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文学 Literature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散文/随笔/小品

阿库乌雾散文诗选译之三

作者:阿库乌雾 发布时间:2005-03-03 原出处:彝族人网 点赞+(
通过彝-族-人-网,你可以阅尽千里彝乡,略万种风情,宣传彝族文化,从我们自身点滴做起。

落  雷a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击中我,并进入我的身体时,快感,强烈而失控的快感同时击毁了你的身心。a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你诞生的辉煌与死亡的庆典同步。a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钻头雷,镰刀雷,斧头雷,铁锅雷,铧口雷,雷花锦簇,雷系庞杂,雷史悠远。雷公雷母占据时空隧道走向不老不死,传说雷公雷母不具雷的正宗血统,真正的雷,应即生即灭猛烈而短促!a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雷,是天空在啃噬云彩时吐出的碎骨?!是太阳脱胎换骨时丢弃的旧骨?!还是我想象深处最为真切的宇宙之气的硬度?!a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大地上一切企图成精成灵的草木人虫都会遭到落雷的摧毁。缚雷之网早已被出卖,只要能换取金钱,换取性的满足的固体、液体或气体,我们都尽早出手。a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买卖,这一巨形昆虫,足智多谋的昆虫,正策划将落雷,在即将击中自身的瞬间发售到今年的世界各地,而后等待明年春天雷市的旺季!a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而雷,在春天,为自杀为他杀为死给而亡的居多!a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手捧死雷的尸骨,在春天,城市避雷针的尖端有布谷鸟栖落,并自由地歌唱!a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从此,雷的病毒开始进入人的历史!……a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a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1998年4月6日a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雨  蛇a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天降大雨,生根的蛇柱。a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的意念盘缠着,攀附着,顶破我的茅屋,撑起大宇,有大宇可撑么?异想天开一朵夜来香。a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蛇皮,蛇身,蛇胆,蛇血,蛇骨均是我们的佳肴美食,留下蛇卵。蛇,天生有飞禽的基因,正如我天生有汉人的血统。a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雨蛇,冲濯我,浣洗我,我定能以冲濯和浣洗的方式来安身立命。雨蛇,吞食我,咀嚼我,我终会在吞食与咀嚼中脱壳。a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蝮蛇猖獗的年代离开画面,画面之外,城池如蝇蚁,盘错交织的街巷开始让人兽丧失方位能力,雨蛇,最后的稻草,紧紧地连接我梦中一黑一白的飞毡a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蝴蝶,蝴蝶,我的情人,我的粮食!a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雨中有毒,这些裸体的雨毒,一定不会是蛇毒。神力无边,破柱取恶灵,形似弹头,又具旺盛生殖能力,多妙!a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雨蛇穿透夜幕,在我梦的诱施下,所有的城市进入舞台,雨蛇是看客、条形的观众。谢幕时――城市们无一生还。雨蛇用预备的巨网泄漏残局。a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梦是一种伞状的物质,命定的恐惧成为它亘古的伤痕。而梦遗,耗去我太多的才华!a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a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1998年5月7日 a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钟  摆a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拣拾大地上的石子,计算城市钟摆的次数;或将屈指数数的技能一味地重复下去;或用爱情的信号来统计城市钟摆的次数;或用与异性交媾的次数直接代替城市钟摆总数的累计。这些方法都是十分贴切、妥当,只需因自身的好恶择而用之。a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怀想马蹄的脆响,我思念情人的泪滴,我热爱故土的馨香,我追忆亡友的音容,这一切都令我因痛切和欢愉而刻骨铭心。于是,我因深沉而负重,而缓慢,而闲散,而懒惰,我又急欲摆脱这一切。深沉于我何用?我深感我背负着死人的骨灰走向墓地,而前人的遗志像蚂蚁一样啃噬我的心旌,我生命的旗帜由此破败不堪,生命的钟摆开始紊乱不定。a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城里人恒定的钟摆意识,令我这个异族人感到捆缚,感到桎梏,感到窒息。我从先祖那里传承和积蓄而来的能量早已耗尽;我无数次企图找准城市钟摆动力的源泉。我却被钟摆之声远远地悬置于这座城市的边缘。局外人的姿态时而令我孤苦寂寞,时而让我飞临绝顶,一览众小。a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长期生存在文化的冲突与夹层之中,我渴望澄澈我内心的郁结与精神的絮语,让与生俱来的苦闷绽放为阳光下艳丽迷人的花朵,装点城市的早春。然而,我却天天成为这个城市的胎迹,成为永恒的刺青,我乐而必淫,哀而必伤,我脱逃城市钟摆的定格,忍受钟摆之声的驱策,我时而扮演母亲,时而成为孽种!a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大雨滂沱,      a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无缝的居所。a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大难不死,         a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曲线的魅力;a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折叠灵魂的符号,a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血迹斑斑,并娇艳夺目!   