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National Literature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诗歌

​阿索拉毅|彝诗馆:一座语言的寺庙

作者:​阿索拉毅 发布时间:2020-04-13 原出处:彝族人网

▇ 彝诗馆1号w2E彝族人网


w2E彝族人网

风雪夜里文字组合的诗歌队伍w2E彝族人网

沒有任何征兆来到我的阅兵广场w2E彝族人网

一支从乌蒙山上翱翔的鹰群w2E彝族人网

一支从大凉山上啸呼的虎群w2E彝族人网

一支从澜沧江上引吟的龙群w2E彝族人网

一支从金沙江上突袭的鬼群w2E彝族人网

没有发出任何征召的号令,齐整归一w2E彝族人网

默契如千年前的约定来到阅诗广场w2E彝族人网

没有统帅,没有起兵的号角w2E彝族人网

就这样沉默着前进,一丝声响也听不见w2E彝族人网

他们广大无边的沉默令人畏惧w2E彝族人网

他们只是一支群山中微弱如烛的火把w2E彝族人网

穿越千年万年的时光w2E彝族人网

照耀一个深沉的民族一首深沉的诗w2E彝族人网


w2E彝族人网


w2E彝族人网

▇ 彝诗馆2号w2E彝族人网


w2E彝族人网

又是一个风雪夜,一百个女神w2E彝族人网

敲着一百面铜鼓,她们穿戴古老的民族服饰w2E彝族人网

她们的血管里流淌祖先巫性的血液w2E彝族人网

她们是现代民族灵动的身影w2E彝族人网

她们在彝人黑色的土地上在梦想的彝诗馆w2E彝族人网

密谋一场神秘的美丽暴动w2E彝族人网

她们在峰峦的穹顶中将百褶裙轻轻摇摆w2E彝族人网

她们在大渡河的天空将诗歌多情地吟诵w2E彝族人网

有一只布谷鸟在夏天的尾巴叫响w2E彝族人网

有一对鹰翅穿越灿烂如梅花的冬夜w2E彝族人网

广阔无边的雪原尽头,雪花飘飘w2E彝族人网

诗人迎风的披毡在旷野中孤独地老去w2E彝族人网

只有倒映一百个女神天生丽质的雪湖w2E彝族人网

把一百部女神的诗卷封印在水底的湖心w2E彝族人网

等待千万年后一个无心的闯入者w2E彝族人网


w2E彝族人网


w2E彝族人网

▇ 彝诗馆3号w2E彝族人网

 w2E彝族人网

微小如蚁的彝诗馆消失在众神的国度w2E彝族人网

但诗集像雪花一样从四面八方涌入w2E彝族人网

东方不亮西方亮。七月的火把w2E彝族人网

十月的太阳除了照亮黑暗也照亮人心w2E彝族人网

还要照亮诗人们亮堂的灵性之空w2E彝族人网

微小如蚁的彝诗馆消失在众神的国度w2E彝族人网

但诗人们像圣徒一样歌唱生活的苦难w2E彝族人网

干脆而决绝。人心都是肉长w2E彝族人网

但诗人们的心灵是一个个灵敏的机关w2E彝族人网

轻轻触碰就像决堤的海洋淹没人类圣殿的荒芜w2E彝族人网

 w2E彝族人网

 w2E彝族人网

▇ 彝诗馆4号w2E彝族人网

 w2E彝族人网

彝人从上天取来的文明之火w2E彝族人网

彝人从巫师的咒词感悟的灵性w2E彝族人网

在黑夜里的彝诗馆狼一样嗥叫w2E彝族人网

其中的奧义像狂风中的雪花w2E彝族人网

像荒野上阴森的骷髅像永远死去的文物w2E彝族人网

让千万年的驻虫慢慢啃食慢慢消化w2E彝族人网

总有旭日落进猎人布设陷阱的一天w2E彝族人网

彝人心灵的家园也会如鲜花凋零w2E彝族人网

我愿是这片荒芜的大地最后的守护神w2E彝族人网

 w2E彝族人网

 w2E彝族人网

▇ 彝诗馆5号w2E彝族人网

 w2E彝族人网

在我星空潜伏已久的虎神w2E彝族人网

投下一层诗意的星辉叶片w2E彝族人网

张扬的虎爪留在大地的痕迹w2E彝族人网

仿若昨日温醉多情的浪子w2E彝族人网

一边歌唱一边将美酒倒进w2E彝族人网

往日略带伤感的落魄w2E彝族人网

每当这个时候,这一瞬间w2E彝族人网

