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文学 Literature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散文/随笔/小品

胡德明:拜年

作者:胡德明 发布时间:2023-03-18 原出处:彝族人网 点赞+(
彝族人-网是创建最早,影响力和规模最大的彝族文化网站。网站的目标,是构建彝族文化核心数据库。

image.png0V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山寨时断时续地下了两三天的雪,给彝历新年平添了几多情趣。我推开门独自走到院坝里,只见远处的山坡被雪掩盖在一片迷离的幻境中,那光秃秃的树枝上,那房顶上,那山寨的小路上,披上白色的羽裳,冰清玉洁,充满着诗情画意般的幻景。
0V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忽然,从遥远的山寨那边传来狗的狂吠声。我极目远眺,只见山寨对面的那条蜿蜒的羊肠小道上,前后有几个人影在向山寨这边移动着。小道上积满了厚厚的雪,他们走起路来非常地小心。随着那些人渐渐地走到了山寨的边缘,我终于看清了那些晃动的人影,原来是两个大人牵着一个小孩。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体格彪悍的男人,背着一个背篼,里面装满了东西。后面的女人头戴黑色的头帕,身穿多彩的衣裙,右手牵着一个六七岁的男孩。他们沿着山寨的小路走了一阵后,拐个弯就走进了山寨中间冒着炊烟的那户人家。这时狗吠得更加厉害了,主人家把狗赶到一旁,将客人引进了家。0V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时,太阳已高高挂在了东边的山岗上,大地已渐渐暖和了起来。我家房顶上的雪已开始融化,雪水滴滴答答地坠落到地面上,溅起一颗颗水珠在我的裤管上,湿漉漉地贴在脚踝上,激起一层细碎的鸡皮疙瘩。0V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山寨的狗又一次狂吠了起来,那声浪一波接着一波,使这个小小的山寨再次沸腾了起来。阿爸从屋里走出来,一边抽着烟,一边手搭凉棚,向对面的山坡上望去,只见一对接着一对,一拨接着一拨的人,缓缓地向山寨这边走来。“今年来山寨拜年的人可不少哩!”阿爸从额头上放下手来,用拇指摁了摁烟锅里未燃尽的烟后说道。“这些人群里有没有到我家拜年的呢?”我从里屋用火钳夹起一块火炭给阿爸后问道。阿爸用火炭将烟点燃继续抽了起来。他吐出一股浓浓的烟雾后,和蔼地对我说道:“应该是有的吧!”0V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阿爸阿妈经常给我们几兄妹讲彝族拜年的礼俗和规矩。原来,过年的第三天以后,便开始了彝历新年后的拜年活动。彝族人最讲究拜年,这是孝敬长辈的集中体现。拜年,是彝族人民饮食的组成部分,是交流感情的需要,是尊老爱幼的传统礼俗。喝了拜年的酒,吃了拜年的肉,被视为是一种福气、一种礼遇、一种享受。来拜年的人越多,主人越高兴、越体面,人丁越兴旺,幸福绵绵长长。0V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看了一阵后,我和阿爸回到屋里,围坐在火塘边烤起火来。阿妈正在屋里做午饭,主要是把过年时吃剩下的再热一热、煮一煮。阿妈将过年猪的心和肺捣碎,放在锅里将油熬出,加上水,放上酸菜、洋芋丝丝等,加上适量的盐和海椒后即可食用。这是山寨人家爱做的一道汤,其味道十分鲜美,大家亲切地称它为彝家山寨的“三鲜汤”。0V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正当我们全家啃着坨坨肉,吃着炸酥肉,喝着三鲜汤,继续享用着过年后的美味佳肴时,我家那条平时不易吠叫的狗狂叫了起来。听着狗的吠叫声,我敢肯定家里一定是来了客人。我冲出门去,只见一位妇人背着一个竹制背篼,手里拿着一根拦狗的木棍站在院坝的角落里,旁边一个八九岁的男孩拉着那妇人的衣袖,神情紧张地看着我。0V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那个妇人叫着我的名字说:“怎么不认识我啦?”我定睛看了看,啊,想起来了,那是我的姑姑,旁边那个小孩就是我的大表弟赤布。我将狗赶往一旁,正要迎上前时,阿妈从屋里走出来,将姑姑和表弟迎进了屋。0V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姑姑和大表弟在火塘边烤着火。姑姑与阿爸阿妈寒暄了几句后,从背篼里取出两瓶自家酿制的酒递给阿爸,接着又取出半边煮熟了的猪头、一袋燕麦糌粑、荞麦饼和三十多个煮熟了的鸡蛋,递给阿妈。阿爸用木碗装上燕麦糌粑,放进适量冷水,将其和匀,在上面放上一枚剥了壳的鸡蛋,并倒上一杯酒,在火塘上方转三圈后,放在祖灵台上。他嘴里默念着:“我妹妹带着小孩来我家拜年,愿他们来去平安顺利,阖家幸福,有吃有穿,祝莫耿尼(吉祥安康)。”0V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过了一会儿,阿爸从祖灵台上将祭品轻轻拿下,将酒一饮而尽,糌粑和鸡蛋分给我们大家尝尝。阿妈给我们几兄妹和大表弟一人分了一个鸡蛋。0V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姑姑白皙的瓜子脸上,有一双大而明亮的眼睛,浓黑的眉毛,眉宇间透出英气,牙齿整齐雪白;性格活泼开朗,常常是笑声朗朗。阿爸兄弟姊妹四人,他是家中老大;姑姑是老二,远嫁朵洛乡朵洛村;二爸是老三,是家里唯一正式参加过工作的人,可惜已英年早逝;幺爸是阿爸家中最小的兄弟,还在道孚当兵。0V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姑姑是一个非常孝顺的女子。我奶奶在我未出生前就已去世,爷爷就跟阿爸阿妈生活在一起。爷爷在世时,姑姑每年都背着自己酿制的苞谷酒、煮熟的猪头以及鸡蛋等,翻山越岭来到我家给爷爷拜年。爷爷去世后,姑姑也经常回到我家给阿爸阿妈拜年。她常挂在嘴边的话是:“我的阿爸阿妈不在人世了,那哥哥嫂嫂就是我的阿爸阿妈,也就是长兄如父、长嫂如母!”阿爸很疼爱姑姑,经常关心姑姑家里的生活状况。阿妈待姑姑如亲妹妹一般,每次到外婆那里拜年时,总要抽出一两天时间到姑姑家里耍。姑嫂俩性格合得来,摆龙门阵经常是通宵达旦,意犹未尽。0V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她一会儿帮阿妈喂猪喂鸡,一会儿协助推磨。有时还帮阿妈做针线活,为阿爸和我们几兄妹缝补衣裳。总之,她非常勤快,一点也闲不住,给我印象非常深刻。0V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天晚上,阿爸阿妈把家中那只唯一的公鸡宰杀给姑姑和表弟吃。阿爸说:“赤布是我的大外侄儿,就给你杀一只鸡!”按习俗:如果姑爹跟着来拜年,那阿爸就必须杀一只羊或者杀一头小猪给予招待。姑姑是阿爸的亲妹妹,一般不宰杀牲畜,家里有什么就吃什么。而外侄来拜年,一般是杀一只鸡予以招待,以示对晚辈的疼爱。0V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表弟赤布个子基本与我一般高,但我长他两岁。他脸形瘦长,头发乌黑发亮,浓眉毛下镶嵌着一双乌黑的眼睛,肤色白里透红。