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National Literature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散文

散文 | 倮伍伟哲:《火把节》

作者:倮伍伟哲 发布时间:2019-11-09 原出处:彝族人网

母亲突然托人打电话过来问我能不能赶回去过火把节。今年的时间安排上有些冲突,只能遗憾的转告母亲,今年不能回了。我内心愧疚,母亲为我们这些子女付出了全部,而我却这点心愿都达不到。希望老人家不要伤心,我的心才能在这传统节日里不自责。YMO彝族人网

想起小时候也是这样烟雨濛濛的日子,宁静的山寨在云雾中苏醒开来,村子里所有的壮年男子一早就集聚在晒场上,按照传统准备杀牛过火把节。YMO彝族人网

用来过节的牛一般是年龄太大,已经丧失劳力的老牛。节前四五个月,全村每家出点钱买回来,给它吃最精细的饲料,最新鲜的青草,喝最甘甜的泉水。到了火把节这天,村里就要杀来分食、过节。YMO彝族人网

每年这天,天空就要下起濛濛细雨,老年人说这是老牛在淌眼泪,愤恨勤劳一生没有宁静的归宿。我们小孩子没有这些无谓的伤感,一早就端了盆子雀跃地等在晒场边,等着接牛血回家煮血旺。母亲在家洗了锅灶,烧旺火等着我们端牛血回家。YMO彝族人网

分了牛血,就要等着分牛肉了。YMO彝族人网

全村有多少户人家,就要把牛肉,牛骨,牛内脏都分成多少份。带着小孩特有的狡黠,我就巴望着自己家望着自己家里分的牛肉又多又好。主持分牛肉的村长把牛肉分成若干份,每家一份。当他刚开始分的时候,我就死死地盯着他把好的牛肉放在哪一堆里,又或者晒场上一堆堆的牛肉哪一堆里多了一块牛肉,我都看得清清楚楚,并且记好。当村长喊到我父亲的名字的时候,轮到我家的那堆牛肉不是我中意的那份,我会悄声告诉哥哥那堆牛肉不好,比另外的牛肉少一两块。哥哥就稳稳地站着,不肯要。村长无奈,只好喊下一家来把牛肉端走。再次喊到父亲的名字时,我们几姊妹看着分给我们的那堆肉很满意,哥哥赶紧就出来把牛肉抓到竹篮里,端着牛肉朝家里走。我们则争先恐后地跟着哥哥朝家里跑。YMO彝族人网

牛是一种极具灵性的家畜,和狗一样具有不可思议的感情。火把节过完那几天,我牵着我家的水牛出去吃草的时候,每次进出都要特意避开杀过牛的晒场。它知道它的同类死在那里,这给它带来深深的恐惧。如果一不小心牵着它从晒场边走过,它会恐惧到发狂,挣脱缰绳,拼命朝远处跑去。有时候你不知道它是因为害怕而狂躁,还是因为悲伤而发狂。家里的鸡就不会这样,我们杀鸡的时候,会把不能吃的鸡内脏扔给围在身边的鸡。它们常常是拖着同类的肠子,吃得津津有味。YMO彝族人网

这天,我放牛回来,骑在牛背上,任我家那头水牛驮着我慢悠悠朝家里走。我家的这头水牛又高又大,有一对非常漂亮的牛角。我每天精心伺候着它,牵它到青草最茂盛的地方吃草,热的时候带它去水质最好的地方洗澡。我的牛从来不喝河沟里浑浊的水,我常常牵它去小溪边去喝水,那种溪水清澈得可以看到水里的小鱼。YMO彝族人网

我骑在牛背上,吃饱喝足的牛在慢慢吞吞地走。一个夏季,牛已经养的膘肥体壮,坐在牛背上,软软的仿佛坐在沙发里。不知不觉间,我竟然有点睡意朦胧,自己在牛背上,打着盹,任水牛慢悠悠地驮着我朝家的方向走。YMO彝族人网

我还在美梦中,牛突然就癫狂起来,它撒开四蹄疯狂奔跑,骑在牛背上的我毫无防备的从牛背上摔了下来。它扭头看看我,还是抑制不住恐惧,疯狂地跑了。YMO彝族人网

我爬起来一看,原来刚才光顾着睡觉,没有牵着牛绕开晒场,晒场上刚杀过牛,也许它能闻到周围散发出来的那种腥气。YMO彝族人网

我被摔得有些恼羞成怒,爬起来走动了一下,还好胳臂和腿还是完整的,身上的零件没有损坏,但是屁股却是摔得火辣辣的疼。我两眼喷火,怒容满面的朝它赶过去。也许它意识到自己铸成了大错,朝着我不停的叫唤,但也不敢再跑。YMO彝族人网

我走过去,抓住它的牛鼻子,狠狠地拽了几下,它有些委屈,但也没有反抗,任我拽着它的鼻子凶恶地教训它。想着自己身上还在疼痛难忍,我的愤怒又被点燃,我去折了几根树枝,把它拴在树桩上,抡起树枝劈头盖脸朝牛身上抽去。不知道我折过来的枝条是不是有刺,它的身上竟然被抽得冒出了血丝。那些血丝起初很小,只是一些颗粒,慢慢地它们汇集在一起,就如红红的蚯蚓,蜿蜒着朝下淌。它没有挣扎,也没有发狂,只是哀哀地望着我,眼里仿佛有些泪水。我终究有些不忍,喘着粗气望着它,扔了手里的枝条。一人一牛就在烈日下僵持了起来。看它低眉顺眼地站在那里,我先软了心,牵着它回家了。YMO彝族人网

这头牛越来越老了,它耕地的时候总是拖拖拉拉,任我爸的鞭子舞得山响,它依然力不从心,仿佛随时都要倒下。爸爸开始寻思是不是卖掉它。YMO彝族人网

在火把节到来的前两个月,爸爸就决定卖掉它了。那天,爸爸起个大早,给它端来一盆喂猪的玉米面,让它享受在这个家的最后一顿美餐。我因为不用一早去放牛,开心得有点放肆。YMO彝族人网

准备出发去卖牛的时候,爸爸要我牵着牛跟他一起去集市,而且承诺卖了牛就买点好吃的给我。因为这头老牛它只听我的话,我牵着它到哪里它都不会反抗,如果是我爸牵着它到陌生的集市,它会发狂的。有次爸爸牵着它到公路上去,它直接挣脱牛绳,去跟路过的货车打架。只要是我牵着它,再陌生的环境它也能安安静静跟我走。YMO彝族人网

在那个夏天的早晨,我骑在牛背上,把忠心耿耿的老牛送到了集市上,交给牛贩子。拿了钱的父亲高兴地带我去吃油炸糕。转头的那瞬间,我看到老牛温顺地站在牛贩子身旁。不知道那瞬间它有没有猜到自己的结局。为了一口吃的我辜负了它对我无私的信任,人其实才是这世界上最善变的动物,往日所有的温情脉脉,到今天都变成了一个笑话。临走,我看到它还满怀期待地站在那里等我,等一个永远不会再出现的人。也许它还期待着我会带它到水草丰美的地方去享用青草,带着它送走夕阳,带着它迎接朝霞。也许,到了最后它还在期待……YMO彝族人网

编辑: 阿着地 发布: 邱文华 标签: 散文 倮伍伟哲 《火把节》
收藏(0 推荐(
本站仅限会员评论。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内容。 您好: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