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National Literature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文学评论

清流入心来,伴君十面深碧荷——读《王明贵作品选》

作者:​颜若水 发布时间:2020-03-20 原出处:彝族人网

book.jpg

(《王明贵作品选》封面。成都,四川民族出版社,2018年9月出版。)

《王明贵作品选》一书,原本题名为《云上的故乡》,这部诗集无论是情感的表达、与天地合的觉察,还是与读者以审美、讽喻中蕴藏仁慈等,行文从本土人情、民俗、彝民族历史人物、地理山水等不同视角展开,契入到“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的诗论里。

以《小白菜生生不息》一诗为例,“南唐采莲女,误入碧荷深处不复出”给予读者的,是法尔自然的逍遥与自在,而小白菜,却是俗世生活里的寻常植物,在诗人眼里,竟然出落成“连天荷叶无穷碧”的清雅。那被淹没在翡翠绿一般烟波浩渺的菜畦中的农家女,可是从南唐穿越过来的采莲女?浑然地,这满目的青山森罗,标的却是诗人放达闲适的心意,小白菜是坐禅的蝴蝶吗?好一幅乡间风情图,雨露、阳光、彩虹、白雪,这些人心中的圣物,在时间的耳坠上修饰着,生生不息的小白菜漫山遍野,在诗人光洁的内心里,却通感而为质本洁的荷了,这新词古韵,透出来的“兴观群”得以契证,此时,诗人不怨,连冬天也因此而丰腴美好。

又,《四月岩头田》一诗,诗人以花朵譬喻情怀,至简至易,迂回悱恻,“一万朵花/只钟情于一棵树/一百棵树/只钟情于一声鸟啼/汲饮桂花水井//生活之梦/一如春鸟啼鸣”,诗歌结构精短奇巧,诗眼着落在一声鸟啼里面,可谓虚无细微,背景是空旷深广的时空,万朵花开,百树寂默,连同清脆的一声鸟啼,也不过是时空里的一个气泡,一个瞬息,一缕清风。这样的时刻,就非常的至关紧要,诗人来到自己的灵魂里,仿若跌落进一个激灵,被这单纯的一声鸟啼叫醒了。

年年春回大地,年年鸟语花香,时时人心奔涌如长江水,黄粱美梦乍醒还酣,诗人自己轻轻悄悄地,顿然间,在偌大的时空里醒来了呢,是的,醒来了,去而复来的春光,何时等候过人的命光辗转于梦?所谓道法自然,在生命的过程中,几多的平淡无奇,几多的寂然无着,某一个非常的时刻,一尘一沙,一草一木,乃至一声春日里的鸟啼,就那么遭遇了,触目惊心,一如飞逝的光阴,竟令人须臾间幡然朗觉了,遂而慎独、禅意,在心上开始不辍的耕耘,那些超然物外的风景,复如大梦清秋里的烟幕,鸟儿的啼鸣声叫破空寂,诗人看见生活的梦镶嵌在一声鸟啼里面,难道还要继续再做说梦的痴人吗?

然而,诗歌的“兴观群怨”阐发的是作诗的主张,而诗歌文本却是诗人人格与道德的物化符号。净土宗十三祖印光大师有嘉言:“君子之学为己,乃念念叩己而自省耳。梦觉一如,唯功夫到家者方能。但于觉时操持,梦中自能无大走作矣。”印祖教诲世人,君子的学习是为了自己的道德修养,在念念之间反问自己,反省自己罢了。梦中、醒觉都一样觉察,唯有功夫到家的人才能做到。只要在醒觉的时候努力修持,久而久之,梦中自然能够没有大的越轨了。

王明贵是学者,可谓著作等身,《王明贵作品选》面世,显然可看作是其在建设自己的道德修养过程中滑落下来的珠玑。其诗风自然简约,大多取材于日常生活,讲述着寻常见闻,却不恣意抒发,诗歌文本整肃清明,不都是道德人格的修炼彰致,字里行间,诗人笔藏光洁,平白里凸显奇绝,浅易处见学养功夫,比兴自如,可谓妇孺皆懂。再比如:《咂酒歌》《乌蒙赞歌》《贵州新娘》等,包藏民族民间的智慧和才情,诗歌里的喊調令人有登高一吼的冲动,那种青山远,天际高的感觉升腾开去,生命旷远的一面展开,与天地合的酣畅,令人顿然物我两忘。这些诗歌与前面阐述的《小白菜生生不息》《四月岩头田》格调迥异,却本质一如,始终令人感受到,文本背后恒常坚固的那颗慎独、自持、警策的良心。

这本集子因为是诗集,没有收进他的两篇珍贵古文:《重修象祠记》和《代奢香谕四十八部首目书》。读来令人震撼、动容。文章立意高洁,文辞旨意和顺畅达,显现古人厚德流光的智慧与谋略。而这何曾不是奥吉戈卡自己的思想内涵,因而,他胸中气象化入笔下乾坤,四维上下,十面空间,不见污泥,心上清流所至,处处清荷满目。

一个人的作品如何,要想周顾评价,是要下很大功夫去研读的。由于本人才疏学浅,一以贯之的写作水平决定,只能在鉴赏上做点尝试,也说的皮毛而已,深感惭愧。所以,以刘勰《文心雕龙·知音》里“凡操千曲而后晓声,观千剑而后识器;故圆照之间,务先博观。”的论词来做结尾,与有缘诸君共勉,写这些,也作一个读后的评介吧!

丁酉年仲春于毕节曦园

(颜若水,本名陈菊,文学评论家,出版有《若水笔谈》等著作。本文选自《毕节日报》2019年11月22日7版。)

编辑:阿着地 发布: 阿着地 标签: 王明贵 诗集 评论
收藏(0 推荐(
本站仅限会员评论。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内容。 您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