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National Literature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诗歌

阿索拉毅长诗|火虐

作者:阿索拉毅 发布时间:2020-04-05 原出处:彝族人网

 冬季的阴风不断地肆虐平静的村庄,

怨气冲天的烈火像洪水滔天四处漫延,

所有石头的灵魂都在此刻沦陷,

所有呼救的声音被火势的巨浪淹没。

 

面对这从未有过的巨大灾难,

所有祖传的英雄的刀剑都在颤抖,

心在流血不止,索玛选择上吊,

人们恐慌的表情显示魔鬼胜利的微笑。

 

我的心脏受到阴冷的极度嘲讽,

深入骨髓的冷铁插进我的身体,

像航行在北冰洋上的一叶孤舟,

没有任何疑问的绝望划过天际。

 

火还在燃烧,在每个人的心里剧烈燃烧,

烧焦的味道谁都能闻得一清二楚,

连苍穹下的云彩都知道火是捂不住的,

一浪高过一浪的诅咒击杀着火龙。

 

这诅咒从狗的血头里喷出去,

这诅咒从猫的颈项里跳出去,

这诅咒从鸡的血管里飞出去,

诅咒的交响乐随着火势的摇摆而舞蹈。

所有的石头感到危机迫在眼前,

所有的工厂都生产着灵丹妙药,

所有的祭师都祈求浩灾的结束,

仁慈的主已不知躲在何处逍遥自在。

火光满天,奔腾汹涌的火龙继续扩大,

以催枯拉朽的幻美,

以万倾焰波的苍茫,

以响如雷霆的撼震。

火势越来越猛,火光越来越近,

长了翅膀的火龙沿水面呼哧而来,

站在岸上的水兵们惊恐的目瞪口呆,

丢盔弃甲,炭火已卡紧他们的喉咙。

扔不掉,吐不掉,挖不掉,杀不掉,

好像凝固的胶液贴上求死的义士,

紧绑在诺亚方舟上的所有生灵,

在生死交替的荣耀时光共同战斗。

 

森林里的动物们目睹了这一场浩劫,

不知何时,一架电视台的蜻蜓飞临,

人们都在沙发上观看这场世纪的盛大火焰表演,

最高法则也无法交出一条扑火的方案。

我是一只大汗淋漓扑向火焰山的飞蛾,

我的绝望开始暴动,

我的绝望开始愤怒,

我的绝望把所有的英雄统统杀掉。

一支族群的荣光放在死火的牢房;

一支族群的经藉压在死火的牢房;

一支族群的信仰吊在死火的牢房;

一支族群的文明忘在死火的牢房。

我身边的文明世界开始向无常倾斜,

尊严的高楼倒掉了,祖先的灵竹烧毁了,

一个个飘满传统的神山都天崩地裂,

天空的眼睛满是骷髅堆积的城堡。

啊!快看,一只狐狸在焰光中摇着虎尾,

手中提起一条专门猎取僵尸的长绳,

大摇大摆走在灭亡九十九次道路的轨迹上,

后面是一群不知它从何处抓来的冷血僵尸。

那群僵尸的肉体冒着烟火层层脱落,

那群僵尸死死咬着套挂肋骨的尸绳,

那群僵尸腹背上刻有古老的鹰灵,

那群僵尸有家却找不到回家的路。

我的心魂一片骚动,灵鹰飞出去,

冷铁从世界的中心升起来,

咆哮从宙宇的中心漫过来,

悲慈从冷漠的边缘冲过来。

   

左边是太阳,右边是月亮,

一个巨大无比的怪兽从冷铁中立起来,

还有一只巨鸟飞起来开始捉火,

洪兽正在酝酿九天九夜的倾盆而下。

火龙受到了攻击,火神开始在祈祷,

它们都不约而同地冲向吞噬焰火的巨鸟,

它们要吃掉鸟的肉,吸干鸟的血,

要把鸟葬身于火海,让鸟与火神永生。

那只怪兽伸手抓起一张光芒的金弓银箭,

从容地站在冷铁的中心射出九支银箭,

像是咆哮的雷电,像是宇宙的猎豹,

像是一条神奇的冰带罩满日神的火焰,

九支光芒的银箭带上洪兽瞬间倾盘而下,

世界的一半是火海,世界的一半是汪洋,

万物的灵魂都在阴阳两个极端里倾轧,

谁也灭不掉谁,谁也吃不掉谁,谁也容不下谁。

巨鸟在宙宇的树枝上哀鸣,它吞下的磷光,

它捉下的火龙果在高高的胃山里翻江倒海,

九支银箭还没有停止完成怒涛穿透火墙的使命,

自由的天使在天庭的花园颂唱新生的赞歌。

 

宙宇深处似乎响起了雷暴般的巨火烈焰,

那烈焰是最后的灰烬,是最后的残渣,

人类的村庄已经面目全非,

烈焰早已破坏掉人类心灵永恒的幸福家园。

一切都化为灰烬了,怪兽在祭师的嘴唇中苟活,

只有冷铁还种植在人们坚毅的目光中,

巨鸟换上一身时尚的衣装混迹于人海,

那场天火的浩劫从记忆的迷宫中渐渐褪色。

编辑:洛波亚莫 发布: 洛波亚莫 标签: 阿索拉毅 长诗 火虐
收藏(0 推荐(
本站仅限会员评论。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内容。 您好: