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National Literature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诗歌

沙辉 | 城市里的树 (外两首)

作者:沙辉 发布时间:2020-07-25 原出处:彝族人网

城市里的树

每天上下班,我从这条街上走,

两边的行道树,每天都和我照面。

它们每天,不知迎来送往

多少熙熙攘攘的人众。偶尔

还会出现一队长长的送殡人群。

这些树,故乡原本不在这里,

从楼厦间延伸的路上空可以望见绿色远山。

每天,我都在这条街上走。

有一天,我远远望见,街道两边的两棵树

隔着街在车流人流上空,向彼此伸着手,

像在一条深水的两岸近不了身的两个恋人

向彼此拼命伸手。我恨不得,把它们的手

拉到一起,让它们紧紧地牵上。它们

像极了,城市里某些相爱的人。

2015-12-22


往上,往下:齐刷刷地

树叶纷纷下落的时候,树枝齐刷刷地剑戟般向上突显

树叶齐刷刷朝上生长的时候,树枝齐刷刷地向下隐身

春雨齐刷刷往下落的时候,小草齐刷刷向上长

雾气齐刷刷往上冒的时候,水珠齐刷刷向下落

星星齐刷刷冒出头的时候,飞鸟齐刷刷躲进了窝

祖先们齐刷刷离开我们的时候,子孙们齐刷刷诞生了

皱纹齐刷刷往上爬行的时候,白胡子齐刷刷向下拉长

许多的时光齐刷刷往后飞逝的时候,人生的峥嵘岁月齐刷刷凸显了出来


幸福如那些来来去去的鸟

幸福如那些鸟儿。它们把我看成枝叶繁茂的树:在我身上随它们来去。

——我紧紧抓住一首老歌的颤音,像紧紧抓住一个旧人、一把旧时光的衣角。

来上一杯烈酒更好。它让那首老歌有了容颜:那么年轻。

啊,我回到了旧时光,那献出了我许多人生第一次的好时光:

从嘴里进去的液体在我身体里转了一圈又从眼里出来了,

它们把酒精的热度留在了我的体内:咸咸的……

在现实的时空,我的开心如那些调皮的鸟儿:它们把我看成一棵树,来或去,随它们高兴……

2016-01-13

收藏(0 推荐(
本站仅限会员评论。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内容。 您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