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文学 Literature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散文/随笔/小品

徐燕:我的母亲(散文)

作者:徐燕(四川九龙彝族) 发布时间:2023-07-15 原出处:彝族人网 点赞+(
彝族人-网是创建最早,影响力和规模最大的彝族文化网站。网站的目标,是构建彝族文化核心数据库。

我的母亲一米六八的身高,九十多斤的体重,还有她那少得可怜总是耷拉在后脑勺的头发,彝族妇女的传统头帕一戴,基本可以忽略头发的存在。她手臂上的那颗大黑痣,在干活的时候总是若隐若现。她还有一双穿三十九码鞋的大脚,穿上鞋子的时候,我总觉得她看上去有点头轻脚重。她就是我贤惠善良的阿嫫(彝语择意:母亲)维色乌芝。
Wy2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c3f460d8870678a1e698772cf8dbdd88_1603257914749799.pngWy2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自从我们幼小时父亲走得早后,阿嫫不太爱讲话,她总是低着头干活。春耕时,母亲忙于耕种,总是早早起床,背上背篼去地里挖地,回来的时候也总会背回来一背篼猪草。她从外面干完活回来时,身上总是湿漉漉的,摘下头帕,头顶就会有白色的热气向上冒。Wy2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夏天,她忙着给洋芋、玉米除草。晨光熹微之时,她早已洗漱好,喂好鸡、煮好饭,把烧水壶架在三锅庄火塘上后,又匆匆忙忙地穿上胶鞋,肩扛锄头就往地里去。回来的时候,脸上布满了一道道汗水流过的痕迹。她干净利落地洗好手和脸后,又为我们做起了饭。Wy2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秋天,她的背更弯了。还记得有一天中午,太阳正当空照,把我的脸炙烤得热辣辣的。当时,我在回学校的路上遇到了我的母亲。她那瘦小的身躯被一大背洋芋坨坨压得弯弯的,正艰难地向前走着,她的手紧紧地拽着头巾,汗水从双鬓流到了下巴,并在下巴汇集,再重重地落在地上。此刻,我好像听到了汗水落在地上的“嘀嗒”声,那声音如此沉重。她看见我,只是简单地说了句“回去学校好好教书上班哦”。我回应阿嫫“好的哈”。回头望着阿嫫慢慢往家走的背影,还有在山路上被一大背洋芋压弯了的身躯,我眼睛里的泪水止不住地往外流。Wy2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冬天她也不闲着。她总是把房屋内外打扫得干干净净,做好迎接“彝族年”节庆的准备。她把家里所有的脏衣服都找出来,把床单都扯下来,放进背篓里,再往背篓里放一大包洗衣粉和一把小刷子就出门了。她要去小溪边洗衣服,从来也不用现代家具洗衣机。当然,她也不会忘记她那少得可怜的头发。到了小溪边,她先把头帕摘下来,再把溪水浇到头发上,然后来回按摩头部。按摩一会儿,她往手心里倒一些洗衣粉,再把洗衣粉涂抹到头发上,接着又揉搓起了头发。洗好了头后,她那耷拉着的头发瞬间精神抖擞起来。然后,她把衣服和床单拿出来放在石头上,用双脚反复踩踏。洗好的衣服和床单都被她逐一挂在树上晾晒,等洗完最后一件衣服时,先前晾晒的衣服便已经晒干了。Wy2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当然,母亲也不会忘了给她的子女置办衣物。我在沙坪中学读初中的时候,总感觉母亲会“变魔法”。她每次去踏卡乡政府驻地耳朵赶集,都会给我们买回来许多东西。放假回来在家的一天早上,母亲很早起床洗漱好后,换上她最新的衣裤和干净的“3537”就前往集市了,我和弟弟徐华则负责喂猪、放羊。      Wy2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们从母亲出门的那一刻起就开始期盼她归来。下午,我和弟弟轮流着到对面山坡上看母亲有没有在归来的路上。如果看见一个戴着头帕,背着一个竹编小背篼的女人从远处走来,我们就知道那个人一定是母亲。我便让弟弟赶紧去接母亲,我则赶紧把饭再热一遍,把烧开了的酥油茶放在火塘边,把屋子再打扫一遍。母亲到家后先放下背篼,然后喝一碗清洁明亮的冷水,便擦去额头上的汗水说道:阿巴巴,我们这股水比矿泉水都安逸,喝下肚里真是冰凉解渴。我和弟弟急着争先恐后地翻看背篼里的东西。衣服、鞋子、橘子、可乐、书笔、牛奶、作业本等,这些都是我们的最爱。除了这些,还有一些买给奶奶的东西,有时候是一两斤白糖,有时候是一板鸡蛋,有时候是一件衣服,有时候是一两把挂面……母亲的心里总是充满了爱。Wy2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有一天早晨,她去自留山上砍柴,下午五六点都还没有回来,我们都很着急,准备去山上找她。正当我们要出门时,她背着空背篼回到了家,我们都一脸迷惑,而她却笑盈盈地说:“今天我给队里没有子女赡养的那个尼胡哑巴(五保户)送去了两捆柴。所以现在才回到家。”说完,她便去洗脸了。Wy2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有时候,母亲的做法让我感到不解,她总是把家里好吃的东西分给邻居里的老人,把哥哥和她给我们买的衣服和零食送给村里的孤寡人群……为此,哥哥跟母亲吵过架,我和弟弟也表示过不满。但她还是改不了她的这个“坏习惯”。现在,母亲六十多岁了,身体状况已大不如前,但是,她还在为我们兄妹各自家居尽其所能,奉献着她无私的爱。哥哥让她少干点活,多注意身体,可母亲总是听不进去。我们慢慢地长大,母亲的背却越来越驼,少得可怜的头发也变成了“银丝”。岁月带走了她的青春,但是没有带走她的勤劳和善良,母亲身上的优良品质也深刻地影响着她的子女,并将一直延续下去。Wy2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彝族人-网是创建最早,影响力和规模最大的彝族文化网站。网站的目标,是构建彝族文化核心数据库。

作者简介:徐燕,女,彝族,四川九龙人。彝名:尼尔阿甲莫。四川师范大学本科学历,爱好文学写作。现在九龙县呷尔镇重点片区寄宿制学校任教。
图片来源:美篇,摄影:聂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