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National Literature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诗歌

阿索拉毅长诗:《星图》(96-99,完结)

作者:阿索拉毅 发布时间:2020-09-24 原出处:彝族人网

九十六

座落在繁华都市中央的彝汉结盟纪念碑①从天空

向下俯视有一种民族大义穿越时空依然守护的感动

魅力四射的手机情人在高压电线上惩罚着离别

的车站。皮带的红树林在风云变幻的小凉山高

岗上交叉着引蛇出洞。电饭煲的夏日缠绕着玻

璃杯的曲线一路欢歌而去。“山崖颠覆着山崖”

恶梦之针却从天堂失落的角色里寻贿着目的

幸运之星却从银河丢弃的闪光里附写着归宿 

“从彩云之南抚仙湖②里钉出的奇异光芒包含着

史前失落的古城和人类欲望膨胀的精神分裂线”

而方位的圣意感在幻觉的刺激下迷倒海马腾飞

的古典木舟。临危受命的索玛花在海滩边熟睡

幻游在峨眉仙山的吴琪拉达③虔诚地攀登在诗歌

的灵峰。神游在泸沽湖摩梭村落的李智红④播散

着未来的希望。挥旗高扬三色鹰魂的马查德清⑤

迎着螺髻圣山的狂风在瞬息万变的时空里永恒

注释九十六:

①此碑位于西昌市中心闹市区。另请参阅第26节第注释。

②抚仙湖,位于云南省玉溪市澄江、江川、华宁三县间。其水下发现一座几千年前神秘的水下古城。

③吴琪拉达(1936-  ),男,贵州福泉彝族(阿孟)诗人。

④李智红(1963-  ),男,云南省永平县彝族作家,彝居大理。

⑤马查德清(1952--2013),男,生于凉山普格县作家,著有诗集和小说多部。


九十七

在江面上巡回演出的鬼魂情系于一条摇摇欲坠

的孤舟。剩饭里浮动的死猪在往常的轮廓里亮

出健康的臂膀。未来的爱恋踢着疯狂的念头转

身跃入黑色的幽默。开败的兰花在邪气的人群

里朦朦胧胧地摸进身价倍增的库房。“风光的葬礼

在夜郎自大的性格中敲破晚钟惧色的贫困时辰”

远方勾魂的龙旗在神秘色素的胶囊里图崩瓦解

刀光剑影的茫茫岁月在慈母的线团中轮回出世

飞扬黄沙的挂历在剪掉的传统尾部里老调重弹

“路漫漫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而无人的幽谷传递着布谷鸟叫春前图腾的黑话

金属发体的有色眼镜在出版的电话里胡说八道 

梦里漫降的红雪在五谷杂粮的体会之圈网住拼

命闪翅的蝴堞。手镯的图纹在贞洁的子夜里架

构生命宏围的蓝图。“摩登在虚拟网络的凉山

女郎把城市彝人的思想调拔到与流行同行的纬度”


九十八

一颗对诗歌的赤诚之心,一生对族人的无限关爱

在东方圣神的祭台上摊开流动梦幻扑跳的心脏

有一种价值翻番的尊肯和旺盛的同宗归认感

而飞石敲碎黎明的玻璃,丛林括号魔术的棍棒

避邪的鹰爪吓死诡异的天气,人间的侠情违背

语言的规则,纵横交错的阡陌玩命般斩浪扒进

音乐刮伤情感的纽带,狡猾窒息老实的洞口

一点二亿分贝的豪情在大西南迷惑的长空窜动

沧桑的纠正器宿营在广阔无垠的天边。八面

玲珑的东方神女在野蛮的西部横空出世。白发

苍苍的部落酋长向神灵的宇宙诉说人类心路

“一诗功成万词荣,一诗功成心血干。”

阿占城①上呼风唤雨的国王最是明白我的心

而我从黑彝人亘古苍凉的山梁上分明目睹:

不死之鸟②在亦梦亦幻的火光中痛苦地融化

不死之鸟在斑澜离奇的火光中欢快地永生

注释九十八:

①阿占城:大凉山彝族诗人发星长诗《十二个母题组成的山脉》中虚托的一个幻名,灵感来源于《彝汉字典》中一个城名。

②云南民族出版社《中国彝族通史纲要》第247页记载:今天彝族面临的传统的不死之鸟应当为自己预备下火葬的柴堆,在自我焚化的刼灰余烬中,需要诞生出一个新鲜活泼的生命来。那种永无休止的重复过去的轮回似的再生不是真正的再生。


九十九

“这些出没在西部旷世之野的东方夷人似钢铁

般的硬躯沐浴在巨锋透射的幽紫强光里。”

而站在桥山之颠黄帝陵目击华戛五千年的融合史

混进历史舞台体会彝人三十个世纪的悲欢离合

所感概的都是千古一梦,所豪叹的都是历史一笑

“吾身即宇宙,宇宙即吾身。”①

从时光无数的劫难中我看见统一的太阳部落

从岁月浮动的黑经里我品读布满兽血的纹路

而牦牛的兽角穿过世纪的胸膛,万千的弓弩

制服骄横的帝国,丰硕的果实积累凤凰的经验

无边的汪洋吞没万劫的邪恶,善良的福音警告

阴狠的病毒,圣神的颂词骑乘白云的物质

愤怒的嚎叫破入时间的秘道,黑色的彝风怒扫

赤光的阻挡。“伏羲阴阳八卦的村庄忽隐忽亮”

可我从统治一切的诸神中神思人类涅槃的尽头

可我从驾驭一切的规律里沉思彝人存在的命运

      

2003年8月-2004年6月初稿

2011年2-3月修订   2013.3校稿  

2018.04再校稿       


注释九十九:

①作者名字叫拉毅,拉字彝语之意为虎,而彝族创世史诗《梅葛》认为:天地间的万物是由虎尸所化生的。虎的左眼作太阳,右眼做月亮,虎须做阳光,虎牙做星星,虎油做云彩,虎气变雾气,虎肚做大海,虎血做海水,大肠变大江,小肠变成河,虎皮做地皮,排骨做道路,硬毛变树林,软毛变成草。从此地上才有了万物。参阅第7节诗第①注释。

编辑:阿着地 发布: 阿着地 标签: 阿索拉毅 长诗 《星图》
收藏(0 推荐(
本站仅限会员评论。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内容。 您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