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National Literature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诗歌

阿洛夫基散文诗:莫获拉达(外二首)

作者:阿洛夫基 发布时间:2020-06-28 原出处:彝族人网
彝族人网,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yizuren.com

莫获拉达

莫获拉达,我为什么反反复复把你含在嘴里歌唱?我为什么用心描写一条并不清冽的河流?你总是那样轻易伤害我,可我为什么一次又一次地原谅你?

告诉我,莫获拉达,你是用什么把我这样缠住,你是用什么把我这样折磨?我在子夜时分常常为你含满泪水。

告诉我,莫获拉达,我为什么还来寻觅一粒粒破碎的梦,我为什么没完没了地唱那些渐渐淡忘的歌谣,我为什么离家多年后还去祝福那些冤家。

告诉我,莫获拉达,为什么下定决心离家出走后才发现,走的正是在回家的路上。为什么走在熙熙攘攘的人流和热闹非凡的场面中才发觉,孤独的漫长和寂寞的声响。

告诉我,莫获拉达,为什么独坐秋风渐凉的夜晚中回首才发觉,尘封的往事和久远的传说,那样亲切,那么甜密。

告诉我,莫获拉达,为什么在远方的路途上才看见,七魂三魄还在故乡的屋檐下躲风避雨。

告诉我,莫获拉达,在这黑土背上的阳光里,我为什么总要和一块沉默的石头对话,我为什么总要去拜一座山为父亲,拜一条河为母亲。

莫获拉达,为什么当我躺在你的怀抱里,草的气息花的气息羊的气息以及鸟鸣统统流入我的身体里。我在后半夜常常看见魔鬼和神灵同样可爱。

莫获拉达,为什么当我依在坐你身上,鹰的影子虎的影子先祖的影子以及山的影子水的影子梦的影子在血管里哗哗流淌,整个故乡就层层折叠在我心中。

莫获拉达啊,我一生一世纯洁的恋人。


献给母亲的歌

母亲,儿子是春天里的一只候鸟,将离开没有唱完的情歌和羞甜的苦荞花,离开满坡的牛羊和银白的河流,离开你忧郁的泪光。

是的,母亲,我崇拜古老的神灵,它的光芒曾照耀我的前程。我迷恋山谷里流淌的诗韵,它曾咚咚流入我的骨髓。我流连你从容而冷静地面对世事沧桑的风采,它曾是我的一段骄傲。

可是今天,母亲,我是一把二弦的琴,一弦被弹得清脆响亮,一弦被生活崩断了。

可是今天,母亲,我是一个双魂的人,一个已习惯于故土美妙的和谐,一个已流浪他乡寻求惊心动魄的乐章。

是的,母亲,远方是刀尖上漂亮的舞蹈,远方是火葬场上迷人的谣曲。或许,儿子会摔跌在半路上,但别为儿子担心,儿子是你最忠诚的背叛者,是永远属于你和故土的一支浸泪的挽歌。

母亲,深情的儿子,为美丽的心跳而落泪,那是献给伟大彝族,一颗颗明亮的星星。


承认

是的,我承认。

我们已历尽苍桑。

为曾经许下的诺言,为一声声失落的呼唤。

是的,我承认。

一滴泪,流了千万年,至今还挂在我们眼角。

昨日的伤痕,还有些痛。

是的,我承认。

我们是佩戴泪珠串成项链的彝族人。

心头有爱,心底有伤。

彝族人网,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yizuren.com
编辑: 肖敏 发布: 肖敏 标签: 阿洛夫基 散文诗 莫获拉达(外二首)
收藏(0 推荐(
本站仅限会员评论。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内容。 您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