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National Literature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诗歌

阿索拉毅长诗:《星图》(86—90)

作者:阿索拉毅 发布时间:2020-09-01 原出处:彝族人网

八十六

投掷入水中的石子让苍山脚下的三塔①倒影接近支离破碎的边缘

嘉州麻浩崖墓②毕露出西王母和东王公的情事绵绵

大理国虚恨部③的子民对在古今寺内俘获的宋希濂④充满一脸的茫然

而暗杀是星期五的主谋,奸杀是星期天的主犯

锅庄掩埋着金子的真相;祭羊代替着灵魂的赎金

尚黄的伏羲首创原始的神彩;尚黑的夏朝同构

黑彝的“黑”;尚赤的周代设计红彝的“红”⑤ 

剃须刀的首责是剃度掉所有忠诚背叛的胆量

剃度掉一双杏眼如两筒卫生纸的鳄鱼的骷髅之躯

可站在海拔一千一百米的瓦洛莱达中心我依然要说:

“东方圣鹰俄尼牧莎.斯加⑥在皈依灵魂的过程中

无力对流进血管的雅砻江被二滩电站截流时作出灵魂反击

而女中医杰阿子阿越⑦翻过九百九十九座山后

有九百九十九朵母性的荞花种植在

九百九十九座山上结满神秘的医果”

注释八十六:

①据《夷人与简史》第64页记述:南诏国蒙氏乌蛮大奴隶主贵族,特建造三塔为做续六祖裔分支前为第十六次,六祖裔分支后,“子嶲氏或德薄氏或布德氏或杜宇氏或望帝氏或竺王氏或竹王氏”长子大宗族长子宗支75世袭子,南诏国十世皇帝蒙晟丰祐与太子蒙世隆伪谥景庄皇帝与71世宗子阿超说期二宗子做第九次十代人,做九天九夜祖灵朝拜,特建造三塔。三塔方位,由苍山向洱海定方向,上右塔为“祭天塔”则杀白天祭天;左上塔为“祭地塔”则乌牛祭地;下中塔为“祭祖塔”则杀白羊祭祖。三塔,爨夷史称维诏蒙铎字桑仔即三祭塔。维诏即80万人以上的六祖裔前来做第十六次十代人,做九天九夜祖灵朝拜。

②2004年2月22日《乐山日报》——《麻浩崖墓,芝麻开门!》中指出麻浩崖墓刻有西王母和东王公之事。在汉族民间麻浩崖墓又叫蛮子洞、蛮王洞或蛮坟

③宋嘉祐元年至淳祐十二年(1056-1252),今峨边辖地隶属于大理国虚恨部。

④宋希濂,解放前曾任国民政府川湘鄂绥公署中将主任。1949年12月19日在今峨边沙坪渡口北岸古今寺内被俘,借此峨边获得解放。

⑤《彝族天文学史》第8页记载:“伏羲和黄帝尚黄,夏尚黑,周尚赤,很可能是取自远古图腾及其区分图腾的颜色。这三种颜色全由凉山彝族的木质漆器一律涂黄、黑、红三色得到集中体现。”据此可推测,彝族在远古时代应是统治民族。而此处指的红彝居住在广西那坡县,是彝族的一支。

⑥欧尼牧莎.斯加(1970.10-),男,四川省九龙县诗人,现居西昌。

⑦阿子阿越:著名彝医,原住在大凉山会理县六华乡大坪村,著有多部医学书籍。


八十七

所有的延寿让得脑膜炎的问题悔之莫及

所有的庸俗让中头彩的狂犬病呜呼哀哉

洞察太阳的神弓发软,杯中古代的液体沉思

黑诗永立的长城动摇,火把图腾的辉煌熄灭

而日月落幕的午后刺猬肩扛着巨炮向黑灯瞎火中跑去

太阳之子在光芒的中心念诵古老的咒词

纳西东巴图文在前世与古彝文争食月神出世的良机

《仓颉书》①被杜鹃啼血在绿叶上的神文收编在皮囊里发霉

被长长的扫把枪毙在碗口的油菜花在深度戒备中嵌镶黄昏的彩霞

“阴谋抗击垂丧的阳谋。”

迁徙就是面对重重困难也要保持前进的步伐

凯歌就是面对凶神恶煞也要保持蔑视的姿态

而我把我的前生嫁给了神,我把我的后世许给了诗

但我不知道背叛上帝是否意味着背叛灵魂的倒置?

背叛灵魂又是否意味着在漫漫岁月里重塑灵魂?

注释八十七:

①《仓颉书》:1996年9月13日《社会科学报》222期《新论坛》公布了刘志一教授的一项研究成果《夏朝存在确有文字依据〈仓颉书〉、〈夏禹书〉破译》。刘先生研究发现,《仓颉书》不是“原始人的符号”,而是古彝文祭文。参阅《彝族古代文明史》,民族出版社出版,且萨巫牛著,第120-121页。


八十八

风尘中的荡妇无处倾诉

吸毒的青春无力地誓言戒毒

单眼皮的北极星在夜空中边眨边亮

思想的穷鬼找不到控制思想突然发飙的借口

羊肉的宴席煸动食欲,腥臊的味道倒翻胃口

溅射的鸡血宣告破裂的感情

新建的房屋在入住的仪式中跪受烟火剥夺初夜的熏染

缝在童帽沿上的雉带劲头皮在现代印刷术的处理下重现天日

披着黑装的彝家汉子在魔法的怪阵中亲吻雪母贴满原始唯物主义的洁唇

人类第一对夫妻①征得神的允许开辟新战场繁殖黑种的子孙

“吉祥鸟抱紧佛脚跳下万丈高楼”

