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文学 Literature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散文/随笔/小品

春到中所坝

作者:郑成伟 发布时间:2005-11-15 原出处:彝族人网 点赞+(
彝族人-网是创建最早,影响力和规模最大的彝族文化网站。网站的目标,是构建彝族文化核心数据库。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土生土长在中所坝十七年,我却没有细细体味过中所坝子的春夏秋冬;没有体味过这古南方丝绸之路上的古镇。只知道儿时的家在那里,那里有为了我们的成长而劳累过度早年英逝的父亲,如今布满皱纹、时时挂满期盼的母亲,以及流淌着亲情友情的父老乡亲。参加工作后,中所坝只是一个梦,一个童年的梦,梦里有姐姐甜甜的微笑,有母亲甜蜜的吻。OKF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因为母亲在那,也因为燕子飞来了春天。我和我儿子踏上了回中所坝的路。刚下车,我被眼前的景色惊呆了,一片黄色,而且是鲜亮湿润的柠檬黄,这黄色像一张巨大的毯子,轻轻的铺在宽阔的中所坝子,在黛绿的群山,这黄色的毯子如一鲜亮的裙边。平时连绵不断、巍峨的群山在她的拥抱下,也显得渺小。我的心一下汹涌澎湃起来,我迫不及待地走进那诱人的油菜地里。我的儿子也蹦蹦跳跳地跟在我的后面。田垄已经被油菜花也掩藏了,只是隐隐可见。大部分花已经全部绽放,还有一些含苞欲放,一些还没有打开它那荷包似的花蕾,油菜花是大株分小株,小株上又分很多开花的小株,从根部分出一窝,向上就难分了,它们密密匝匝的,微风吹来,你撞我,我撞你,都想展示自己的婀娜美姿,都想争抢暖融融的春光,都想争抢春风的温柔。我俯下身子,眯着眼睛深深的吸一口,那种浓郁的香味沁人心脾,不知什么时候我的身边已飞来了许多的蜜蜂,它们比我贪婪,要在那菜花上徜徉,尔后如痴如醉的潇洒而去;小燕子偶尔也从我眼前飞过,还抛下几声唧唧,好像在欢迎我。不知怎的,我的衣裤上沾满了细腻的花粉,但我没有将它们擦去,我想沾上春的问候。我挺直腰板看看远处,那金黄的田野中熟悉的农家小院跳入我的眼帘,矮矮的泥围墙把一户一户的分开,几户人家又集中在一起,那土黄色的房子,有的只有一层楼,大多是两层,也有中所坝子独具特色的泥雕楼――四到六楼高。它们错落有致的镶嵌在那宽阔的田野,在春天,和油菜花组成金黄轻快的水彩画。OKF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中所坝子的春还因那两条从她身边绕过的河而美丽。一条是发源于小相岭的越西河,另一条是水观音河。越西河随季节涨落,也随季节清澈和浑浊,寒冬到暖春都是清澈洁净,到了夏季涨水则汹涌浑浊;而水观音河则一年四季清可见底、冬暖夏凉,几千年来,她清凉了无数南方丝绸路上的马帮和疲惫的旅人。他们像一条美丽的纱巾系在中所坝子上,又像两颗中所坝子的透亮的眼睛。我坐在越西河边,看那不知多少年的古柳,她那古老苍劲的树干上批撒嫩绿的枝条,在微风中轻轻的摇摆,远远望去,如刚从越西河中出来的沐浴女。河中翠绿的水草随河水流动,那可爱的小鱼和河虾在她的怀里穿来穿去。OKF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不知什么时候,天边挂上了晚霞,天空变红了,照在深绿的群山上,照在油菜花地毯上,整个世界都成了金黄的了。OKF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踩着这黄昏的余辉我又踏上了回城的路,一路上钢筋混泥土堆砌的高楼大厦又掩去了我那香格里拉般的中所坝子。但我的思绪还在油菜花上盘旋:油菜是用菜籽来榨油的一种蔬菜,而这油就是我们千家万户炒锅里翻滚的清油。小时侯,由于计划经济,每个乡里规划一部分土地种油菜,都是自给自足,因而面积小,所以油菜花绽放的时候,中所坝子上只是点缀着东一块西一块,参差不齐的黄色,如今农民掌握了科学种植的方法,产量高,经济见效块,加之市场活跃,因此季节一到,种植面积很自然的增大,以至整个中所坝子都是金灿灿的油菜。OKF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油菜宽大的叶子已经被灿烂的油菜花遮住了,但它还是像一双双农民的手,那一株株茎杆上伸出的油菜花瓣如同一个个音符,组成了春天的狂想曲,组成了中所坝子上绽放农民笑脸的丰收之歌。在我的心中回荡。OKF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彝族人-网是创建最早,影响力和规模最大的彝族文化网站。网站的目标,是构建彝族文化核心数据库。
编辑: 尼扎尼薇 发布: beley工作室 标签: 中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