他有些腼腆,遇到生人说起话来脸颊绯红。我经常戏谑他是“红脸婆”,但我与他性格挺合得来,经常有说有笑。每次阿妈带我到姑姑家拜年,我和表弟都睡在一张床上,总是叽叽喳喳地说个没完,有时说高兴了还旁若无人地放声大笑。姑姑只好起来干涉,我俩才蒙着头假装睡着。但等到大人们鼾声再起时,我俩又悄悄嘀咕好一阵才入睡。0V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天早晨吃过饭,阿妈就带着我帮姑姑家搂木叶子积肥。我和表弟赤布一人背着一个背篼,跟着姑姑和阿妈到姑姑家房背后搂木叶子。二表弟、三表弟及两个表妹年纪还小,屁颠屁颠地跟在我们屁股后面,一边走一边玩着。最小的那个表妹只有三岁多,走起路来有些吃力。于是,我将她抱进我的背篼里,一步一个脚印地背到搂木叶子的地方。姑姑笑着对小表妹说:“都长这么大了,还叫表哥背,害羞不?”“不是我要他背,而是他要背我的!”小表妹稚声稚气地说着。大家看她的那副天真模样,都哈哈大笑了起来……0V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停止了回忆,抬头望见阿妈和姑姑坐在屋檐下的长凳上,缝着我们几兄妹读书时穿的新衣服。阿爸一会儿在屋里火塘边搓着背柴用的麻绳,一会儿坐在屋檐下修补着过年后春种用的撮箕、挖锄等农具。尽管今天天气很好,但由于下了几天的雪,大地仍是一片白茫茫的。房顶上的雪在阳光下继续融化着,院坝里的雪已融化得差不多了,但雪水仍是积得满满的,连一个踩脚的地方都没有。0V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从楼上簸箕里拿出几个苞谷、燕麦花花糖揣在衣兜里,拿着弹弓与表弟赤布一起到野外打鸟玩去了。野外的雪还很厚,有些地方雪下面有冰层。尽管我们十分小心,但稍不留神就踩在冰层上,常常是一个趔趄匍匐在雪地里,弄得满身都是雪。我们小心翼翼地往前走着,眼睛东瞧瞧、西望望,努力寻觅着鸟雀。0V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们这样走着,突然发现在那片白茫茫的雪野里,有几只狗在嬉戏打闹。偶尔回荡在山谷里的吠声,摇落了松树上的积雪,一只灰色的松鼠跳了过来,去嗅那无色无味的雪。它以为是什么能吃的,虽然有些失望,但它倒也悠闲自在。我和表弟在雪地到处找石子,可雪太厚了,找了半天,一个石子也没有找到,只好将弹弓揣进衣兜里,眼巴巴地看着松鼠在雪地里欢蹦乱跳着。0V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和表弟什么收获也没有,只好垂头丧气地沿路返回到家里。这时,家里又来了三四家给阿爸阿妈拜年的男女。其中,一位是阿妈的弟弟,也就是我唯一的亲舅舅。他是专程从朵洛乡曲窝村来给阿爸阿妈拜年的。他已好几年没有来过了,算是稀客,也是贵客,属于我们家高规格接待的对象。0V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阿爸阿妈在屋檐下商量一会儿后,阿爸拿着绳索走出了门,径直向羊圈走去,阿妈回到屋开始做起饭来。不一会儿,阿爸将我家那只喂养了多年的大山羊,拉到堂屋里,对舅舅说道:“俗话说,天上的雷公大,地上的舅舅大。你是我娃娃的舅舅,理应杀一头牛招待你。但家里目前还不宽裕,只好杀一只小山羊招待你了。”按照彝家习俗,最尊贵的客人要杀牛招待,尊贵的客人杀猪或者宰羊招待,一般客人至少也要杀一只鸡予以招待。我的舅舅是最尊贵的客人,理应按最高规格接待。0V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按彝家习俗,招待客人的畜禽必须要当着客人的面宰杀,让客人见鲜血,吃鲜肉,表示接待真诚。