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口井旁静坐之诱惑

作者:一心走路 发布时间:2017-07-14 原出处:彝族人网

  当决意晚上要去那一口井旁,静坐一会儿的那一天,我会快马加鞭完成手里的紧要事情,同时拒绝所有聚会与宴请,自己动手或者催促家人尽早做好晚餐,匆匆用膳,丢下妻子儿女,即便她仨作业与批改得较晚,虽然这对她们十分不公平。
isV彝族人网


isV彝族人网

  摘掉眼镜,放下手机,不带一分钱出门,就是为了轻松上阵,同时规避一路熟人和生人的寒暄,以及而今事后,人们常常指责我的,彝族人说的那种ax yy qi(孤傲)。isV彝族人网


isV彝族人网

  由于担忧不必要的纷扰,我加快步伐。正当跨出院门,跨进曲径通幽的巷道时,我激动而愉快地松了一口气,有一种如释负重的感觉,自言自语道:此刻起,时间与空间,自己安排与主宰了。isV彝族人网


isV彝族人网

  迈着平静与踏实的步伐,穿街过巷。一般情况下,古城里那些时候,街道上稀稀疏疏,不见匆忙来往之人,偶见零星溜着宠物的自由散漫之人;或是坐在家门口透气的老年人;即使遇到人流如织的特殊时刻,我也会漠视一切,放空自己,一路飘逸而去。isV彝族人网


isV彝族人网

  一路上,没有了令人厌恶的第三者跑来横隔在大自然与我之间,我犹如进入一个没有任何奴役和统治印记的荒野,思维空灵而且活泛,从而助长了我懒惰和爱空想的习气。isV彝族人网


isV彝族人网

  一二公里路,七拐八弯,外加无暇顾及,每每那时,我总觉穿越时空隧道,经过了漫长的岁月。isV彝族人网


isV彝族人网

  不是有心人,不会走进胡家井。一个一点儿也不像胡同的狭窄路口,隐藏在距四牌楼不足五十米的仓街上,若非刻意找寻,没有人相信里面藏匿着一口井,就是我这个常客,每次去都会小心翼翼,稍有疏忽,就会错过。isV彝族人网


isV彝族人网

  两座路边紧邻,同时显得有些破落的土木结构房屋中间,有一条,即使一个人也得慢悠悠与小心谨慎而过的路,从小小的坡处落下,直穿而去。人一踏进,感觉两边房墙扑面挤压而来,人似插在两排荆棘中间,一种快要窒息的感觉。isV彝族人网


isV彝族人网

  还好去胡家井的这个通道只有几米,一出通道口,迎面几户人家的门窗,几乎要撞上的感觉,宽度不足两米。当你转向右面,长度虽然大致只有十来米,可在这么一个特定的环境里,你会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念,随着你目光视线的挪移,你的面前会呈现一个石桌,四面各一个石凳,高度不过三四十公分。紧邻不及一米的地方,圆形合围一口水井,如果临井口向下一望,井水面清澈透亮,但深目凝望,井水呈深蓝色,永远见不着底。isV彝族人网


isV彝族人网

  以水井与石桌为中心的四周,门窗和墙壁合围,地上稀疏株株野草,古朴之中不乏冉冉之生命力。外围房舍间隙孤然耸立几棵树木,偶尔倒影在井水中,在这个狭小的空间,抬头仰望,纵然使得天空更加空旷、辽远与深邃,井与水由此惬意得富有生机与灵光,致使整个庭院有了更多的遐想空间。isV彝族人网


isV彝族人网

  坐在胡家井庭园里的石凳上,我把舆论、偏见和所有虚假的情感远远驱走,我的尸体与灵魂,同时入驻如此佳境般大自然恩赐的乐园,就为幻想,就为无为而治的虚构与想象。isV彝族人网


isV彝族人网

  常常我的思想和灵魂与大千世界对话,与大自然深入沟通。我无法想象活着的意义与目的,始终走不出内心的那个呼唤,意念着所有成功与失败,赫然间,明白了一个浅显的道理,自己不过是随大地沉寂,随风雨飘摇而已。isV彝族人网


isV彝族人网

  有时,我会放下抽象与单调的遐想,停止思维,停止冥想,停止哲学的推理,拥抱此刻的宁静。isV彝族人网


isV彝族人网

  (2017年1月15日 落笔三衙书屋)isV彝族人网

责编: 上传: 措扎慕 标签: 
收藏(0 推荐(

相关内容

用户评论(共有条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