而我的鬼将是你的鬼,我的神将是你的神

我将你恨来驱逐,我将你爱来拜祭

可坐阵指挥天兵天将捉拿妖魔的毕摩口吐鲜血

银河系里已游泳无数世纪的乌鸦发出稻草折断的电报

所有的传奇变成一场虚妄的游戏

注释八十八:

①彝族创世史诗《勒俄特依》记载:石尔俄特生子不见父,石尔俄特要去寻父亲。狐狸为他驮银两,兔子为他背金锭;骑上独角马,坐上独角驴;左手缠着白绸巾,右手绕着红丝带。走过大平原,云雀要款待;穿越大森林,麋鹿作款待;涉过江河时,美人鱼要作款待。石尔俄特一心一意要去寻父亲。兹河尔尼山下住着一户人,那是迪珠史色家;她家有美女,名叫姿妮诗色。诗色美色迷人,聪明机智。她在院坝织披毡,碰上寻父亲的石尔俄特。诗色告诉他,羊群不知道白天与黑夜,只有牧人才知道;山崖不知道白天黑夜,只有黄蜂才知道;你真想生子见到父,只有我能告诉你。但你要先猜中我的谜语,我才告诉你。三道谜语是“三块不能吃的盐,三朵不能纺的毛,三节不能烧的柴,指的是什么?”石尔俄特猜不着,回家问妹妹俄乐,俄乐把谜底告诉了他,冰是不能吃的盐,云是不能纺的毛,灵牌是不能烧的柴。俄特后来娶了姿妮诗色为妻,从此后,人类才生子见父。


八十九

替人的脑袋祭丰收的馒头喂饱中国人的胃口

替魂的苍血祭神灵的包子考验诸葛亮的智慧①

生命在词语的历险中芬芳

语言在字词的重构中生存

复活的木乃伊回望晚霞点缀的荞光

庄重的火铳枪开出东方炫丽的礼花

视经商如低贱的思光对平凡保持高度黑暗的训诫

“尿液扑灭的塘火触怒着埃及魂归尘土的法老

执棍杖的印弟安巫师诅咒美利坚合众国的前程”

而似鳘星分布在墨西哥的十万座雄伟的金字塔

和中国大西南百余座向天坟②在三百六十五个日夜

里疯狂地吹乱风沙弹奏着贝多芬的命运三部曲

“颓败的诗人。颓败的诗人。颓败的诗人。”

我在倮伍拉且③的无门之门收藏着写满诅咒的经书

与永歇在昊天祖界的刘尧汉④先生交谈着彝人原始的葬礼

在海拔三千八百米的火草尔村

邀吉狄兆林⑤那骑着红马的太阳共饮诗歌的美酒

注释八十九:

①传说在三国时期,诸葛亮平定南中彝族,威望甚高,但当地有一习俗,每年丰收的季节,就用活人之头祭神灵仪式,诸葛亮为了改变这一习俗。在当地举行此项仪式时,他吩咐随从迁去牛、羊和猪,背上麦面去参加仪式。他一到,头人就把他请到上位等座,他在那里座了一会儿,就看见绑着几个人来了,当准备进行砍头仪式时,诸葛亮说慢,然后吩咐随从把牛、羊和猪杀掉砍成细小的肉,和着麦面做成似人头的包子和馒头来祭神灵。这样也就改变了用活人之头祭神灵的历史。从此包子和馒头就这样流传下来,变成了中国人日常的食品。

②请参阅前44节诗第注释 。

③倮伍拉且(1958.10-  ),男,凉山州冕宁县诗人,现居西昌。

④刘尧汉(1922-2012),男,原中国社会科学院彝族研究员。楚雄彝族文化研究所所长。新中国第一个彝族教授。著名彝族文化学者。

⑤吉狄兆林(1967-  ),男,凉山州会理县诗人,现居会理。


九十

海风吹拂的大渡河洗涤罪恶的思想之花

无人称王的山谷突响的雷霆似天神发怒

远方的候鸟迷上橄榄的绿装

慌乱的神经盯紧多情的玫瑰

白色的梨花愚弄上帝自以为是的审查

红色的桃花佩带歌棚长年不灭的祝福

廉价的标准信封奚落自私自利落难的陨石

十二月的黑麦纠集起族人爱恨情仇的无名之火

词语的末日,诗歌的世纪,魔鬼的天堂

我一次次地让巫性的汉字叩醒着我个性倔强的天空

我一次次地让神创的彝字与我醒来的思想渐行渐远

我是这片荒漠里最后的颜色吗?

我是这片继承里最后的灭亡吗?

我是这个母体里畸形的胎儿吗?

我似乎苍老了许多,又似乎青春了许多

“诗人啊,十年磨一剑,再十年你要干什么?”

“单恋真理一样单恋白痴。”

我爱上了提心吊胆的质询

我撵走了左右为难的矛盾

编辑:肖敏 发布: 肖敏 标签: 
收藏(0 推荐(
本站仅限会员评论。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内容。 您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