彝诗馆里的每一部诗集都会窃窃私语w2E彝族人网

左耳对着右耳,有些还跳出来w2E彝族人网

抚平我历经沧桑刀刻的额纹w2E彝族人网

有些还把我母亲的黑发染成白色的丝线w2E彝族人网

缠绕谱写成一行年迈多病的诗句w2E彝族人网

 w2E彝族人网

 w2E彝族人网

▇ 彝诗馆6号w2E彝族人网

 w2E彝族人网

对冬夜刺骨的寒冷,对诗歌忠贞的热爱w2E彝族人网

从两个不同的方向向我挤压w2E彝族人网

大雪落下,大雪落在一首诗里w2E彝族人网

轻率而飘逸。生命中那场刻骨铭心的雪w2E彝族人网

从来就没有在人生的高潮中低落w2E彝族人网

从来就没有在彝诗馆驻足片刻w2E彝族人网

赤裸裸的背叛就这样发生在我w2E彝族人网

接近青年尾声的危机。而更绝的危机在于w2E彝族人网

每一本诗集的作者都从精美的封面中复活w2E彝族人网

所有诗歌的鬼魂都约邀来到通灵的彝诗馆w2E彝族人网

夜夜召开诗人的派对,夜夜在诗篇中策划w2E彝族人网

反击暗黑的阴谋。望江山内外,一片诗舞茫茫w2E彝族人网

吐槽诗歌江湖,全是义薄云天的诗国春秋w2E彝族人网

 w2E彝族人网


w2E彝族人网

▇ 彝诗馆7号w2E彝族人网


w2E彝族人网

这是一座语言的寺庙,每个进去的人w2E彝族人网

都要安于清贫,安于远离众生的喧嚣w2E彝族人网

忘记尘世吧!专心打磨语言的兵器w2E彝族人网

在语言的国度只有剑走凡俗不可企及的偏锋w2E彝族人网

才能刺穿人性深处共鸣的处弦w2E彝族人网

而更多的诗人注定究其一生也无法走出去w2E彝族人网

建构自己语言的帝国,作为迷幻的药剂w2E彝族人网

盛开的罂粟花,这一切并不影响诗歌w2E彝族人网

妙曼的贞裸有着令人陶醉情迷的神往w2E彝族人网

请不要忘记山羊跳崖可能是殉道w2E彝族人网

可能是殉情,但都是自己悲壮的选择w2E彝族人网

从高空俯瞰肝脑涂地的诗花多么震撼w2E彝族人网


w2E彝族人网


w2E彝族人网

▇ 彝诗馆8号w2E彝族人网


w2E彝族人网

人活着最爽就是对文字进行强奸w2E彝族人网

我不否认我有暴力倾向,实际上w2E彝族人网

我在我的腰杆上天天挂着十把斧头w2E彝族人网

只是不轻易示人罢了。只有在风雪交加w2E彝族人网

的夜晚,我才会去砍伐诗歌的森林w2E彝族人网

装满诗木的一列列火车总是在人们的睡梦中w2E彝族人网

运往彝诗馆,热火朝天的忙碌景象w2E彝族人网

像是十万座火山暴发后大地肌肉的溃烂w2E彝族人网

而那些冬夜夺目结晶的光芒是汗水w2E彝族人网

也是幸福,同样也是一张无形的诗网w2E彝族人网

覆盖在大西南无数莽苍诡异的巅峰w2E彝族人网

那里是彝人最初的归宿最后灿烂的荣耀之源w2E彝族人网


w2E彝族人网


w2E彝族人网

▇ 彝诗馆9号w2E彝族人网


w2E彝族人网

彝诗馆发出的另一列诗歌的火车w2E彝族人网

正在抵达默读本文的读者现场w2E彝族人网

这就是诗歌来自远古神秘的魔力w2E彝族人网

天生有一种催眠的奇效,什么叫w2E彝族人网

欲罢不能,什么叫欲求不能w2E彝族人网

什么叫飘飘欲仙,诗歌可以满足w2E彝族人网

人性深处所有梦寐以求的想象力w2E彝族人网

是的,一定要在诗歌文本中指马为鹿w2E彝族人网

一定要骑着鹿就是骑在土豆授权的盛宴w2E彝族人网

只有让读者找不到方向同时又似懂非懂w2E彝族人网

这是诗歌保持身份高贵的另一种w2E彝族人网

理想的存在状态,革的就是读者的 命w2E彝族人网

编辑: 阿着地 发布: 洛波亚莫 标签: ​阿索拉毅 长诗 彝诗馆
收藏(0 推荐(
本站仅限会员评论。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内容。 您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