舅舅见状,立即起身劝阻,说:“都是自家人,何必那么客气呢!”阿爸执意要杀,舅舅极力劝阻。他们在屋里推来搡去,争执不下。由于舅舅是阿妈的亲弟弟,阿妈也不好说什么。姑姑见状,就笑着劝舅舅道:“你既然把亲姐姐嫁给我大哥了,吃一只羊子也是应该的嘛!”舅舅见阿爸这么真诚,只好不再劝阻了。0V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时,舅舅已反客为主,帮阿爸杀起羊来。他鼓满腮帮将烟灰从烟锅里吹出,并将烟锅装进胯上的皮制烟兜里后,挽起袖管,将山羊摁住,我和表弟赤布一人逮住一只羊脚,合力予以协助。阿妈端来一个装羊血的木盆,放在山羊的脖颈下。阿爸拿着小刀用拇指和食指摸了摸刀刃是否锋利,然后对准山羊的脖颈猛力刺入并很快抽出。顿时,一股殷红的鲜血喷入木盆中。鲜血在盆中打着圈,不断地冒出气泡。0V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阿爸和舅舅开始剥起羊皮来,我和表弟从旁协助。阿爸个头高,膀阔腰粗,青筋暴露,给人一种力量感。舅舅虽然个子矮小,但长得结实,手脚麻利,给人感觉是浑身都有使不完的劲。不多时,他们将山羊剥皮,开膛破肚,清理干净肠肚。阿爸将羊腿砍下,首先做成一个羊髈。羊髈,指的是前腿的扇骨部,不管是绵羊还是山羊。按习俗,招待客人首先敬献牲畜髈肉。杀牛就敬献牛髈,杀猪就敬献猪头,杀羊则敬献羊髈。送羊髈是饮食中的一种礼节,其中对象有几种:第一种是客人群中的长辈;第二种是主人家的长辈,如爷爷、父亲、叔叔、娘娘、舅舅等;第三种是哥哥、姐姐类。如果是被招待的客人和其他人多,可以不送羊髈,因为最要紧的是让客人们吃好。如果人多肉少,客人们不够吃就不能留下羊髈作礼送人。无论是牛髈、羊髈还是猪头,由客人自行处置,既可以自己带回家,也可以转送就近长者或者本姓长辈及同辈。0V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阿爸做好羊髈后,将其余肉用刀砍成拳头般大小的坨坨,放进锅里开始煮起来。过了半个多小时,阿爸将羊肉捞出,放进木盆里,放上葱、蒜、盐、花椒等佐料,用手和匀后放进木钵里,并轻轻放在舅舅的面前,旁边再放上一个羊髈。阿妈将烙制好的荞饼放在木钵旁。姑姑和表弟算是客人,也和舅舅一块吃。我们一家人围坐在主人方的竹席上,也津津有味地吃起坨坨肉来。0V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第二天早晨吃过饭,舅舅、姑姑和表弟就要返回家了。阿爸在舅舅的包里装上了两瓶江津白酒、一条毡垫和一个羊髈。阿妈给姑姑背篼里装上一些过年糖、苞谷花花糖,还给姑姑送了一个头帕和一件亲自缝制的绣有黄、红、黑三色花纹的衣裳。阿爸给姑姑送了二十元人民币,给表弟送了一双胶鞋。他们给阿爸阿妈说了一些道别的话后,开始沿路返回各自的家里去。我和表弟手拉着手,依依不舍地站在院坝上,相顾无言,眼里噙满泪花。这时,我突然想起应该给表弟送点什么。我从衣兜里摸出自制的橡胶弹弓,用双手递给表弟:“我没有什么东西送你的,这把弹弓就送给你做个纪念吧!”表弟先是推辞不要,后在我的再三坚持下,他收下了。0V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时,姑姑在山寨的那条路上呼唤着表弟的名字,要他尽快跟上。他依依不舍地离开了我们,跟着姑姑和舅舅回朵洛老家去了。0V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图片摄影:聂堃)
彝族人-网是创建最早,影响力和规模最大的彝族文化网站。网站的目标,是构建彝族文化核心数据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