a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a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1998年4月2日a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a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刺  界a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来自最遥远的警示危机四伏。风的绿毯伤痕累累,四季如一的长势,体现生命的另一种硬度。单靠砍伐,单靠野火,不可以使它灭绝。文化与荆棘的渊源,在它锋利的尖端闪现又一次完整的轮回。a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针芒的意志总是暗蕴剧烈的冲突,何尝不是古往今来习以为常之事,回忆在刺丛中支离破碎。a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刺,从一种植物起始。a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宗教的纸衣搁浅在潮涌的年代。我们齐声朗颂:刺呵!你失血的络脉战乱纷纷。你使绝代的美女死里逃生,劫难在归路边鲜花盛开。a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主宰者魂不附体,刺,成为最后的毛发锐不可挡。a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日月泛起死者的余光,种族的秘密归结到巫师残存的符咒上。核武器的电钮带着族人神奇的血色,那种文化伤于刺性后的血色?霓虹灯不眠的呻吟成就古怪的城墙。a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刺,连接古今,命运诡谲!a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太多深埋的管道与电缆重现化石的原貌,狂乱如初的性力,依然展拓辐射的快意!刺,对荒诞命运的荒诞抗拒永不可止!……a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刺,其实仅是一个动作,一种力的运行方向。a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刺界,以干枯作为生存的起点!a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a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1997年12月24日a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镜  梦a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叛逆的制剂滴到镜面上,紧闭所有可能启合的出口,构图来自对大海的幻象,鸥鸟是高高溅起的浪花,一朵一朵地飞离大海,生命的兴衰猝不及防。a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镜,让大海由纯粹的母体渐渐裂变,梦以镜为舟楫急于驶向我的源头。用支离破碎的足迹凝合成一个完满、旺盛、生机盎然的终点不太容易。a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溜冰场有少女苦苦寻找丢失的金匙,垃圾桶里装满五光十色的城市秘事,用弃婴哭声绘制梦的花边寒光四射!a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世界伤口比道路还多,没有正反之别的镜片拼贴而成的是一张失去一切质地和重量的图纸。符号是我们精美的居所,木屋与土墙相继朽烂、坍塌。我们随图纸上任意的箭头指向相依为命、寻欢作乐、烟火不绝直至始终。a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有无翅膀并不重要,能腾离躯壳与梦为伍的生灵已为数不多。以梦击梦获取太初的真音,以卵击卵重现生命的始基形态。呵,民以食为天,灵以镜为食,梦以灵为巢!a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城市肉铺子里的老板,每天都手持锋利的肉刀面对鲜美的肉类。a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是否有一只能蚕食钢铁的蛀虫钻进了他的宝刀?a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宝刀不也是镜,不也有梦么?a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a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1998年4月5日 a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原  木a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那时,城市的掌心早已成为鼠辈的巢穴。a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电缆与高速公路,将鼠们的气息以梦游的方式传送到世界各地。那时,a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草木皆兵呵草木皆兵!a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你们以岩石般的意志负隅顽抗,因为刀耕火种,因为蛮野粗朴著称于世。a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你们用木叶唱出天真的情歌,你们的性欲超凡脱俗,你们的宗教充满生殖的内涵。你们以对先祖的暗算换取子孙的繁茂。如今,你们丧失判别一切善恶的能力,你们深信生命无善无恶无枯无荣的格言,你们的语言成为经年的鸟巢,散发着衰微的死光。a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刚直是你们的本性么?不!你们其实是一团弯曲盘错的藤蔓,你们的祖灵曾接受蜘蛛精血的浸透,你们惯于使用网络谱系的方式在大地上延伸属于你们自己的方位。a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习惯旷日持久的等待与期盼之后,你们疯狂地涌入城市,并与城市格格不入。你们与城市失去距离的同时,遭遇新的距离,你们从此完全迷失返回家园的路径。a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其实,大地上并不缺乏“家园”这粒果子,只要你们仍能自在地栖居于大地这棵老树。你们足迹的深度,是从你们离弃家园那天起始;你们灵魂的高度显示在你们无所适从的那一瞬间。a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你们既是原木,又是钻入木心的蛀虫!a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a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1997年岁末于蓉南武侯祠aAZ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通过彝-族-人-网,你可以阅尽千里彝乡,略万种风情,宣传彝族文化,从我们自身点滴做起。

所属专题:

母语诗人阿库乌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