡秘凶残的劫匪怎么也不会想到,我机智勇敢的民警会如此迅速地将他们一网打尽。bEL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2023年9月25日)
彝族人-网是创建最早,影响力和规模最大的彝族文化网站。网站的目标,是构建彝族文化核心数据库。

作者:普金华,系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